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50

揚州城要比常州城繁華,羅炎垂涎揚州城也不是一日兩日了。

“那當然。”

劉嵩隻差歡呼一聲了,他回去休息的時候,臉上都還得帶著笑意。

兩日之後,劉嵩去劉記醫館換藥,迎接他的是小風。他探頭往醫館裏掃了一遍,還問小風:“葉姑娘呢?”

小風立刻警惕起來:“你找小師妹做甚?”

劉嵩神情一滯:“也不做什麽,就是那日她說讓我兩三日就過來換藥,我這身上癢的厲害。”

小風心裏便將他歸為登徒子,那日是醫館裏實在忙不過來,劉大夫才派人把葉芷青叫過來了。現在能忙過來,自然不可能讓葉芷青繼續在醫館裏幹活,她還有自己的鋪子要幹呢。

“我來替你換藥就好,小師妹隻是偶爾來,也不是天天都來的。”

劉嵩擺明了不信。

他換完了藥,還在醫館附近溜達,直等到下午還不見葉芷青,這才回去了。次日一大早就又跑了過來守著,直到葉芷青帶著虎妞過來,他才迎了上來,笑道:“葉姑娘,我今兒來換藥!”

第六十三章

葉芷青一般都是早晨沒開店以前來找劉大夫學醫,她最近已經將全身的穴位記了個七七八八,自己能紮到的穴位都通通練的熟了。虎妞自告奮勇要幫她,葉芷青便拉著她晚上回家脫了衣服,去認後背上的穴位,對著小姑娘才長了點肉的身板,還真有點下不去手。

虎妞是看著她把自己身上紮了無數的針洞來學紮針,她自己尚不覺得,小丫頭卻心疼的不行,催了很多次她才試著下了兩回針,並且向劉大夫請教,連劉大夫都讚她非常有天份。

葉芷青過意不去,向她塞了一兩銀子算是補償,小丫頭死活不肯:“姑娘,我知道為了開店,你身上的銀子都花的差不多了,等姑娘以後多賺了再賞奴婢也不遲!”

新來的丫環小菱跟小桃也是性子和順的姑娘,除了辨認藥材,還要學著做藥膳。灶上的婆子隻管看火,但食材以及藥材的份量都要葉芷青掌握,有了兩個丫環的幫忙,她也能喘口氣了。

她的藥膳坊近來客源穩定,前來調理身子的都是提前約好,到了日子過來,都不必再點餐,藥膳都是早早就按著方子燉起來的,人到了直接上桌。有不少症狀明顯的客人再輔以艾炙火罐針灸,對於許多婦科疾病效果顯著,竟然在揚州城貴婦圈子裏刮起了一股食療風,能預約到她的藥膳調理,算是件值得誇耀的事情。

葉芷青並不知道昨兒劉嵩就已經換過藥了,既然在醫館門口遇上他,便道:“這會兒應該不忙,劉郎君進去之後看看,哪位師兄有空,幫郎君換換藥。”

她心無旁騖,近來專注醫學,昨兒傍晚城西的寶和藥鋪小夥計送來了一封周鴻的親筆信,向她提起東南水軍營裏不少將士每年在海上航行巡邏,常有牙齦腫脹出血,齒槽壞死牙齒鬆動脫落,骨關節肌肉疼痛,皮膚瘀點、瘀斑、全身乏力厭食,重症的還有骨膜下出現巨大血腫,或有骨折等各種症狀,隻因不是刀瘡劍傷,軍醫也不知從何下手,問她可有調養良策。

葉芷青回想自己從前所學,這分明是壞血症,今兒一早起來還想著如何向周鴻回信。

她倒是不覺得自己有多大能耐,所謂所無止境,大魏隨便一名坐館大夫可能都要比她高明不少,但是現代醫學的很多理念卻是古人不知道的,比如維生素長期缺乏引起的壞血症,就不是把脈能夠瞧出來的了。

“葉姑娘手輕,我想請葉姑娘幫我換藥。”劉嵩心裏還記著那日她溫軟的指尖劃過自己肌膚的感覺,隻覺得整個身體都有發熱的趨向,又生怕葉芷青拒絕了他,因此竟盯著她瞧。

葉芷青跟著劉大夫學習醫術,有時候進來病人劉大夫也會先讓她把脈,完了自己再把脈,就是為了考較她。這些事情對她來說也算得份內事,竟不覺得劉嵩的提議過份:“你那麽重的傷都挺過來了,竟然還怕換藥。”

劉嵩微微一笑:“當時腦子都是懵的,不拚命隻能被打死,現在不是腦子清醒了嘛。”

他昨兒一早起來就淨麵修容,換了幹淨整潔的衣服,跑來醫館見葉芷青,沒想到她竟然不在,內心無比失望,今兒趁願,笑意綻放,倒顯出了幾分意氣風發,與帝都曾經捉襟見肘的地痞無賴竟恍似兩人。

此次兩幫火拚,他幫羅炎消除了心頭大患,奪得了揚州地盤,已經被任命為江蘇漕幫的副幫主,有了擊殺高柏泰的功勞,幫內兄弟竟然也無人反對。

自有南北運河,各地漕幫以州府為據,自成一幫。江蘇漕幫便分為兩大幫派,揚州幫與常州幫。現在兩幫合一,自然不再分什麽揚州常州幫了,總稱為江蘇漕幫。

羅炎身邊原來有兩名副幫主,各人都有自己要負責的漕運船支以及漕工地盤。此次地盤護大,便又新添了兩名幫主,江蘇漕幫等於有了四名副幫主,新任的劉副幫主手底下也有了一幫嘍囉小弟跑腿,上趕著巴結他,連揚州城內哪個私窠子裏的姐兒夠味,花樣繁多,哪家樓子裏的花魁清高,把酒和詩,想要成為入幕之賓也需要苦練詩詞,都一一分說明白。

小嘍囉原本指望著新任的副幫主去喝花酒,他們也好跟著去占點便宜,說不定能分得一杯羹,哪知道伸長了脖子,隻等到劉嵩收拾整潔往醫館裏跑。

羅炎新任了副幫主,對劉嵩的底細其實並不太清楚,隻聽說他家裏隻有一個老娘新喪,衣食無著,這才跑到漕河上來混飯吃。很多漕河上混飯吃的漢子都是孑然一身,羅炎已是司空見慣。但他還是要對劉嵩有更大的掌控能力,因此雖然指望了船隻人手給他,但內裏卻還有自己的眼線。

卻說羅炎派出去的眼線昨兒就跟著劉嵩去了一趟劉記醫館,見他換完了藥,哪都沒去,卻在劉記醫館那條街轉悠了一下午,倒好似在等人。回去稟報羅炎,羅炎也不知道他這葫蘆裏賣的什麽樣,隻吩咐下麵的人繼續跟著。

今兒盯梢的人跟著他一路又到了劉記醫館,見他遲遲不肯進去,隻在大門前麵徘徊,還當今兒也要無功而返,卻沒想到過得沒多久,竟然過來了一名佳人,端的明麗殊豔,竟是少見的美人。

那美人似乎與劉嵩認識,兩個人有說有笑進了醫館,跟著的人怕被發現,留了一個人繼續盯梢,另外一個跑回去向羅炎稟報這一重大的發現。

“哦?你是說劉副幫主竟然認識了醫館裏一名美人,因此才天天往劉記醫館裏跑?”

盯檔的人尖嘴猴腮,外號猴子,向羅炎猛點頭:“幫主,千真萬確!您還別說,屬下跟著幫主見過了那麽多美人,能賽得過那姑娘的竟然少見。真要說起來,常州的水仙姑娘大約模樣也能跟那姑娘比一比,但那姑娘卻要更美,水仙姑娘隻能算媚。”

羅炎在女色上頭向無節製,漕幫上混飯吃的漢子,都是今日不知明日事,多少年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經過了無數風浪,才能有了今天的地位,這些人既不喜讀書吟詩,文人雅士的休閑活動一樣不會,剩下的便隻有玩女人了。

水仙兒是羅炎在常州城裏時常光顧的花魁娘子,煙視媚行,浪的沒邊兒,他時常覺得世上能及得上水仙兒的姑娘大約極少,是個男人見到水仙兒都恨不得解下褲腰帶,沒想到揚州城裏竟然還藏著這樣的美人。

“回去好生盯著,等他回來了我問問看。”

劉嵩尚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羅炎的掌握之下,他跟著葉芷青進了劉記藥鋪,葉芷青等著他解了衣服,親自察看他的傷口,解開之後見恢複良好,創口已經結了幹痂,不再往外滲血,上麵的藥粉還有不少,還道:“我瞧著郎君這傷口應該是有人幫你換過藥,竟然是無大礙了,今兒竟不必再打動傷口。”

“我是傷口連疼帶癢,難受的緊,莫不是換了的藥有問題?勞姑娘幫我看看。”

劉嵩候了幾日,早就心焦,如何能忍得下自己脫了衣裳,她竟不曾摸一摸,便軟語相求。葉芷青不知就裏,湊近了去瞧傷口,手指輕摸過幾處傷口,隻覺得發燙,也隻能安慰他:“傷口紅腫發炎,隻能敷藥等著自行恢複了,這麽重的傷,不疼才奇怪,發癢卻是傷口生了新肉,劉郎君竟不必擔心。”

她是一片好心,想起過去在京裏遊手好閑的男人,死了親娘之後情緒幾乎崩潰,竟連擄人的事兒都做得出來,差點走向另外一個極端,如今竟然也知道正經找份活幹,雖然卷進了漕幫幫派之爭,身不由已,但至少精神麵貌不似過去頹唐,竟是件好事,因此對劉嵩和顏悅色,竟將過去的不愉快全都抹了去。

小風從外麵跟著劉大夫出診回來的時候,見到劉嵩光著膀子坐在那邊,讓葉芷青給換藥,冷哼一聲,放下藥箱過去,向葉芷青開口道:“小師妹,師傅叫你過去,這裏放著我來。”

葉芷青不疑有他,向劉嵩歉然一笑,留給小風去包紮,自己往劉大夫那邊過去了。

小風對劉嵩可沒那麽好聲氣,故意下重手包紮。劉嵩何嚐不知道自己這是礙人眼了,隻做不知,還隨口問道:“葉姑娘平日都來醫館嗎?怎的昨兒沒來?”

“師妹的事情,你要問她自己,我哪知道。”

一時裏包紮妥當,劉嵩去向葉芷青辭行,她正跟著劉大夫為一名老婦人診脈,隻點點頭表示知道了,專注的連頭都沒抬一下。劉嵩略微失望,但想到往後還能時常見到她,心裏頓時開心不已,暗自覺得當初去漕運碼頭找活幹,便是上天可憐他一點癡念,竟能教兩個人有了再續前緣的機會。

葉芷青對劉嵩這些想法壓根不知,等到今兒的功課完了,回到藥膳坊,為幾名熟悉的客人重新把脈開調理的方子,又為謝明蕊拔火罐,做艾炙。見她總算老實了下來,竟然都不再哼哼了,而且經過多次調理,拔火罐的印子也由當初的深紫轉為淺紅,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謝夫人還跟她說:“這次蕊兒來了之後,竟然不怎麽疼了,還能如常起身走動,實在教人高興。以前她可是得臥床休養的,姑娘不知道我心裏對你有多感激。”

“份內之事,夫人言重了。再說我既做了這行,能幫小姐減輕痛苦,自己也高興。夫人往後竟不必如此客氣。”

謝夫人出手大方,次次來都有賞賜,從衣料到府裏廚房做的點心,或者首飾,診金竟然也不曾少付。葉芷青對這麽大方的客人倒很是歡迎。

她在藥膳坊又耗了半日功夫,等到客人散盡,看著婆子等人收拾好了後廚的食材藥材,鎖好了鋪子的門,這才帶著三個丫環跟宋魁準備回家。

哪知道才出了鋪子的門,迎麵就撞上了劉嵩,對方一臉驚愕:“葉姑娘怎麽在這裏?”

葉芷青的鋪子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旁邊有飯莊茶樓,胭脂綢緞鋪子,本來就是熱鬧的地方,她倒是不意外能再次在揚州城裏碰見劉嵩:“我在這裏開了個小鋪子討生活,劉郎君這是出來吃飯?”

劉嵩沒好意思跟她說,自己是從劉記醫館一路跟著她來到藥膳坊的,隻因她這裏豎著男客止步的牌子,他這幾個月在漕幫也跟羅炎身邊的帳房略微識得了幾個字,便不曾再往裏闖,在對麵茶樓灌了一下午的茶水,見到她往外走,這才忙下來了,裝做偶遇。

“在下約了人要去對麵茶樓上談事情,沒想到竟然與姑娘遇上了。”

“那就不耽誤郎君談事了,告辭。”

葉芷青帶著自己手底下這些人回去的時候,宋魁還在她耳邊嘀咕:“姑娘,這小子心眼不正,你可要小心。”他純然為是自己家少將軍搬擋路石,至於劉嵩眼神裏的意思是個男人都能看得出來,隻葉芷青一心沉浸在學醫的樂趣之中不可自拔,根本沒有察覺。

等到了吃完晚飯,葉芷青才問宋魁:“宋叔,你可知道城西的寶和藥鋪?”

宋魁見她一臉鄭重,還當她發現了自己的身份,頓時一陣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