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18

,地方官員起先還試圖隱瞞,將得了時疫的村子圍起來禁止出入,後來見時疫蔓延的太過厲害,竟然開始放火燒村,可惜也未能阻止時疫蔓延。

宿城縣令見此事掩蓋不住,這才火燒屁股往州郡去求助,哪知道才出了縣城沒多久,就發起了高熱,上吐下拉,又被送回了宿城,聽說衙差前去所屬州郡送信回來,縣令已經出氣多入氣少了。

此事由驛站八百裏加急送到京裏,皇帝已經帶著群臣日夜開始商量對策,惠民藥局與太醫院已經各抽調了一部分人手,先行前往宿城治疫了。

周浩也不是沒見過風浪的,此刻圍著周鴻直呼萬幸:“虧得咱們這次回來,帶著葉子。若不是她提醒,說不定咱們在宿城打尖吃飯,也就染上時疫了。想想都可怕。等咱們回去的路上,也帶上葉子,還能預防疾病呢。”他並未跟著周鴻前往玉佛寺,葉芷青回來收拾東西那日他又正好帶著汪宏揚跟梁進在外麵閑逛,根本不知道葉芷青已經離開的事實。

衛央在旁邊使勁捅他,周浩還覺得莫名其妙,瞪了他一眼:“你捅我做什麽?難道老夫人想留下葉子?虞家也不缺這一個丫頭使喚啊。”

他又嘿嘿笑:“再說……帶著葉子上路,咱們還能少啃幾回幹糧呢。”想想葉子的手藝就讓人流口水,這丫頭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

衛央決定閉上嘴巴,他自己要作死,怨得了誰?

周鴻似乎也並沒有生氣,隻是深深看了衛央一眼,頓時讓衛央後背的汗毛全都豎了起來,暗自反省自己當日回去玉佛寺之後,好像……什麽也沒做啊。

他怕周鴻萬一遷怒,逮著他練一回拳腳,恐怕到時候就要疼上好幾日。因此送走了葉芷青,他回玉佛寺之後,便極為聰明的閉上了嘴巴,假裝從來沒有葉芷青這號人物,一次都沒在周鴻麵前提起過。

卻不知,正是因為他的自作聰明,才讓周鴻生氣。

周鴻倒是想讓他來回稟一聲,將葉芷青送到了侍郎府,交到了高世良手中。可是礙於麵子,他又問不出口,隻能等著衛央主動說。

平日這小子半句話都藏不住,沒想到在葉芷青這件事上,嘴巴倒比蚌殼還緊,半個字都不曾吐出來過,別提周鴻有多惱火了。

衛央見周鴻臉色不善,溜的比兔子都快:“福叔說有事要找我跑腿,我先去了。”

周浩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捅了馬蜂窩,盯著衛央離去的方向道:“少將軍,你有沒有覺得衛央今個怪怪的?”

周鴻麵無表情道:“我覺得你是太久沒操練了,你先去小校場等著我,我一會換了衣服就過來。”

周浩差點哭了:“別啊少將軍。”去了趟寺裏,玉林大師怎麽就沒有將少將軍的戾氣感化感化?竟然回來就要逮著他揍。

他現在算是知道衛央這小子為何溜的這麽快了。他一定知道些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周府後院不似虞府,全是錦繡繁花,亭台樓閣,荷塘竹林,假山映月,而是在最開闊之處辟出來個小校場,專門用於家中主子護衛平日的操練。

周浩在小校場被周鴻揍了個半死,躺在泥地裏半天不肯爬起來。周鴻出了一身汗,似乎情緒也好多了,便問他:“我走之後,外麵可有帖子送過來?”

周浩搓著肋骨“哎喲哎喲”不住口的慘叫,企圖博得周鴻的同情心,根本沒聽到他這句話,還是周鴻又踹了他一腳,重問了一遍,這才聽到了他的話:“……好像有吧?福叔沒提過,我也不太清楚。”

“我真是方才沒用全力,你還是起來我們再練一遍吧?!”貼身護衛連他的事情都不經心,除了留下來當沙袋,簡直沒有別的用途了。

周浩立刻從中嗅出了不同尋常的味道:“少將軍可是有事?”他其實並不太喜歡應酬,若不是與劉晗有親,焉能與他那幫狐朋狗友玩到一起?

不過是親戚間的臉麵,根本不是一路人。

周鴻見他識趣,總算沒白挨這一頓,這才轉頭走了,留下周浩一個人琢磨。

他越琢磨越覺得周鴻有事兒,捂著肋骨去找衛央,這小子瞧著倒好像是個知情的。

衛央憋了這幾日,早憋不住了,又不敢去周鴻麵前招他煩,周浩求上門來,立刻將當日周鴻與葉芷青鬧別扭,將她驅離周府之事講了一遍。

他當時不在天王殿那邊,沒有親眼見過葉芷青與吳氏陳氏對上的場景,後來隻遠遠看到周鴻跟葉芷青過來,送葉芷青離開的時候看到高世良竟然也在寺裏,掐頭去尾,便得出了一個結論:這兩人為著高世良吵架了。

“少將軍肯定是吃醋了,說不定……他撞見了葉子密會高世良?”

周浩在他腦袋上敲了一記:“你覺得葉子有那麽傻?咱們少將軍哪點比高世良差了,她放著現成的大樹不攀,非要去會個前程未定的高世良?”

衛央搖搖頭:“這可不一定!葉子離開的時候就說要去跟著高世良過日子。其實我覺得表少爺的話不無道理,跟著咱們少將軍,難道能做少夫人不成?了不起做個姨娘,還得生了孩子才行。不然就隻能一直做個通房丫頭了。但是跟著高世良,那可是正頭夫妻,你覺得葉子會怎麽選?”

周浩也有些猶豫了:“這個……還真說不準。”也許葉子本來沒有離開的心思,但是被少將軍吃醋的樣子給嚇到,於是……果斷的轉投溫柔書生高世良的懷抱。

他想想周鴻在校場上的狠勁兒,也有些不確定了,竟然還覺得衛央這小子的話也有幾分道理。

“那現在怎麽辦?”周浩都沒想到,有一天他還會向衛央這愣小子求助。

衛央被周浩委以重任的眼神給盯著,難得腦子裏靈光一閃:“少將軍會不會是……想要知道高世良是不是跟葉子成親了,所以才問有沒有帖子?若是高世良要辦喜事,那表少爺肯定會知道的,劉夫人說不定也會幫著操辦呢。”

周浩得了這小子指點,立刻轉頭去找周福,看看最近這兩日有沒有接到劉晗的帖子。

第二十三章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虞閣老的壽宴上母子倆的提議都被再次拒絕,周鴻也沒有拿出配合的態度,拂了劉夫人的麵子,劉晗這幾日居然沒再送帖子邀請他出去玩。

周浩一頭汗圍著周福推磨:“福叔,要不你再想想辦法?”

周福不明所以:“少將軍似乎也不太喜歡去應酬,你這麽著急忙慌的找帖子幹嘛?還專門要劉府表少爺的帖子。”

周浩總不能把周鴻的感情問題四處宣揚,隻能含糊道:“這不是前幾日表少爺求少將軍一件事嘛,少將軍沒答應,又怕表少爺心裏不高興,這才差我來問問。”

周福久在京裏,知道京裏這些紈絝子弟們最重麵子,意氣上頭為個花魁娘子都肯甩開了膀子幹架,更何況是開口求人。“若是不那麽難辦,少將軍怎麽就不肯答應了呢?”

周浩頭都大了,總不能說少將軍這事兒辦的,人也送出去了,還落了個埋怨。要麽一早就將人送了,皆大歡喜,要麽就堅定的別送,非要跟葉子那倔丫頭鬧起別扭,將人推到了高世良的懷裏,這會兒何苦又來後悔,拿他撒氣呢?

他暗歎一聲命苦,以前覺得少將軍運籌帷幄,在戰場上決斷之力極強,是個可靠的上司,現在看來……少年人有了中意的女子,都有些著三不著兩。

劉晗那邊沒有動靜,他隻能自己想辦法。抱著腦袋在前院裏轉了三圈,就去書房找周鴻了。

“少將軍,宿城時役爆發之後,聖人必然是要拉著閣老等人議事的。”在周鴻冷冷逼視的眼神裏,周浩硬著頭皮將後麵的話說完:“少將軍關心災民,但是閣老肯定忙著顧不上見您,侍郎大人在戶部,消息肯定靈通,不如……少將軍去找侍郎大人打聽打聽?”

周鴻眼前一亮:“不錯不錯,還是你腦子靈光。”

縮在門外麵裝死的衛央聽到這話,傻愣愣張大了嘴巴:這樣……也可以?

周鴻帶著周浩與衛央前往侍郎府上,主子心急火燎,倆護衛在後麵竊竊私語。

“憑什麽不行?那姓高的小子在侍郎府上住著,少將軍隻不過需要一個去侍郎府上的借口,咱們做侍衛的就替少將軍想個好一點的借口,難道也有錯?”

衛央:“哥你不虧是我們的頭兒。”能做到侍衛頭子,看來還是需要兩把刷子的。

周鴻到得劉府,門口的小廝往裏報進去,劉晗親迎了出來,還打趣他:“我以為表弟不敢來我家了,你難道不知道可把我母親得罪死了?”

“這個……還要請表兄在姨母麵前代為周旋,等回頭我請你喝酒。”他心裏倒是極想張口就問高世良與葉芷青可訂了婚期,又怕被劉晗嘲笑,麵子上下不來台。

兩個人進了正廳,賓主落座,丫環奉茶,劉晗才問道:“表弟今兒過來,可是有事?”

周鴻這時候就覺出手裏有個機靈的侍衛頭子的好處了:“我才從玉佛寺回來,聽說宿城時疫,你也知道外祖父忙,估計就算我過去也打聽不到什麽,這不是來找姨父打聽消息嘛。你是不知道,我回京路上路過宿城,差點在宿城打尖吃飯,還是……葉子提醒,這才穿城而過,未曾停留。還派了人去提醒宿城縣令,怎麽他竟然沒當一回事嗎?”

說起這個,周鴻就惱恨不已。宿城縣令他倒是沒見過,可是能做出拿百姓的性命當螻蟻的,真應該嚴懲才對!

劉晗露出後怕不已的神情:“你可真是幸運,若是留下來住宿吃飯,誰知道會不會染上時疫。”隨後他才道:“不過父親這兩日也極忙,連家都沒回過,聽說是一直住在戶部,忙著賑災之事呢。你想來打聽,也打聽不到。”

周鴻麵露失望之色:“那算了,反正我也幫不上什麽忙,隻想知道的更詳細些,隻求個心安罷了。”似不經意道:“怎麽你家裏那位恩公不在?”

“你說的是高世良啊?別提了,前兩日他不是去玉佛寺了嘛,還是母親說的,外祖母要去玉佛寺祈福,會帶著你那位葉子姑娘,他不死心就追了過去,哪知道回來就發高熱病倒了,滿嘴的胡說,這都沒明沒夜燒了兩日了,滿嘴的燎炮,今兒才降下來。”劉晗這時候似乎才想起來,周鴻也跟著外祖母去玉佛似了,立刻湊了過來:“表弟你說說,高世良去玉佛寺,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兒?”

周鴻很想說“不知道”,但是想到已經跟著他的葉芷青,心裏就不痛快,便強做出個雲淡風輕的樣子:“還能有什麽啊?小兩口鬧別扭,葉子……哦不,楊姑娘想磨磨他的性子,大概當初兩人之間還有些誤會,就拒絕了他。隻要她回到高世良身邊,不是就好了嘛?”

葉芷青最擅調理,小毛病靠吃藥還不如吃藥膳。高世良不過是內鬱過盛,恐怕見到心上人這高熱就降了下來,往後恩恩愛愛的過下去,他這麽巴巴的找借口趕過來,又有什麽意思呢?

周鴻頓覺沒趣的很,在劉府一刻也不願意再多呆,這就要告辭,卻被劉晗拽著不肯放:“表弟,這話可是你說的?你是說……你府上那位葉子姑娘當真是楊婉青?楊姑娘其實就是在磨高世良的性子?她心裏還是記掛著高世良的?要不你就給個準話兒,她什麽時候搬過來?”

“搬……搬過來?”

劉晗頓時了然:“哦哦我明白了,人家姑娘麵皮薄,再說可能高世良還真有些對不住她,不然這兩日怎麽一直在念叨,青娘我對不住你之類的話。她若是好麵子,等高世良精神好了,我就讓人準備轎子接她過來。或者跟高世良商量過之後,先把婚事準備起來?”

“等等——”周鴻拉住了劉晗:“你方才說……去接葉子?”

劉晗頓時笑了起來,使勁的拍他的肩膀:“我說表弟啊,這事兒你就不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