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39節

早知道,還不如當初就嫁了巷子口的年輕後生,至少年齡相當,那後生家底子是比不上高門管事,可有手藝又勤快,過日子是不愁的。

虎妞總覺得自家姑娘倒好似書裏走出來的一樣,對許多事情不甚明白,她生怕葉芷青走了彎路,竟然將這事講給她聽。

葉芷青哭笑不得:“你這丫頭想到哪裏去了。王府是富麗堂皇,可不是咱們的家。等我們想辦法出去之後,賺些錢買個大院子,咱們也過過好日子。”

她的話讓虎妞高興的差點哭出來,還小小道:“不瞞姑娘說,自從來到王府,我就沒敢睡過一個好覺。走到哪都低著頭,就怕衝撞了人,到了王妃的院子裏,更是連頭都不敢抬。”

淮陽王愛美人,王妃身邊侍候的除了高嬤嬤,也清一色是容色出眾的妙齡丫環,虎妞這張臉拉出來,不必旁人說她也覺得自卑。

葉芷青安慰她:“乖,王府裏的丫環要靠臉吃飯,咱家虎妞靠力氣吃飯,咱不靠臉啊!”本來想說虎妞靠才華吃飯的,可是想想……這小丫頭的一點智商全用在幹活上麵了。

葉芷青的一本西遊記講了過半,王妃的身子骨就好起來了,氣色漸轉紅潤,精神頭也有了,還暗示她:是時候搬回秋瀾院了。

她不知道的是,這幾日素馨天天往淮陽王的書房裏跑,過去給他講石猴的故事。淮陽王恨不得去王妃院子裏逮人,可是又覺得自己顯的過於急色,隻能忍著。

淮陽王妃每次聽著素馨回來向她稟報淮陽王的態度,就心裏有數了。她對丈夫在這方麵毫無節製力的事情見過太多,並不想擋了淮陽王的道。

這日清早,葉芷青起床去正房裏侍候,親眼見著淮陽王妃喝完了藥,正準備退下去的時候,淮陽王妃發話了:“葉姑娘,當初是我跟王爺開口求了你過來幫我調理的,這幾日我覺得自己身子輕快了許多,不如你還是回去秋瀾院住著吧,若是我不舒服了,會讓高嬤嬤去叫你的。”

主人家都發話了,葉芷青也沒道理厚著臉皮繼續住在主院了。她收了王妃的賞賜,帶著虎妞跟自己的細軟回了秋瀾院。

她們主仆去主院,冬寶既然已經撥給了葉芷青,就隻能守著秋瀾院過活了。見她們回來,立刻親熱的迎了上來:“姑娘總算是回來了,這些日子在主院也累了,不如我讓小丫頭子們抬了熱水來,姑娘好生泡個澡歇一歇,今晚殿下前麵有客。”

葉芷青聽話聽音,立刻就明白了她這是明示,今晚淮陽王不會過來了。她心裏愁緒難解,總覺得轉了一圈又回到了原點,根本沒有想出解決的辦法。想要混出淮陽王府也沒那麽容易,有好幾次她都試過想要摸清淮陽王府的格局,可是王府占地麵積太大,她才出了主院就被高嬤嬤派出去的小丫頭子給攔住了。

小丫頭們抬了熱水來,葉芷青舒舒服服洗了個熱水澡,才開始吃晚飯,就聽得絲竹之聲。她的院子離前院近,當初是淮陽王指定的地方,就為著自己過來方便。

當初看上秋瀾院的女人不是沒有,求到淮陽王麵前的都被他給擋了回來,沒想到最後卻被個不知來曆的丫頭給占了。

這些日子後院的女人也有往主院去向王妃請安的,聽說王妃身邊替她調理身子的就是淮陽王新抬進府裏的人,不知道她向投了多少眼刀子,陰陽怪氣的話也說過幾回。不過葉芷青本來就無意與這些女人爭風吃醋,倒表現的很淡然,讓淮陽王妃高看了她一眼。

“冬寶,外麵吵的我也睡不著,不如我們出去走走?”

她帶著葉芷青出了秋瀾院,看看各處亮起的燈火:“姑娘,後麵有個荷園,不如咱們去看看荷花?”

葉芷青現在一門心思想弄明白王府格局,也不管那荷園在哪裏,跟著冬寶就過去了。她才洗過了澡,頭發鬆鬆挽就,隻用了一隻珠釵,自那日穿了淮陽王賞的衣服去王妃那兒,家裏帶來的舊衣就全被冬寶處理掉了。無奈,今晚她穿的是一件銀紅色的衫子,下麵是月白色裙子,腳上是軟底繡花鞋。

冬寶在前麵提著燈籠,一路此著她看王府的景致,其實夜色裏各處的景致也瞧的不甚清楚,畢竟這個時代的照明有限。

葉芷青隻管四處看著,暗自在心裏算著王府的格局,時不時指著旁邊的房子問冬寶。

冬寶倒是有問必答,連廚房也教她問了出來。

葉芷青記得虞府裏,廚房後麵是有小門的,專門用來采買運食材,或者往外運泔水,供廚房的下人進出的。也不知道淮陽王府會不會也與虞府格局有幾分相似。

她心裏正猜度著,就聽得冬寶道:“姑娘,前麵繞過假山就到了。”

葉芷青跟著冬寶多走兩步路,才繞過假山,就與一行人相遇,打頭的正是淮陽王,頭上束著紫金冠,身著月白色錦袍,身邊跟著好幾人,烏泱泱朝著她們走了過來。

冬寶抿嘴一笑,暗道果然讓她給猜對了,殿下愛獻寶的毛病從來沒變過。

這荷園中心有個亭子,裏麵放著聖人的萬壽節賀禮,其中多有奇巧之物,派陽王派人把守,自己時不時也要過去瞧瞧。昨兒冬寶聽得黃興念叨,前幾日淮陽王出門去赴宴,幾名皇子起哄著非要瞧他為聖人準備的賀禮。

淮陽王自來是個張揚的性子,說不定到時候就真允了呢,結果今兒聽得廚下送飯的丫頭來說,晚上有宴會,聽說幾名皇子也要過來,席間要按著幾位殿下的口味準備菜肴,冬寶便心裏有數了。

淮陽王多時不見葉芷青,才抬頭就發現她跟個山間精靈似的從假山後麵繞了出來,燈下看佳人,又添了幾分美,頓時春心蕩漾,也不管身邊跟著的幾位賓客,大步迎了過來:“你怎麽來了?晚上臨水冷,冬寶也不侍候你主子多加件衣裳。”

冬寶忙屈膝認錯:“是奴婢思慮不周。姑娘說想出來散步,奴婢這才跟姑娘出來,不防走到了這裏,還請殿下恕罪。”

葉芷青去主院這些日子,淮陽王既沒往秋瀾院過來,也沒再往秋瀾院放賞,冬寶心裏不安,生怕淮陽王又被別的女人絆住了腳步,這才想著借今晚的機會,試試葉芷青在淮陽王心裏的地位。

淮陽王伸出手,差點就握到了美人的小手,沒想到她個機靈鬼兒,竟然借故屈膝行禮,躲了。

“快快起來,哪那麽多禮數。這些日子你在王妃院裏忙著,我也沒空去瞧你,可是累著了?”

淮陽音溫柔,後麵跟著的幾個人卻哄笑了起來:“堂兄,你這聲氣兒難道怕太大了嚇著新嫂子?”原來是幾位皇子跟了過來。

葉芷青循著聲音去瞧,但見不遠處幾位皇子的身後,立著位身量筆直的年輕男子,不是周鴻又是哪個?

她心下大喜,隻覺得遇到了救命稻草,還未張口,卻發現周鴻的麵色極為難看。頓時又想起當初自己如何離開周府的,心下一黯:罷了罷了,她與周鴻早就撕破臉皮了,怎麽還想著求他呢?

真是沒出息!

第三十八章

周鴻最近為著打聽葉芷青的事情,費了老大的功夫。

他並不是個喜歡應酬的性子,往常碰上應酬都是能躲就躲。但最近一反常態,但凡有帖子來請,必是要出門的,若是有皇子邀約,那更是積極響應。

周浩看不下去了,還委婉的勸過他:“少將軍,葉子……她進了淮陽王府既然已成定局,往後少將軍就不必再記掛著她了。以她的本事跟容貌才情,想來讓淮陽王放在心上也不難。各人總有各人的緣法。少將軍與諸皇子親近,萬一讓陛下覺得少將軍有意與皇子們來往頻密,對大將軍起了猜忌之心,那就不好了。”

周鴻說話的神情堪稱深思熟慮:“若是我隻與一位皇子來往,說不定會讓陛下有所犯忌,但是最近陛下的萬壽節也近了,眾皇子以及各地的藩王世子皆在京中,再加上京中官員之子,全是年輕兒郎在一起喝酒玩樂,陛下若是知道了至多覺得我年輕貪玩,不會覺得有什麽的。”

周家世代駐守東南,在大魏的地位舉足輕重,無論是太子還是其餘的皇子,都對周鴻客氣有加。再加上各地藩王世子等人,最近京中權貴之間的聚會一場接著一場。周鴻想要在席間見到淮陽王並不難。

前些日子,有皇子問起淮陽王新接近府的美人,他說是被淮陽王妃借去調理身子去了,周鴻恰也在場,聽到這話心下一喜,昨兒接到淮陽王府的帖子,收拾了一番便前來赴約,不期然遇見了葉芷青。

葉芷青在周府打扮的都比較素淨,小丫環的樣子也掩不住天生麗色。但是到了淮陽王府,從假山這邊轉過來的時候,倒好似林間漫步的仙女兒,周鴻還當自己眼花了。

淮陽王大喜過望迎上去,那樣親昵的口氣,以及周圍諸皇子的取笑聲,如一盆涼水般從頭潑了下來。周鴻如夢初醒,他隻一心想著要將她想辦法從王府弄出來,焉知她是不是對淮陽王情有所鍾?

周圍諸皇子轟然笑聲,以及淮陽王毫不掩飾的溫柔,都讓周鴻覺得難堪。

淮陽王根本不覺得自己將美人捧在手心裏的態度有多讓這些堂兄弟們駭然好笑。這幫人裏,誰缺女人也輪不到淮陽王缺,淮陽王府是出了名的美人窩,隨便拉出來個舞伎都是絕色,美人到了他手裏不過是新鮮三五日,斷然沒有長久得他愛寵的。

隻是他如此看重個女人,還是頭一遭。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