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40節

“你們頭前先走,我跟你們小嫂子說幾句話就來,再笑嚇著了人回頭找你們算帳!”他回頭催促眾人先走,眾皇子更是轟然大笑,目光還放肆的往葉芷青麵上溜過去,不過到底顧著這是淮陽王的女人,打量幾眼也就罷了,隻覺得她美則美矣,氣質還有點獨特,可也不至於讓淮陽王如此放在心上。

淮陽王又是什麽美人沒見過呢?

周鴻落在眾人身後,是最後一個越過二人的,葉芷青的目光從他麵上掃過,淮陽王也注意到了,頓時有幾分吃味:“葉兒你認識周遷客?”

這稱呼不但讓葉芷青渾身一麻,就連周鴻也強忍著心裏的醋意才沒有回頭,隻聽到葉芷青道:“殿下過慮了,我從小在市井長大,怎麽會認識王府來的貴人呢?”

周鴻在她淡淡的語聲裏想起了兩個人初次見麵,一路相伴的種種,似乎都是鏡花水月,隻不過是他偶爾犯癔症做的一個夢而已,而現在她站在淮陽王身邊,跟個陌生人似的打量著他。

淮陽王輕笑了一聲,在周鴻不緊不慢離去的腳步聲裏向她解釋:“周遷客瞧著跟別人有點不同是吧?你不知道,他可是位戰功赫赫的少年神將,在東南不知道打退了多少回倭寇的進攻,皇伯父對他也是讚譽有加。”

周鴻仿佛聽到葉芷青一聲輕笑,好像感歎一般:“國之柱石,可是難得呢。”

他不能回頭去問她這句話的意思,總覺得自己似乎從裏麵聽到了諷刺之意,或者她根本沒有別的意思,隻是純粹的感歎一句。

淮陽王伸手去攬她的肩膀,葉芷青心裏難受,竟然未曾躲開,聽得耳邊男子溫柔道:“晚上天色有點冷,本王送你回房去吧。想看風景本王改日來陪你,可別凍出病來。”

“我哪裏就那麽嬌貴了,殿下想多了。”兩人並肩往回走,隔的很遠了,周鴻才失魂落魄回頭瞧了一眼,夜色之中男女並肩而行的親昵深深刺痛了他的眼睛,他趕緊回頭,隻覺得自己最近的行為反而像一個笑話。

虧得她根本不知道。

等到淮陽王再次入席,七皇子仗著酒意開玩笑:“堂兄你跟我們大家說說唄,怎的小嫂子就讓你這麽放不下了?比她美的……你府上應該也有啊。”

淮陽王自將人接近府裏之後,今兒是頭一遭與葉芷青如此親近,他攬著她的肩膀,她也未曾拒絕,甚至目光裏始終帶著笑意,讓他心裏暗喜,難道是王妃替他說了好話不成?

他可是沒看錯,之前葉芷青對他的排斥都寫在臉上呢,他也隻能假裝不知,想著慢慢軟化她。

今兒可是意外之喜,淮陽王的好心情都寫在臉上,被七皇子問起來,頓時哈哈大笑:“你可不知道她的好。”

周鴻聽到這話,唯覺刺心,他是知道她的好的,隻是苦於不能說出口。

卻聽得淮陽王誇耀一般道:“你小嫂子不但會醫術,還會講故事,這些日子我可是天天回來要聽一段她的故事,古靈精怪的,也不知道她這小腦袋瓜裏都裝了些什麽。”

七皇子“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差點將滿口的酒都噴到旁邊燕王世子的臉上:“堂兄你是逗我們玩呢吧?故事有什麽好聽的,難道還比歌舞好看?”

淮陽王也不費話,招手吩咐黃興:“去把素馨喚過來,讓她給大家講講石猴的故事。”

黃興一溜煙去了,大廳裏眾人大眼瞪小眼,五皇子尷尬撫額:“堂兄啊,你今兒不會真的要撤了歌舞讓我們聽故事吧?”

先前廳裏就開了席,舞伎樂人已經表演了好一會子,鬧騰的秋瀾院裏都能聽得到絲竹之聲。淮陽王帶了幾位重要的賓客去後園看送給聖人的壽禮,廳裏卻還有不少賓客喝酒取樂。

他既說要聽故事,正在表演的舞伎們都停了下來,倒是伴奏的樂人們還未停下來。

淮陽王大手一揮,舞伎們便依次退了下去,素馨跟著黃興過來的時候,倒被這滿堂陣勢給嚇住了,聽得淮陽王是讓她講故事,清清嗓子便娓娓道來虧得她近來講的次數多了,對大聖的故事算得上滾瓜爛熟,否則定然要打磕巴。

偏廳的樂人們都被遣散了,隻留了個撫琴的,琴聲緲緲,配著這麽個聞所未聞的故事,起先還有人覺得荒謬,石頭縫裏能蹦出石猴來?

等講到石猴拜師學藝,四海千山皆拱伏,九幽十類盡除名,被太白金星招安上天庭,吃盡蟠桃,喝盡仙酒,頓時讓一幹皇子諸人目瞪口呆。

天上玉帝,人家皇家,威嚴皆是不容藐視。石猴這股無法無天的勁頭,讓一眾皇子聽得悠然神往。七皇子還未成親,性子更是跳脫不已,聽得石猴帶著一幹猴子猴孫拉出了造反的大旗,頓時拊掌大笑:“這猴兒……”

這時候,誰還記得歌舞。

素馨講的口幹舌燥,才被淮陽王打發走了,七皇子恨不得將她揪回來:“堂兄,你幹嘛不讓講了啊?”

淮陽王道:“反正今兒也講不完,再說了這故事你小嫂子也還沒講完呢,停在哪不是停啊?我們還是繼續看歌舞吧?”

七皇子急的抓耳撓腮:“堂兄,要不你將方才這丫頭給了我?”其餘人等看著七皇子的眼神倒好似他搶了什麽寶貝一般,嫉妒的不行。

淮陽王哈哈大笑:“七弟,這丫頭也是日日跟著你小嫂子聽故事,故事可是你小嫂子講的,她不過是鸚鵡學舌罷了,就算是你將她講了去,也聽不到故事結局。為兄都還沒聽完呢,等過些日子故事講過多了,再請了你們來聽。”

七皇子當下便道:“我今兒喝多了,就暫且借住到堂兄府上,不回宮了。這時候再回宮去,宮門都下匙了。”

他這理由冠冕堂皇,就連淮陽王都不能拒絕。

當晚宴罷,周鴻回府之後,召了衛央前去,問起他一件事兒:“葉子……可曾給你講過什麽故事?”

衛央這些日子都是避著周鴻走,生怕被他遷怒,聽得他問起來,困惑的搖搖頭:“這倒不曾,葉子會講故事”

周浩今日跟著周鴻去了淮陽王府,但是他進不了廳裏去侍候,回來的路上也覺得周鴻不同尋常的沉默,還問起過:“少將軍可是見過了葉子?”不然何至於情緒不對頭。

周鴻忽沒頭沒腦反問了他一句:“你說,葉子會不會在淮陽王府過的很好?”

周浩遲疑了一下,才道:“說不準。”葉芷青當時就是伏城縣令朱旭升送來的禮物,誰知道她經曆過些什麽?

周鴻聽了孫悟空的故事,卻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靜。能講得出大鬧天宮故事的葉芷青,是不是骨子裏就是有一顆向往自由的心?

他現在既糾結於自己所見的葉芷青與淮陽王的親昵,又對她故事所傳達的東西而震驚。是不是……她現在也空有一顆向往自由的心,卻被壓在了五行山下,不得自由?

遣走了一無所知的衛央之後,周鴻在書房裏枯坐了半夜。

第三十九章

淮陽王一場宴會在兄弟們麵前出足了風頭,次日去秋瀾院見葉芷青,都是滿麵春風,哪知道卻撲了個空,院子裏隻有兩個小丫頭。

“你們主子呢?”

“姑娘說要為王妃做些補身子的藥膳,所以去了大廚房。”

王妃的主院裏有小廚房,葉芷青前些日子連院子也出不去。昨晚轉了一圈回來,大清早洗漱完了,就讓冬寶帶她去大廚房。

冬寶覺得主子有點拎不清,整個淮陽王府,葉芷青要打起精神巴結的應該是淮陽王,而不是淮陽王妃。

“姑娘,王妃是個好性子的,從來不會苛責後院的大小主子們,各人都是按著份例過活的,姑娘實在不必把精力都花在照顧王妃上。王妃的身子已經好了許多,姑娘……還是應該多想想殿下。”

葉芷青也不想跟她爭執,委婉道:“王妃待我好,讓我回來休養,我也就能理所應當的就撒開手不管了。這院裏沒有小廚房,正好大廚房應該也有不少的食材,你帶我過去瞧瞧,總能做出幾樣合口的給王妃用。”

冬寶拿她沒辦法,隻能往大廚房去,心裏對她多少還是有些輕視的。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