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42

他回想自己這些年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大約就是戰績了。但是這些似乎並非女人感興趣的話題。尤其葉芷青滿腦子奇思妙想,連故事都會編,廚藝又佳,似乎生活中有許多有趣的事情等待著她去發掘。

周鴻與之對比,平生初次覺得自己人生乏味,簡直沒什麽好講的。

天氣漸冷的時候,他收到了來恩泰派押送草藥的夥計送來的一封密信,說是裏麵有他想要看到的消息。

周鴻坐在那裏,久久不曾拆開。他一方麵有點擔心葉芷青在揚州的生活,生怕她惹禍;另一方麵又擔心她在揚州過的風聲水起,完全不記得他這個人。

他心裏矛盾著,糾結許久,才終於緩緩撕開了密封的信,展紙細讀,到底還是露出幾分笑意。

來恩泰的信很是簡短,卻將葉芷青來揚州之後所做之事記述了十之八九。

“……葉姑娘來揚州之後,已識破五家賣假藥的店,雖被業內同行稱為假藥殺手,但卻由此獲得了不少讚譽,已籌備開店,聽說主要賣藥膳。”

周鴻將一張紙反複看了好幾遍,唯有這句話引的他發笑。

信末還有來恩泰的感慨:“……當初周浩前來傳達少將軍之令,屬下不以為然,誰曾想葉姑娘俠骨膽心,專為百姓謀利,實乃我輩之楷模!讓屬下欽佩不已!”

原來葉芷青進了揚州城之後,一開始並沒有找到合適的營生,隻是賃了房子,帶著丫環在街上閑逛。哪知道某一日撞上了一隊哭靈的人家,抬著個被治死的年輕人往醫館去了。

葉芷青還沒親眼見識過古代的醫鬧,遂帶著虎妞跟上前去湊熱鬧。那家人在醫館門前哭聲震天,而醫館的大夫又出來對質,聲稱自己的藥方無誤,那年輕人亡故實乃命該如此,醫病不醫命。

家屬群情激憤,醫館的大夫據理力爭,兩方爭執不下,葉芷青湊到前麵去,扯著嗓子要做個中間人。

她見那大夫爭的滿頭大汗,委實可憐,也不知道搭錯了哪根筋,竟然有點同情那大夫,隻說自己家中祖傳學醫,也懂些開方抓藥之事。

病人家屬正在情緒激動之時,就算她是個年輕小姑娘,也沒給她麵子,隻差指著鼻子讓她滾了,她卻接過大夫的藥方瞧了一遍,覺得那大夫開方子頗為精妙,就算是吃下去也不致斃命。

葉芷青堅持要看看病人,病人家屬直罵她狗拿耗子,她卻站在那裏半點不懼,隻道:“你們今日前來醫館大鬧,到底是為了想要知道家人病亡的真相,是因為大夫開錯了方子,還是想要趁亂跟醫館訛一筆銀子?”

病人家屬這下子更怒了,就差撲上來打她了,她卻拉著場中嚎啕大哭幾乎要撲到病人身上的老婦人喊道:“大娘,你難道就不想知道自己的兒子為何亡故嗎?”

那老婦人寡母獨子,才娶了兒媳婦,兒媳婦剛懷上身孕,兒子一場風寒幾幅藥下去就死於非命,幾乎恨不得隨了兒子同去,但到底將她這話聽到耳朵裏了,隻是看著眼前的小姑娘,根本不相信:“……你能查出來我兒子因何病亡?難道不是那大夫的同夥?”

老婦人兒子新喪,對誰都不信任,但凡有人為醫館的大夫說一句好話,就覺得這人是醫館的同夥,葉芷青也不能幸免。

第五十三章

老婦人痛失愛子,雖然被族人跟左鄰右舍慫恿著來鬧事,可是心裏還是一直接受不了兒子已死的殘酷事實,聽到葉芷青言之鑿鑿要幫她查出真相,又一再重申她來揚州也才幾日,並不認識這家醫館的大夫,這才半信半疑的鬆開了她,等著她給個說法。

醫館的大夫原本就想看病人,卻被來醫鬧的一眾人等推推搡搡:“害死了人你還想找借口?”

葉芷青提出要看看亡者,醫館的大夫也湊了過來,被老婦人一口唾沫吐到了臉上:“你害死了我兒,還有臉看我兒?不怕半夜做噩夢,我兒上門索命?”

“大娘,你都答應想要知道你兒子病亡的真相,不管此事與他有沒有關係,就算是他治死了你兒子,也要讓他心服口服是不是?要是隻有我一個看,他若不服,隻會覺得我在這裏胡說八道!”葉芷青力勸老婦人同意,跟她同來的親友鄰居們也覺得葉芷青的話頗有道理,總算是同意了那大夫過來看亡者。

那大夫苦笑著擦幹淨了臉上的唾沫,跟葉芷青一邊一個,蹲在亡者兩側。他深吸一口氣,揭開了亡者麵上的白帛,見到死者枯敗的臉色,以及嘴角的血跡,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這分明是中毒的症狀,我的藥方裏根本沒有毒藥,怎麽可能中毒?他生前還吃了什麽東西?”

他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老太太恨不得跳起來撕爛他的嘴:“黑了心肝的!我好好的兒子被你幾幅湯藥下去就治死了,竟然還冤枉他吃了有毒的東西!他都好幾天吃不下去,每日裏喝些稀粥吊命,到底是被你給毒死了……”老太太被葉芷青拉著拚命勸她冷靜,總算是沒有撲上去撕大夫的嘴,卻哭的一聲比一聲淒厲。

葉芷青覺得奇怪,既然不是出在藥方與飲食上,那就是湯藥了。

“大娘,你兒子吃的藥渣可還在?”

老太太來的時候就早有準備,從抬著病人的床板一側扯下來個小包裹,遞到了葉芷青麵前。葉芷青打開小包裹,細細看看藥材,將藥渣遞到了醫館大夫麵前,神色都變了。

她還記得醫館大夫開的方子,但是這藥渣裏至少有三樣藥材對不上號。看著長的相似,但藥效不同,還能致人喪命。

方才她還有些同情這大夫,看他滿頭大汗的樣子,隻當他是碰上了醫鬧,哪知道看過了藥渣她才覺得自己錯看了人。

旁邊眾人都盯著她看,見她神色都變了,頓時屏息等待,那大夫此刻麵色漲紅又變紫,半晌忽然怒吼了一聲,朝著店門口看熱鬧的藥館夥計喊了一嗓子:“去把小風叫過來!”

旁的夥計立刻跑去找小風,不一會就將人從後院裏揪了過來。原來那小風正是當日跟著大夫上門去會診的藥僮,他還一臉懵懂,過來之後不明白發生了什麽事兒:“不知道師傅找徒兒有事?”

這小風素日是個老實肯幹腿腳又勤快的,劉大夫也很是信任他,拿他當子侄對待,沒想到他竟然能做出這種事。大夫將藥渣遞到他麵前:“這副藥是怎麽回事?”

小風看看藥渣,也不太明白怎麽回事:“這是什麽?”他跟著劉大夫學醫也有三載,每日還要學著切曬藥菜,辨認藥材是入門功課,他做的很是紮實,自己接過藥渣看了,臉色也變了,還當自己認錯了,抬頭看看劉大夫的臉色,就知道自己沒想偏。

“師傅,這是怎麽回事?”

劉大夫氣的恨不得踹他兩腳:“我還想問你怎麽回事呢?那日我不是帶你出診,去了這位老太太家裏看病,她家裏還有個大著肚子的孕婦,當時我開了方子就讓你帶著她家裏人去抓藥,你是怎麽回事?”

小風回想一番,確實有這麽回事,忙辯解道:“師傅,那日徒兒確實帶著這位大娘家裏的那位大嫂回醫館來抓藥,但是咱們鋪子裏藥材不全,那日貨還沒到,就讓她拿著方子去別家抓藥了。後來師兄喊我去後院切藥材,我就去忙了,竟不知道那位嫂子是在誰家抓的藥。”

不止是老太太聽了這話傻眼了,就連跟著她一起來的眾親友鄰居們也傻眼了,還真沒想到會有這一出。

“大娘,方子我也會開,這位大夫開的方子確實沒問題,問題就出在藥材上,這裏麵至少有三種藥材根本不是方子上的,而且還有毒。她拿出一片已經煮的看不出本來麵目的藥材放到鼻端去聞,差點氣炸了肺:“大夫你來聞聞,這切片怎麽有一股子黴味兒?”

劉大夫接過切片也聞了下,果然有股淡淡的黴味兒,雖然跟別的藥一起煮的久了,還有藥味掩蓋,黴味兒淡了許多,但恐怕這藥材當時有點發黴,說不定已經用硫磺熏製了一番重新放到藥店去售賣了。

真是黑了心肝的!

這下子就連劉大夫也氣的不行,誓要找出害群之馬:“怎的有如此狠毒之人,為了賺錢竟不顧病人死活,他就不怕半夜做噩夢嗎?”

老婦人沒想到果真不是醫館的問題,而是藥材的問題。不但是她目瞪口呆,就連跟著來的眾親友也不能相信,還是其中一名中年漢子神智猶在,替她拍板做主:“二嫂子,不如叫了侄媳婦過來問問,當日她是在哪家抓的藥?冤有頭債有主,咱侄兒可不能白死了!”

“一切就全聽你的。”

那中年漢子使人去請亡者之妻,一眾人等全站在大太陽下麵等著,足足過了半盞茶功夫,有個大著肚子的少婦跟著過來,但見她雙目紅腫,顯然哭過多時,見到婆婆就更是傷心難禁,聽說是自己抓來的藥材有問題,才害死了丈夫,差點急暈過去。

葉芷青見她搖搖欲墜,忙上前去扶著她。那少婦雖然不認識她,但見她一個妙齡女子生的又麵善,還是將全身的大半重量都靠在了她身上。

眾人重新抬著亡者,連同劉大夫都要同行前往藥鋪,葉芷青忽道:“咱們現在過去,如果還跟方才似的開口就站在大門口質問,恐怕什麽都問不出來,藥店的人說不定連藥材都轉移了。到時候直接衝進去,往他們內院庫房裏衝,先把發黴變質的藥材找出來再說。”

這幫人今日前來醫館討公道,除了老婦人,老弱病殘一概不要,皆是壯年男子或者年輕的小兒郎們,就備著動武。聽得葉芷青這話,便有十來個青壯漢子在前,直往藥店而去,後麵留幾個人抬著亡者,扶著老婦人過去。

葉芷青一路扶著孕婦,身後跟著之前被人嚇的話都不敢說的虎妞。之前老婦人氣勢如虎,葉芷青偏要上前去理論,虎妞被看熱鬧的人群擠在外圍,她年紀又小,擠不進去,隻能聽得裏麵大鬧,急的嘴上都快起燎泡了。

等後麵鬧事的人情緒漸漸平穩了下來,準備往藥鋪過去,她才有幸擠了過來,此刻緊跟著葉芷青,半步不敢再離開,還小聲問她:“姑娘,要不要奴婢來扶著這位嫂子?”

葉芷青個頭要比她高很多,虎妞到底年紀尚小:“你瞎湊什麽熱鬧?一會鬧起來別亂跑就行,遠遠站著小心被人踩了。萬一要打起來,你別管我自己跑就是了。知道嗎?”

虎妞還待說話,被葉芷青一個眼神遞過來,嚇的連連點頭。

那少婦快臨產了,丈夫卻病死了,而且還是意外亡故,簡直是當頭一棒子,若不是腹中胎兒,恐怕連求生欲望都沒有了。她聽得這主仆對話,眼淚不住往下流,葉芷青勸她:“小嫂子,你太過傷心於胎兒不利。不管你丈夫是因何而去,可你為著他的骨血,還是要保重身體,好生將孩子生下來,才能對得住他!”

好容易走到那抓藥的藥鋪前麵,沒想到大門口已經鬧將了起來。原來這幫人當真按著葉芷青的主意,到得藥鋪直接衝到庫房裏去了,他們身邊跟著劉大夫,是識得藥材的,將對方庫房裏的藥材往外抬,還拉了他辨認。

這家藥鋪的夥計毫無準備之下,竟然攔不住人,庫房的大鎖都讓人給砸的稀巴爛,裏麵裝著的發黴變質的藥材,以及假冒偽劣的藥材都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劉大夫看一樣,罵一聲“黑了心肝的好賊子!”在那庫房裏足足找出來十幾樣有問題的藥材。

雖然這些藥材與庫房的總量來說,連五分之一都不到,可真湊到一副藥裏去,卻能致人於死地。

葉芷青到的時候,那藥鋪掌櫃的不住作揖,還瞪著劉大夫:“你也是吃藥王祖師這碗飯的,怎麽能砸同行飯碗呢?”

劉大夫朝這掌櫃的狠唾了一口:“我呸!老子治病救人,你們賣毒藥材害命,誰跟你們同吃一碗飯了?”

他今日受此奇恥大辱,被人打上門來索命,最開始都要懵了,行醫大半輩子,若不是葉芷青挺身而出,今日就要名聲掃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掌珠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