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54

順利。劉嵩是個小人物不假,與周鴻淮陽王的身份地位都有天塹之別,但是他卻意外的豪爽。

她今日前來,早就做好了被劉嵩罵,或者苦勸他的心理準備,卻沒想過他能一口就應下來,她一時裏怔怔望著眼前的男子,百感交集,反而想要說些什麽:“劉大哥,我……”

劉嵩的視線與她目光相接,亦覺得心裏有滿腹話幾欲破口而出,到底覺得時機不夠,自嘲一笑:“我過去就是爛泥扶不上牆,你肯不計前嫌來找我,就是看得起我。多餘的話都不必說了,往後常來常往才是正理!”

葉芷青亦是感慨萬千,仗義每多屠狗輩,當真不假。

她燦然一笑:“劉大哥這份情我記在心裏,往後若有需要我搭把手的,隻管開口!”她思及自己的職業,又有點不好意思:“這麽說倒好似我盼著劉大哥生病一般,劉大哥別放在心上!”

劉嵩自與葉芷青認識,從來也沒機會與她坐下來聊天。葉芷青喚外麵候著的虎妞叫了酒菜過來,兩人對座小酌,聊些揚州風土人情,米賤絲貴之類的,又約好了與郭嘉見麵的日子,這才興盡而歸。

葉芷青派了宋魁去找郭嘉,劉嵩一路心情極佳的回了漕幫,迎頭撞上羅炎,還道:“大嵩,可是昨晚盡興了?怎麽今兒倒瞧著心情很好的樣子。”

劉嵩心情的確極好,雖然與郭嘉合作讓他心裏不舒服,但是以他副幫主之名,也知道就算是自己不答應,郭嘉大可親自去找羅炎,隻是因為他管著揚州往京裏的漕船,郭嘉才肯屈尊找人說合。

俗話說,縣官不如現官,他倒是個聰明人。

劉嵩早就認清了現實,尤其是葉芷青能親自跑來找他,對他來說可謂是天大的喜事。因為之前二人的交集,他雖然常跑去與她“偶遇”,但很怕葉芷青瞧不起他。

她是個行醫的,為人謙和可親,倒是從來也沒露出過瞧不起的神色,今兒更是一臉感激的看著他,差點讓他開口說出“嫁給我”之類的話。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他能把這句話講出來!

劉嵩趁熱打鐵,向羅炎邀功:“幫主打下了揚州,以前與高柏泰合作貨運的商人托人來居中說合,想要與咱們合作。我覺得可行,就應了下來,正準備找幫主稟報呢。”

羅炎與劉嵩相處的時間越長,就越覺得這小子心眼靈活,能屈能伸。這點小事其實不必報備到他麵前來,隻要到時候拿到貨運銀子,分他一股便成。這小子還巴巴的跑到他麵前來講,這是心裏拿他當幫主呢!

作為一幫之主,羅炎當然希望幫內的兄弟們都對他忠心耿耿,地位穩固。原本他是不想過問的,不過既然劉嵩特別來報,他還是要裝做關心的樣子,問問清楚:“這些事情你能作主倒不必非要告訴我。隻是不知道這商人是誰?”

“姓郭名嘉,明州郭氏的後人,郭家三公子!”

羅炎是個消息靈通的,郭嘉在常州也有生意,與常州幫來往不多,這位郭三公子的生意在揚州以及明州京城幾處,常州隻是點小生意。常州漕幫倒是與郭三公子的生意有過一點合作,但那都是郭家管事的,以及鋪子裏的掌櫃在跑腿,郭三公子還從來不曾親自求上門。

郭嘉既然如此隆重對待,想來他在揚州的攤子恐怕不小。

羅炎拍著劉嵩的肩膀大笑:“真有你的,郭三公子的父兄都在朝為官,他自己其實也捐了功名,並非白身。咱們能跟他交好,有利無害。你約了幾時談事情,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去。”

劉嵩心道:壞事了!

他隻想過拿這事來拍羅炎的馬屁,卻沒想過羅炎是個在女色上頭不節製的,看到美人都恨不得攬到自己懷裏去。葉芷青生的花容月貌,若真給他瞧見了那還了得?

“等我約好了日子,就告訴幫主。”回頭他就抽空去劉記醫館,借著劉大夫複診的機會,讓小風去給葉芷青傳話,說是等相談的時候,羅炎也要過去。

葉芷青聽到小風傳話,還不明白:“小師兄,他這是什麽意思?”

小風哼哼兩聲:“算他還識趣,知道這種場合不應該讓你去。你是不知道,漕河上混飯吃的那幫人有錢就去混窯子,真能當到幫主副幫主的,誰家裏不是一堆妻妾通房。羅炎是幫主,雖然以前不在揚州,但想想也知道是什麽德性。他這是怕羅炎見到你起了壞心,這才傳話過來。”

劉嵩既有此意,葉芷青便隻負責傳話,真到了他們見麵的日子,她反而沒有過去,隻事成之後,郭嘉送了份禮給她,劉嵩那邊也有所表示,據說是羅炎特意指明送給她的。

就算是中介,跑腿費還是要收的。

葉芷青毫不猶豫的將兩方送來的禮都收入囊中,還打趣郭嘉:“往後三公子但有需要我跑腿的地方,隻要肯給跑腿費,我還是願意效勞的。”

郭嘉與羅炎劉嵩見麵商談明年漕運貨物之事,一拍即合。

羅炎掌控著整個江蘇漕幫,急需向外拓展財路,他手上有船,郭嘉手上有貨,到時候借著郭嘉的名義,自己再置辦一份貨物,有了郭三公子的招牌,就算是沿途的關卡也要少收幾成,當真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就連居中辦成此事的劉嵩他也要高看一眼了。

郭嘉是聰明人,自然不會在羅炎麵前提起他與劉嵩當初是如何認識的,隻道兩人之間有些小小誤會,由葉姑娘牽線說合,總算是解開了。羅炎當時還道:“這位葉姑娘想來定然是個不錯的姑娘,我們大嵩正缺個屋裏人,不如我請三公子保媒?”

“這……葉姑娘未必肯聽我的,我盡力,盡力。”郭嘉雖然未曾推辭,但是想到淮陽王,也覺得此事不成。他知道葉芷青的下落之後未曾向淮陽王傳訊就算了,還居中為葉芷青保媒,那真是要跟淮陽王絕交的節奏啊。

劉嵩雖然很高興羅炎提起此事,但自從知道葉芷青連淮陽王的女人都不願意,心裏已經百轉千回,不知道猜測了多少回,也不知道她心裏中意的兒朗是何等的頂天立地,自己如今尚且不算混出頭,此事大約是不成的。若將來他功成名就,葉芷青尚未婚配,大約可勉力一爭。

等到羅炎離開之後,他還向郭嘉請求:“方才幫主提起的事情,三公子權當沒聽到。幫主雖是好意,可葉姑娘怎麽能配我這樣的粗人,我知道她必是不答應的。”

郭嘉跟葉芷青來往多時,又聽了她那一番話,卻覺得若是劉嵩肯應了一生一世隻守著她一個人過,未必沒有機會。隻是他未必願意讓劉嵩趁願。

他事成之後來送禮的時候,見葉芷青巧笑倩合兮跟他玩笑,這樣鮮活的姑娘,市井之間尚算得生機勃勃,真要放到淮陽王府那座大花園,恐怕也隻能一日日黯淡枯萎下去了。

她天生似乎就不應該與旁的女子在某個男人的後院裏爭奇鬥豔,而是適合在市井間燦爛的活著。

有時候隻是一念之間,郭嘉便有了決定,他慢吞吞開口:“有件事情,我其實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告訴你為好。”

“什麽事?”

葉芷青心下有種不好的預感。

郭嘉道:“今年上半年,淮陰候因涉嫌劉宋一案,被革了爵位貶為庶民。我昨兒接到京裏的消息,聖人月初改封淮陽王殿下為淮安王,恐怕過不了多久,淮安王殿下就要從淮陽遷王府到揚州府了。京裏的工部已經派人來揚州城勘察藩王府邸,準備開建了。”

蕭燁要來揚州?

“三公子,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郭嘉惆悵歎息:“其實郭某也巴不得這是玩笑,但此事千真萬確。不知道葉姑娘想好了對策沒?”

劉宋案是幾十年前的大案,起因還是因為兩淮鹽道,而劉真宋廉是當時兩大鹽梟,與兩淮鹽運使等官員也有交情,隻是後來不 知是因為分贓不均還是別的原因,糾結了上千人與官府對著幹,結果當然是以造反的罪名被鎮壓了。

隻是淮陰候被牽扯到幾十年前的造反案,無論可信不可信,總歸聖人想要削了他的爵,他就隻能被貶為庶人,還要感恩戴德感念君王留他一條命。

其實蕭燁在河南府好好的當他的淮陽王,離京師又近,日子也逍遙快樂,根本不必挪地方。但是聖人一道詔書下來,他就要遷往淮安。

淮安王府原本應該設以淮安府,但是蕭燁一頓撒潑打滾,說是揚州府繁華,他早聞江南富庶,皇伯父既然疼他,不如就將淮安王府設在揚州府。

聖人當著滿朝文武的麵還要無奈的歎一口氣:“這個潑皮,朕若是不肯答應他將淮安王府設在揚州,恐怕回頭耳根就要不清靜了!”

朝中文武眾臣立刻奉迎,將聖人猛誇,什麽聖人待淮安王猶如親子,他才敢跟聖人討價還價,這是聖人慈父心腸之語不斷。但事實上不少眼明心亮的朝臣們都心裏門清,這是因為古定邦要回來了。

第六十六章

古定邦乃是前任淮陽王的左膀右膀,等於是被前任淮陽王一手提拔起來的。漠北大勝之後,淮陽王奉召入京,但古定邦卻一直駐守在漠北的土地上。

此次古定邦回朝,是因為他年紀漸老,向聖人上折乞骸骨,聖人念他大半生功勳卓著,勞苦功高,便召他回京任職,另行派人駐守漠北。

淮陽離京師極近,而蕭燁又是前任淮陽王的遺孤,對於古定邦來說便是小主子。聖人不放心淮陽王與古定邦離的太近,這才找借口改封他為淮安王,令他盡快帶著王府家眷前往揚州府。

葉芷青對大魏朝事兩眼一抹黑,聽得郭嘉提起蕭燁要來揚州,頭皮一陣發麻:“他不是淮安王嗎?跑揚州府做什麽?”

郭嘉都快被她的反應給逗樂了。

“揚州要比淮安府繁華,殿下一向愛熱鬧,自然是來揚州府生活了。”

葉芷青:“……”可惡的特權階層!

她在揚州府的生意才做順當,跟揚州官麵上的夫人小姐們都熟識了,還調養好了幾個婦科病症,在貴婦人圈子裏算是有了名聲。

郭嘉看她的神色也知道她根本沒有對策,不由開口道:“我估摸著再過半個月,淮安王就差不多到揚州了,你若是暫時還不想見到他,不如跟我去蘇州看看,說不定還能看到別的商機。”他也純然不是為了自己,而是葉芷青讓他生出了興趣,就想看看以她的本事,能夠走多遠。

葉芷青回去想了兩天,覺得還是暫避蕭燁的鋒芒為好。不如去蘇州轉轉,若是有機會在蘇州開店,完全可以從頭再來,把揚州的店搬到蘇州去。

——惹不起還躲得起!

接下來的幾日,她忙著打包行李,去向劉大夫以及謝夫人等告別,又將店裏不少調養的婦人傳訊,請她們來店裏,為每個人都重新把脈開了調養的方子,以及後續要調養的方方麵麵。尤其是後期需要做理療的,若是願意來,有已經學成了熟手的兩個丫環服務。

葉芷青的藥膳坊最好的一點便是每位客人的身體症狀都記錄在案,有跡可查,對著記錄簿就能將這個人的身體狀況了解的七七八八,而且不會外泄。

裏麵的內容都是葉芷青所記,全部用的簡體字,且有許多營養學的專業名詞,就算是旁人看到了也隻能連蒙帶猜,並不敢肯定。

離開揚州城的那日,葉芷青隻帶了虎妞跟宋魁,留下了新買的兩個小丫環。又托小風閑時照料她的藥膳坊,還向謝夫人打了招呼,說是過段時間就回來,去別的地方采集藥材。

郭嘉乘坐的是自家船隻,上麵船工水手連同做飯的婆子瞧著都是訓練有素的樣子。葉芷青早知他出身明州郭氏,想起周鴻也在明州駐軍,心裏還不由的想過,若是郭嘉回明州,她要不要也坐順船去明州看看。

周鴻雖然將來會三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