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6節

周鴻:“你這是想試試匕首能不能殺人,才拿我開刀的嗎?”

葉芷青隻覺得一陣反胃,總不能說自己家裏蔬菜水果跟生熟肉刀具都是分開的吧?更何況還是人肉,家中食材沒有這個選項啊。

她也知道方才有些矯情,但身在和平年代,殺人都是社會新聞裏麵才會聽聞的,太過慘烈的場景大多還打了馬賽克,以防引起心理不適。她能吃得了苦受得了累,但是殺過人的匕首去做魚,才聽見還是有些接受不良。

“聽聞少將軍身手過人……”要是躲不開,豈不證明百聞不如一見?

周鴻聽出了她的未盡之意,用四個字概括了她:“牙尖嘴利!”

周浩跟衛央互視一眼,決定徹底做個聾子,免得攪和進這二人的官司裏。

葉芷青身上衣衫是賀太太置辦的,走的是輕薄妖嬈風,但被葉芷青大剌剌挽著袖子幹粗活,桃紅衫子白裙子上麵還沾上了不小心濺上來的魚鱗跟魚血,生生穿出了廚娘的風範,竟然少了媚俗之氣。

她收拾幹淨了魚,跟衛央要了些鹽在每條魚身上都塗抹均勻。衛央瞧的頭皮發麻,隻覺得她認真專注的模樣,倒好似在給這些魚按摩疏鬆筋骨。她悶頭幹,並不多解釋。又尋了一大片平整的青石板,兩旁用石頭支起來,弄的滿手泥巴,砌成個露天的石灶,從旁邊火堆裏抽了幾根木柴塞進了石灶,讓那火慢慢燃燒,她自己一頭紮進林子裏去了。

周鴻總覺得她古裏古怪:“衛央你跟過去瞧瞧。”

衛央一步一蹭的過去,似乎極不願意單獨跟她往林子裏鑽:“她不會是……不會是……”

周鴻忽然醒悟過來,她一個女孩子,說不定進林子去方便了。讓衛央跟進去,又算怎麽回事?

衛央就站在竹林邊緣,既不放心她一個人在林子裏,又怕撞上尷尬事,招的才獵了兩隻山雞的梁進跟汪宏揚從林子裏鑽出來之後,對他這造型十分不解:“衛央你這伸長脖子在練什麽功呢?”

他們兩人前去河邊清洗山雞,打眼一掃營地裏不見了死活要跟著少將軍的小姑娘,頓時興奮了,小聲議論:“衛央這小子膽夠肥的啊?那小姑娘水靈靈,少將軍不待見,他倒打起了主意!”

“沒瞧出來他還是個膽肥的!”

二人都是野外露營的好手,不過片刻功夫,兩隻山雞便被開膛破肚收拾幹淨了。還未開始料理,葉芷青已經從竹林裏鑽了出來,卻將身上最外麵罩的一層紗衣給解了下來,兜著許多零碎東西,到了水邊去清洗。

周鴻的好奇心都被她給逗起來了,朝衛央使眼色,壓低聲音道:“過去瞧瞧她在弄什麽鬼?”

衛央蹭到葉芷青腳邊,低頭看時,但見她正在清洗一把紫色的形同筍尖的東西,而她丟在一邊的紗衣裏還丟著不少蘑菇野蔥之類,還有沾滿了泥土的塊莖植物,也不知道是做什麽的。他沒有與小姑娘搭訕的經驗,紅著臉站在那裏,瞧一眼周鴻再低頭去注視葉芷青的後腦勺。

葉芷青卻好似後腦勺上長著眼睛一般,也不必他開口問,便開心道:“護衛大哥,我方才原本是準備去林子裏采點菌子的,沒想到還挖到了野薑,這個紫色的是野薑花苞,也可以吃的。”微微側臉小聲道:“那邊兩位護衛大哥獵了兩隻山雞,你們打算怎麽吃?要不要嚐嚐我做的竹筒雞?正好還有野山菌,配起來應該很美味。”

她麵上帶著些乞求之意,一瞬間竟使得衛央不舍得拒絕她的請求,揚聲道:“梁哥汪哥,葉姑娘說會做竹筒雞,你們那兩隻雞不如給她來弄?”

軍中之人弄吃食向來簡單粗糙,這兩人正打算穿了樹枝將山雞架在火上烤,見有人接手,立刻便提了過來,塞到了衛央手裏:“你既要,便拿去。”扭頭往火堆旁邊去了,倒好似蹲在一旁洗菌子的葉芷青不存在一般。

葉芷青自中午下了馬車,就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境況。真要被周鴻給丟在半路,她連自保之力都無。這會兒是存心要巴結這些人,但也不想太過討人厭:“他們……是不是討厭我多事了?”

她聲音有些低落,衛央聽的於心不忍,忙忙解釋:“沒有的事兒,他們巴不得有人做呢。”

葉芷青提著的一顆心總算放回了胸膛,加快了手底下的動作,又麻煩衛央在洗幹淨的石板上將雞肉剁成小塊,與野菌子拌好了鹽與野薑片,野薑花苞,一起填進砍開衝洗幹淨的竹節裏,封好開口,放在火上去烤。

周鴻與其餘幾名護衛就坐在火邊看她挽著袖子折騰,梁進與汪宏揚小聲嘀咕:“……這丫頭不會糟蹋了咱們的晚飯吧?”他們已經下意識做好了啃幹糧的準備。

——沒聽說竹子還能做飯的!

葉芷青聽到了他二人的話,也假作未聽見,將馬車上燒水的壺拿下來,去河裏盛了水來,吊在火堆上來燒。周浩已經渴的厲害了,跑去河邊喝水,被葉芷青攔住了:“護衛大哥,別喝生水,等會兒水就開了。”

她不知道的是,馬車上的壺是專為少將軍周鴻準備的,他們一路之上若能住驛站還有口熱水喝,真露宿荒野,多是圖方便直接喝生水的。

“不必了,大熱的天喝涼水舒服。”

葉芷青眉頭都打結了:“這河水瞧著清澈,但生水裏也許有寄生蟲,萬一喝了腹痛,路上碰不上大夫,豈不受罪?”

周浩心裏奇怪的直覺越來越濃了,本來是伏城縣令送給少將軍的一個“小玩意兒”,沒想到這“小玩意兒”一本正經站在這裏跟他理論不喝生水的重要性,他腦子裏終於冒出個不太可能的念頭:“難道……你是醫女?”現在外麵鴇母們人的方向都改變了嗎?從琴棋書畫到醫藥

葉芷青搖頭:“隻是略會一點養生之道。”總不能告訴他,我是營養師吧?

這時代的人聽到“營養師”三個字,還不得當她是神經病來看才怪。

周浩還要彎腰去喝河水,葉芷青又攔:“護衛大哥既然是跟著少將軍上前線的,就理應知道身體康健,才能保家衛國的根本!”

周浩哭笑不得:“……”我隻是喝個水而已,怎麽就扯到了保家衛國?!

不過見葉芷青如此執拗,他到底不好拂了她一片好心,還是等水燒開之後,每人抱著一隻竹筒杯,坐在一旁喝著現泡的竹葉茶,等著吃烤魚,就連周鴻都不例外。

周鴻馬車上原本有茶杯的,但葉芷青膽大,遞給他一杯用竹杯泡好的竹葉茶之後,還為他們普及了竹葉茶的好處:“此茶清香透心,氣味俱清,清心涼肺,退虛熱煩躁,生津止渴,解暑熱,用竹杯來喝,別有一番風味,少將軍也試試。”

周浩與梁進交換了個意味深長的神色,見周鴻居然沒有拒絕小丫頭的好意,接過杯子抿了一口,微微頷首,下巴輕揚:“你的魚……是不是焦了?”

第六章

正是七月,林子裏物產豐富,這兩隻山雞肥美,肚裏扒出不少的雞油。葉芷青先拿野薑片與山雞油在燒紅的石板上煎出油脂來,將魚放到石板上去炙烤,才為他們泡竹葉茶。她忙活半天,茶水都未喝一口,便忙忙奔到了石灶邊去,用簡易竹鏟小心翼翼將魚翻了個身,見一麵烤的金黃油亮,魚的香味已經出來了,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沒焦!”

除了周鴻頗有大將之風,不動如山,隻淺淺啜一口竹葉茶,感受那股清香之味浸透心脾。可其餘的四位護衛們卻已經有些坐立不安了。大家都辛苦了一路,現在聞著魚香味,各個肚裏如擂鼓,饑腸轆轆。沉穩些的如周浩與汪宏揚,還能坐得住。年輕些的衛央與梁進卻已經蹭到了石灶旁邊,咽著口水問她:“葉姑娘,快好了沒?”

葉芷青安撫他們:“快了快了中午啃的幹糧可還有?拿來烤一烤正好配魚吃。”

衛央一溜煙跑去拿了幹糧過來,又依葉芷青的指示將幹糧掰成一塊一塊的,往滋啦響的石板上順著魚身邊緣鋪開,很快就烤的油亮金黃,灑上他們隨身帶的調料,聞起來噴香,梁進往嘴裏塞了一塊:“我替少將軍嚐嚐!”燙的倒吸涼氣,卻欲罷不能,眼睛都快亮成了兩盞燈:“好吃好吃!少將軍快來!太好吃了!”從來沒想過幹糧還能這麽好吃!

竹節一劈為二,便是個形製奇怪的長條形碗,竹枝折到合適的長度,便是一雙竹箸,裏麵盛一條烤的金黃噴香的魚,旁邊再鋪滿了烤的酥軟焦香的幹糧,被端到了周鴻麵前。

他的目光從食物移到了捧著竹碗的那雙細白的雙手上,細嫩春筍般的手指之上,有幾處小傷口,倒好似上好的玉器上麵被人為惡意破壞,讓人心裏升起個荒謬的念頭,若是有觀音瓶中楊枝甘露,灑上去瞬間就消除這些瑕疵,該有多好。

“少將軍嚐嚐!”

小丫頭渾然不覺周鴻注目之處,還當他嫌棄這食具簡陋,居然祭出忽悠大法:“少將軍不知,野炊就是要因地製宜的取材,真要捧著甜白瓷的碟子吃烤魚,也就失了這番野趣了。”

周鴻都快被她給忽悠笑了,慢悠悠接過竹節裏盛的烤魚,心道:她這番話卻又沾了點風雅的邊,隻是與粉紅陣裏那種刻意教導的風雅又大相徑庭了。

葉芷青眼巴巴站在周鴻麵前,一直等到他夾了塊幹糧嚼了幾口咽下去,又嚐了一口魚腹之上鮮美的魚肉,麵上緩緩露出幾分笑意,總算大鬆了一口氣,那模樣渾似個獻寶的孩子,見自己的寶物被人賞識,終於如釋重負的笑了。

周鴻心裏就更複雜了。

他現在甚至都搞不清楚,眼前的小姑娘這天真無邪的笑容是鴇母之後露出來的,還是她的天性如此單純?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