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23

蕭燁笑了起來:“你沒覺得這女子很特別嗎?”

他府裏那些美人美則美矣,但是時間久了總覺得乏味,倒都跟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似的,出盡手段想將他留在身邊,見到他就跟見到塊香糕似的。

方才京兆府尹稱他殿下,但是姓葉的女子離開之時卻連頭都未回,當真是有趣。

失物已經找到,府尹正要結案,外麵卻鬧哄哄的吵了起來,秦婆子哭著衝了進來,被差衙攔在門口,朝著裏麵大喊:“嵩兒,你娘死了!你娘被搜東西的人打死了……”

劉嵩本來正跪著,聽到這噩耗,猛的站了起來,雙目圓睜:“你說什麽?”

“你娘被人打死了!”

蕭燁與郭嘉互相交換個眼色,跟著去抓劉嵩的是郭嘉的人,但是往劉家搜贓物的卻是淮陽王府的人。王府的人在封地向來跋扈慣了,在京中也不會收斂,更何況劉嵩這是偷盜王府獻壽的禮品,這些人隻有一個念頭:打死活該!

他們闖進去的時候,劉嵩的瞎眼老娘正在院子裏曬太陽,聽得這麽多人的腳步聲,多問了幾句,被個王府的下人一把推開,若是健全之人,自然曉得避開危險,但是劉婆子瞧不見,朝後倒去,正正撞上院裏一截枯樹樁,從背後被戳了個腸穿肚爛,當場死亡。

第二十九章

蕭燁在封地隻手遮天,到了京裏打傷個把人沒事,但是……手底下的人打死了百姓,且又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這就鬧的有點難看了。

劉嵩轉頭朝著京兆磕頭:“大人,草民一人做事一人當,東西是草民偷的,與我娘無關,她目不能視多年,還請大人為草民申冤!”

這可是一樁案子接著一樁案子了。

京兆朝淮陽王使眼色,暫時休息,讓衙差把劉嵩等人押到班房候著,他跟淮陽王商議此事。

郭嘉勸他:“王爺,按理說膽大包天敢盜竊王府之物,判個流放杖刑都不為過,就算是秋後問斬,他家裏也沒了一條命,一命抵一命,不如這事兒就這樣了,放他回去奔喪吧?”

蕭燁從來也沒覺得百姓的命有多值錢的,隻是京兆也怕鬧起來,他這位子不好坐,別瞧著是草民,可那也是天子腳下的草民,真要豁出命去告狀,淮陽王沒事,他這個京兆說不定會吃瓜落。

“殿下,要不就當他娘替他抵罪了,人都死了,這喪事也要辦起來了。放他回去,還能替殿下替得個寬厚的美名。”

郭嘉是生意人,一切以贏利為目的,斷然不能做虧本的買賣。他是知道蕭燁的人品的,還道:“殿下今兒來的也不虧,東西找到不說,還發現位美人。”

蕭燁原本滿心煩躁,聽得這話又開心起來:“對對!回頭就把美人兒抬進府裏去。”

“在那之前,殿下也應該讓美人兒認識認識不是?”

一番驚魂,因為劉嵩的瞎眼老娘死了而很快結案,京兆府的主簿在班房裏勸他:“本來呢,淮陽王很是震怒,定要判你個秋後問斬。但是瞧在你娘的份兒上,她為了你而死,一命抵一命,殿下也不想再追究了,隻是往後你定然要安安份份做個良民!”

劉嵩眼睛裏都充血了:“我娘難道就白死了嗎?”

主簿不過奉命,卻很懂得這些刁民的七寸:“就算淮陽王替你娘做主,懲治了一幫奴才,可到時候你就要秋後問斬了。你盜竊的可不是一般東西,而是殿下要獻給聖人萬壽節的禮,你有九個腦袋還不夠砍的,有你娘這件事,保你全須全尾的回家替她辦喪事,難道不應該謝殿下開恩嗎?”

劉嵩怒吼:“可我娘死了……她死了……”

“是啊,你娘隻有你這麽一個兒子,你也不想她死了連個收殮的人都沒有吧?到時候你頂著枷鎖到了牢裏,你娘靈前連個披麻戴孝的都沒有,你自己想想吧,我說的是不是這個理兒?”

傍晚時分,劉婆子死的事情已經在附近傳遍了,而劉嵩盜竊之事,雖然京兆府並沒有看押,還放他回來辦喪事,卻也傳的沸沸揚揚。

以前這附近的居民都瞧不起他,總覺得他大小夥子遊手好閑,就算是去漕運碼頭賣苦力,也能賺得吃飯錢,可是他好吃懶做,寧可人嫌狗憎也不肯辛苦做工。但現在因為盜竊害死了親娘,大家看他的眼神,就好像他腦門上貼著“不孝子”三個字。

不過劉婆子為人還不錯,知道兒子在外麵胡作非為,對附近鄰居都有幾分愧疚,大家憐她死的可憐,都前往劉家吊唁,幫補著將喪事先辦起來。

夜深人靜,劉家堂屋裏停靈,劉嵩就跪在靈前,兩眼通紅,嘴唇幹裂爆皮,他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我娘死了,都是他們!

淮陽王他恨不起來,追根究底是他偷了萬壽節之禮,但是促使他行這一步險著的,難道不是姓葉的賤人嗎?!

他心裏窩著一團火,此刻想起葉芷青的容貌,隻覺得就是說書先生口裏的狐精轉世,專門引誘旁人做出惡事,她卻一臉無辜。

秦寶提著一瓦罐湯麵進來,往他麵前推了推:“哥,吃兩口吧,你今天一天都沒吃東西,再這樣下去可不行。”

劉嵩麵目猙獰,低低道:“我一定要讓她付出代價!你在這裏替我守會,我去去就來。”

**************************

葉芷青白日裏在京兆衙門走過一遭,進門虎妞就燒了火盆讓她去晦氣。她笑著接受了小丫頭的好意,還洗了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楊大娘還讓芸娘過來陪了她一會,直到晚飯時分才走。

晚上主仆倆關好門戶,坐在房裏聊天,正困了準備睡覺之時,忽聽得院裏好像落下了個重物,本來白天就出了事,主仆倒其實都懸著心,後來聽說劉嵩居然被放了回來,葉芷青都有了搬家的念頭,或者……厚著臉皮去求一回周鴻。

她也覺得自己這想法頗為無恥,怎麽能遇到一點困難就上門去求人呢?想想又將這個念頭給掐滅了。

“什麽聲音?”葉芷青推了一把虎妞:“我怎麽聽著有東西落到院裏來了?”

白天的事情讓她多了個心,隻覺得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降。萬一有人將贓物扔進來栽贓,她就是渾身長滿嘴也說不清楚了。

虎妞被她推醒,揉了下眼睛:“姑娘,什麽啊?”

“我出去瞧瞧,你聽著不好就喊隔壁楊叔幫忙。”

葉芷青心怦怦跳,側耳細聽,好像院裏又什麽動靜都沒了。她想著,若是真有人栽贓,趁著還沒動靜,趕緊把東西扔出去。悄悄抽開門閂,暗自慶幸這兩天往門軸上滴了油,開門的聲音極輕。

她提了門閂探頭探腦出來,往院裏去瞧,似乎並沒有什麽東西,方才難道是她聽岔了?再往前走兩步,忽覺得背後風聲,緊跟著被人勒住了脖子,捂住了嘴巴:“別出聲,你要是喊我就擰斷你的脖子!”

葉芷青渾身的汗毛刷的立了起來,後背上一層冷汗,她絲毫也不懷疑這人一用力,自己的腦袋跟脖子就要分家,因為她能感受到背後男子貼上來的身形,以及胳膊上隱含著的力量。

虎妞的聲音從房裏傳了出來:“姑娘……姑娘……”然後她後頸一疼,便什麽也不知道了。

葉芷青被劉嵩一個手刀劈暈了,軟軟倒在地上。正趕上虎妞從房裏出來,恰巧看見了這一幕,小丫頭護主心切,根本不曾想過自己不是眼前男子的對手,見到葉芷青出了事,早將她的叮囑丟到了腦後,撲上來就要跟劉嵩拚命:“我殺了你!”

劉嵩是成年男子,製服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易如反掌。虎妞撲過來的同時就被他抓住了動彈不得,他如法泡製,將虎妞弄暈,丟在地上,然後彎腰扛起葉芷青,打開葉家的大門,趁著夜色就回去了。

秦寶在劉婆子靈前守著,大晚上的隻有靈前的一盞油燈,尤其劉婆子的死與他們偷東西脫不了幹係,總覺得她的陰靈就在這房裏回蕩,心裏越來越慌,都想哭著回家了,院門被推開,響起劉嵩的腳步聲。

“嵩哥你回來了!”他迎出去,月亮此時才從雲層裏露了半個臉,恰能瞧見劉嵩肩上扛著個人,他今兒往京兆衙門過堂,差點嚇尿了,此刻還心有餘悸:“嵩哥,這是什麽啊?”

劉嵩扛著葉芷青進了靈堂,將她丟在了靈前的草鋪上:“都是這個賤人,為了她我偷東西,才害死了我娘。她卻高床軟枕睡著,我要她往後日日跪著侍候我,才能贖罪!”

秦寶不由打了個哆嗦,心道:劉嵩是不是娘死了得了失心瘋啦?他在堂上跟大老爺交待與葉家的姑娘訂了親,可隻有他們自己知道,這姑娘無辜的很,新搬來的,他們嘴賤,瞧著姑娘漂亮,有意巴結劉嵩,就叫嫂子,可心裏知道這樣好人家的姑娘怎麽可能看得上劉嵩。出的主意也是缺德了些,可是……劉婆子的死真跟這姑娘不沾邊啊。

要是真報仇,也該去找淮陽王府的惡奴才對啊,抓個軟弱的姑娘過來做甚?

“嵩哥,葉姑娘不認識大娘啊。”秦寶想起來他娘在他麵前誇過的,說葉姑娘多溫柔能幹的一個人,長的又漂亮,也不知道誰有福氣娶了這樣的姑娘,還是覺得有必要為她說兩句好話,委婉提醒劉嵩。

哪知道劉嵩咬牙切齒:“若不是她,我又怎麽會去偷東西?如果沒偷東西,我娘又怎麽會死?明明就是這個賤人惹的禍!”他拿起旁邊的瓢,舀了一瓢水潑到了葉芷青臉上。

葉芷青被潑醒,抹了把臉上的水,睜開眼睛看到眼前凶神惡煞的劉嵩,還有什麽不明白的。她這是落入歹人的手裏了。

她是個冷靜的性子,或者從小到大的經曆告訴她,哭著喊著都沒用,既得不到葉媽的疼惜,說不定還能招致一頓臭揍。去外麵上學的時候就更明白了,這世上誰也靠不住,除了她自己。

來到這個世界,其實沒人知道她的內心是如何的惶恐無助。她曾經有過片刻軟弱的時候,產生過借助周府的蔭庇或者可以過自己的小日子,隻要好好巴結周鴻。但是,事實證明她做不到。周鴻說翻臉就翻臉,她也是要自尊的。

她撐著身子坐起來,揉了下生疼的後頸,冷靜到:“說吧,你把我劫到這兒來做什麽?”

劉嵩的設想裏,她醒過來之後,應該嚇的哭哭啼啼,跪在他腳下求他原諒,承認他娘的死與她有關,被嚇的哆哆嗦嗦,無論他說什麽都會答應,可是眼前的事實正好相反。

第三十章

這天晚上,帝都的淮陽王府內笙歌燕舞,好不熱鬧。

上一任淮陽王與今上乃是親兄弟,戰功彪炳,帶兵平定了漠北,在戰場上留下了一身的傷,天不假年,不及四旬就過世了。現任淮陽王是王府嫡長子,含著金湯匙出生,從小沒吃過一丁點苦,於吃喝玩樂一途卻頗為精通。

他來京中幾日,先是去宮裏麵聖,之後便將京中宗室親貴,以及此次回京為聖人祝壽的各地藩王都拜訪了一遍。隻因所有藩王裏他是年紀最小,輩份也最小的,禮數盡到之後,三日之前便廣撒請帖,定了今晚設宴,邀請京中年齡相近的各家兒郎玩樂。

劉晗與淮陽王最是投契,他於京中玩樂之事極熟,淮陽王剛入京之時他便過府一敘,請人的時候還與他商議了幾句。

“本王久在封地,京中如今都有誰可請來共樂,你可要替本王拿個主意。”

劉晗將自己一幫狐朋狗友都約定,又提起周鴻:“鴻表弟最近也回京,他一個人悶在家裏也沒甚意趣,不如也將他找來?”

東南水軍在整個大魏都是獨一份的,周鴻與淮陽王原本就是舊識,於是痛快下帖子相請:“周遷客這幾年可是戰功赫赫,我在淮陽都知道他的大名,既然在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