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25

他還記著她在京兆衙門之上與他的對峙,如果是別人家的女兒,恐怕被提審上堂就已經羞憤欲死,恨不得一頭撞死,以證清白。可她憑著自己的膽識為自己清掃汙名。

劉嵩沒有讀過什麽書,聽過的忠孝節烈的故事都是茶樓上說書先生嘴裏講過的。但是葉芷青坐在靈前,並不曾被他的虛張聲勢凶神惡煞所嚇倒,而是徐徐道來,他卻好似見到了說書先生口中俠肝義膽的女子。

靈前三個人裏,秦寶是最擔心的。他攔著劉嵩,生怕再出了事,到時候大家都脫不了幹係。分明已經僥幸脫險,若是再有牢獄之災,可不是白送了劉婆子一條命。

長夜漆黑,唯有靈前一點火光,卻靜謐一室。天色漸漸發白,葉芷青從容起身:“公子若是再無他事,我便先回去了,家中婢女若是醒來,恐怕要四處尋找,萬一報了官,你娘的喪事恐怕都無人主理。”

劉嵩木呆呆坐了一夜,流了半宿的眼淚,耳邊聽得她輕柔的說話聲,然後是她的腳步聲出了靈堂,漸漸從院子裏走出去,走到大街上去,也許還要走向更遙遠的他從來不曾去過的地方。她從哪裏來,他通不知道,她要去哪裏,他也不知道。兩個人隻是一場偶遇,似乎並沒有發生什麽,可是卻分明又發生了什麽事情,似種子一般,在他心裏落地生根。

葉芷青回家的時候,虎妞已經醒了過來,她正急匆匆想要往裏正家裏去求助,卻與進門的葉芷青差點撞了個滿懷。她緊握著葉芷青的手不放,眼淚都下來了:“姑娘……”她年紀雖小,卻知道女兒家被人擄走一晚上,會發生些什麽可怕的事情。

從前她家鄰居的女兒去進香,失蹤了一天一夜,後來被家人在一座野寺裏找回來,就上吊自殺了,有人說她失了貞潔,就算死了也不幹不淨。

虎妞緊握著葉芷青的手,生怕再一次把她弄丟,將她拖進院子裏,慌忙關上了大門,這才顫聲哭道:“姑娘,你千萬別想不開啊!你不能丟下我!”她怕葉芷青尋了短見。

葉芷青莫名其妙的看著這哭包:“我好好的有什麽想不開的?”她稍一想想就知道虎妞擔心的是什麽,當下笑著安慰她:“我無事,隻是那人家中母親新喪,他自己守靈害怕,就想找個人做伴,就來找我了。”

虎妞駭然:“哪有……哪有這樣的道理?姑娘難道不怕?”

葉芷青撣撣膝上的塵土:“我從未做過虧心事,有什麽可怕的?”其實怕也是極怕的,隻是她能拚的隻有這一條命,人在失無可失的絕境之下,求生的意誌占了上風,便會生出莫大的勇氣。狹路相逢勇者勝,劉嵩心裏發虛,最終還是敗倒在了她的勇氣之下。

她暗暗慶幸自己賭對了,劉嵩到底良知未泯,否則會做出什麽事兒,誰知道呢。

主仆倆一夜過的驚心動魄,天色才亮,虎妞將她送到房裏,才燒了水洗漱收拾整齊,早飯都還未做熟,院門再次被敲響。

虎妞前去開門,卻被門口的陣勢驚呆。

她家尋常窄門前,正停著一輛華麗的馬車,車旁邊坐著個年輕男子,打扮華貴,以虎妞的眼力,完全瞧不出這個男子身上的配飾有多值錢,但是他腰間劍鞘上配著的寶石,定然是極富貴的人家才有的。

而這男子身後,跟著四名侍衛,其中一名上前打聽:“請問,葉姑娘是住這裏嗎?”

方才他前去裏正家問話,那家人見得這等排場,幾乎有問必答。

虎妞出於小民百姓對於權貴富戶的敬畏之情,傻呆呆點頭:“我家姑娘是姓葉。”那年輕男子頓時眉開眼笑:“正好,本王找的正是葉姑娘。”他率先下馬,越過虎妞往裏闖了進去。

葉芷青聽得門口喧鬧,才從正房出來,抬頭就瞧見了淮陽王,頓時暗道晦氣。女人總有一種可怕的直覺,譬如眼前的男子眼裏的目光便很是直接,葉芷青本能的不喜,但還是好聲好氣道:“不知殿下駕臨,有失遠迎。”

淮陽王早就覺得葉芷青不似小家碧玉,聽得這話便道:“你讀過書?”

葉芷青:“略識得幾個字。”這位是閑的沒事來查戶口的嗎?

第三十二章

蕭燁來之前,其實隻想著先與葉芷青混個臉熟,但是見到葉芷青之後,卻又改了主意。如此美人放在陋室之中,便如珍寶扔到了大街上,誰知道能遇上什麽事兒。萬一遇上個把覬覦她美貌的登徒子,豈不可惜。

他有收集各式珍寶美人的癖好,總覺得美人還是要與華服高屋相得益彰。

“聽聞姑娘會些調養之道,本王的王妃正好有孕在身,大夫多有不方便的時候,本王特意親自上門來請姑娘,想要請姑娘照顧王妃一段時間,等王妃平安誕下孩兒,必有重賞。”

葉芷青對蕭燁的話半點不信,但話說的還是很委婉:“殿下有所不知,民女真的不懂什麽調養之術,何況王妃有孕,王府的太醫定然是百般經心,比民女強上千百倍。殿下說不定是聽到了什麽不實的傳聞,倒累殿下白跑一趟,實是民女的罪過!”

蕭燁還真沒想到她會拒絕,以淮陽王府的權勢,他一個王爺親自跑到貧民陋巷來請人,就算是她真不會,也不應該拒絕的這麽幹脆。當下他的臉色就不好看了起來,旁邊的貼身護衛見葉芷青竟然敢惹的淮陽王不高興,立喝一聲:“大膽民女,竟然敢拂逆了殿下的麵子,你有幾個腦袋夠王爺砍的?!”

形勢比人強,葉芷青也覺得自己的膝蓋沒那麽硬,她與虎妞雙雙跪在院裏,向淮陽王請罪:“殿下息怒!”

蕭燁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他手底下的護衛們都是熟手,他在外麵見到中意的美人,主仆白臉黑臉換著唱,反正淮王爺是個好王爺,親和有禮,隻是手底下的人護主心切,太過粗魯了些。

眼下就是這副場景,蕭燁彎腰將美人扶了起來:“快快請起,本王哪裏生氣了,別聽他們嚇說。隻是本王誠心來求,葉姑娘可不能不給王本這個麵子。今日出門之時,王妃都知道本王是特意前來替她求醫女的,結果姑娘不肯去,回去定然要被王妃笑話的。”他緊握著葉芷青的手腕不放,又扭頭對虎妞道:“去收拾你家姑娘的東西,跟著本王回王府去。”

葉芷青施圖讓他鬆開手,但緊握著她腕子的男人手上的力量穩穩的傳了過來,足以扣著她動彈不得,且他自動自發拉著葉芷青往門外走,又扭頭吩咐侍衛:“等著葉姑娘的丫環將她的東西都收拾好了,一並送到王府來。”

葉家門口,此時圍著不少鄰居。方才淮陽王府的人前去裏正家詢問葉芷青的事情,等人走了之後,裏正家裏的人便覺得好奇,兩家又離得近,裏正兒子便悄悄跟過來看個究竟。

葉芷青被淮陽王強硬的幾乎是攥著腕子拖到了馬車前麵,她還在掙紮:“殿下,民女真的什麽也不會!”

蕭燁笑道:“本王可是聽說了,你連裏正家娘子都肯給開方,怎麽到了王妃這裏就不肯了呢,你是瞧不起本王?要不要本王抱你上馬車?”

他這完全就是調戲的口吻,葉芷青隻覺得自己這兩日十分的倒黴,真應該去廟裏拜拜才對。護衛已經將條凳擺到了馬車前麵,淮陽王的手都快伸到她腰上了,她忙道:“民女自己上,不勞殿下動手!”她上馬車的時候,淮陽王到底還是摟到了她的細腰,掐著她的腰將人送上了馬車,隻覺得心滿意足,連馬都不騎了,自己也鑽進了馬車。

裏正兒子趕忙往家裏跑,回去跟裏正說了個大概,裏正歎氣:“也是葉姑娘倒黴,生的模樣好,都是劉嵩這無賴惹出來的事兒。若不是他,葉姑娘又如何能被帶到京兆衙門去?那位殿下當時就在堂上呢,想來當時就瞄上她了。”他歎一回氣,又讓兒子再去葉家瞧瞧。

蕭燁是離開了,可他還留下了幾名護衛,盯著虎妞收拾要緊的東西。

虎妞窮家小戶出來的,還真當淮陽王是請葉芷青前去為王妃調養身子的,何況她也覺得葉芷青本事極大,連楊大娘難產都能幫到,想來幫淮陽王妃調養身子也沒什麽難的。

她將葉芷青的貴重東西都卷成了一個包袱,又帶了幾件衣服,又恨不得將家裏的東西都帶上,還是護衛催促:“王府裏什麽東西都有,難道還能差了你們吃的用的?”她這才被護衛帶著鎖了門,往淮陽王府去了。

……………

周浩站在書房裏,將自己打聽來的葉芷青在外麵賃房子還買了個小丫環,以及後麵幫楊娘子生產,又被本地潑皮看上,弄的進了京兆衙門吃了官司的事情都講給周鴻聽。

周鴻越聽,眉頭皺的越緊。

除了海上的倭寇海賊,還從來沒有什麽事兒能讓他這般煩心的。

“既是打聽到了她住哪兒,你沒去瞧瞧?”

周浩心道:我這不是來請求您的示下,想要看看您的態度再做決定嘛。

周鴻若是讓他去接人,他便備好了馬車去接人;他若隻是想知道葉芷青的近況,那麽他就去葉家附近轉轉,打聽清楚就回來。沒有周鴻的示下,他委實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屬下……屬下這不是著急回來稟報少將軍嘛,所以就……還沒有去瞧葉姑娘。”

周鴻怒道:“蠢材!這還有什麽需要來問的?她在外麵都出了這麽大的事兒,還不快將人接回來,在這裏磨蹭什麽?”

周浩跟著他多少年,還從來沒被罵過蠢材,知道他這是心裏著急上火多日,聽得人找到了,大約恨不得立刻將人接到身邊來看著才放心。

“屬下這就去接人!”

結果周浩帶了衛央去接人,卻撲了個空。他生怕葉芷青會鬧不痛快,衛央與她處的最好,還可以敲敲邊鼓,哪知道卻撲了個空,葉家大門上鎖,問了旁邊的鄰居,裏正還當這是葉芷青的家裏人來接,忙道:“你們來玩了,今兒大早,來了一堆人,為首的好像是位王爺,聽跟著的人叫他殿下,接了葉姑娘主仆去王府了。你們家裏也真是,也不知道讓小姑娘受了什麽委屈,竟然讓她隻身在外麵住……”

周浩的心都涼了,衛央還不相信:“你是說……來了個王爺將葉子接走了?”

裏正道:“可不是嘛,我家兒子瞧著,那王爺握著葉姑娘的手不放,將她塞進了馬車,說是要帶葉姑娘去給王妃調養身子,誰知道是調養他的身子還是王妃的身子。”葉芷青救了他家妻兒,裏正可是一直記得這份大恩的。

兩個人從裏正家出來,還不死心的站在葉家門口朝裏張望,透過鎖起來的門縫,還能看到裏麵窄小的院落,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在這裏生活的。

周浩垂頭朝氣去複命,到了書房門口都不想進去了,扯著衛央要他去稟報,衛央可不肯再吃這個虧了。他扯開了周浩的手,小聲道:“這事兒是王爺交待頭兒你辦的,可別往我身上推。要是你早點能找到她,葉子怎麽可能被人帶到王府去。”他心裏忿忿,連帶著對周鴻也有點怨氣,覺得他一個大男人非要將小姑娘趕出去,結果出事了又找,何必呢。

衛央跑了,周浩別無他法,隻能鼓足勇氣前去回稟,進來就看到周鴻眼裏的笑意,還越過他往後瞧:“人呢?”待瞧見周浩是一個人進來的,又懊惱道:“瞧我!她定然是回房去梳洗去了吧?她有沒有說過一會兒過來呢?”

周浩耷拉著腦袋,垮著肩膀都快開不了口了,半天才跟蚊子似的哼哼:“葉姑娘……她沒來。”

周鴻是習武之人,耳力何等的好,到底還是聽到了:“她記恨著我不肯回來?”怎麽有這麽倔的丫頭?

周浩更難堪了:“不是,屬下去的時候沒見到葉姑娘,她賃來的房子鎖著,聽說……聽她家鄰居說,今天上午有位王爺帶人將她接走了。屬下猜著那人是……淮陽王。”

他話音才落,腳下就摔過來一個茶碗,在他麵前碎的四分五裂。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