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27

個女子不是擔心自己失寵,恨不得拿出全副精力來固寵?

她心裏認定了葉芷青還未曾侍寢,並沒有嚐到甜頭,勸了幾次讓她打扮,對方根本不領情,每日裏抱著她那幾本破書看,對打扮根本不上心。

這還是虎妞的功勞,她打小就不識字,葉芷青淘來的那幾本醫書對她來說,就是家裏值錢的寶貝,進府之時便連同葉芷青值錢的東西一起給帶了進來。

葉芷青初時見到她收拾的包袱還哭笑不得:“你這丫頭是想搬家不成?”結果長日無聊,反而是這幾本書替她聊解寂寞,還拿了一把銅錢賞她:“好姑娘,還是你想的周到!”她都快在淮陽王府閑出病來了。

淮陽王來秋瀾院的時候,葉芷青正坐在院裏藤椅上看書,青絲紅顏,雖著布衣,卻自有股出塵之姿。反而讓他覺得布衣有種別樣的美。

冬寶過來向他矮身行禮,被他擺手揮退,他放輕了腳步到得藤椅後麵,探頭看時,發現她讀的是本醫書,也不知道是有心還是隨意,正讀到“妊娠惡阻”,其上所書:人皆曰妊娠惡阻也,誰知肝血太燥乎!夫婦人受妊,本於腎氣之旺也……

淮陽王不覺讀出聲,葉芷青正讀的入迷,隻覺前人醫書手稿多實例病症,對她大有啟發,卻猛的被耳畔傳來的男子讀書聲給嚇了一跳,扭頭看時,與淮陽王撞了個對臉,兩人麵門僅餘三寸距離,她能瞧見淮陽王俊眉朗目,懸鼻朱唇,而淮陽王亦將眼前這張瑩潤的小臉瞧了個仔細,如玉似瓷,半點瑕疵皆無,眸漾秋波,他不覺湊了過去,似乎還能聞見肌膚的香氣,後者卻猛的朝後退了過去,若不是他伸臂扶了一把,都要跌倒在地。

“小心點小心點,難道本王還能吃了你不成?”

葉芷青心怦怦跳個不住,非是少女見到心儀的男子而控製不住自己,而是她分明從淮陽王的眼神裏看到了狩獵的意圖。

“多謝殿下!”葉芷青掙開了他的手,謹慎的向後退去,兩個人隔著藤椅相望。

淮陽王見慣了各色塗脂抹粉的美人,如她一般脂粉未施的還從未見過,尤其美人明目善睞,警惕的盯著他,倒讓他想起了去年秋冬他在山間獵到的那隻白狐,眼神也如她這般楚楚動人,頓時心裏癢癢的厲害。

他轉頭吩咐:“搬個椅子過來。”立刻便有貼身小太監又搬了個藤椅過來,放在了小幾旁邊,他率先落座,又指著另一邊:“葉姑娘坐。”

葉芷青倒是不想跟他在這裏耗著,就怕他起什麽歪心思,但是漫說此刻關起房門,就算是整個秋瀾院都是淮陽王的地盤,隻能認命的坐了下來:“殿下怎的有空過來了?”

淮陽王原本以為,這些日子流水般送禮,早已經打動了美人的心,這會兒他過來,定然能見到個打扮的天仙似的美人含羞帶怯的盼著他等著他,他隻需要言語撩撥幾句,美人兒怕是就要投懷送抱,哪知道會見到這副場景。

他隨手翻了翻醫書,發現上麵竟然有許多注釋,雖然讀起來是大白話,字跡也略顯……潦草,有不少字都缺胳膊少腿,更有些字他都不認識。

“原來你說略識得幾個字不假啊,還當你騙本王呢,你這寫的是什麽啊?”

葉芷青心道:我認繁體字的程度就跟你認簡體字的程度差不多,有什麽可笑的!繁體字她倒是能認識不少了,可是……寫起來太捉急,當然還是簡體字寫起來順溜,但落在蕭燁眼裏就成了笑柄。

他指著幾個不認識的簡體字問葉芷青:“這都是什麽啊?”葉芷青一一回答,她倒是不怕淮陽王問字,就怕他調情。

蕭燁越問,神色倒是越鄭重了起來。他出身於皇室,雖然是個混世魔王,可打小也是和皇子們在百孫院跟著大儒開蒙讀書的,自然知道讀書識字的重要性。眼前的少女說自己略識得幾個字,他起先還笑話她寫的字缺胳膊少腿,可是問了十幾個字之後,才發現她缺的很有規律,並非不識字或者是隨意而為之,倒更像是為了方便讀寫而人為簡化。

“你這些字是故意為之?”她既然能看得懂醫書,那就不存在不會寫的問題,就算字跡不工整,也能照貓畫虎。

葉芷青想想,才道:“小時候認字的時候,覺得很多字筆畫太多,寫起來太麻煩,就精簡了筆畫,時間久了就寫成習慣了。”

楊家是耕讀之家,祖上本來就是做過高官的,後來天下大亂,才避世而居,家中男女到了年紀都要開蒙,召集族中弟子也有做官的,隻是品階不高而已,不然長房也的女兒也不會嫁個小官了。

葉芷青雖然不知道,卻誤打誤撞說中了實情。

蕭燁來了興趣,將一本醫書從頭至尾往過翻,專門看她的注釋,又讓她讀出來。葉芷青本來是隨意而為之,有些是她的感歎,有些是自己在現代學到的東西與這本醫書有所印證,有些……純屬隨手亂寫的無病呻吟,大概是當時夜深人靜之時,放飛自我的結果。

這種實在不太適合讀給蕭燁聽,但凡印證的實例她讀的倒還正常,蕭燁也隨著她的讀書聲湊近了認她的簡體字,碰上放飛自我的留言,她讀的就跟蚊子哼哼似的,蕭燁偏還要追著問:“慢點沒聽清,再讀一遍。”

——你當我是複讀機啊?!

葉芷青很想對著這位翻個白眼,考慮到他的地位,還是覺得不要冒犯他的尊嚴,免得遭遇不測,隻能快速的翻過去:“這個沒什麽可讀的。”臉卻紅透了。

蕭燁其實也能猜個七七八八,沒想到她瞧著貞靜的性子,書裏卻嬉笑怒罵無所不至。比如書中記載小產一頁,開首就是行房小產:妊婦因行房癲狂,遂致小產,血崩不止。以為火動之極也,誰知是氣脫之故乎!大凡婦人之懷妊也,賴腎水以蔭胎……長篇大論,全是如何不節房事而傷致胎元小產的記載,她在後麵提筆注解:遇此類丈夫,麻沸散二兩,利刃一把,子孫根盡去,煩惱盡消!

“你……胡鬧!”他倒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你也懂這些?”未嫁的小姑娘竟然能寫出這種話,豈不是說……她連房中事也懂?

葉芷青咳嗽一聲,力求讓自己神情嚴肅:“我雖隻學了調養之術,可是追根究底其實也是醫術,學醫之人自然涉列甚廣,否則豈能對症下藥。殿下可別想歪了!”

她一本正經板起小臉的樣子,倒讓淮陽王覺得自己有幾分猥瑣,凡事隻往房中之事去想,卻不曾想過學醫是一件嚴肅的事情。

不過看到她漸漸紅透的小臉,他唇角的笑意倒越來越濃:“嗯,是本王多想了,葉姑娘醫術精湛,不如替本王把個脈如何?”

他伸出手,想到等她小手伸過來,就可以借把脈之際拉拉小手,誰知道對方根本不上鉤:“殿下有所不知,民女不會把脈,隻學了些養生之術罷了,隻能應付日常不適,真要看病,還是要找外麵的大夫來瞧才好。”

第三十五章

蕭燁心裏癢癢的厲害,他很想現在就將人捉到懷裏來,解盡衣衫,隻是有失風雅。

“你說自己不會把脈,焉知不是騙本王的!”

“殿下當初可是說過的,請了民女過來是為王妃調養的。殿下可曾想過,也許我隻擅長婦人科呢,別的根本沒學過,又如何幫殿下把脈?”

蕭燁暗恨自己當初的借口太爛,竟然被這丫頭記在心上,拿來堵他的嘴。

“好好好!算你記性好。本王可是聽說,你前幾日已經去替王妃瞧過了,還開了方子。難道不見效?怎麽不見王妃再召你?”

淮陽王妃唯夫命是從,葉芷青去過的當日,她便請了蕭燁吃晚飯。席間當笑話一樣講給淮陽王聽,末了還道:“殿下到底從哪裏挖出來的姑娘,生的倒是鍾靈毓秀,隻是……似乎沒想過留在殿下身邊啊。要不要將人叫過來,我替殿下開導開導?”

淮陽王在女色上頭本來就對王妃有所虧欠,縱然王妃從來不拈酸吃醋,可是比起府裏這幫女人,王妃卻是獨得他的敬重。夫妻二人有時候也會拿別的姬妾開開玩笑,都是無傷大雅之事。淮陽王也從來不放在心上。

他笑道:“新買的小貓小狗還有幾天不認主的呢,總要調教一番。這種事情還是本王親自來做才有樂趣。等她學乖了,本王就讓她過來給王妃敬茶,如何?”

淮陽王妃斜睨他一眼:“那丫頭遇上殿下,也不知道是劫數,還是幸事!”

蕭燁大笑:“當然是幸事了,若無本王出現,她還在窮巷陋室裏過活呢,難道王府的生活還能虧待了她不成?”

王府的生活如何,淮陽王妃心中自有定論,卻不好拿出來與丈夫爭論,當下笑笑不語。

葉芷青在秋瀾院候了好幾日,都沒等到淮陽王妃,再聽淮陽王提起來,麵色都變了:“難道是王妃……吃不慣我開的方子?”

淮陽王心道:王妃也不是隨便什麽人開的方子都會吃的。這丫頭到底年紀小,心裏想些什麽,麵上總能露出端倪。她自以為做的天衣無縫,卻不知道王妃根本不是那等吃幹醋的女子,轉頭就將她賣了。

“這就要問王妃了,你自己難道就沒想過,也許是方子開錯了呢。”

“怎麽會?”事涉糊口的本事,葉芷青倒還是有幾分自信,並且淮陽王妃貧血的症狀太過明顯,打眼一瞧就能診出來:“難道……王妃又有了別的症狀?”

還真別說,此事讓她給猜中了。

淮陽王妃上一胎乃是兒子,因為大夫診出來是個男胎,她心裏高興,就連淮陽王也喜形於色,每日滋補之物吃了不少,倒有些補過了,等到生的時候胎兒太大,險險要了她半條命去。這次懷孕之後反而走了極端,不敢多吃,生怕再遭一回罪。

她跟隨淮陽王長途回京,本來就是旅途勞頓,回到京裏又不曾好好補養,倒弄的貧血了。本來她除了貧血,再沒別的症狀,但是葉芷青診過的次日起來,竟然開始了晨吐,聞到飯味兒就犯惡心,簡直到了吃什麽吐什麽的地步,就連喝兩口清水也要吐一口半出來。

這幾日請了宮裏擅婦人科的禦醫前來,開了方子熬了保胎藥喝下去,也未見緩解。

不過淮陽王府每年總要添三五個小孩,除了王妃的一兒一女,側妃姬妾們都育有子嗣,孕後吐成王妃這樣兒的,也不是沒有,對於淮陽王來說,也不是什麽需要煩心的大事,聽一耳朵就完事了。婦人懷孕,總有不舒服的時候,這時候隻管請大夫就是了,他過去了也無濟於事。

更何況,這些婦人一生幸福要仰賴於他,每每孕吐額頭青筋暴出,淚涕交加,深覺醜鄙,恨不得躲起來,哪敢讓蕭燁看見。他竟是看著府裏孩子出生,竟不知婦人懷孕之苦。

淮陽王妃身子不適,這幾日都是閉門不出,除了請大夫過去,就連淮陽王都不肯見。

“這個……本王如何會知?隻是聽說她孕吐,婦人懷孕不都是這樣嗎?禦醫都來瞧過了,想來並無大礙。”

葉芷青極度無語:“殿下,難道王妃懷的不是你的骨肉?”在蕭燁變色之後,她又道:“婦人懷孕產子,曆經千辛萬苦,等於在鬼門關裏走了一遭。做丈夫的難道不應該多多關心嗎?”真是個老婆懷著孕就跑出來撩妹的渣男!

蕭燁覺得自己也很無奈:“府裏的女人們懷孕之後,都怕自己不美,汙了本王的眼,難道本王還能強硬的闖進去不成?”有那胎位正懷的順利的,他過去略坐一坐,陪著吃頓飯,女人都感動不已,這府裏還真沒有敢腆著大肚子不施脂粉還擱他這兒撒嬌的女人,就怕讓他厭煩失了寵。

——感情你渣還有理了?!

葉芷青在心裏朝著蕭燁翻了個大大的白眼,表麵上倒還是很恭敬的:“既然王妃不想見殿下,不如殿下派民女去瞧瞧王妃?”她現在急切的想要離開淮陽王府,深感再跟這個渣男呆下去,誰知道會發生什麽事兒。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將軍的謀反日常霸官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容後傳農家記事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