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22

,畢竟已經八月底近九月份了,他領口卻開的很低,衣服穿的也不甚齊整,能瞧得見胸膛上裸*露的一大片肌膚,她都不好意思瞧,姑娘倒是目不斜視的走過去了。

“哪裏不像好人了?”

“你瞧他,衣服都不好好穿,說不定就是街上的混子呢。”

葉芷青頓時恍然大悟。她來自於後世光胳膊露腿的世界,大夏天滿世界都是白大腿粗胳膊,不論男女,包的嚴嚴實實的,除了某個教派之外,還真沒有。因此對於方才那人的裸*露程度,隻作尋常。

“那我們以後還是小心點兒吧。”

她跟虎妞兩個年輕女孩子住著,連個看家護院的人都沒有,真要碰上了不法之徒,也隻能吃虧了。

葉芷青雖然一再的小心,此後出入都小心門戶,但是架不住劉嵩心裏的念頭跟瘋長的野草似的,根本就遏製不住。

劉嵩那夜悄摸跳上牆頭,回去之後原本都想著死心了,結果聽得裏正喜得老來子,去市集偷摸了一隻活雞送過來,迎麵與葉芷青撞上,隻一眼就覺得雙足發麻,熱血衝頭,之前幾日勸服自己的理由似滔天洪水之下被衝潰的堤壩一般,泥沙俱下,消於無形。

他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一定要將人弄到手!

活到二十幾歲,還沒嚐過情滋味的劉嵩頭一次心心念念想要得到一個人,他從裏正家回去之後,秦寶去找他,還神神秘秘告訴他:“嵩哥,你可不知道,我娘說嫂子會醫術,可神了。她說裏正娘子那日生孩子難產,眼瞧著不行了,結果讓嫂子一針,一副湯藥就給救了回來!”

秦婆子做了半輩子的接生婆,原以為那日可能要將裏正得罪個徹底,誰知道葉芷青橫插了一杠子,居然幫了她個大忙。她回去便多念叨了幾句,深恨沒有跟芸娘把那方子討回來,就跟入了魔似的念叨不住,讓秦寶聽了個清楚明白。

劉嵩吃驚道:“可是真的?”

“那還有假?我娘親眼所見。”秦寶都恨不得劉嵩明日能將人娶進門,他也好上門來跟葉芷青討要救命的方子,好孝順他娘一回,省得秦婆子見到他就罵他不學好。

劉嵩心裏沉甸甸的,恨不得家裏暴富起來,他也好堂堂正正上門求娶。

他揣著事兒,白日裏再出去,眼睛便往人家鋪子裏掃,這日路過雲來客棧,但見門口停著個馬車,店小二正帶著人往裏抬箱籠,從馬車裏下來一位年輕的公子,豐神毓秀,穿金戴玉,打眼一瞧就知道是隻肥羊。

那年輕公子身邊跟著好幾位侍從,簇擁了他上樓去,劉嵩呆呆瞧著,腦子裏無數念頭紛遝而至,手心裏都快要出汗了。

到得晚上,他召集了秦寶跟路二在家裏密議:“雲來客棧有隻肥羊,今兒剛來,也不知道是投親靠友還是做生意,帶的東西倒是不少,隻身上的配飾都打眼,不如……咱們撞撞運氣?”

京中權貴富家子不少,這些人身上少一兩件東西,根本不會在意。找不到也都不了了之。劉嵩這種事情也不是沒做過,他連銷贓的門路都有,專門賣給西市專收黑貨的胡人。

那胡人在京裏年頭久了,手底下還有商隊,專往各處運貨,好東西到了他手裏,換個地兒就是錢,還能壓價,何樂而不為。

隻是劉嵩這種事情做的少,通常都是到了山窮水盡,實在不得已之時才做的。總共也就做了那麽兩三回,連瞎眼老娘也不知道。他也知道自己沒有背影,生怕給家裏招禍,但如今卻顧不得了,要是手裏寬裕說不定到了葉姑娘麵前,底氣就更足一點了。

他連那姑娘姓什麽都打聽好了,要是能置辦得起聘禮,完全可以請了秦婆子去做媒,她一個外鄉弱女子帶著個小丫頭賃著房子住,還不得急需個男人做依靠。

秦寶跟路二手裏也窮,聽得有門路發財,皆是摩拳擦掌,恨不得明兒就出發。還是劉嵩遇事沒有昏了頭,在這兩人腦袋上各自敲了一記:“打聽清楚了再說。”

葉姑娘是要長住的,也不急在這三五天。

第二十八章

葉芷青帶著虎妞將附近都走遍了,最後還是決定開一家小吃店,先維持生計,走一步看一步。

她將這一片要轉讓的鋪麵都看了一大圈,算算自己手頭的銀子,京中不易居,買個店鋪就別想了,租個店鋪小吃店還是能開起來的。

虎妞也怕自家姑娘坐吃山空,好不容易跟了個好主子,才過了沒多久舒坦日子,她還想長長久久的跟著葉芷青過下去呢。因此開鋪子的事情,她竟然比葉芷青還要積極。

葉芷青花了半個月看鋪麵,總算是瞧中了一家臨街的鋪子,原來是做胡餅生意的,店門口支起案子烤爐,新出爐的胡餅上麵粘滿了芝麻,咬一口噴香有嚼勁,價格還公道,路過的人們都喜歡買幾個帶回家。

隻是店主年紀大了,兒子又有了出息,這間鋪子就想賃出去賺點房費,碰上葉芷青主仆,覺得她麵善,也沒狠要價,每個月一千文,說好了先交半年的房租,還找了中人來做保。

葉芷青去簽租房契書的那個早晨,天藍的透明,虎妞特別高興:“姑娘,今兒是個好天氣,定然順順利利的。”

主仆倆才出了大門,就碰上劉嵩。最近她們在這一片出入的久了,漸漸也聽說了劉嵩的事情,知道他是個痞子,便不想得罪他。不過劉嵩每次見麵,並沒什麽過頭的舉動,她們也隻避讓著些不招惹就罷了。

往常劉嵩與她們迎麵撞上,都不說話的,哪知道今日撞上,卻攔住了她二人,開口便道:“葉姑娘,我有件東西要送給你。”

葉芷青朝後退一步,心裏敲起了警鍾:“無功不受祿,你我並不熟識,還是免了。”

劉嵩從懷裏掏出一塊美玉,執意要往她手裏塞,葉芷青正在推辭之時,斜刺裏衝出來一隊差役,就要將二人綁了去,虎妞急了,擋在葉芷青麵前:“不關我家姑娘的事!”

那隊差役身邊還跟著位年輕公子,他到得近前,鄙視的冷笑一聲:“若是不關你家小姐的事情,他偷了東西,為何巴巴的要跑來送給你家姑娘?分明是早就有了首尾。”

領頭的差役大手一揮:“綁回去,過堂再說!”虎妞攔著不肯,葉芷青在她耳邊低語:“你去求楊大叔,讓他為我去堂上作證,我與這人根本不認識。”

她其實心裏也有些發慌,聽說這個時代的衙門有理沒理,先打一頓板子再說,雖然心裏對那位年輕公子極惱,但也知道根結就在這年輕男子身上,冷靜道:“公子此言有誤,若是有了首尾,他送東西幾時不能送,非要大天白日將我攔在大街上強送?我雖不知道他這美玉從何而來,可是與他的穿著不符,難道我就是貪財的傻子不成?不若等到了堂上,大老爺審起案子,請了我周圍的鄰居來作證,看我與他有無來往。”

這人既然是街上的混子,葉芷青就沒對劉嵩的人品抱多大的希望,指望他給自己作證清脫清白。

劉嵩被抓住之後,麵如死灰,一直低垂著頭不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衙差押著二人去了京兆衙門,不多時連同秦寶路二都押解到堂上開審。那年輕男子在堂上得了個座兒,陪同他的卻是跟著京兆府尹從後堂走出來的另外一名年輕男子,金冠紫服,頗為貴氣,就連府尹也稱他為殿下,顯然與這報案的年輕男子極熟,落座之後還打了個招呼。

葉芷青跪在堂下,京兆府尹審問劉嵩為何要偷盜他人財物,他答:“隻要小人家貧,訂了門親事,想著不能委屈了未過門的媳婦,這才做下了這樁事。”

府尹又問:“你未過門的媳婦就是堂下所跪之人?”

劉嵩垂頭答:“大老爺明鑒,正是她。”

府尹道:“你可有話說?”

葉芷青不慌不忙道:“稟大老爺,民女有幾句話想問問他,還請大老爺允準。”

坐在一旁聽審的兩名年輕男子互相交換個眼色,還當這女子要哭著控訴未婚夫,哪知道她隻是道:“你既然說我與你訂親,我想問你,可知道我的名字?”

劉嵩眼神慌亂,不敢與她對視:“女兒家名字豈能隨便講給外人聽。”

“你可敢寫下來?”

劉嵩抵賴:“我不識字。”

原來他自那日存心要做下一樁大事,便帶著秦寶路二日夜踩點,葉芷青看鋪麵的這些日子,逮著機會進了客棧行竊,竟然偷了這年輕男子的一箱珠寶。

其實這男子帶著大批財物,住店之後護衛日夜巡守,隻是劉嵩他們自以為做的隱秘,哪知道早被人家識破,賣個破綻給他,他三人才能成事。等到他帶著偷來的東西回去分贓之後,失主才帶著衙差跟護衛後腳趕到。

劉嵩得了大批財物,想著這下不愁婚事,得意忘形之際,從偷來的珠寶裏挑了一塊美玉,跑去送給葉芷青。他怕貿然闖進葉家嚇著了葉芷青,這才有當街送玉之事。

葉芷青更不著急了:“我並不在意名字被別人知道,你既不願意說,我也不勉強你。”就在劉嵩悄悄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她又道:“你說我與你訂親,那你可知道我家中雙親可安好,籍貫在哪裏,來京是做什麽的?又是跟何人入京?訂親的媒人又是哪位?”

她早就想好了,周鴻雖然趕了她走,但是沾上官司,真脫不了罪也隻能讓人往周府送個信了。至不濟還有虞老夫人呢。

劉嵩這下更是傻了眼。著急忙慌他去哪裏現編個媒人出來?

他隻知道姑娘漂亮,隻身在此間落腳,至於是投親還是尋人,一概不知。姓葉也隻是打聽來的,其餘事關葉芷青的,根本無從打探。

“你與我……你與我訂的是娃娃親,此番來京就是與我成親的!”他咬死了與葉芷青訂了親,反正他跑不脫了,不趁機咬死了她,壞了她的名節,讓她不得不成為名義上他的未婚妻,倘若他坐了牢,他的瞎眼老娘又由誰來照顧?

那金冠紫服的卻是淮陽王蕭燁,他從藩地來京為聖人祝壽,托明州的好友郭嘉搜羅些精美奇巧之物給送過來,因時間趕的急,他先回京,東西隨後而至。

郭嘉乃是明州郭氏的後人,家中做著海船陸運的生意,搜羅些奇巧之物不在話下。

兩人早在見葉芷青上堂之後胸有成竹的樣子,就嘖嘖稱奇。誰家小娘子被這種事情牽連過堂,隻怕名節不保,寧可一頭撞死恐怕也不敢見官,哪知道這女子竟然不怕。

過堂之後,不必府尹再審,她幾句話就將劉嵩逼的露出了馬腳,什麽訂親之類的都是胡話。大約這小子當真瞧上了人家姑娘,不過看來姑娘並沒瞧上他。

葉芷青朝著府尹磕了個頭:“大人明鑒,我與此人並不認識,隻是在街上打過照麵,至於他姓甚名誰當真不知。至於訂親就更是無稽之談了,他既不知我的名字,更不知我從何而來,連我的籍貫都不知道,又何來的訂親之說。大人若是不信,可召裏長來問,我與他家毗鄰而居,相處和睦,有無與這人來往,一問便知。”

正在此時,虎妞帶著裏長趕了過來,由裏長作證,她與劉嵩在來此之前根本不認識,而且平日從無往來,葉芷青的罪名很快洗脫,府尹下令放人,便有衙差過來鬆綁。

虎妞上前去扶了她起身,葉芷青朝府尹大人行禮之後,跟著裏長一起走了。

蕭燁與郭嘉見她走路腰杆挺的筆直,顯然來京兆衙門一趟,對她並未造成什麽實質的傷害,她似乎根本不在意,就更是好奇了:“這女子不錯啊。”

郭嘉對蕭燁知之甚深,鳳子龍孫,也沒希望坐上大寶,所以別的地方就不太收斂,府裏姬妾美人不少,正妃側妃的位子也滿了,看到美人還是有點走不動道。

“王爺這是?”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