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34

爬上馬,分辨了一下方向,朝著葉芷青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林子裏這兩日到處都是亂竄的野物,她一個弱女子孤身行走,萬一碰上猛獸可如何是好。就算是兩個人真不能在一起,他也不能坐視不管,讓她處於危險之中。

葉芷青的腳程並不快,她方才受了極大的驚嚇,其實早就手軟腳軟,能夠在周鴻麵前挺直了腰杆轉身離開,隻是心裏最後的一點尊嚴在作祟,撐著這口氣走出了他的視線。

感覺到身後的樹木阻礙了他的視線,他再也不可能看到自己,葉芷青整個人都鬆懈了下來,隻差癱在當地了。

隻是天色不早了,她若是不能早早離開林子裏,到了晚上隻能留下給猛獸當夜宵了。

她強打起精神,分辨方向往林子外圍走去,心裏暗暗吐槽周鴻沒有紳士精神,就算是追求不成,也不應該放任她獨自一個人走在這麽危險的地方。果然男人嘴上說的再好聽,都不如實際做出來的讓人感動。

走了沒多久,她都快感覺自己要迷路了,卻聽得身後響起嗒嗒的馬蹄聲,她悄悄轉身去瞧,頓時驚的張大了嘴巴。

周鴻正麵無表情的綴在她身後數米開外,馬速控製的不快,大約是不想靠近她,卻又不放心她一個人在林深處行走。

“死鴨子嘴硬!”葉芷青扭頭偷笑,雖然拒絕了周鴻,可是心裏卻不由的升起一絲暖意。

第四十三章

劉榮教人騎馬,轉眼功夫就將人給弄丟了,他騎著馬一頭紮進林子裏找了半天,都不見葉芷青的影子,心裏頭都快絕望了。

他可是知道,這位是淮陽王的新歡,最近正放在心尖尖上的。這次進山打獵,別人都沒帶,唯獨隻帶了她一個,要是她出了意外,後果不堪設想。

劉榮在林子裏沒找到人,等出了林子卻與打獵歸來的淮陽王撞上了。

蕭燁見到劉榮,還當葉芷青已經回獵宮了:“葉姑娘是姑娘家,你教的時候可要小心點,別讓她磕著碰著了。”花容月貌的模樣,哪裏留個疤都是遺憾。

劉榮的臉都白了,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殿下……葉姑娘出事了!”

蕭燁不問青紅皂白,一鞭子就抽了過來:“你把她怎麽了?”

劉榮臉色如紙,背上已經皮開肉綻,卻連哼一聲都不敢,隻跪在地上叩頭:“小的正教著葉姑娘學騎馬,但是平西王世子跟玉陽郡主過來的時候,郡主狠狠抽了葉姑娘騎的馬一鞭子,馬受驚之後就馱著葉姑娘闖進了林子裏。小的……小的找了好大一會了,還不見人。”

淮陽王從小就是個混世魔王,從來隻有他在外麵耍橫的,還沒有吃過別人這種大虧。聽得葉芷青在玉陽郡主麵前吃了大虧,頓時冷笑一聲:“我沒找她的晦氣,她倒欺上門來了。”

他將手底下的侍衛們都派出去尋人,召了獵場周圍巡邏的軍士來問,得知玉陽郡主跟平西王世子往東南方向去了,縱馬騎過去,在溪邊找到了他們,二話不說上前去一刀就戳在了玉陽郡主的馬肚子上,竟將那匹馬給戳了個腸穿肚爛,悲鳴一聲轟然倒地。

玉陽郡主正跟平西王世子在溪水邊休息,等著侍衛收拾獵物,旁邊還有生火的下人,準備來個野外燒烤,沒想到淮陽王跟瘋子似的過來,將她的坐騎給砍了。

“蕭燁你瘋了不成?”

淮陽王將血淋淋的長劍扔在地上,讓黃文拿去水裏清洗,若無其事的把玩著馬鞭,倒好似方才的事情不是他做出來的:“怎麽了?不就是一匹不聽話不長眼的畜生嗎?玉陽妹妹若是心疼,等回頭本王挑十匹八匹送到你們府上去。”

玉陽郡主氣的發抖,這匹坐騎是她十二歲時,其父靖江王蕭成德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從小馬養到這麽大,因其品種名貴,又是親手養大的,感情格外不同。

她今年一十六歲,還未婚配。靖江王妃生了三子一女,這是幺女,尤其得靖江王與王妃的疼愛,被慣的驕橫跋扈,在封地就是一言不合上鞭子的主兒,來到京裏與後院的女眷們不合,各公主郡主縣主們都嫌棄她驕橫,無形之中便有些排擠她。沒想到正合她意,她索性跟著眾堂兄弟們玩耍,隻因她生的豔麗嬌美,各世子皇子們都讓著她,她竟也不知道收斂。

怪隻怪她今日心情不好,在林子裏半日連隻兔子都沒獵到,出來撞上葉芷青學騎馬,尤其後者臉蛋身條無一不美,坐在馬上便跟一幅畫似的。

平西王世子遠遠瞧見了,多嘴誇了一句:“淮陽王真是好豔福,聽說等萬壽節之後,他還要擺酒請客,納美人進門呢。”

玉陽郡主本就是高傲的性子,進獵宮頭一日就瞧著葉芷青不順眼,她身邊侍候的丫環,但凡稍有姿色出眾者,最後無不被傷了臉趕出去。因此她身邊的丫環都隻長的略平頭正臉些,卻萬不敢生出打扮的心思,就算是眼睛長的比她漂亮的,也要想法子遮掩一二。

平西王世子這番話頓時火上澆油,讓她瞬間就生出怒意,這才抽了葉芷青的棗紅馬一鞭子。等她被馬兒帶的跑著沒了影子,她才坐在馬上笑的前仰後合:“真好笑,連馬都不會騎,還敢往獵場裏來。要是不小心掉下馬,劃花了她那張臉蛋,也不知道淮陽王還肯不肯要她?”

“妹妹,萬一淮陽王找過來呢?”平西王世子可不似玉陽郡主般沒腦子,隻暗暗為她的驕橫咋舌。也不知道靖江王叔怎麽教閨女的,竟養了個母夜叉。

“怕什麽?隻怪那小賤人騎術不精,關我什麽事兒?”玉陽郡主當時根本就沒把平西王世子的話放在心上,卻沒想到淮陽王為了個小賤人,竟然真的跑來找她的麻煩。

“蕭燁,你好大的膽子!我要告到陛下麵前去,你竟然敢殺了我的馬!”

淮陽王漫不經心走過來,似乎一點也沒被她的怒氣而侵擾:“哦哦,那你去告訴皇伯父吧。本王可要問問皇伯父,難道本王心愛的女人竟然連玉陽郡主的一匹馬都比不了了?她今日若是沒事還好,若是出了事,本王跟你們靖江王府沒完!”

玉陽郡主怒極反笑:“誰人不知道你淮陽王身邊女人環繞,也不知道你從哪個肮髒地界裏弄來的丫頭,竟然寵的跟寶貝似的。以她的出身,賣她十次都值不上我的一匹馬!”

淮陽王森然一笑:“若不是本王從來不打女人,今兒可要撕爛你這張嘴。這次是一匹馬,下次你若是再敢動她一下,小心本王劃花了你這張臉。本王可是聽說,郡主最喜歡劃丫頭的臉,也不知道你的臉被人劃花之後,會做何感想?”

蕭燁雖然是個混人,但他有個憐香惜玉的毛病,但凡是自己看上眼的女人,都是華衣美服的供著,從來不會糟踐,更別提劃花了美人臉這麽暴殄天物的做法了。

玉陽郡主亮出隨身的匕首就往蕭燁麵門上紮過去,卻沒想到被平西王世子從後麵攔腰抱住了:“妹妹別衝動!動刀子可不好玩!”

兩個人的母親是親姐妹,其實兩人是表兄妹。這次進京,兩家原是有意聯姻,平西王妃讓兒子多跟玉陽郡主相處,他才有耐性陪著她。隻是這才兩日功夫,他的耐心也快磨完了。

平西王是異姓王,本朝開國之時祖上跟著太祖打天下,立下了汗馬功勞,這才得封王爵,鎮守雲滇。

玉陽郡主也早被靖江王妃透過底,也有意考察平西王世子,隻是沒想到自己的馬被淮陽王給殺了,他不但不為自己出頭,還攔著自己不讓動手,頓時氣的口不擇言:“姓阮的,你能不能有點氣性?蕭燁都殺了我的馬了,你還攔著我,你腦子進水了吧?就你這熊樣,也想娶我,趁早死了這條心!”

平西王世子心裏冷笑,就這樣的母夜叉攪家精,誰敢娶回去?是嫌日子過的太平靜嗎?

他母妃還一再告誡他,讓他多多容讓玉陽郡主。瞧在他母妃麵上,沒有當場撕破臉就不錯了。

“郡主稍安勿躁,你方才確實是衝動了些。淮陽王也不是小氣的人,若是那位姑娘平安無事,這件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他既然心裏厭憎玉陽郡主,自然就不會真心勸阻,巴不得淮陽王將事情鬧大,到時候玉陽郡主跋扈的名聲傳揚開來,那他就不必讓平西王妃傷心,還能攪黃了這門親事。

果然這話讓玉陽郡主的火更是冒了三丈高,在他癢做拉不住鬆開手之後,玉陽郡主朝著淮陽王撲了上去。

本來淮陽王是完全能避得開的,但是正在此時劉榮帶了葉芷青過來,他聽得馬蹄聲扭頭去看,卻被玉陽郡主一刀紮在了左臂上,紮了個正著。

“殿下——”葉芷青真沒想到那紅衣女子如此潑辣。

蕭燁一巴掌將玉陽郡主扇開,往葉芷青方向跑了過去,到得近前等她下了馬,情不自禁就拉住了她的手:“你有沒有傷著哪裏?讓本王好好瞧瞧,嚇壞了吧?”

明明他胳膊上正在滴血,他卻拉著葉芷青去瞧她身上,見她好端端站在自己麵前,總算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本王聽說你的馬兒受驚,可是嚇壞了!”他伸臂一把將人攬到了自己懷裏,使勁攬著不放手。

原來劉榮再次帶人進林子去找,哪知道才進去就與葉芷青迎頭撞上,便讓她坐到馬上,自己騎在另外一匹馬上,牽著她的馬兒來尋淮陽王報信。

周鴻遠遠綴在後麵,看著她被帶走,一顆心倒好似被人牽著走,不由自主便跟了過來,遠遠就瞧見淮陽王跑過平將她攬在懷裏,頓時百般滋味湧上心頭,也不知道是苦是澀,撥轉馬頭走了。

這裏葉芷青試圖從淮陽王懷裏脫出身,卻被他攬的死緊,隻得道:“殿下,你胳膊受傷了,要趕快包紮一下!”

淮陽王這才鬆開了她,滿麵笑意:“本王就知道,你心裏記掛著本王呢。”他受了傷見到葉芷青,倒是高興起來,將胳膊伸過去給她包紮。

葉芷青的帕子之前給周鴻洗傷口的時候就弄髒了,這時候隻能向他伸手要:“殿下的帕子給我。”

劉榮也忙忙從懷裏掏了傷藥出來,灑到他血流如注的傷口上,葉芷青拿帕子暫時包紮。“等回了獵宮,讓隨行的禦醫來替殿下瞧瞧,也不知道傷了筋骨沒有。”

他們這裏忙著侍弄傷口,玉陽郡主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摸著半邊疼痛發懵的臉頰,朝淮陽王大喊:“蕭燁你竟敢打我?你們幾個眼瞎了,就看著他打我,還不上前去打他!”

靖江王府跟著她的幾名護衛畏畏縮縮往前磨蹭,既不敢違抗她的命令,也不敢對蕭燁動手。

第四十四章

淮陽王輕蔑的瞧了一眼靖江王府的這些護衛們一眼:“你們敢對本王動手,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他這句話成功的讓靖江王府的護衛們停住了腳步,任憑玉陽郡主如何氣急敗壞,都不敢以下犯上去惹怒了淮陽王。

淮陽王可不是個好性兒的人,他對著破口大罵的玉陽郡主冷笑:“真想不到靖江王養出了這麽個潑婦,也不知道誰八輩子倒黴,攤上這麽個潑婦!”

他這句話說出了平西王世子的心聲,世子雖然不敢出言附合,可是在心裏為淮陽王默默的點了個讚,認為他雖然好色風*流了些,卻有識人之明。

好好的一場狩獵,因為淮陽王受傷而提前回京。葉芷青被淮陽王拖著全程陪護,她心裏雖然感激淮陽王為自己出氣,卻被潑辣的玉陽郡主給砍傷,可也遠遠沒有到以身相許的地步。

淮陽王回京之後,用布帛將胳膊包紮了之後,吊著個膀子往宮裏去尋聖人告狀。他雖然不願意與玉陽郡主一般見識,也還她一刀子,可是也沒打算就這麽輕易的放過了她。

聖人在宮裏聽到他回來,還頗為奇怪:“這小子玩心向來重,朕還以為他要玩個十來日才肯回來呢,怎麽的這麽快就回來了?”

傳話的小太監窺著聖人的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