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54節

有個五六歲的小丫頭收錢,不時有看客往場中撒銅錢,小姑娘就極有耐心的蹲下去一枚枚撿錢,虎妞看的辛酸不已,等小姑娘撿到了自己麵前,拉開自己的荷包摸了三文錢,彎腰遞到了小姑娘手裏。

小姑娘生的水靈靈的,接過錢還朝她甜甜笑了一下,葉芷青也正準備掏一把銅錢,包袱卻猛的被人揪住往外拉,她死抱著不撒手,猛的扭頭看,身後竟然是個瘦高的男人,也不知道幾時盯上了她,去搶她懷裏的包袱,原以為她正看到高興處,理應毫無防備,沒想到她防備心極重,將包袱抱的死緊,一扯之下竟然沒有拉出來,還轉過來瞪著他,暴喝一聲:“光天化日之下搶劫啊?”

男子本來想著搶到了就從她身後擠出去,人稠狹密,她也未見得能追上,卻不料根本沒有得手。

他本來就是街上一無賴子,專門盯著麵生的人坑蒙拐騙,無所不用其極,看著小姑娘嬌嬌弱弱的,沒想到還是個膽大的,頓時耍起了無賴:“你這個丫頭,娘讓你在家裏幹活,你不但不肯,還賭氣跑出來,想嚇唬誰呢?”他方才原本準備說是自己媳婦,可是猛的瞧見了葉芷青梳著少女發式,好險臨時改口。

揚州城不小,圍觀的人裏十個裏有九個不認識他,還真當這是一家子兄妹,已經有人小聲議論這離家出走的小姑娘。

葉芷青差點笑出聲,原來在熱鬧處強認親戚的事兒不止後世盛行,她冷笑一聲:“這位兄台接下來是不是就要死拉活拽將我拖回家,找個黑巷子一棍子打蒙了我,再將我賣掉?”

男子高聲大喊:“妹妹,你瞧瞧你說的這什麽話呢?離家出走還有理了你!”

葉芷青逼視著他的眼睛:“你既然說我是你妹子,那你就告訴大家我姓甚名誰,年紀籍貫。”她上次在京兆衙門被劉嵩誣陷與之訂親,這次又冒出來個認妹妹的,都不知道算她幸運,還是倒黴了。

那男子張口就來:“大妮,你咋個恁的不聽話?”

人群中忽有人大笑一聲:“見過不要臉的,還真沒見這麽不要臉的,連我家姑娘都敢攀扯,你是嫌自己命太長了嗎?”這聲音有些耳熟,旁邊的人讓開一條道,葉芷青瞧見來人,頓時傻了眼:“你怎麽跟來了?”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周鴻身邊的護衛梁進,也不知他幾時隱匿在人群中,從頭到尾看了這場好戲。

男子沒想到這姑娘真有家人跟在身後,瞧著倒真是離家出走的模樣,他不禁著了慌,就要往後身去,卻被梁進給揪住了前襟:“揚州府沒王法了嗎?老子這就將你送到揚州府衙門去。”

沒想到卻遇上了慫貨,那人忙跪地求饒,說了無數好話,被梁進踹了一腳:“滾遠點,以後別讓老子瞧見你!”

鬧了一場,葉芷青也不想再湊熱鬧了,摸了一把銅錢塞給小姑娘,跟梁進一起走出人群,心裏有個奇怪的念頭,極度懷疑是周鴻不放心她,派了人跟過來,開口問他:“梁哥怎麽下船了?”

梁進心道:少將軍不放心,千叮嚀萬囑咐要我跟了來我會說嗎?

“府裏在揚州開著藥店,少將軍派我去跟掌櫃的接洽,要將近期製的止血的傷藥粉押送回東南水軍營,命我下船辦差。姑娘要去哪裏,不如我送你一程?”

葉芷青原本心裏起了些微漣漪,被他這番話倒將心思打消,心裏苦笑:自己到底是在期盼些什麽啊?周鴻是個徹頭徹尾的古代人,他如今能夠平心靜氣與她相處,臨走之時還送她程儀,說明如今也隻是拿她當朋友相待。她也不可能做妾,兩人門戶懸殊,又何必胡思亂想呢。

“不必不必,我尋家客棧先安頓下來再說。”

梁進卻跟著她尋了家客棧,跟著她到了房門口,看到房號才離開。

關上房門,虎妞才鬆了一口氣:“姑娘,今天多虧了梁侍衛。”

葉芷青也深有同感:“真是湊巧讓他碰上。”心裏卻隱隱升起個懷疑的念頭。

她的直覺其實沒有錯,梁進熟門熟路的到了揚州城西的寶和藥鋪,來掌櫃見到他還奇怪:“梁侍衛怎麽來了?少將軍來揚州了?”

梁進將周鴻托付的事情交待清楚,隻說少將軍的一位友人來揚州,要來掌櫃多多關照,隻是因為她性格要強,不喜受人接濟,要來掌櫃別戳破了這層窗戶紙。

來恩泰原是東南水軍營的一名軍醫,常隨軍出征。隻是後來被流箭所傷,不再適應隨軍出海,又苦於東南水軍營常年缺藥的現狀,這才帶了周將軍的私產,在揚州等地開了幾家藥材鋪子,對外營業隻是個幌子,主要還是為東南水軍營提供各種止血傷藥粉劑等藥。

“少將軍幾時喜歡跟書生做朋友了?”來恩泰聽梁進的描述,對方似乎心高氣傲卻連自己也照顧不到,能讓周鴻鄭重托付,想來是要緊的朋友。

沒想到梁進麵色古怪,好半天才輕聲道:“來掌櫃,少將軍托付的這位朋友……是女子。”

“開玩笑吧?”那個平日不苟言笑隻知道打仗的少將軍……居然開竅了?

梁進無奈:“葉姑娘這事情,說起來有點複雜,我就不必詳細告訴你了,你隻要知道少將軍很看重她,平日也多盯著她點,別讓人欺負了去就行。至於她要做什麽事兒,就不必幹涉了,她應該自己心裏有譜,平日別打攪到她。”

來恩泰還真沒想到有這一出:“少將軍搞什麽啊?喜歡的女人納進將軍府後院好好養著就行,放出來讓人照管,又離東南這麽遠,就不怕出個一差二錯?”

梁進頭疼的看著他:“來叔,怎麽你離開軍中之後,倒是膽子大起來了,連少將軍的事情都敢議論了。”他心道:若是葉姑娘是個能輕易做人小妾的,早就乖乖跟在少將軍身邊了,還有淮陽王什麽事兒啊?

她連淮陽王身邊的女人都不做,放著現成的錦衣玉食不享受,藏在槽船裏跑路,其實他們幾人談起來,倒有幾分欽佩她的風骨,不慕富貴,不慕強權,也不是每個女子都能做到的事情。

太多女子為了富貴錦衣,不惜委身白頭翁,更何況淮陽王還正當盛年。

來恩泰得了新任務,特意派了個小夥計跑去葉芷青住的客棧認人,葉芷青他倒是不確定,可葉芷青身邊的虎妞長的太過各色,女生男相的小丫頭可不多,很快就確定了目標。

梁進將周鴻交托的事情辦妥,又在揚州碼頭搭了條順風船去追周鴻。

來恩泰這裏卻不敢鬆懈,派了小夥計盯著葉芷青的動靜,過兩天回來報一次,隻知道少將軍這位女性友人還真是富有生活經驗,她住進客棧之後,也不像沒頭蒼蠅似的自己到處瞎摸,而是讓客棧的夥計帶了個牙婆去,那牙婆帶著她們主仆在揚州城裏走了兩日,終於在東城的棗樹胡同賃下了一處四四方方的小院,院子裏還栽著一顆石榴樹。

第五十二章

寶和藥鋪的來恩泰派了小夥計跟蹤葉芷青,兩個月之後,關於葉芷青在揚州城裏的動向就擺到了周鴻的案頭。

周鴻回來之後,先時將京裏的動向周將軍匯報。他這次在京裏住的足夠久,又因為葉芷青的原因,參加了不少酒宴,竟教他無意之中窺得不少諸皇子之間的恩怨。

今上正是年富力強之時,太子又早立,表麵瞧著似乎盛世太平,但事實上卻是暗流湧動。

“……外祖父在朝中門生故舊眾多,虞家瞧著根深葉茂,但是如果其餘皇子劍指國儲,外祖父勢必要做出選擇。咱們家遠在東南掌軍,表麵上看不管是誰上位,隻要效忠那把椅子就行,但是眾皇子若是真的鬧起來,誰知道會不會受牽累。”

京城之行,讓周鴻心中隱隱升起不安。

周震年過半百,在東南領兵多年,麵龐是海上曬出來的古銅色,體格魁梧,又有多年領軍的威嚴:“隻要沒有內亂,就未必能牽累到東南。咱們也隻能靜等聖人對諸皇子的安排了。”

如今各地的藩王有的是開國所封,有的是後來帝王的兄弟,但今上的諸皇子至今卻也未曾封王就藩。

周震的意思是,若是今上將諸皇子封王就就藩,京裏隻留太子,說不定還能太平點。至於往後某個藩王生了叛亂之心,那也是十幾年以後的事情了。想要殺回京城,也得積蓄力量。可若是諸位成年皇子長居京城,眼下恐怕就是波瀾萬丈。

但地方掌兵將帥,最忌諱對朝中之事指手劃腳,萬一被今上誤會為周家已經暗中支持某位皇子,那就糟糕了。

因此周震隻能裝聾作啞,加強東南海軍防備,固守國土。

周鴻跟周震談完公事,做父親的難得關心一下兒子的終身大事:“你母親此次派你進京,你可有見到虞家幾位表妹?”

“倒是見過幾回。”周鴻不疑有他:“有時候去向外祖母請安,偶爾就能見到虞家幾位表妹。”

周震麵上浮現一絲笑意:“你母親準備向娘家提親,你自己要心裏有數,屬意哪位表妹?”

“父親,我從來沒想過這事兒。在我心裏,表妹就是我的妹妹,跟琪兒並無區別。”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