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33

了。

耳邊到處都是聲音,獵苑裏可不止一隊人馬,幾乎每位皇子世子們都帶著護衛隊,隻親貴大臣之子帶的護衛略少,但也不下五六個。這些人就跟芝麻撒進了獵苑裏,弄的到處都是響動,他根本就無從分辨。

劉榮頭都大了,隻能硬著頭皮往林子深處鑽。

卻說葉芷青被受驚的馬帶進林子裏之後,她又沒有駕馭驚馬的經驗,隻能死命抱緊了馬脖子,死死咬著牙關,連叫“救命”都叫不出來了。

人在恐懼的時候反應都慢了半拍,她幾乎是閉著眼睛緊抱著馬脖子,不敢睜開眼睛看忽忽快速移動的林間樹木,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也許是一刻鍾,也許是半個時辰,她覺得自己都快要從馬上掉下來了,迎麵聽到了人聲與馬蹄聲,似乎很快就要相撞。

她睜開眼睛的瞬間,看見不遠處騎馬迎麵而來的周鴻,連他麵上驚愕的神色都瞧清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恐懼太過,忽然之間見到了救命稻草,她居然扯開了嗓子喊了聲“救命——”

兩匹馬迎麵相遇的瞬間,葉芷青感受到了自己腰間攬過來的手臂:“快鬆手。”她閉著眼睛鬆開手,反手就去抱周鴻的脖子,感覺到自己跌進了一個結實的胸膛,但是兩個人從馬上下來又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卸掉了慣性的力量,總算是落到了地上。

葉芷青緊抱著周鴻的脖子,眼睛閉著,還沒有從驚嚇裏回神,忽聽得旁邊有聲音道:“葉子,你真是不要命了啊,敢騎著馬往林子裏鑽。”

分明是衛央的聲音。

她這才緩緩睜開眼睛,胳膊還攬著周鴻的脖子,低頭看時,她整個人都趴在周鴻的懷裏。周鴻以身做肉墊,將她小心的護在懷裏。此刻他的胳膊還攬著她的腰肢,幽深的目光正在她麵上掃視,似乎不舍得放手一般。

葉芷青頓覺整張臉辣辣作燒,七手八腳想要從他懷裏爬起來,按著他的胸膛想要爬起來,卻看到周鴻眉毛微不可見的皺了一下,頓時慌了:“少將軍可是哪裏傷著了?”

周鴻審視眼前這張臉,她眼神裏的關切不容錯辨,他悶哼一聲:“背後硌著石頭了。”

葉芷青忙忙坐了起來,衛央已經先一步去扶他。等起來之後,葉芷青頓時傻了眼。

周鴻方才躺著的地方有塊尖銳的石頭,此刻石頭上麵還染著血跡,竟然是在他方才跌下來打滾的時候受了傷。

她心裏極為過意不去。雖然周鴻當初驅她離開周府,口氣不太好,但是在周府的時候,她卻是得他多方照顧的。更何況此次可是救命之恩,她當下也顧不得了,拉著他的袖子就要讓他解開衣物看看傷勢。

周浩在旁邊幹著急,很想上前來提醒一句:姑娘你還未出閣,就算跟了花天酒地的淮陽王,可隨便看別的男人的身體,合適嗎?

不過他在瞧見周鴻悠然的眼神之後,隻能將這句話咽回了肚裏。

自從葉芷青離開周府,少將軍的脾氣可不大好,今兒救了葉子,怎麽瞧著他的眼神都柔和了下來呢?

周浩暗自盼著,但願這隻是他的錯覺!

第四十二章

衛央傻愣愣要幫周鴻脫衣服,被他一把攥住了手腕,差點開口問一句“少將軍做什麽”,已被頗有眼色的周浩給拖到了旁邊去。

葉芷青扶了周鴻起來,就要他脫衣服瞧傷口。難得周鴻今日脾氣極好,竟然自己解開了腰帶,周浩忙又拉著衛央往後退了幾步。

衛央這傻小子還開口要嚷嚷:“少——”被周浩一把捂住了嘴,直接拖走了。

那匹棗紅馬兒也不知道跑到了哪裏去,案發現場隻留下了葉芷青跟周鴻。

待周鴻將外衣脫下來之後,葉芷青便站到了他背後,似乎一點也不知道避諱,輕聲喚他:“少將軍快把中衣也脫了我瞧瞧,傷口要清理的,不然會感染。”

周鴻雖不知道她口裏說的感染是個什麽意思,可是他在戰場上摸爬滾打數年,身上不知道多少傷口,深可見骨的刀箭傷都搞過來了,這麽點傷其實真算不得什麽。

隻是此刻她就站在自己身後,語聲裏滿是關切之意,不知怎的,他滿心裏想的竟然都是遂了她的意也好,將中衣脫掉,聽得身後倒吸一口涼氣,她似乎被自己背上的傷疤給嚇著了:“這是……”周鴻忙將中衣穿了起來遮掩。

“我忘了自己背上的傷口,嚇著你了吧?”

他背上陳年舊傷極多,橫七豎八布滿整個後背,還有一條從左肩斜砍下來直到腰際右側的傷口,也不知道當時傷的有多重,竟然也長好了,隻是留下的疤痕還是很嚇人。

“沒有,我隻是沒想到少將軍受過這麽多傷。”她從後衣領往下扯:“快脫下來我看看方才的傷口。”

不知為何,周鴻心中覺得一暖,待將中衣脫下來之後,她仔細看了看傷口,又問他可帶了酒,要清洗一下。

周鴻從自己馬上解下皮製的酒囊,葉芷青撥開木塞,聞聞酒精濃度,倒一點出來,但見酒色澄澈,便知是極好的烈酒,頓時放心了,拿帕子蘸了酒水替他清洗傷口,不斷朝著傷口吹氣,以緩解他的疼痛:“少將軍忍忍,若是不清理幹淨傷口,萬一感染了就麻煩了。”

等到清理完畢,她將周鴻中衣下擺扯出幾圈布條,又問他要了刀傷藥敷了,替他包紮了兩圈,在胸前紮個蝴蝶結,才算完畢。

周鴻多年戰場上留下來的習慣,走到哪都帶著刀傷藥,打獵的時候就更不會落下了,沒想到今兒卻派上了用場。

他的中衣下擺短了好幾寸,好在外袍很長,穿在裏麵的也瞧不見。等他穿戴停當,二人四目相對,葉芷青才察覺出了尷尬:“……多謝少將軍今日救了我,他日若有機會,我定會報答!”

她說完了抬頭看看天色,辨明方向就要往林子外麵走,才走了兩步,身後便響起周鴻的聲音:“你不是說要去找高世良嗎?怎麽到了淮陽王府上?”

葉芷青停下了腳步,卻並未回頭:“有時候身不由已,也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她才待要走,卻猛的有一股大力拉住了她的腕子,慣性使然她轉了個方向朝前撲去,卻很快的跌入了一個堅實的胸膛,胸膛的主人一手攬著她的腰,一手將她的腦袋死死扣在自己懷裏,頭頂響起他低沉的聲音:“我後悔了!我不該趕你走!”

“少將軍說笑了。”葉芷青想要從這個懷抱掙脫開來,卻被周鴻摟的死緊。

“我沒有說笑,是真的後悔了。你根本沒有去找高世良對不對?都是我自以為是,不應該胡亂猜疑。”

葉芷青心裏的疑問越來越大,她在周府的時候,周鴻可從來沒說過這麽模棱兩可的話,更沒有用這麽親密的姿勢擁抱過。如果不是周鴻曆來是個情緒內斂的,麵上根本猜不出來他到底想些什麽,她都要懷疑他愛上自己了。

“少將軍——”

周鴻似乎總算從失態的狀況下清醒過來了,他鬆開懷裏的人,卻又拉住了她的手,目光緊盯著她的麵孔:“我已經知道了你的事情,派周浩去接你的時候,淮陽王已經將你接走了。隻要你一句話,想要離開淮陽王府,我就帶你走!”

葉芷青在他的眼裏看到了急迫,她有霎時的心動,以周鴻的人品能說出這番話,殊為難得。但是很快她就想到了留在淮陽王府的虎妞,以及未來。

她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是異類,就算對周鴻有一絲的心動,也早被她強製掐滅了那點苗頭。但是麵對周鴻的眼神,到底還是沒忍住,鬼使神差問了一句:“少將軍帶我走了之後打算如何安置我?”

要說周鴻不介懷葉芷青跟高世良之間的不清不楚,那是不可能的。但凡是個男人都受不了這種事情。但是自葉芷青離開之後,他無日無夜不在擔心她的去向,甚至在夢中驚醒,總覺得她在外麵吃盡了苦頭,也許還淪落到了不知名的可怕的地方去了。

這種擔憂讓他將原來心裏的不痛快都忘卻了,一心一意隻盼著能將她找回來。但是現在她提起跟著他回去之後,要如何安置,他一句話脫口而出:“隻要你跟著我,往後我身邊總少不了你的位置。”

葉芷青在周鴻要頂著淮陽王的怒火將自己帶走的話說出來之後,心裏曾經被鎮壓的火苗似乎瞬間就竄了起來,有那麽一刻她想要不管不顧的跟著這個男人,至少在這個世界,能夠真正關心她去向,又不是貪圖她美色的,也就隻有周鴻了。

若是周鴻是個好色的人,當初二人相識,他早就收了她在房裏,而不是將她拎出房門去。

但是,葉芷青從他的這句話裏依然聽到了自己不願意麵對的現實:“少將軍是說……想讓我做你的妾室?”

周鴻看著她緊蹙的眉頭,還安慰她:“你放心,就算是我將來娶了正妻,也依然會把你放在心坎上。”

葉芷青猛的推開了他,神色也冷淡了下來,隻覺得方才那股才竄起來的火苗被潑了盆涼水,不但讓她整個腔子裏都涼透了,還為自己的癡心妄想而覺得可笑。

——她到底在幻想些什麽呢?

門當戶對是這個時代根生蒂固的觀念,周鴻的想法再正常不過。以她的身份,難道還妄圖與周鴻一生一世一雙人,嫁進周府去做少將軍夫人?

可是盡管知道周鴻的想法根本沒錯,以他的地位,能許聲名狼藉與高世良糾纏不清的她一個妾位,本身就已經說明他對自己的喜愛了。但葉芷青卻隻覺得悲哀。

她搖搖頭:“多謝少將軍的美意,將來我若有能力,必報答少將軍的相救之恩。隻是……我從沒想過要做人妾室。若是此生不能為人正室,就算是孤獨終老亦再所不惜!”

周鴻顯然被她的話給驚呆了,直到把她這句話放在腦子裏咀嚼幾遍,才算是明白了。他覺得很是惱火,因為麵前的葉芷青分明在家鄉早就名聲不佳,恐怕沒人願意娶她做正室,就算是自己再喜歡她,將她放在了心坎上,可是……父母也不可能鬆口讓她坐著八抬大轎踏進周府的大門半步。

他既為葉芷青的不識時務的固執而惱火,又為她不領自己的情而生氣,看著她一步步朝著林子外麵走,終於忍不住在後麵喊了一嗓子:“淮陽王也不可能給你正妃之位!”

這句話似魔咒一般,打破了葉芷青心裏那點僅存的曖昧,她扭頭盯著眼前的男人,忽的綻顏一笑:“少將軍將來總會知道的!”也不再跟周鴻多說,竟然就這樣走掉了。

周鴻呆呆立在原地,不知道她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是她有能為爬到淮陽王妃的位置,還是……還有別的打算?

如果不是後背的疼痛提醒著他,他都要以為方才是自己又做了一場夢。

周浩過來的時候,周鴻正坐在地上,叨著根草發呆,葉芷青卻不見了蹤影。

“葉子呢?”

良久周鴻才答他:“她走了。”又問起一句:“你說,本將軍娶葉子做正妻,如何?”

周浩以“你瘋了吧”的眼神看著他:“少將軍覺得,以葉子的家世背景,夫人會答應嗎?”

在周夫人的眼裏,自己的長子家世門第一樣不差,又有軍功在身,是世間最優秀的兒郎,就算是尚個公主也使得,怎麽可能會允許他娶個來曆不明的女子?

周鴻頓覺心灰意冷,果然葉子的話是異想天開。可是……為什麽他從她失望的眼神裏,卻覺得自己不答應她,就是有負於她?

甚至有那麽一刻,他真的覺得她這個提議極具誘惑力,他都要昏了頭答應下來,能夠與她朝夕相對,聽到她軟言俏語,看到她靈動的眸子,就覺得心滿意足呢?

果然英雄難過美人關!

周鴻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