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58節

宋魁高大魁梧,人如其名,隻是在海上與倭寇打仗的時候傷了左腿,一隻腳跛了,這才從軍中退了下來。他年紀不小了,原是海邊漁民出身,家中人早就死絕了,視軍營如家,離開的時候哭的活似被遺棄的小孩。

他無家可歸,周鴻便讓他來揚州找來恩泰,也算是找個活計讓他分分神,若是再能遇見年貌相當的娘子成親,也算是有個牽絆,不比孤身一人在外流浪的強。

葉芷青得罪了揚州兩家鋪子的人,能在揚州站穩腳根賣假藥的,必然是有些背景的。她一個小姑娘初來乍道,竟然不管不顧,來恩泰覺得小夥計隻能跑腿送信,起不到保護的作用,便派了宋魁盯著。

宋魁對周家父子死忠,聽說是少將軍的意中人,二話不說就過來了,也不嫌棄自己整日跟在小姑娘身後轉了。

那日攔住葉芷青的是兩個流裏流氣的年輕人,衣襟半掩,在半道上一前一後將她們主仆當在了路中間,還伸手欲摸葉芷青的臉:“妹子水靈靈的,陪哥倆個耍會子?”

葉芷青一巴掌打開了他的手,虎妞大喝:“放開我家姑娘!”

後麵那名男子上前來抓住了小姑娘,葉芷青語聲冷凝,竟然十分鎮定:“你們是求財的還是來尋仇的?”

大約她自己也知道得罪了人,並不似別的小姑娘碰上此類事情,先扯開了嗓子尖叫。

那方才欲摸他的年輕男子大概沒想到她居然不害怕,而且直接問出口。他們今日是奉命來做事,將這小娘子綁了賣到花船上,恐怕沒過多少日子,在鴇母的調教之下,她除了每日塗脂抹粉的討好恩客,早就想不起來自己這些日子的所做所為了。

那男人笑的猥瑣:“不管是求財還是尋仇,姑娘心裏不是清楚嗎?你隻要乖乖從了哥哥,保管你從今往後吃香的喝辣的。若是不從……”

“不從又如何?”葉芷青似乎很是害怕,往旁邊慢慢挪了過去。

男人生出一股貓戲老鼠的興奮,尤其她又生的纖弱嬌美,他根本就不怕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能翻出什麽浪:“不從的話,可別怪我劃花了你的臉——”他話音未落,變故陡生。

葉芷青往旁邊退的時候,就看到那裏有個大大的掃把,也不知道是不是旁邊人家掃完了院子巷道忘記收回去了,竟然遺落在了那裏。她回身抓住了掃把猛的朝著那調戲自己的男人臉上直直戳了過去,男人毫無防備之下,眼睛竟然被掃把的細枝給戳中了,捂著眼睛往後退去。

她就好似發了瘋一般,掄著掃把將那男人打的抱頭鼠竄,一邊還喊著:“救命啊當街搶人了!”

宋魁不緊不慢的走過去,一拳打在扭著虎妞的男人麵門上,那男人頓時捂著鼻子往後退去,鼻血當即就噴了出來,說不定鼻梁骨都斷了。

虎妞被鬆開之後,跑到了葉芷青身邊去:“姑娘,你沒事吧?”

葉芷青正拄著掃把大口喘氣。

調戲她的男人見自己的同伴已經受傷,又招來了宋魁這麽個人高馬大的漢子,心知今日恐怕占不到便宜,也抱頭鼠竄而去。

第五十六章

宋魁今日打扮的就似個街上落魄的漢子,布衣草鞋,滿臉胡茬,再配上他的身形,瞧著有點凶神惡煞。

虎妞雖然被他救了,可是也被他那一拳給嚇到,看他往葉芷青旁邊走過來,不由瑟縮的往旁邊退了兩步,倒引的葉芷青笑了起來:“虎妞,大叔是好人,不然也不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了。”

宋魁到得近前,將葉芷青上下一打量:“姑娘可還好?”

葉芷青向他一禮:“多謝大叔出手相救,不然今兒我們主仆說不準還真的會出點事。”

宋魁一臉嫌惡:“不過是一幫雜碎,光天化日之下欺負弱孺弱小,算什麽東西!”他性格耿直,嫉惡如仇,在營中又全是一幫粗莽漢子,張口就是粗話,罵完才想起來眼前是個小姑娘,頓時有點訕訕的。

葉芷青對他的粗言粗語不以為意,再次誠心誠意謝他:“今兒多謝大叔,也不知道大叔家在何處,我好備了謝禮上門道謝!”

宋魁來之前,來恩泰早就交待好了,若是與葉芷青有正麵接觸,最好是能留在她身邊。他這樣做賊似的跟著她,難保時日長久被發現。他撓撓頭,似乎有幾分難為:“我來揚州城幾日,還未尋得住處,就在外麵胡亂湊和幾夜。原是聽說揚州繁華,想要尋一份工糊口,哪知道來了這些日子,手裏的餘錢都用盡了,還未尋到個活計。”

葉芷青聽得雙眼發亮,請了他去前麵食肆吃飯,讓掌櫃的將牛肉直接切片,大碗的酒肉端上來酬謝他,又拐彎抹角打聽他的出身來曆。

宋魁的來曆倒無甚好瞞騙,隻說家在邊疆,被胡虜滅族,在軍中效力,後來傷了腳,拿了點撫恤金,為求長遠生計,這才不遠千裏來到了揚州城。

葉芷青對大魏軍力布防全無概念,更不知道邊疆所轄都有幾軍,與之接壤連年打仗的又是哪國,因此詳細的竟也不知道問的。等宋魁一頓飯吃完,她才遲疑開口:“大叔若是不嫌棄,我最近倒是想招個人。尤其我最近得罪的人……有點多,實在需要個會點拳腳功夫的能隨侍出行,工錢暫時可能給不了多高,但是……能保證大叔溫飽。大叔若是將來有了好去處,隻需跟我說一聲就好,大叔覺得意下如何?”

宋魁等的就是這句話,當下喜不自禁:“若是能得姑娘收留,我老宋必定將姑娘護的好好的,令姑娘不必擔心那起宵小之輩!”

葉芷青在此除了劉大夫,以及醫館裏那些學徒,還有被救過的那家人,在揚州城幾可算是舉目無親。她雖然謹慎,可宋魁救了她跟虎妞,算是大恩。

當下三個人互相介紹過了,她便笑道:“從此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宋叔但有需要,隻管跟我開口就好。等將來我賺了大錢,必定不會虧待了宋叔。”

宋魁聽到她說“一家人”三個字,不禁一怔,隻覺得心裏有暖意流過。他少年入軍營,半生孤苦,血裏火裏拚殺過來,至如今跟著來恩泰混日子,也隻是同袍之誼。家是個多麽陌生的字眼,沒想到卻從葉芷青的嘴裏說了出來。

“葉姑娘……”

葉芷青截斷了他的話:“宋叔,往後你叫我葉子就好,不必姑娘姑娘的生份。”就算是虎妞,她也曾讓小丫頭叫聲姐姐,可虎妞自從跟了葉芷青,生活比之從前天上地下,幾乎視葉芷青為再生父母,恨不得頂到頭上去孝敬,總想著要做奴做婢的報答她,與她平起平坐當姐妹,是無論如何也不肯的。

她既新收了宋魁,帶著去劉大夫醫館的時候,早已經過了約定學醫的時辰。劉大夫也知道她最近得罪了人,早就翹首等待,不放心還讓小徒弟小風去半路上迎一迎。

小風過去的時候,正好與她們走岔了。

劉大夫見葉芷青帶了個凶神惡煞的漢子過來,頓時嚇了一大跳,忙讓她進得醫館來:“怎麽才來?他又是誰?”

葉芷青忙道:“師傅別擔心,宋叔是好人,來的路上遇到了兩個不懷好意的人,是宋叔幫我們打跑了那兩個人。正好宋叔在揚州城還沒找到活兒,我就暫且雇傭了宋叔。”

劉大夫將她拉進裏間數落:“你怎麽知道這人是好人?麵有凶煞之氣,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凶徒。”他自收了葉芷青為徒,著實有點擔憂她的處境,尤其宋魁從戰場上退下來的,身上自帶著一股殺氣,與市井百姓全然不同。打個照麵就讓人心生疑慮。

“宋叔是從軍中退下來的,傷了腿不能服役,師傅你不必擔心啦。”

劉大夫不放心,出來之後,特意以診病為名,拉著宋魁的腕子把脈,隻覺他體內濕氣重,且虎口處有繭子,倒似個長年握刀的。縱如此也不敢輕忽大意,晚上特意派了小風跟著去:“反正小風最近也沒地兒去,就讓他陪著你們回去,你那院子裏還有住的地兒吧?”

其實小風家裏就在揚州,還有個寡居的老娘,平日幫人做些針線漿洗過活,哪裏就屬於沒地兒去的啊。但師傅發了話,他也隻能應了下來,抽個空子回趟家,向老娘報一聲,最近鋪子裏有事,回不來了。

劉大夫的藥鋪有時候進藥,所有夥計徒弟都要留下來驗貨,入庫,盤點藥材,忙起來三五日不著家也是有的。小風的老娘倒是也習慣了,給兒子收拾了個小包袱就將他送出門去了。

宋魁順利留在了葉芷青身邊,他既然說在揚州城無親無故,自然隻能留在藥鋪等葉芷青。葉芷青忙起來的時候,他便在藥鋪外麵的街上溜達,還在隔壁包子鋪買了倆包子,給了個小乞兒,讓他往寶和藥錢去送個信,隻說事情成了,不回去了。

那小乞兒拿了肉包子,還惦記著他答應的三文錢,撒開腿就往寶和藥鋪跑。來恩泰接到消息,總算是長出了一口氣。

葉芷青身邊有了宋魁,她每日裏花半日功夫跟著劉大夫學醫,剩下的半日功夫就在揚州城內尋合適的鋪麵,想要開一家藥膳坊,還往各家藥鋪去挑選開店所需要的各種溫補疏散類的藥材,沒想到好死不死,又有三家藥鋪撞在她手上,被發現藥材有問題,以次充好屢屢不絕。

當初喻恩泰在東南水軍營當軍醫,每次軍中收購到以次充好的藥材,他都恨不得親自跑去把供藥商暴揍一頓,連掘藥商祖墳的心都有了。

非當事人不能理解當初的心情。

沒想到碰上葉芷青這樣較真的人,她竟然將此事宣揚,也讓那幾家藥材鋪子要麽關門要麽被充公。最開始藥死人的藥材鋪子早被充公,後麵的這些也名聲掃地。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