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51

緊張:“我……我……”

葉芷青反被他逗樂了:“宋叔,你來揚州城也不久,不知道很正常啦。昨晚寶和藥鋪的夥計送來了一封信,算是我一位……朋友從明州寄過來的信,我還沒功夫寫回信,今晚寫完了,明日要勞煩宋叔往城西的寶和藥鋪跑一趟,替我將這封信送給藥鋪一位姓來的掌櫃,托他轉達。”

“跑腿的事兒就包在我身上,姑娘不必擔心!”宋魁鬆了一口氣,暗想沒發現就好!

葉芷青在院子裏消完了食,回房坐下,慢慢磨墨,在考慮如何向周鴻回信。

她確信周鴻信中所提的船員症狀是壞血症,但是周家世代在東南統領水軍,也許應對這種事情的辦法不是沒有,周鴻卻托人送信過來問她,到底是什麽意思?

一個是在她的一再拒絕之下,周鴻對她還有意思,另外一個便是明州駐軍當真有這種症狀,他那邊的軍醫當真無解,這才讓他來信求助。

兩個選項之下,她的理智偏向第二個選項,但是直覺卻認為是第一個選項。

思慮再三,葉芷青決定自己就當做朋友論交,單純就事論事,以他在信中的疑難答疑解惑,給出了應對方法。

一則是船員平日多喝綠茶,黃芪水、多食黃豆。另外便是若在海上航行日期過長,便在船上帶上木桶種植新鮮疏菜。每次靠岸務必要補充水果儲備,以加強營養。另外她還開了個方子,由熟地黃、山茱萸、牡丹皮、山藥、茯苓以及澤瀉組成,正是後世耳熟能詳的六味地黃丸成方。

六味地黃丸雖然是滋陰補腎的方子,卻也是提高免疫力的好方子,若是身體強健,再補充適當的微生素,保持口腔清潔,預防或治療繼發感染,嚴重缺鐵者可補充鐵劑,壞血病其實也是可以根除的。

次日一大早宋魁接過葉芷青遞過來封好的信,親自跑了一趟寶和藥鋪,見到來恩泰之後,將信交到他手上,倒好似完成了一項重任一般。

他自從到了葉芷青身邊,為了避嫌,與來恩泰見麵的日子屈指可數,此次能前來,實在是大出意料,還將昨兒見到個高個子年輕人,看著葉芷青眼神都不對的事情告訴了來恩泰,又感歎:“也是葉子姑娘生的漂亮了一點,少將軍真應該盡快將人娶進家裏,省得外麵的男人覬覦。”

來恩泰跟宋魁對葉芷青在京裏的事情都不清楚,更不知道劉嵩之前便與葉芷青是舊識,但是這不妨礙他們對周鴻一片忠心,在揚州城內,宋魁都要聽來恩泰的調派。

“你既然跟著姑娘,有空便探查一下那男人是誰,萬一將來有事,也好知道應對。少將軍遠在明州練兵,最近正是防務緊張的時刻,估計他也怕葉姑娘將他給忘記了,這才寫信過來。”

宋魁得了這麽個任務,當天回去之後,等葉芷青進了藥膳坊忙活,自己便往外麵去打聽劉嵩。那日劉嵩過來的時候,在劉記醫館裏是葉芷青給包紮,場麵有點混亂,宋魁怕葉芷青吃虧,一直在遠處看著呢,也算是跟劉嵩打過個照麵。

既然那日的傷眾是漕幫械鬥,那就從漕幫打聽起。

他花了點錢,跟漕河上一個扛大包的漢子搭上了關係,打來來打聽去,費了幾日功夫才打聽到了劉嵩竟然是江蘇漕幫揚州分舵新任的副幫主,據說是羅炎手底下的紅人。

至於殺了高柏泰之事,當日知情的人死的死,被羅炎下令封口的封口,宋魁搭上的那漢子竟然不知道內情,隻道自己在劉嵩手底下的船上做事:“劉副幫主人倒是很和氣,也不隨便發脾氣,對我們弟兄們都不錯,來揚州這些日子受了傷,也沒有去外麵喝花酒找女人,算是不錯的人了。”

以前高柏泰也是在外麵花酒不斷,他的心腹自然都是這種作派,這個新來的副幫主竟然與他們不同,船工們也正處於觀望期。

宋魁心道:壞了,難道這小子瞧上了葉姑娘,竟然想跟我們少將軍搶人?

按他的脾氣,就應該把劉嵩打一頓趕走,讓他有生之年都不敢走近葉芷青身邊才是。

第六十四章

來恩泰聽說漕幫的副幫主似乎對葉芷青有意,想到周鴻的交托,竟然緊跟著才送走的葉芷青的那封信之後,他自己也往明州寄了封快信過去,將劉嵩之事告訴了周鴻。

周鴻最近吃住在船上,寄給葉芷青的那封信還是戰船靠岸補給的時候,順道寄的。

每年越是到了接近年底越不能放鬆,就怕倭寇駕船偷襲劫掠。大魏廣闊的海岸線從蓬萊島到膠州灣,崇明島到舟山島,從明州台州到泉州等地,各處都有駐軍。

周震帶領的東南水軍駐守在明州大本營,但每年海寇泛濫的時候,周鴻都要帶軍出海巡邏,一去便是兩三個月。

來恩泰送來的信晚了幾天,剛好趕上周鴻回明州休整,送信的小夥計直接去了水軍營,將信親手送到了周鴻手裏,而葉芷青的信先幾日出發,卻陰差陽錯的送到了周震手裏。

周鴻接到來恩泰的信,看到上麵所寫揚州分舵的副幫主似乎對葉芷青有意,幾次三番借故湊近,他心裏就犯嘀咕,覺得這名字有點熟。

自葉芷青安居揚州,宋魁又跟在了她身邊,周鴻其實已經接到過來恩泰不少封關於葉芷青的信,寫著她在揚州過的如何風聲水起,與府君夫人都有來往,城中貴婦少女們都往她的鋪子裏送銀子,她算是在揚州城站穩了腳根。

周鴻心中有一種不能宣之於人的喜悅,類似於“我真的沒有看走眼她是個能幹的小丫頭”之類的情緒,進而想到她孤身一人做的那些事,更有種不能將她帶到身邊的遺憾。

因此雖然對她的動向了如指掌,但總有種霧裏看花隔靴搔癢的不滿足,不能與她親自說話來往,心裏未嚐沒有失落。正因如此,當船上水軍有了不適症狀,他才靈機一動,找到了寫信的借口。

既然她調理身子有一手,想來這些小毛病也難不倒她。

周氏掌海軍幾十年,每年巡邏超過兩個月,船上的將士們總會出現各種不適症狀,正是周鴻寫信給葉芷青的那些症狀。軍醫對刀瘡箭傷,骨折膚裂處理起來得心應手,但對大麵積的這種毛病卻束手無策,隻能歸結為海上不適應。

奇怪的是,這些毛病等到了陸地上個把月,就能好轉許多。

因此東南水軍營每年在海上巡邏,都是一個月就換防,換一批人上船。

周鴻回軍換防,在營房裏看到來恩泰的信,整個人心情都不好了。周浩探頭探腦瞧過來,心裏暗暗驚訝少將軍變臉的速度。上個月換防,周鴻就沒有下船,隻換了一批軍士,而他們身為周鴻的貼身侍衛,自然也隻能吃住在船上,最近他身上有點淤斑,牙齦也紅腫出血,想著回到明州大吃一頓再說。

但是,前提是得先跟著周鴻見過周震,稟報沿途軍情,這才能夠休整。

“少將軍,將軍等著呢。”

周鴻頭都未抬:“還不滾過來給我卸甲?”

周浩回手將身後的衛央揪出來,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腳:“還不滾進去給少將軍卸甲!”大將軍的話他已經傳到了,少將軍似乎心情不好,現在還是有多遠就躲多遠吧。

周鴻卸完了甲,換了便裝,洗漱修麵,將滿臉的胡子都剃幹淨,收拾清爽了才往主帥營房而去。

周震似乎很是忙碌,他的房門口正候著一排軍醫交頭接耳,見到周鴻皆向他問好:“少將軍換防回營了?此次可還順利?”

周鴻跟他們打過招呼,門口的親兵道:“將軍說少將軍來了直接進去就好,無須通報。”

他抬腿進去,周震正跟營裏的老軍醫連暉商量著什麽,見到他周大將軍高興的揚著一張信紙:“鴻兒快來,你朋友的這封信來的可真及時,我跟連軍醫正商量著實施看看,有沒有效果。”

周鴻還覺得奇怪:“我哪裏的朋友?”

周震不以為意:“好像是揚州寄過來的。”

周鴻心下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一個箭步跨過去,幾乎算得上是從周震手裏“搶”過信紙,低頭一看隻覺得腦子裏“嗡”的一聲,整張臉上都有點發熱,倒好似自己藏著的大秘密被周震窺見。

“這封信怎麽在父親手裏?”

周震還跟連暉笑道:“瞧這小子,也不知道哪裏結識的朋友,倒是個有真本事的,就是字兒寫的不怎麽樣,肌骨無力,需要再練練。”

“父……父親,你怎麽能私拆我的信呢?”

周鴻說話都結巴了,平生頭一次尷尬的無以名狀,他低頭去瞧,葉芷青寫道:“周少將軍,見字如晤!揚州一別許久不見,收到少將軍來信,問及軍中將士之症,我略知一二,敬告知悉。此症有個學名,叫壞血症,多見於長期航行於海上的船員。”

她後麵詳細的說明了為何長久航行於海上容易出現這種症狀,以及如何應對此症的解決辦法,洋洋灑灑寫滿了一張紙,讀來一目了然,竟然替東南水軍解決了多年頑症。

周鴻一麵慶幸葉芷青在信中並無多餘的話,隻在信末祝他安好,再無贅言,並不能因為這封信而讓人瞧出任何曖昧的字眼。但是另一方麵,又有點神不守舍,想著她是否跟那位漕幫副幫主有些什麽,他恨不得能透過信紙看到她當時寫信的心境。

周震私拆了兒子的信,也是事出有因:“這不是來恩泰著人送來的信,夥計跑到軍營打聽,說是你隨船出海呢,便把信送到了家裏。正好碰上我回府,那送信的夥計說來恩泰交待了這封信極要緊,我便想著是什麽緊急的事情,你既然不在,為父替你處理了也是一樣的,才打開了信。沒想到還真是件緊急的事情,你這是哪裏認識的朋友,竟然替咱們解決了大難題!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要事在身,不如將他請了來咱們營中,跟你連叔一起參詳?”

周鴻想到將葉芷青真請到軍營裏來,就覺得古怪。東南水軍營從建營至今,就從來沒有女子入營服役過,隻除了發配來的犯婦做些漿洗的活兒之外。

他見兒子麵色古怪,奇道:“難道你這朋友見不得人?”

周鴻:“……她應該很忙,沒空過來吧。”

他倒是很想讓父母有機會見到她,可是想想她那些異想天開的想法,跟大魏許多閨閣之中的女子全然不同,恐怕周夫人聽到要犯頭疼,而她也未必願意見他的父母。

周震見狀,便有些失望:“既然他來不了,那就算了吧!”他很了解自己的長子,一心為國,若是這朋友當真能夠方便過來水軍營,他早就將人請過來了,而不是寫封信去詢問。從回信看也是他去信請教的,對方不吝賜教,已經殊為難得了。

連暉比周震還失望:“我原來以為能見到葉先生,向他當麵請教呢,昨兒就盼著少將軍早點回營。”老頭在東南水軍營一輩子,如今營裏的許多軍醫都是他手把手教出來的, 包括去了揚州的來恩泰,都曾在他手底下學習過。

他昨日從周震手裏看到這封信,琢磨了一晚上,越想越覺得有道理,興奮的睡不著覺。大清早就將明州大營的軍醫們全都召集到了中軍帳,在周震門前站崗。

周震早晨來軍營,被他這架勢嚇住了,一問才知周鴻的這位朋友寫來的信竟然當真有道理。周震拆開了葉芷青的信,也隻是粗粗看了一遍,他於兵法打仗上頗有研究,但是於醫學上卻是兩眼一抹黑。連暉卻不計較自己麵對的是個醫學盲,還興衝衝與周震研究葉芷青信中所講的壞血症原因以及應對之策,雖然對她開的方子還未進行實驗,但細想戰船之上將士們的夥食,無不與她指出的契合。

“……就是這位先生說的,將士們身體裏缺少了某類物質,所以才引起了各種慢性疾病,雖然不致斃命,但時間久了卻也很麻煩。正好少將軍此次換防回來,就拿他身邊的人試驗下,按照這位葉先生的方法改變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將軍的謀反日常霸官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容後傳農家記事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