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38

猶如當頭澆了他一盆冷水,讓他立刻認清了現實。

沒錯,葉芷青是放棄了淮陽王府的富貴,不肯做淮陽王的妾室,逃了出來。但同時,她連王爺的妾室都不肯做,尤其他還親耳聽到淮陽王說納的是側妃,等成親之後要去聖人麵前求娶封號,王府側妃都是有品級的命婦,她都放棄了,更何況是他的妾室,那就更不可能了。

懷著不可言說的沉重的心情,他將周浩衛央等人都趕了出去,脫掉了葉芷青的鞋襪,試了試她的腳,隻要稍微活動一下她就疼的要叫,眼淚都要滾出眼眶了,可見是真疼。

戰場之上總有許多突發狀況,周鴻又是練過武的,熟知人體關節,稍微上手一摸就知道她這是骨頭錯了位,不等葉芷再叫,猛的一用力就將錯位的骨頭還原了。

葉芷青疼的差點暈過去,慘叫一聲抽回腳抱著,放又不敢放,伸又不敢伸,隻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可憐極了。

周鴻手上還留著她腳上皮膚細膩的觸感,隻覺得綿軟細滑,實在想不清楚這麽個嬌滴滴的人兒,怎麽就後院裏盛不下,非要滿世界的鬧騰。

葉芷青等這一陣疼勁兒過去,活動下腳踝,這才發現已經沒那麽疼了,她驚訝道:“沒想到少將軍還有正骨的絕技,真是失敬失敬。”

周鴻被她一盆涼水澆的現在心裏還在滋滋冒涼氣:“見過的多了也就自然會了。每次打完仗關節錯位的傷員也不少,多練幾回沒有不熟的。”

本來應該是慘烈的事情被他用冷冷的口氣說出來,葉芷青都覺得的後背在冒寒氣了。她心裏懷疑周鴻厭憎她,大約基於教養才幫助她,便不想杵在這裏討人嫌,喊了虎妞過來扶她:“多謝少將軍,我這就回去,不叨擾將軍清靜。”

周鴻才救了她,而且不止一次,她卻再見到他之後似乎生怕二人再牽扯不清,恨不得一時三刻就消失在他眼前,態度太過冷淡,讓他心裏頓時又打了個結。

但是她的腳根本沒辦法爬樓梯回到艙底的艙房裏,周鴻惱怒不已,卻又無可奈何:“我送你回去。”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彎腰將她抱了起來,又支使虎妞:“你在前麵帶路。”

虎妞跟了葉芷青之後,根本沒見過她跟別的男人有牽扯,除了找上門來的淮陽王。她心裏暗自猜測這人與自家姑娘的關係,在周鴻的目光之下隻覺得手心都要冒汗了,慌慌張張頭前帶路,險些從樓梯上栽下去。

周鴻抱著葉芷青,走的都比她穩。

“自己慌慌張張,沒想到買個丫頭也是沒頭沒腦的。”

葉芷青在他懷裏往下看,尤其覺得船上這樓梯格外的陡峭,生怕自己掉下去,忙一手摟住了他的脖子,還反駁他:“明明是少將軍身上殺氣太重,嚇著了我的丫頭,還怪我的丫頭不好。”

“你是說我可怕了?”周鴻懷裏抱著人,站在樓梯中間的台階上,目光直視著她。

葉芷青早就不怕他這副樣子了,卻不甘示弱:“少將軍拿出嚇唬倭寇的氣勢來嚇唬我家丫頭,她害怕不是正常的嗎?”

周鴻氣結:“本將軍幾時拿出嚇唬倭寇的氣勢來嚇唬你家丫頭了?”就算是嚇唬你,你也不見得害怕,又何必白費那個功夫?

葉芷青拍拍胸口:“哦原來沒有啊,那少將軍板著一張臉,好像我欠了你銀子不還,又是怎麽回事?”

周鴻心道:你還好意思說?明明是很高興的重逢,上來就潑冷水,我怎麽會看上你這樣的女子?

但這話實在不好說出口,隻能冷哼一聲:“一個姑娘家四處亂跑,難道還要我誇你跑的好?”

兩人鬥嘴的功夫,已經下了樓梯,往深幽幽的底艙走去。

聽到他這話,葉芷青可得意了:“你當然應該誇我跑的好了,不然明兒我可就成了淮陽王府的小妾了,往後被鎖在後宅子裏,就跟淮陽王收藏的一件瓷器或者玉器一般,鎖到了深宅後院裏等死。我沒得指靠,自己想辦法難道也錯了?”

周鴻滿腹的怒氣這下更是止不住了:“隻要你一句話,難道我會坐視不理?非要自己胡跑亂闖,萬一出了事呢?”

葉芷青沒想到他竟然能說出這句話,初聽似乎很生氣,但是細分辨,內裏卻包含著深切的關心之意。她心中一軟,到底說了句實話:“你當我傻啊?聽說就連皇子們都要給淮陽王麵子,他在聖人麵前也極得寵愛。你的軍功是拿命換來的,可不應該拿來跟淮陽王較勁,真惹惱了他,讓聖人遷怒於你或者你家,到時候我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周鴻一呆,停在了一間小小的艙室門口。他從來也沒想過,葉芷青會想的這麽深遠。

當初聽說人被淮陽王帶走了,他心裏不是沒有衡量過,理智與感情互相較量。後來也想過,隻要她願意跟著自己,他就想辦法帶她走。

那時候覺得自己已經瘋狂到不計後果了,原來還是足夠理智。

現在他才知道,她比他以為的更要聰慧許多,世事洞明,獨善其身,不帶累他人。

“到了,就是這裏了。”葉芷青從他懷裏掙紮著下來,虎妞過來扶了她進房間。

周鴻站在小小艙房門口,聞得到裏麵潮濕發黴的味道。漕船常年泡在水裏,艙底的房間終年不見陽光,不但味道不好聞,裏麵黑洞洞的就跟個動物在山裏的洞穴一般,她一瘸一拐扶著丫頭往裏走進去的身影讓人心裏倍感淒涼。

“這裏怎麽能住人呢?”他忽然之間怒氣衝衝,就要攙了葉芷青回自己的艙房去。

周鴻出身高貴,從小到大在衣食住行上幾乎沒受過什麽大的委屈,除了在海上缺水少糧的時候挨過餓,真要論起住的地方,就算是在戰船之上,他也住的是幹燥舒適,采光最好的艙房,何時又住過最低等的艙房了。

葉芷青輕輕掙開了周鴻,毅然往床上走了過去,語聲溫柔堅定:“以前得少將軍多少相助,就連這條性命也是少將軍所救,我心裏很是感激少將軍,但是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不能強求。我應該奢望不屬於自己的生活,更不能貪圖舒適,就算現在跟著少將軍住最好的艙房,若是有一日離開了少將軍,淪落到最艱難的境地,到時候又該如何自處?”

周鴻一句話險些脫口而出:那就一直跟著我好了!

可是想到她說過永不做妾的話,總算將這句話咽了回去。

他要以什麽身份許出諾言呢?

周鴻到頂艙的時候,周浩就守在艙房門口,見他一個人回來,還朝他身後瞧了一眼:“葉子呢?”

“她回房間去了。”

周浩跟著周鴻進艙房,見他怏怏不樂,有心安慰他:“葉子既然沒有跟淮陽王,以後就好辦了,將軍先將她帶回東南,想來夫人也不會反對她跟在將軍身邊的。”

周鴻望著窗外寬闊的運河,自己也覺得迷茫:“周浩,你說這世上真的有女子從來就沒想過要依附男子而活,一門心思想著自己養家糊口嗎?”

周浩自己還是個光棍漢,大部分時間都在軍營裏,對女人實在了解不透徹:“女人不都是要嫁人的嗎?”忽又想起件事:“不過……江南也有不願意嫁人的自梳女,終身不嫁的。”

周鴻瞧過來的目光,簡直帶著森冷之氣。

周浩後知後覺的想到:“……不會吧?難道葉子想做自梳女?”

第四十九章

葉芷青扭傷了腳,一時半會再不能走動,隻能窩在潮濕的艙房裏。

虎妞跑去跟船工要了一盆熱水來給她敷腳,又問起周鴻:“姑娘認識方才那位公子?”

她對葉芷青的身世來曆一無所知,隻是覺得姑娘和善溫柔,又是個有大本事的人,似乎覺得認識貴公子也沒什麽奇怪的,隻是好奇周鴻的來曆。

葉芷青在她腦門上輕彈了一記:“傻丫頭你想什麽呢?那位公子出自將門,家世高華,你家姑娘出自篷門,有雲泥之別。隻是因緣際會之下,得他多次援手,大恩未報。”

虎妞側頭,顯出市井小姑娘實際的一麵:“可是奴婢瞧著那位公子似乎很著緊姑娘。”

葉芷青被她逗樂了:“你一個十二三歲的小丫頭,懂什麽著緊不著緊?”

虎妞為自己辯解:“姑娘老拿奴婢當小孩子看,覺得奴婢什麽都不懂。奴婢隔壁家阿昌哥對賣豆腐的阿花姐姐就著緊,恨不得一天跑去買三回豆腐,有次阿花姐姐摔了,阿昌哥就衝過去將人抱了起來,送到醫館看大夫去了。”

“後來呢?”葉芷青倒聽出了興趣。

“後來阿昌哥就娶了阿花姐姐啊。”虎妞覺得平日姑娘挺聰明,怎麽遇上這樣的事兒就犯傻:“阿昌哥都抱著阿花姐姐跑到街上去了,醫館裏那麽多人都瞧見了,阿花姐姐難道還要嫁給別人?”

葉芷青哈哈大樂:“沒想到我家虎妞還是個三觀正直的好姑娘啊。”她在床上笑的東倒西歪,笑夠了才坐了起來,正色道:“虎妞你記著,如果將來你要嫁人,不是因為哪個男子救了你,或者抱了你,而必須是他將你放在心上,覺得你好,非你不娶。否則還不如不嫁,逍遙快活呢。”

虎妞懵懵懂懂,其實對她說的這些話聽不大懂,但是其中告誡的意味讓她不由自主就認真了起來:“不管什麽時候,奴婢隻聽姑娘的!”

葉芷青逗她:“那要是我做錯了呢?”

“姑娘不會做錯的!”小姑娘一臉堅定,葉芷青都懷疑她成了某個邪教的頭子,洗腦如此徹底,竟然讓一個小姑娘不問對錯的袒護她。

“真是個傻姑娘。”

傻姑娘見她對著燈火不說話,也想讓她開心,替她敷著腳央求:“好姑娘,上次你講到萬壽山莊樹上結了人參果,長的跟光頭小兒一般,吃後長生不老,後來怎麽樣了?”

葉芷青便講觀主與二童子以人參果款待唐僧,可惜唐僧一看到人參果形貌,便誤認為嬰兒而不敢食。悟空偷果三個,與兩師兄分食,貪吃的八戒還嫌少,絮叨不止,引的童子誤以為唐僧虛偽,大罵不止。

虎妞捂嘴笑:“唐三藏可真是迂腐,是不是小嬰兒,嚐一口不就知道了嘛。”又催促葉芷青:“姑娘快講,後來呢?”

但凡講故事的,最喜歡聽的莫過於被人追問不休:“後來呢?”那表明這故事情節精彩,讓人有聽下去的欲望。葉芷青現在回憶起自己的童年,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每年寒暑假重播的西遊記。

一部西遊記,幾乎成為幾代人的記憶。她在重男輕女的家庭裏得不到重視,童年便對無法無天的孫悟空向往不已,每年放假都成了必刷劇,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情節都能倒背如流,重播卻依然能夠看的津津有味。

她現在想起悟空氣急敗壞毀了人參果樹的場景,都覺好笑。“悟空天生就跟果樹過不去,上次在鬧蟠桃園,引來大禍,這次盛怒之下又跑去將人參果樹給弄倒。卻不知道那觀主鎮元子是個有大神通的……”正講到鎮元子以袍袖將唐僧師徒盡籠而回,再逃複捉,便下令將孫悟空下鍋油炸,直聽的虎妞緊張的冒汗,艙房門卻被人敲響了。

虎妞前去開門,一名船工提著個食盒遞給她:“頂艙的客人讓送給公子的晚飯。”抬頭之時,倒讓虎妞一驚:“怎麽是你?”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喪母的劉嵩。

劉嵩也沒想到會在這裏碰上虎妞,往裏瞧了一眼,便與葉芷青的視線對了個正著。船老大發話挑了幾個船工小心侍候著,原本他是跟著小船工在頂艙候著,哪知道方才周浩出來吩咐,讓他們往底艙的葉公子房裏送桌席麵,他新近上船做漕工,正是著力表現 的時候,接了差便忙忙來辦。

萬沒料到葉公子竟然是葉姑娘。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