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20節

她又為虞文惠開了荷葉山楂消脂減肥茶,以代替平日的茶飲,另開了十好幾樣藥膳方,有山楂酸梅湯,涼拌蔬菜、核桃炒蝦仁、各種素炒豆腐類的菜等,連她早晚的飲食都細細的講給虞二夫人聽,還讓她弄了根繩子來,讓她每日多跳,以最少半個時辰為限,有助於消脂減肥。

虞二夫人千恩萬謝送了她出去,還將為虞文惠打的一套銀頭麵送她,葉芷青再三推辭,拗不過隻能收了,這才跟著丫環回去了。

她最近住在虞老夫人院裏,才回去放下東西,房門就被人敲響了,她還當哪個小丫環來找她,隨口道:“進來——”卻聽得一聲明顯是男子的咳嗽,才覺得這聲音尤為熟悉。

原來是周鴻來瞧虞老夫人,沒看到她,便問虞老夫人身邊的丫環,那丫環便說她每日總會去園子裏走走,或者去廚房看今日采買的食材,或者就留在廚房為老夫人準備藥膳,說不得要等會了。

周鴻便陪著虞老夫人聊天,沒過多久,虞家大房的五姐妹過來了,虞老夫人房裏頓時就更熱鬧了。

虞家大房的長女虞紅綾沒想到今兒運氣好,還能見到周鴻,她昨晚做夢就夢到了周鴻騎馬帶著她去玩,有力的臂膀緊緊攬著她的纖腰,她在夢裏羞紅了臉,隻覺得懷裏揣了十七八隻小兔子,一顆心都要從腔子裏跳出來,猛的驚醒原來隻是做了個夢。

此刻見到真人,不期然的就想到了昨晚那個夢,頓時麵上輕染了一層緋色,卻還是上前與周鴻說話,問些周二夫人與周將軍的身體狀況,周鴻弟弟妹妹的近況,海邊風俗趣聞,言談之間似乎對東南頗為向往。

周鴻雖然是男子,可他是個敏銳的人,立刻就從虞紅綾的話裏聽出了些別的東西,隨意聊了一會便借口要去找葉子拿些胃康茶包,從虞老夫人房裏出去了。

虞老夫人目光在大孫女麵上輕輕掠過,見她目光隻追隨著周鴻出去的身影而不自知,到底在心裏歎了一口氣。

葉芷青見到周鴻,開口便問:“少將軍這幾日胃裏可舒服?可有再喝酒?我做的茶包喝完了嗎?”

周鴻被她嘮叨的都快舉手投降了:“我這才幾日沒見,怎麽你好像攢了一籮筐的話要問啊?我胃裏舒服多了,最近都沒再喝酒,茶包早完了,周浩催著我來多拿些回去喝。”

葉芷青扭頭四下瞧瞧,此刻二人站在廊下,斜對麵就是虞老夫人的正房,正房門口雖然守著丫環,但他們站的這裏卻並沒有人,她小聲問道:“不知道少將軍幾時離開京城?”

周鴻深深瞧了她一眼:“你就這麽巴不得我離開京城嗎?”沒良心的丫頭,才跟了外祖母些日子,就舍不得離開虞府了?

沒想到葉芷青卻苦了臉道:“少將軍要是快走,就趕緊跟老夫人稟明,接了我出去吧。虞府就是個華美精致的籠子,再呆下去都要憋死人了。你是不知道,虞大夫人天天跟虞二夫人說酸話,劉夫人來了就對著弟媳婦挑刺,就連大房的五朵金花也逮著小胖妹欺負,我今兒路過園子裏的時候,看到她們五個姐妹欺負一個,真是大開了眼界……怎麽外表瞧著這府裏富麗堂皇,大家都會做些麵子活,內裏竟然是這樣的?”

“五朵金花?小胖妹?”

“哦,五朵金花就是大房的五位孫小姐,小胖妹就是二房的五小姐,胖的圓圓呼呼的,挺可愛,性子也和軟。我今兒還給她看了看,開了一堆藥膳,希望她能盡快瘦下來,省得老被堂姐妹欺負。”

周鴻頓時失笑:“你不是來替外祖母調理身子的嗎?怎麽又幫五表妹調理起來了?”

葉芷青似乎不高興了:“你是不知道,大房的幾位小姐有多刻薄,怎麽能那麽欺負一個小姑娘呢?”簡直是校園霸淩的現場。

“大表妹沒在嗎?她也沒製止幾個妹妹胡鬧?”周鴻想起虞紅綾那雙含羞美目,頗有點不自在。

葉芷青哪裏知道這兩人之間的事兒,當即道:“製止個鬼?我過去的時候,看到她站在旁邊冷眼看著,既沒開口阻止她的幾個妹妹欺負小胖妹,也沒安慰小胖妹,這分明就是縱容自己妹妹欺負人,我瞧著她當看猴戲呢,瞧的可樂嗬了。”

第十九章

周鴻還從來沒想過,她還會有一副俠義心腸,暗道一聲:難得!

這幾日他反複思考一個問題,從高世良的口中聽來的話讓他起了疑心。兩個人都是從伏城出來的,除非是孿生姐妹,否則何至於如此想象?

這兩人之中,總有一個人說了謊。

周鴻低頭去瞧她,陽光打在她麵上,能瞧得見她麵上一層細茸茸的汗毛,以及細瓷般的肌膚,白玉無暇,卻不知她心中做何感想。

他猜不透,隻能旁敲側擊:“姓高的最近又跑來纏了我好幾次,晗表兄也做東請了幾次客,話裏話外都是想要求了你過去。你自己到底怎麽想的?”

其實最近劉晗並未做東請客,高世良倒是遞過帖子,他不肯見,姓高的也不能硬闖。

周浩就提過:“少將軍,你說……葉子會不會真的是高世良所說的那位姓楊的姑娘”她身上並無風塵之氣,反倒有種大家閨秀的從容大方,隻除了最開始抱著周鴻大腿不鬆手,此後的行為離著歡場女子差了十萬八千裏。

葉芷青似乎對周鴻的懷疑也有所察覺,她道:“我那日當著劉夫人的麵說過,不可能跟著高世良的。少將軍若是嫌我累贅,隻管將我的戶籍文書還回來,我自己也能在市井間開個小鋪子,糊口是不成問題的。”

她自己並不知道,提起高世良,她麵上表情都變了,帶著說不出的厭惡。本來周鴻隻是懷疑,但是從她的表情裏就能瞧出來,她與高世良決非初見,恐怕二人之間還有些別的糾葛。

周鴻不期然就想起了高世良說過的話,他說他與青娘私定終身,她早就答應非他不嫁!

如果葉芷青跟楊婉青真的是同一個人,那麽她必然對高世良深有怨恨。反過來說,心中牽念越深,恐怕怨恨也越深。

周鴻越想心裏越不舒服,隻恨不得一時三刻就能將葉芷青的過去挖出來,好拿到她麵前來求證看看她心中對高世良牽掛幾何。

他自己也說不上來這是什麽樣的心情,看著葉芷青的眼神逐漸加深,最終也沒再問什麽,隻道:“外祖母說,過兩日想要去玉佛寺裏祈福,讓我到時候隨侍在側,順便為家裏人求個平安符。”

周家世代將門,戰場上刀槍無眼,而京裏的玉佛寺最是靈驗不過,不少京中官宦之家都喜歡往玉佛寺去祈福。虞老夫人牽掛著未曾回來的兒女,而虞閣老壽辰已過,想來沒多久回來的女兒兒媳婦以及孫兒孫女們都要回去了,她心裏感傷,便想著去玉佛寺為孩子們祈福,求個平安符。

對於出門,葉芷青還是很熱衷的。她自從進了虞府連二門都沒邁出去過,更何況是到街上去。

“要不……少將軍幫我在老夫人麵前說說好話,好讓她老人家出門的時候將我帶上?別的不敢說,老夫人若是在寺裏累了,我還可以替她捏捏穴位,鬆鬆筋骨呢。”

虞紅綾她們進去之前,虞老夫人正與周鴻提起此事,原本就說要帶了葉芷青一同去:“……我現在都有點離不開這個丫頭了。真是個可人疼的,不但會調理身子,還會陪我說說話兒。”

周鴻遲疑了一下,老夫人便打趣道:“放心,外祖母沒想著搶了你的丫頭,隻是你沒離開京城之前,就讓她先在我身邊住一陣子,就當是你在外祖母麵前盡孝了!”

她那日暈倒之前,可是瞧了個清楚,無論她的大女兒如何威逼利誘,葉子可是毫不動搖,就連她這外孫子似乎也不太願意將人送出去。鮮花嫩柳的年紀,葉子又是個這麽善解人意的小丫頭,還有一身本事,換了她也覺得送出去可惜了。

周鴻頗為不好意思:“不瞞外祖母說,葉子的主孫兒還真做不了,恐怕得她自己願意才行。若是別的,憑是外祖母喜歡,孫兒就算千難萬險都要弄了來給外祖母送到手邊,可葉子是個大活人,她留在我身邊原就是為了報恩,我卻不能拿她當禮物一般轉送出去。”

虞老夫人頓時笑了起來:“你就哄我老婆子吧!打量著我年老昏聵,越來越好哄了是吧?不過你這話外祖母愛聽,改明兒去寺裏,你就跟著外祖母的車隊當個帶刀護衛,就當孝順我了。”

“敢不從命!”周鴻頓時長鬆了一口氣,笑著應了下來。

卻說虞紅綾等人在虞老夫人房裏聽說,過兩日可以去玉佛寺玩,頓時興奮了起來。虞紅玉對虞紅綾的心思猜了個七七八八,看了一眼虞紅綾,便問虞老夫人:“祖母,鴻表哥到時候去不去啊?”

虞紅綾聽得妹妹問出這句話,頓時緊張的低下了頭,一手把玩著腰間的荷包,豎起耳朵聽虞老夫人的回答,直到聽到老夫人道:“到時候就讓你表哥在車外麵做護衛可好?”她總算鬆了一口氣。

到了出發的日子,虞文惠依舊打定了主意不出門,她這兩日在自己房裏照著三餐跳繩戲,喝的茶吃的點心乃至飯食,全是照著葉芷青開的單子來的,同時再配合穴位按摩,兩天功夫她就覺得自己似乎瘦一點了。

雖然腿跟胳膊酸疼的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但是因為心裏有了盼頭,她反而不以為苦,還向虞二夫人道:“娘,等咱們回潞州之後,爹爹要是見到我瘦了很多,不知道會不會嚇一大跳?”

虞二夫人便道:“萬一你爹爹誤會你到了京裏,祖母沒給你吃飽飯可怎麽好?”

有了葉芷青的方子,虞文惠受夠了堂姐妹的嘲笑,還肯堅持練,她就覺得欣慰很多。

眼瞧著虞文惠也到了快訂親的年紀了,有不少門當戶對的人家挑兒媳婦,看到虞文惠的體型都不願意了。大家固然喜歡個圓團團會生養的兒媳婦,可是若太胖,有礙容貌,許多人家其實還是不願意的。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