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30節

葉芷青帶著虎妞將附近都走遍了,最後還是決定開一家小吃店,先維持生計,走一步看一步。

她將這一片要轉讓的鋪麵都看了一大圈,算算自己手頭的銀子,京中不易居,買個店鋪就別想了,租個店鋪小吃店還是能開起來的。

虎妞也怕自家姑娘坐吃山空,好不容易跟了個好主子,才過了沒多久舒坦日子,她還想長長久久的跟著葉芷青過下去呢。因此開鋪子的事情,她竟然比葉芷青還要積極。

葉芷青花了半個月看鋪麵,總算是瞧中了一家臨街的鋪子,原來是做胡餅生意的,店門口支起案子烤爐,新出爐的胡餅上麵粘滿了芝麻,咬一口噴香有嚼勁,價格還公道,路過的人們都喜歡買幾個帶回家。

隻是店主年紀大了,兒子又有了出息,這間鋪子就想賃出去賺點房費,碰上葉芷青主仆,覺得她麵善,也沒狠要價,每個月一千文,說好了先交半年的房租,還找了中人來做保。

葉芷青去簽租房契書的那個早晨,天藍的透明,虎妞特別高興:“姑娘,今兒是個好天氣,定然順順利利的。”

主仆倆才出了大門,就碰上劉嵩。最近她們在這一片出入的久了,漸漸也聽說了劉嵩的事情,知道他是個痞子,便不想得罪他。不過劉嵩每次見麵,並沒什麽過頭的舉動,她們也隻避讓著些不招惹就罷了。

往常劉嵩與她們迎麵撞上,都不說話的,哪知道今日撞上,卻攔住了她二人,開口便道:“葉姑娘,我有件東西要送給你。”

葉芷青朝後退一步,心裏敲起了警鍾:“無功不受祿,你我並不熟識,還是免了。”

劉嵩從懷裏掏出一塊美玉,執意要往她手裏塞,葉芷青正在推辭之時,斜刺裏衝出來一隊差役,就要將二人綁了去,虎妞急了,擋在葉芷青麵前:“不關我家姑娘的事!”

那隊差役身邊還跟著位年輕公子,他到得近前,鄙視的冷笑一聲:“若是不關你家小姐的事情,他偷了東西,為何巴巴的要跑來送給你家姑娘?分明是早就有了首尾。”

領頭的差役大手一揮:“綁回去,過堂再說!”虎妞攔著不肯,葉芷青在她耳邊低語:“你去求楊大叔,讓他為我去堂上作證,我與這人根本不認識。”

她其實心裏也有些發慌,聽說這個時代的衙門有理沒理,先打一頓板子再說,雖然心裏對那位年輕公子極惱,但也知道根結就在這年輕男子身上,冷靜道:“公子此言有誤,若是有了首尾,他送東西幾時不能送,非要大天白日將我攔在大街上強送?我雖不知道他這美玉從何而來,可是與他的穿著不符,難道我就是貪財的傻子不成?不若等到了堂上,大老爺審起案子,請了我周圍的鄰居來作證,看我與他有無來往。”

這人既然是街上的混子,葉芷青就沒對劉嵩的人品抱多大的希望,指望他給自己作證清脫清白。

劉嵩被抓住之後,麵如死灰,一直低垂著頭不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衙差押著二人去了京兆衙門,不多時連同秦寶路二都押解到堂上開審。那年輕男子在堂上得了個座兒,陪同他的卻是跟著京兆府尹從後堂走出來的另外一名年輕男子,金冠紫服,頗為貴氣,就連府尹也稱他為殿下,顯然與這報案的年輕男子極熟,落座之後還打了個招呼。

葉芷青跪在堂下,京兆府尹審問劉嵩為何要偷盜他人財物,他答:“隻要小人家貧,訂了門親事,想著不能委屈了未過門的媳婦,這才做下了這樁事。”

府尹又問:“你未過門的媳婦就是堂下所跪之人?”

劉嵩垂頭答:“大老爺明鑒,正是她。”

府尹道:“你可有話說?”

葉芷青不慌不忙道:“稟大老爺,民女有幾句話想問問他,還請大老爺允準。”

坐在一旁聽審的兩名年輕男子互相交換個眼色,還當這女子要哭著控訴未婚夫,哪知道她隻是道:“你既然說我與你訂親,我想問你,可知道我的名字?”

劉嵩眼神慌亂,不敢與她對視:“女兒家名字豈能隨便講給外人聽。”

“你可敢寫下來?”

劉嵩抵賴:“我不識字。”

原來他自那日存心要做下一樁大事,便帶著秦寶路二日夜踩點,葉芷青看鋪麵的這些日子,逮著機會進了客棧行竊,竟然偷了這年輕男子的一箱珠寶。

其實這男子帶著大批財物,住店之後護衛日夜巡守,隻是劉嵩他們自以為做的隱秘,哪知道早被人家識破,賣個破綻給他,他三人才能成事。等到他帶著偷來的東西回去分贓之後,失主才帶著衙差跟護衛後腳趕到。

劉嵩得了大批財物,想著這下不愁婚事,得意忘形之際,從偷來的珠寶裏挑了一塊美玉,跑去送給葉芷青。他怕貿然闖進葉家嚇著了葉芷青,這才有當街送玉之事。

葉芷青更不著急了:“我並不在意名字被別人知道,你既不願意說,我也不勉強你。”就在劉嵩悄悄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她又道:“你說我與你訂親,那你可知道我家中雙親可安好,籍貫在哪裏,來京是做什麽的?又是跟何人入京?訂親的媒人又是哪位?”

她早就想好了,周鴻雖然趕了她走,但是沾上官司,真脫不了罪也隻能讓人往周府送個信了。至不濟還有虞老夫人呢。

劉嵩這下更是傻了眼。著急忙慌他去哪裏現編個媒人出來?

他隻知道姑娘漂亮,隻身在此間落腳,至於是投親還是尋人,一概不知。姓葉也隻是打聽來的,其餘事關葉芷青的,根本無從打探。

“你與我……你與我訂的是娃娃親,此番來京就是與我成親的!”他咬死了與葉芷青訂了親,反正他跑不脫了,不趁機咬死了她,壞了她的名節,讓她不得不成為名義上他的未婚妻,倘若他坐了牢,他的瞎眼老娘又由誰來照顧?

那金冠紫服的卻是淮陽王蕭燁,他從藩地來京為聖人祝壽,托明州的好友郭嘉搜羅些精美奇巧之物給送過來,因時間趕的急,他先回京,東西隨後而至。

郭嘉乃是明州郭氏的後人,家中做著海船陸運的生意,搜羅些奇巧之物不在話下。

兩人早在見葉芷青上堂之後胸有成竹的樣子,就嘖嘖稱奇。誰家小娘子被這種事情牽連過堂,隻怕名節不保,寧可一頭撞死恐怕也不敢見官,哪知道這女子竟然不怕。

過堂之後,不必府尹再審,她幾句話就將劉嵩逼的露出了馬腳,什麽訂親之類的都是胡話。大約這小子當真瞧上了人家姑娘,不過看來姑娘並沒瞧上他。

葉芷青朝著府尹磕了個頭:“大人明鑒,我與此人並不認識,隻是在街上打過照麵,至於他姓甚名誰當真不知。至於訂親就更是無稽之談了,他既不知我的名字,更不知我從何而來,連我的籍貫都不知道,又何來的訂親之說。大人若是不信,可召裏長來問,我與他家毗鄰而居,相處和睦,有無與這人來往,一問便知。”

正在此時,虎妞帶著裏長趕了過來,由裏長作證,她與劉嵩在來此之前根本不認識,而且平日從無往來,葉芷青的罪名很快洗脫,府尹下令放人,便有衙差過來鬆綁。

虎妞上前去扶了她起身,葉芷青朝府尹大人行禮之後,跟著裏長一起走了。

蕭燁與郭嘉見她走路腰杆挺的筆直,顯然來京兆衙門一趟,對她並未造成什麽實質的傷害,她似乎根本不在意,就更是好奇了:“這女子不錯啊。”

郭嘉對蕭燁知之甚深,鳳子龍孫,也沒希望坐上大寶,所以別的地方就不太收斂,府裏姬妾美人不少,正妃側妃的位子也滿了,看到美人還是有點走不動道。

“王爺這是?”

蕭燁笑了起來:“你沒覺得這女子很特別嗎?”

他府裏那些美人美則美矣,但是時間久了總覺得乏味,倒都跟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似的,出盡手段想將他留在身邊,見到他就跟見到塊香糕似的。

方才京兆府尹稱他殿下,但是姓葉的女子離開之時卻連頭都未回,當真是有趣。

失物已經找到,府尹正要結案,外麵卻鬧哄哄的吵了起來,秦婆子哭著衝了進來,被差衙攔在門口,朝著裏麵大喊:“嵩兒,你娘死了!你娘被搜東西的人打死了……”

劉嵩本來正跪著,聽到這噩耗,猛的站了起來,雙目圓睜:“你說什麽?”

“你娘被人打死了!”

蕭燁與郭嘉互相交換個眼色,跟著去抓劉嵩的是郭嘉的人,但是往劉家搜贓物的卻是淮陽王府的人。王府的人在封地向來跋扈慣了,在京中也不會收斂,更何況劉嵩這是偷盜王府獻壽的禮品,這些人隻有一個念頭:打死活該!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滿床笏 玉堂嬌色 金陵夜 少爺跪下愛我 女尊之解戰袍 長亭 侯府嬌寵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悍妒 秦氏有好女 求嫁 王府童養媳 朝天闕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三少爺養歪記實 阿媛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瓜田蜜事 夫君別進宮 絕色多禍害 金玉為糖,拐個醋王 江南第一媳 宮女為後 她從瑤光來 簪纓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