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52節

葉芷青現在最怕遇見周鴻,免得見麵尷尬,尤其知道船老大的熱情來自於周鴻,就更是敬謝不敏。謝過了船老大的好意,仍舊住在那間潮濕的艙房裏。

衛央每日當值的時候就在頂艙,輪休了就跑到底艙去找葉芷青閑聊,有時候提起周鴻,便被葉芷青打斷:“知道你是你家少將軍的腦殘粉,就不必再給我講他的好了。你家少將軍高興,我必不忘。”

“……什麽是腦殘粉?”衛央表示不解。

葉芷青指指虎妞:“我家虎妞就是我的腦殘粉。比如我做錯了她也覺得我是對的,我要是做了壞事,她也會為我主動找到合理的借口,反正在她心裏,我就是千好萬好,天下最好的一個人。”

虎妞立刻反駁:“姑娘才不會做壞事,而且姑娘本來就是最好的人。”

“看出來了吧?”

衛央從虎妞身上看出了自己的影子,頓時笑了起來:“我明白了。”等他回頂艙去的時候,周鴻便輕描淡寫的問一句:“葉子的腳傷可好些了?”

他習慣性扭頭去找周浩,隻在艙房門口看到個飛速縮回去的腦袋,心裏暗恨周浩不講道義,竟然出賣了他:“……屬下瞧著,似乎好了很多,她在艙房裏可以走動了,隻是不敢踩實了。”

船行六日,此刻早已經離開了京城界麵,漕船沿著大運河一直往南方而去,順風順水,速度很快。

“那怎麽沒瞧見她來甲板上曬太陽?她一直悶在底艙,難道不嫌潮嗎?”

衛央還真問過這個問題,他跑下去坐會兒都覺得潮濕的受不了,也不知道葉芷青日夜悶在艙房裏,又是什麽感受。

葉芷青當時是這麽答他的:“這不是……我怕礙著你家少將軍的眼嘛。他好像不太高興看到我,萬一上去撞上了,影響了他的心情,也不太好。”

衛央小心窺著周鴻的神色,準備一旦他有發怒的征兆,就立刻逃逸:“葉子說少將軍討厭她,怕撞上了讓少將軍不高興,就不上來了……”這招還是跟周浩學的,少將軍盛怒之下還是不要衝上去做替罪羔羊了。

果然周鴻聽到這話,臉色就一黑,衛央自動自發朝後蹭去,眼瞅著要到艙房門口了,再兩步就要逃出生天,卻又被周鴻叫住了:“回來!你給本將軍說清楚,什麽叫本將軍討厭她?”

衛央也替周鴻辯解過:“沒有的事兒,上次你離開周府的時候,少將軍還派我們四處找人,他自己也是好幾日都不曾好好歇息。少將軍明明心裏記掛著你,葉子你可別胡說。”

葉芷青可不這麽認為:“你懂什麽?你家少將軍隻不過將我當做所有物,就好比他家廊下養的鸚鵡,院子裏跑的巴兒狗,就應該得他的庇護,看到他搖搖尾巴,叫幾聲討他歡喜。我是個獨立的人,既不是他家的丫環,也不是他的手下,一定要聽命於他。不但不聽他的話,還公然違抗他的意誌,這就讓他十分惱火了,麵子上下不來,看到我自然沒什麽好臉色了。”

衛央想要為周鴻辯護,卻實在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他一時覺得葉芷青說的有理,一時又覺得毫無道理,周鴻既然問起來了,他索性竹筒倒豆子,一股腦倒給了周鴻,隻盼著周鴻能夠反駁葉芷青的這些話。

沒想到周鴻聽了他的話,竟然若有所思:“原來……她是這樣看我的啊?!”

身為女子,難道不是男子的附庸?

女子在家從父,出嫁從夫,難道不是古訓?

周鴻多日眉頭緊皺,隻覺得葉芷青滿腦子奇思怪想,實在摸不透她的想法,又怕正應了周浩那句話,她準備終身不嫁。衛央的話倒讓他窺得了一絲天光。

他現在漸漸覺得,葉芷青特立獨行,雖然想法過於偏激了,但似乎也不是那麽讓人難以理解。也許她想要嫁的人,與他周圍認識的所有男子都有所不同。也不知道是因為高世良的原因傷了她的心,還是另有緣由,總歸她的想法已經遠遠不同於一般意義上的閨閣女子了。

衛央眼睜睜看著周鴻起身,越過他往外走去。他忙忙跟上:“少將軍要去哪裏?”

周鴻多日陰霾似乎盡散:“去探望葉子,問問看她願不願意上甲板來曬太陽。”

衛央似乎沒料到能招出周鴻這句話,一時之間結結巴巴:“少……少將軍,葉子她說不上來的。”

周鴻已經出了艙房,踩著船梯往底艙而去:“本將軍親自去問問。”

葉芷青是真沒想到,周鴻會敲響了她住的艙房門。

說實話,這些日子她覺得自己就跟江南梅雨季節裏吸飽了水份的棉被一樣,渾身散發著黴味兒,卷起來擰一擰,能擰出不少的水分。

虎妞打開艙房門的時候,周鴻大步走了進來,就好像他們初識不久,他是從京裏出來的少年將軍,她是蝸居在底艙的落魄少年,他站定在她麵前,微微一笑:“葉子,要不要去甲板上吹吹風曬曬太陽?”

葉芷青往他身後張望,試圖找到個能夠解答她疑惑的人:周鴻這是發什麽瘋呢?怎麽態度大變!

衛央一路跟過來,滿腦門子問號,傻傻的望過來,就好像眼前的一幕也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倒讓葉芷青有幾分無所適從:“……少將軍客氣了。我……我在艙房裏呆著挺好。”

周鴻伸手抓住了她的腕子:“你再窩在艙房裏不出來,身上都要長蘑菇了。”

葉芷青大驚,抬起另外一邊胳膊湊到鼻子下麵去聞:“真……真的已經發黴了嗎”她早就懷疑自己發黴了,身上恐怕都有怪味兒了,可是船上用水緊張,洗澡也是奢侈的事兒,就算能弄到水,可柴火也是問題。

漕船上的漢子們水技了得,真覺得自己髒了,往運河裏扔個桶下去,打上來一桶水,站在甲板上從頭淋到腳,多淋幾次就算是洗澡了,這種事兒她可是想都別想了。

周鴻嫌棄的點點頭:“讓你的丫環把被子也抱上去曬曬。”不由分說拖著她就往外走,還用眼角的餘光偷瞧她走路的姿勢,見她雖然受傷的腳不敢踩實了,可走起路來麵上也並沒什麽痛苦之色,總算是放心了。

葉芷青被周鴻拖著手上了甲板,迎麵吹來一陣涼爽的風,差點歡呼出聲:“好舒服啊!”

第五十章

隔了好幾日再曬到陽光,葉芷青都恨不得歡呼一聲,要不是太失形象,她都恨不得將自己攤在甲板上好好曬一曬。

周鴻的態度實在奇怪,她也不敢深究這位爺,就怕下一刻他再露出什麽嫌棄的表情。本來她就要發黴了,要是曬過太陽之後再縮回潮濕的艙房裏不能再出來,那真的是有點可悲。

虎妞在遠處的甲板上曬被子,盡量離他們遠點,葉芷青盤膝坐著,閉起眼睛感受太陽曬在身上,暖意融融,好像要將她骨頭縫裏的陰冷都驅散了。

周鴻拖了她上來,見她隨意席地而坐,原本算不上雅相,可是不知道為何,由她做來竟然不覺得違和。他也盤膝坐了下來,兩個人沉默了一會,終於開口:“葉子,你準備去哪裏?”

葉芷青睜開眼睛,正對上周鴻探究的眼,周少將軍這次竟然沒有強硬的逼迫她追隨於他,而是用一種謹慎的態度問她要去哪裏,實在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我其實……還沒想好。”她不禁露出茫然的神色:“反正天大地大,總要尋個容身之處,賺錢糊口養家。你沒看我還拖家帶口嘛。”她的目光掃過遠處曬被子的虎妞,見小姑娘遠遠朝她露出個憂心的表情,不由笑笑安撫她。

周鴻倒是很想張口說:要不跟著我去東南。又怕被她誤會自己別有企圖,遂將這句話咽了下去。

他今日見她,並不是要跟她吵架的,而是本著平心靜氣的原則準備好好跟她好好聊聊。

“想過以後做什麽嗎?”

葉芷青側頭想想:“要不做個接生婆?”在周鴻不讚同的眼神之下大樂:“看來這個職業不太好啊。做大夫我也不行,連脈都不會把,人家也不信我能治好病。還能做什麽啊?要不開鋪子賣吃的,我的廚藝應該還不錯。”

周鴻的眼神就更不讚成了:“這些營生都太過辛苦。”

葉芷青歎一口氣:“這世上哪有輕鬆事兒啊,旁人瞧著少將軍戰功赫赫,但恐怕很少有人能想過少將軍為了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恐怕也是吃了不少苦頭吧。能吃多少苦,就能享多少福,都是有定數的。”有時候她也想拿這一套來哄騙自己,不然好端端的在現代社會,怎麽一下子就跑到這個不知名的朝代了呢。

她明明都已經脫離原生家庭,能賺錢養活自己,過自由自在的生活了,不再受製於家裏人,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就將她丟過來了。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