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53節

周鴻沒想到她能說出這番有見地的話,又想起在淮陽王府聽到的那隻大鬧天宮的猴子的故事,愈加好奇她的過去了。但是真打聽來的消息似乎跟眼前的人並不相符。

真打聽來的消息裏,楊婉青是個孤高沉默的少女,至少在她繼母以及妹妹的口裏,是個不討人喜歡又名聲敗壞被沉塘的少女。——花幾兩銀子,很容易就打聽出來她的過去。

楊開山的繼室是個刻薄的人,周府裏年老的婆子在外麵很容易就跟她身邊的下人搭上了線。她帶著女兒厚著臉皮來京裏,凡事還要看妯娌的臉色行事,心裏不知道憋了多少怨言。

周府裏婆子打聽來的消息報上來,周鴻反倒更拿不準葉芷青是什麽樣的人了。反正楊開山繼室那邊打聽來的人,聽起來跟葉芷青簡直就是兩個人,這讓他越發的想要探究她的過去了。

“要不要……我幫你?”平生第一次,他以平等的口氣詢問她的意見,而不是強製她去做什麽。

葉芷青幾乎都要受寵若驚了:“不必不必!不必麻煩少將軍了,其實我也就是一說,真要做點小生意,還得自己先去市井裏多走動,才能知道要做什麽。若是將來有機會去東南,需要麻煩少將軍的地方,我必不會客氣的!”

反正她還欠著救命之恩未報,債多了不愁,將來有機會慢慢報答好了。

“少將軍好像有哪裏不一樣了?”葉芷青真是越來越覺得奇怪了。

周鴻被她的目光給瞧的渾身有幾分不自在,他來從來沒有被葉芷青用這樣奇特的目光打量,她看著他的目光,就跟看周浩衛央的神色並無不同。

以前很多次,他從外麵回來,聽到她在院子裏跟衛央說說笑笑,熱鬧不已,但是等他進去之後,氣氛就馬上不同了。他以前隻是覺得心裏不舒服,但是從來沒有深究過原因。現在卻福至心靈,忽然之間想到,是不是因為一直以來,他居高臨下的態度,才讓她對他的態度與衛央等人的態度全然不同?

這麽想似乎也說得通。

“我隻是想通了一些以前沒有想通的事情。”周鴻微微一笑:“你既然不想搬到上麵來,以後想曬太陽隨時都可以,我還有事,先回艙房裏去了。”

葉芷青歡呼著送走了周鴻,招手叫虎妞過來,主仆倆背靠背坐在甲板上曬太陽,直逗留了一個時辰才回去。

周鴻的艙房恰能看到甲板上的動靜,他回到艙房以後,透過窗戶縫隙一直關注著外麵的動靜,見她們主仆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雖然聽不到說些什麽,但偶爾能聽到她跟丫環的笑聲飄過來,顯然心情不錯。

也許給別的小娘子,離開了家人的庇護,獨身在外,難免恓惶,但葉芷青似乎沒心沒肺,毫無這方麵的顧慮。真不知道該說她是膽大包天呢,還是不識人間險惡。

他今日隻是想驗證一下自己心裏的設想,隻要對她和氣些,稍稍釋放出些善意,原來她就收起了全身的尖刺,變的好說話了起來。真沒想到這丫頭還是個刺蝟性格。

衛央是親眼看著少將軍帶了葉子上甲板曬太陽的,他整個人都處於懵圈狀態,好容易明白過來,頓時替葉芷青歡喜無盡。

“少將軍真的不再討厭葉子了啊?”

周鴻板起臉來,問他:“我幾時又討厭過她了?”有些不為人知的情緒,內心的糾結,他也不想讓衛央這個二愣子知道,免得他大嘴巴說出去。

槽船一路南下,過了通州府,到高郵,杭州,鎮江,到達揚州的時候,葉芷青前來與周鴻告別。

同行多日,後來她再上甲板曬太陽,三回裏有兩回周鴻會出來與她聊會天。他本身就是言簡義賅的人物,發號施令慣了,從來也不習慣與人長篇大論口惹懸河的談天說地,很多時候反倒是葉芷青比他活潑話多,有時候會問些東南風物,或與倭寇的戰事,有次聽完了竟然感歎一句:“倭寇這個國家卑鄙無恥原來也是一脈相承,古已有之,從來就沒改變過。”

周鴻很是好奇:“你怎麽知道他們卑鄙無恥古已有之?難道哪本書裏有載?”

葉芷青一窒,總不能將後世慘痛的曆史搬過來講給他聽吧,隻能吱唔過去:“少將軍大敗倭寇,真是當世英雄!”

周鴻心裏自嘲一笑:都是美人愛英雄,她都認為自己是英雄了,竟然也沒生出一點以身相許的綺思,還能拒絕他,難道還是因為自己戰功不夠顯赫的原因?

他沒想到葉芷青要在揚州下船,毫無準備之下忙吩咐周浩:“去給葉子準備一份程儀。”上次她離開周府,隻帶了自己的東西,他送的一樣沒帶,決裂的十分徹底。

這次分開,他雖然心中略有遺憾,惋惜她跟尋常女兒家不同,不肯依附於他,與他同回東南,但是至少這些日子的聊天讓他明白了一件事情,凡事不可強求,特別是剛烈如她。

葉芷青帶著虎妞下船,包袱裏還裝著周鴻送的兩百兩程儀,腳落到揚州碼頭,還回頭朝他揮手。

周鴻負手站在槽船上,神情未明。身邊的衛央卻扒著船舷差點將一隻胳膊揮斷:“葉子,安頓好了一定要寫信來報個平安啊!”都要為她的去向操碎了心。

周浩恨不得將這小子拖到底艙藏起來,他現在有點猜不透周鴻所想,隻看得出來少將軍大約是真的對葉芷青的想法不同了,兩個人相處好容易平和了起來,他都以為葉芷青可能會隨他們南下,已經做好了向周夫人解釋葉芷青來曆的準備,沒想到半道上她下船了。

“少將軍,真的不管葉子了嗎?”

周鴻等她們主仆的身影穿過碼頭上搬貨的船工苦力,繞過來往的人群,向著遠處繁華的揚州城而去的時候,轉頭吩咐周浩:“我記得家裏好像在揚州也有鋪子,回頭派人照看著些,省得被人給欺負了。她們主仆弱質女流,難道還真能幹出一番大事業不成?”

如果能在市井間糊口,立足都算不錯了。

這丫頭好了傷疤忘了痛,這麽快就將京裏所經曆的事情給忘記了,他可沒忘。況且這是什麽地界,揚州瘦馬可是出了名的,美貌女子在揚州就是商品,希望她能早日撞了南牆,若是能來東南,那就更好了。

周鴻雖然最近能做到與葉芷青和諧相處,聊天的時候也認真傾聽,但是骨子裏卻從來都是大男人,認為女人就是要男人來保護的,這一點實在不容易在頃刻之間改變。

第五十一章

葉芷青帶著虎妞雙足踏上揚州的土地,出了碼頭,沿河店鋪林立,來往人流如織,一派盛世繁華。

虎妞雖在天子腳下長大,但是從未有時間到處去逛過,根本沒有跟外麵人打交道的經驗,揚州風物不同於帝京,虎妞的兩隻眼睛都不夠看了,扯著葉芷青的袖子:“姑娘,咱們去哪?”

葉芷青回頭看到她惶恐的眼神,頓時笑了出來:“這麽大地兒,咱們想去哪兒去哪兒。”

虎妞瞪大眼睛,更緊的扯住了葉芷青的袖子,她這句話完全沒有安撫到小姑娘,反而嚇著了她:“咱們……是不是要露宿街頭?”

花錢的事情她向來沒有膽氣,打小就被繼母罵賠錢貨罵習慣了,就算跟著葉芷青這麽久,拿著月錢,時不時還能得幾文賞錢,真讓她替葉芷青張口做主,她還真沒有那個膽子。

葉芷青摸摸她的腦袋覺得好笑:“大街上能住人嗎?揚州可不比京城,說下雨就下雨,咱們淋著雨也不必省這個錢啊。”

她帶著虎妞先在街麵上轉一轉,主仆倆都是外鄉人,看什麽都覺得新奇,有碰上賣小食的,便買來嚐嚐。食物很快就安撫住了虎妞不安的心情,她反而比葉芷青更活潑,指著前麵耍猴戲的不住喊“姑娘你快瞧啊,那人帶著蛇還帶著猴,你瞧那猴,眥牙咧嘴,還穿著小衣服能聽得懂人語,要不……咱們也去瞧一瞧吧?”

葉芷青來到古代還真沒看過耍猴戲的,她將包袱抱到懷裏,銀票貼著胸口裝著,就怕人多處被人摸走了全部身家,那可真就要露宿街頭了。

主仆倆到得那耍猴戲的麵前,那人脖子裏盤著條大蟒,正昂首吐信,還有兩隻猴子,被他指揮的竄來跳去,還不時跳到人堆裏去,嚇的圍觀人群轟然往後退,那猴卻搶了一個老年書生的帽子,歪戴在自己腦袋上,搖頭晃腦走來走去,頓時引的眾人轟然大笑。

虎妞拉著葉芷青去看,有人見是個漂亮姑娘,便稍稍讓開些,也有不懷好意的想要往葉芷青身上擠,她悄悄拔下自己頭上的簪子,將尖銳的一頭掩在袖子下麵,對著人群,但凡有人擠的近了,被紮一下也知道這小姑娘不好惹,默默往旁邊避一避。

倒是也有潑皮想要靠過來,被紮了一下頓時跳腳:“誰紮了老子?”

葉芷青也跟著東張西望,趁勢擠到前麵去了,別人填補了她的空檔,反而把潑皮擠到後麵去了。

虎妞緊貼著葉芷青,將她的小動作瞧的一清二楚,等站到前排去了,才跟葉芷青小聲耳語:“姑娘你膽子真大!”葉芷青朝她調皮的吐了下舌頭,得意的笑了。

那耍猴戲的玩的興起,還將脖子上的蛇取下來盤蛇玩耍。說來也怪,那大蟒蛇在他手裏乖順的就跟條麻繩一般,他想要弄成什麽形狀,那蛇都隨他扭成什麽形狀。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