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41

扯之下竟然沒有拉出來,還轉過來瞪著他,暴喝一聲:“光天化日之下搶劫啊?”

男子本來想著搶到了就從她身後擠出去,人稠狹密,她也未見得能追上,卻不料根本沒有得手。

他本來就是街上一無賴子,專門盯著麵生的人坑蒙拐騙,無所不用其極,看著小姑娘嬌嬌弱弱的,沒想到還是個膽大的,頓時耍起了無賴:“你這個丫頭,娘讓你在家裏幹活,你不但不肯,還賭氣跑出來,想嚇唬誰呢?”他方才原本準備說是自己媳婦,可是猛的瞧見了葉芷青梳著少女發式,好險臨時改口。

揚州城不小,圍觀的人裏十個裏有九個不認識他,還真當這是一家子兄妹,已經有人小聲議論這離家出走的小姑娘。

葉芷青差點笑出聲,原來在熱鬧處強認親戚的事兒不止後世盛行,她冷笑一聲:“這位兄台接下來是不是就要死拉活拽將我拖回家,找個黑巷子一棍子打蒙了我,再將我賣掉?”

男子高聲大喊:“妹妹,你瞧瞧你說的這什麽話呢?離家出走還有理了你!”

葉芷青逼視著他的眼睛:“你既然說我是你妹子,那你就告訴大家我姓甚名誰,年紀籍貫。”她上次在京兆衙門被劉嵩誣陷與之訂親,這次又冒出來個認妹妹的,都不知道算她幸運,還是倒黴了。

那男子張口就來:“大妮,你咋個恁的不聽話?”

人群中忽有人大笑一聲:“見過不要臉的,還真沒見這麽不要臉的,連我家姑娘都敢攀扯,你是嫌自己命太長了嗎?”這聲音 有些耳熟,旁邊的人讓開一條道,葉芷青瞧見來人,頓時傻了眼:“你怎麽跟來了?”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周鴻身邊的護衛梁進,也不知他幾時隱匿在人群中,從頭到尾看了這場好戲。

男子沒想到這姑娘真有家人跟在身後,瞧著倒真是離家出走的模樣,他不禁著了慌,就要往後身去,卻被梁進給揪住了前襟:“揚州府沒王法了嗎?老子這就將你送到揚州府衙門去。”

沒想到卻遇上了慫貨,那人忙跪地求饒,說了無數好話,被梁進踹了一腳:“滾遠點,以後別讓老子瞧見你!”

鬧了一場,葉芷青也不想再湊熱鬧了,摸了一把銅錢塞給小姑娘,跟梁進一起走出人群,心裏有個奇怪的念頭,極度懷疑是周鴻不放心她,派了人跟過來,開口問他:“梁哥怎麽下船了?”

梁進心道:少將軍不放心,千叮嚀萬囑咐要我跟了來我會說嗎?

“府裏在揚州開著藥店,少將軍派我去跟掌櫃的接洽,要將近期製的止血的傷藥粉押送回東南水軍營,命我下船辦差。姑娘要去哪裏,不如我送你一程?”

葉芷青原本心裏起了些微漣漪,被他這番話倒將心思打消,心裏苦笑:自己到底是在期盼些什麽啊?周鴻是個徹頭徹尾的古代人,他如今能夠平心靜氣與她相處,臨走之時還送她程儀,說明如今也隻是拿她當朋友相待。她也不可能做妾,兩人門戶懸殊,又何必胡思亂想呢。

“不必不必,我尋家客棧先安頓下來再說。”

梁進卻跟著她尋了家客棧,跟著她到了房門口,看到房號才離開。

關上房門,虎妞才鬆了一口氣:“姑娘,今天多虧了梁侍衛。”

葉芷青也深有同感:“真是湊巧讓他碰上。”心裏卻隱隱升起個懷疑的念頭。

她的直覺其實沒有錯,梁進熟門熟路的到了揚州城西的寶和藥鋪,來掌櫃見到他還奇怪:“梁侍衛怎麽來了?少將軍來揚州了?”

梁進將周鴻托付的事情交待清楚,隻說少將軍的一位友人來揚州,要來掌櫃多多關照,隻是因為她性格要強,不喜受人接濟,要來掌櫃別戳破了這層窗戶紙。

來恩泰原是東南水軍營的一名軍醫,常隨軍出征。隻是後來被流箭所傷,不再適應隨軍出海,又苦於東南水軍營常年缺藥的現狀,這才帶了周將軍的私產,在揚州等地開了幾家藥材鋪子,對外營業隻是個幌子,主要還是為東南水軍營提供各種止血傷藥粉劑等藥。

“少將軍幾時喜歡跟書生做朋友了?”來恩泰聽梁進的描述,對方似乎心高氣傲卻連自己也照顧不到,能讓周鴻鄭重托付,想來是要緊的朋友。

沒想到梁進麵色古怪,好半天才輕聲道:“來掌櫃,少將軍托付的這位朋友……是女子。”

“開玩笑吧?”那個平日不苟言笑隻知道打仗的少將軍……居然開竅了?

梁進無奈:“葉姑娘這事情,說起來有點複雜,我就不必詳細告訴你了,你隻要知道少將軍很看重她,平日也多盯著她點,別讓人欺負了去就行。至於她要做什麽事兒,就不必幹涉了,她應該自己心裏有譜,平日別打攪到她。”

來恩泰還真沒想到有這一出:“少將軍搞什麽啊?喜歡的女人納進將軍府後院好好養著就行,放出來讓人照管,又離東南這麽遠,就不怕出個一差二錯?”

梁進頭疼的看著他:“來叔,怎麽你離開軍中之後,倒是膽子大起來了,連少將軍的事情都敢議論了。”他心道:若是葉姑娘是個能輕易做人小妾的,早就乖乖跟在少將軍身邊了,還有淮陽王什麽事兒啊?

她連淮陽王身邊的女人都不做,放著現成的錦衣玉食不享受,藏在槽船裏跑路,其實他們幾人談起來,倒有幾分欽佩她的風骨,不慕富貴,不慕強權,也不是每個女子都能做到的事情。

太多女子為了富貴錦衣,不惜委身白頭翁,更何況淮陽王還正當盛年。

來恩泰得了新任務,特意派了個小夥計跑去葉芷青住的客棧認人,葉芷青他倒是不確定,可葉芷青身邊的虎妞長的太過各色,女生男相的小丫頭可不多,很快就確定了目標。

梁進將周鴻交托的事情辦妥,又在揚州碼頭搭了條順風船去追周鴻。

來恩泰這裏卻不敢鬆懈,派了小夥計盯著葉芷青的動靜,過兩天回來報一次,隻知道少將軍這位女性友人還真是富有生活經驗,她住進客棧之後,也不像沒頭蒼蠅似的自己到處瞎摸,而是讓客棧的夥計帶了個牙婆去,那牙婆帶著她們主仆在揚州城裏走了兩日,終於在東城的棗樹胡同賃下了一處四四方方的小院,院子裏還栽著一顆石榴樹。

第五十二章

寶和藥鋪的來恩泰派了小夥計跟蹤葉芷青,兩個月之後,關於葉芷青在揚州城裏的動向就擺到了周鴻的案頭。

周鴻回來之後,先時將京裏的動向周將軍匯報。他這次在京裏住的足夠久,又因為葉芷青的原因,參加了不少酒宴,竟教他無意之中窺得不少諸皇子之間的恩怨。

今上正是年富力強之時,太子又早立,表麵瞧著似乎盛世太平,但事實上卻是暗流湧動。

“……外祖父在朝中門生故舊眾多,虞家瞧著根深葉茂,但是如果其餘皇子劍指國儲,外祖父勢必要做出選擇。咱們家遠在東南掌軍,表麵上看不管是誰上位,隻要效忠那把椅子就行,但是眾皇子若是真的鬧起來,誰知道會不會受牽累。”

京城之行,讓周鴻心中隱隱升起不安。

周震年過半百,在東南領兵多年,麵龐是海上曬出來的古銅色,體格魁梧,又有多年領軍的威嚴:“隻要沒有內亂,就未必能牽累到東南。咱們也隻能靜等聖人對諸皇子的安排了。”

如今各地的藩王有的是開國所封,有的是後來帝王的兄弟,但今上的諸皇子至今卻也未曾封王就藩。

周震的意思是,若是今上將諸皇子封王就就藩,京裏隻留太子,說不定還能太平點。至於往後某個藩王生了叛亂之心,那也是十幾年以後的事情了。想要殺回京城,也得積蓄力量。可若是諸位成年皇子長居京城,眼下恐怕就是波瀾萬丈。

但地方掌兵將帥,最忌諱對朝中之事指手劃腳,萬一被今上誤會為周家已經暗中支持某位皇子,那就糟糕了。

因此周震隻能裝聾作啞,加強東南海軍防備,固守國土。

周鴻跟周震談完公事,做父親的難得關心一下兒子的終身大事:“你母親此次派你進京,你可有見到虞家幾位表妹?”

“倒是見過幾回。”周鴻不疑有他:“有時候去向外祖母請安,偶爾就能見到虞家幾位表妹。”

周震麵上浮現一絲笑意:“你母親準備向娘家提親,你自己要心裏有數,屬意哪位表妹?”

“父親,我從來沒想過這事兒。在我心裏,表妹就是我的妹妹,跟琪兒並無區別。”

周琪是周鴻的胞妹,小小年紀古靈精怪,活潑調皮,卻被周夫人時常拘在房裏學繡花,小姑娘對著滿手被針紮出來的血洞嗷嗷直哭,找到機會就想跑出去玩,連周夫人都十分無奈,總覺得她天生缺了根女兒家溫柔細致的弦。

周夫人常指著周琪恨鐵不成鋼:“你定然是猴子托生的,要麽就隨了你父親,根本都不像我生的。你說你一個姑娘家,怎麽就不能安靜坐下來繡繡花彈彈琴呢?”

她從小接受的是書香門第大家閨秀的生活方式,生了女兒也想按著自己從小所接受的教導去撫養,哪知道周琪根本就坐不住。小時候周震很是寵她,見她坐在那裏抓耳撓腮,就可憐女兒,隻要沒有戰事的時候,總是想盡了辦法跟周夫人求情,帶女兒出去玩。

周夫人不好違拗丈夫,但是等到周琪再大一點,皮膚都曬成了蜜色,再也沒辦法補救的時候,周夫人跟丈夫大鬧了一場,周震這才不敢再帶女兒出去了。

周琪現在都快成了周震與夫人的心病,小姑娘膽大包天,性格比兩個兒子還淘,將來可怎麽嫁得出去喲?

聽到周鴻提起周琪,周震似乎還有幾分不敢置信:“難道虞家幾位姑娘也跟琪兒性格相似?”

家裏有周琪一個鬧騰就算了,可別再娶回來一個鬧騰的。

周鴻見父親心有餘悸的樣子,差點笑出聲:“父親想到哪裏去了,虞府幾位表妹都文靜得很。”隻是文靜的有些刻薄罷了,連胖點的堂妹妹都容不下。“普天之下,似琪兒一般淘氣的恐怕沒幾個。”這話說完,他瞬間就想起了葉芷青。

誠然葉芷青性格算不得淘氣,看起來……似乎也很是沉穩。但是細數她做下的一樁樁一件件事情,哪件不是膽大包天的?

從最開始抱著他的腿耍無賴,到後麵連淮陽王的場子也敢砸,丟下“新郎倌”一個人,自己帶著丫頭喬裝打扮跑路了。

雖然他心裏也為葉芷青的行為讚賞,可若是以大家閨秀的標準來看,她卻隻能歸類於膽大包天,卻完全夠不到大家閨秀的邊。

他回到將軍府之後,周夫人倒是提起虞府幾位小姐,想要問問兒子的意見,也好為他求聘,哪知道周鴻丟下一句“倭寇未除,何以為家”就跑了,直氣的周夫人恨不得揪著兒子的耳朵回來狠罵一場。

周家鎮守東南數代,若是先代有此宏願,恐怕周家早就絕嗣了。

周鴻生怕再被周夫人追著問他屬意哪位表妹,早早將京裏帶回來的禮物交給周浩去處理,自己騎著馬跑回軍營,十天半個月都未必回來一趟,還美其名曰:練兵備戰!

周震對此卻十分滿意,被周夫人在耳邊念叨許久:“你也不怕兒子打仗魔怔了,連娶媳婦也不想。你不想抱孫子,我還想抱孫子呢!”

周夫人的話讓周震虎軀一震,終於開始擔心兒子的終身大事。

周鴻卻拒絕接受周夫人的安排,為他向虞家求聘表妹為妻,有時候他在閑暇時期,會對著茫茫海水沉思,心中不由幻想葉芷青來到東南,他可以帶著她出海,也可以帶她到處逛逛,告訴她自己在某個海域斬殺了倭寇數百,某個海域繳獲倭寇數十輛戰船……

或者,她根本就不想聽這些。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