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45節

果然英雄難過美人關!

周鴻爬上馬,分辨了一下方向,朝著葉芷青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林子裏這兩日到處都是亂竄的野物,她一個弱女子孤身行走,萬一碰上猛獸可如何是好。就算是兩個人真不能在一起,他也不能坐視不管,讓她處於危險之中。

葉芷青的腳程並不快,她方才受了極大的驚嚇,其實早就手軟腳軟,能夠在周鴻麵前挺直了腰杆轉身離開,隻是心裏最後的一點尊嚴在作祟,撐著這口氣走出了他的視線。

感覺到身後的樹木阻礙了他的視線,他再也不可能看到自己,葉芷青整個人都鬆懈了下來,隻差癱在當地了。

隻是天色不早了,她若是不能早早離開林子裏,到了晚上隻能留下給猛獸當夜宵了。

她強打起精神,分辨方向往林子外圍走去,心裏暗暗吐槽周鴻沒有紳士精神,就算是追求不成,也不應該放任她獨自一個人走在這麽危險的地方。果然男人嘴上說的再好聽,都不如實際做出來的讓人感動。

走了沒多久,她都快感覺自己要迷路了,卻聽得身後響起嗒嗒的馬蹄聲,她悄悄轉身去瞧,頓時驚的張大了嘴巴。

周鴻正麵無表情的綴在她身後數米開外,馬速控製的不快,大約是不想靠近她,卻又不放心她一個人在林深處行走。

“死鴨子嘴硬!”葉芷青扭頭偷笑,雖然拒絕了周鴻,可是心裏卻不由的升起一絲暖意。

第四十三章

劉榮教人騎馬,轉眼功夫就將人給弄丟了,他騎著馬一頭紮進林子裏找了半天,都不見葉芷青的影子,心裏頭都快絕望了。

他可是知道,這位是淮陽王的新歡,最近正放在心尖尖上的。這次進山打獵,別人都沒帶,唯獨隻帶了她一個,要是她出了意外,後果不堪設想。

劉榮在林子裏沒找到人,等出了林子卻與打獵歸來的淮陽王撞上了。

蕭燁見到劉榮,還當葉芷青已經回獵宮了:“葉姑娘是姑娘家,你教的時候可要小心點,別讓她磕著碰著了。”花容月貌的模樣,哪裏留個疤都是遺憾。

劉榮的臉都白了,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殿下……葉姑娘出事了!”

蕭燁不問青紅皂白,一鞭子就抽了過來:“你把她怎麽了?”

劉榮臉色如紙,背上已經皮開肉綻,卻連哼一聲都不敢,隻跪在地上叩頭:“小的正教著葉姑娘學騎馬,但是平西王世子跟玉陽郡主過來的時候,郡主狠狠抽了葉姑娘騎的馬一鞭子,馬受驚之後就馱著葉姑娘闖進了林子裏。小的……小的找了好大一會了,還不見人。”

淮陽王從小就是個混世魔王,從來隻有他在外麵耍橫的,還沒有吃過別人這種大虧。聽得葉芷青在玉陽郡主麵前吃了大虧,頓時冷笑一聲:“我沒找她的晦氣,她倒欺上門來了。”

他將手底下的侍衛們都派出去尋人,召了獵場周圍巡邏的軍士來問,得知玉陽郡主跟平西王世子往東南方向去了,縱馬騎過去,在溪邊找到了他們,二話不說上前去一刀就戳在了玉陽郡主的馬肚子上,竟將那匹馬給戳了個腸穿肚爛,悲鳴一聲轟然倒地。

玉陽郡主正跟平西王世子在溪水邊休息,等著侍衛收拾獵物,旁邊還有生火的下人,準備來個野外燒烤,沒想到淮陽王跟瘋子似的過來,將她的坐騎給砍了。

“蕭燁你瘋了不成?”

淮陽王將血淋淋的長劍扔在地上,讓黃文拿去水裏清洗,若無其事的把玩著馬鞭,倒好似方才的事情不是他做出來的:“怎麽了?不就是一匹不聽話不長眼的畜生嗎?玉陽妹妹若是心疼,等回頭本王挑十匹八匹送到你們府上去。”

玉陽郡主氣的發抖,這匹坐騎是她十二歲時,其父靖江王蕭成德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從小馬養到這麽大,因其品種名貴,又是親手養大的,感情格外不同。

她今年一十六歲,還未婚配。靖江王妃生了三子一女,這是幺女,尤其得靖江王與王妃的疼愛,被慣的驕橫跋扈,在封地就是一言不合上鞭子的主兒,來到京裏與後院的女眷們不合,各公主郡主縣主們都嫌棄她驕橫,無形之中便有些排擠她。沒想到正合她意,她索性跟著眾堂兄弟們玩耍,隻因她生的豔麗嬌美,各世子皇子們都讓著她,她竟也不知道收斂。

怪隻怪她今日心情不好,在林子裏半日連隻兔子都沒獵到,出來撞上葉芷青學騎馬,尤其後者臉蛋身條無一不美,坐在馬上便跟一幅畫似的。

平西王世子遠遠瞧見了,多嘴誇了一句:“淮陽王真是好豔福,聽說等萬壽節之後,他還要擺酒請客,納美人進門呢。”

玉陽郡主本就是高傲的性子,進獵宮頭一日就瞧著葉芷青不順眼,她身邊侍候的丫環,但凡稍有姿色出眾者,最後無不被傷了臉趕出去。因此她身邊的丫環都隻長的略平頭正臉些,卻萬不敢生出打扮的心思,就算是眼睛長的比她漂亮的,也要想法子遮掩一二。

平西王世子這番話頓時火上澆油,讓她瞬間就生出怒意,這才抽了葉芷青的棗紅馬一鞭子。等她被馬兒帶的跑著沒了影子,她才坐在馬上笑的前仰後合:“真好笑,連馬都不會騎,還敢往獵場裏來。要是不小心掉下馬,劃花了她那張臉蛋,也不知道淮陽王還肯不肯要她?”

“妹妹,萬一淮陽王找過來呢?”平西王世子可不似玉陽郡主般沒腦子,隻暗暗為她的驕橫咋舌。也不知道靖江王叔怎麽教閨女的,竟養了個母夜叉。

“怕什麽?隻怪那小賤人騎術不精,關我什麽事兒?”玉陽郡主當時根本就沒把平西王世子的話放在心上,卻沒想到淮陽王為了個小賤人,竟然真的跑來找她的麻煩。

“蕭燁,你好大的膽子!我要告到陛下麵前去,你竟然敢殺了我的馬!”

淮陽王漫不經心走過來,似乎一點也沒被她的怒氣而侵擾:“哦哦,那你去告訴皇伯父吧。本王可要問問皇伯父,難道本王心愛的女人竟然連玉陽郡主的一匹馬都比不了了?她今日若是沒事還好,若是出了事,本王跟你們靖江王府沒完!”

玉陽郡主怒極反笑:“誰人不知道你淮陽王身邊女人環繞,也不知道你從哪個肮髒地界裏弄來的丫頭,竟然寵的跟寶貝似的。以她的出身,賣她十次都值不上我的一匹馬!”

淮陽王森然一笑:“若不是本王從來不打女人,今兒可要撕爛你這張嘴。這次是一匹馬,下次你若是再敢動她一下,小心本王劃花了你這張臉。本王可是聽說,郡主最喜歡劃丫頭的臉,也不知道你的臉被人劃花之後,會做何感想?”

蕭燁雖然是個混人,但他有個憐香惜玉的毛病,但凡是自己看上眼的女人,都是華衣美服的供著,從來不會糟踐,更別提劃花了美人臉這麽暴殄天物的做法了。

玉陽郡主亮出隨身的匕首就往蕭燁麵門上紮過去,卻沒想到被平西王世子從後麵攔腰抱住了:“妹妹別衝動!動刀子可不好玩!”

兩個人的母親是親姐妹,其實兩人是表兄妹。這次進京,兩家原是有意聯姻,平西王妃讓兒子多跟玉陽郡主相處,他才有耐性陪著她。隻是這才兩日功夫,他的耐心也快磨完了。

平西王是異姓王,本朝開國之時祖上跟著太祖打天下,立下了汗馬功勞,這才得封王爵,鎮守雲滇。

玉陽郡主也早被靖江王妃透過底,也有意考察平西王世子,隻是沒想到自己的馬被淮陽王給殺了,他不但不為自己出頭,還攔著自己不讓動手,頓時氣的口不擇言:“姓阮的,你能不能有點氣性?蕭燁都殺了我的馬了,你還攔著我,你腦子進水了吧?就你這熊樣,也想娶我,趁早死了這條心!”

平西王世子心裏冷笑,就這樣的母夜叉攪家精,誰敢娶回去?是嫌日子過的太平靜嗎?

他母妃還一再告誡他,讓他多多容讓玉陽郡主。瞧在他母妃麵上,沒有當場撕破臉就不錯了。

“郡主稍安勿躁,你方才確實是衝動了些。淮陽王也不是小氣的人,若是那位姑娘平安無事,這件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他既然心裏厭憎玉陽郡主,自然就不會真心勸阻,巴不得淮陽王將事情鬧大,到時候玉陽郡主跋扈的名聲傳揚開來,那他就不必讓平西王妃傷心,還能攪黃了這門親事。

果然這話讓玉陽郡主的火更是冒了三丈高,在他癢做拉不住鬆開手之後,玉陽郡主朝著淮陽王撲了上去。

本來淮陽王是完全能避得開的,但是正在此時劉榮帶了葉芷青過來,他聽得馬蹄聲扭頭去看,卻被玉陽郡主一刀紮在了左臂上,紮了個正著。

“殿下——”葉芷青真沒想到那紅衣女子如此潑辣。

蕭燁一巴掌將玉陽郡主扇開,往葉芷青方向跑了過去,到得近前等她下了馬,情不自禁就拉住了她的手:“你有沒有傷著哪裏?讓本王好好瞧瞧,嚇壞了吧?”

明明他胳膊上正在滴血,他卻拉著葉芷青去瞧她身上,見她好端端站在自己麵前,總算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本王聽說你的馬兒受驚,可是嚇壞了!”他伸臂一把將人攬到了自己懷裏,使勁攬著不放手。

原來劉榮再次帶人進林子去找,哪知道才進去就與葉芷青迎頭撞上,便讓她坐到馬上,自己騎在另外一匹馬上,牽著她的馬兒來尋淮陽王報信。

周鴻遠遠綴在後麵,看著她被帶走,一顆心倒好似被人牽著走,不由自主便跟了過來,遠遠就瞧見淮陽王跑過平將她攬在懷裏,頓時百般滋味湧上心頭,也不知道是苦是澀,撥轉馬頭走了。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