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12

到近前再看,鼻子眼睛嘴巴組合的無一不好,皮膚細白頭發黑亮,手指纖長,說一句花容月貌都不為過。

她伸手就從腕子上擼下一個紅珊瑚手串套到了葉芷青腕子上,讚道:“今兒出門我還想著打扮的喜慶點,哪知道見了年輕女孩子才知道,還是小姑娘戴這個珠串兒最襯膚色了。”

葉芷青忙將珠串擼了下來,想要遞還給她:“無功不受祿,我怎麽能接受夫人這麽貴重的饋贈!”

周鴻一雙眼睛方才就掃過了她的手腕,果然她皮膚白,戴了紅色的更襯的膚色似玉,還染了層緋色。

劉夫人今日出門是有意為之,拉著她的手不肯放,連珠串也不肯收回去,沉下臉佯怒:“你這孩子怎麽這麽不懂事?長輩賜不可辭,難道不知道?”

葉芷青心道:你是我的哪門子長輩啊?能這麽熱情的上來就送東西,無事獻殷勤……誰知道藏著什麽事呢。

她轉頭去看周鴻,二人視線相撞倒都是一怔。

周鴻是正注視著她,沒想到向來有主張的她竟然會扭頭以目光向自己求救,便道:“既然是姨母給你的見麵禮,那你就收著罷。”葉芷青才收下了珊瑚珠串,向劉夫人行了一禮:“多謝夫人!”

劉夫人頓時笑開了:“鴻兒方才還說自己的話未必管用,怎麽我瞧著她倒是極聽你的話。”她這話是為自己的要求做鋪墊,等她提出來了,若是這個外甥不在旁敲邊鼓幫她,那就是有意阻攔了。

周鴻如何不明白姨母的話中之意,他微微一笑,並不多言。

劉夫人這才提起高世良之事,她先是說自己生劉昭之時因為年紀大而吃了多少苦,好容易養到六歲上,被大兒子帶出去玩,差點出事,若非高世良相救,豈不是要了她的命。其後又讚高世良容貌才學品性皆是一流,可惜自己沒有女兒,否則定要將她許了高世良為妻。轉爾便提起高世良被棒打鴛鴦痛失愛侶之事,此等癡情男子世間難尋,乃是她最好的歸宿雲雲。

她說的幾乎要涕淚俱下,隻葉芷青麵色卻十分平靜,並不曾有一點被感動的跡象,等她說完了,座中所有人都盯著葉芷青,倒好似都盼著她答應下來。

葉芷青環顧堂上,除了周鴻的神色看不清楚之外,這所有的人她都不認識,卻期望用她去了結別人家一段人情債,劉夫人是得有多大的臉啊?!

她後退一步,拉開了與劉夫人的距離,語聲鏗鏘:“此事恕難從命!”

劉夫人的臉色一下子就難看起來了:“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葉芷青將那珊瑚串輕放在了劉夫人手邊的小幾上,態度卻半點不見退縮:“夫人說的好沒道理。我與夫人素昧平生,夫人家的人情債為何要拿我一生的幸福去抵?隻因為我受了周少將軍的恩惠?我受少將軍恩情,若少將軍有性命之危,急難之事,我當赴湯蹈火再所不辭,但旁的人卻沒有權利命令我!我不曾吃劉家一粒米,穿劉家半匹布,不曾受過劉家丁點恩惠,夫人又何必強人所難?”

劉夫人原以為劉晗出麵不曾辦成的事兒,隻要她出麵這丫頭總能答應。況且她就算是良民,也不過是個平民百姓,能夠攀上劉家,嫁給高世良這樣有功名的讀書人,可不是幾世修來的福份,也隻有歡歡喜喜答應的份兒,哪裏會這麽不留情麵的拒絕呢?!

她氣的半句話都說不出來,隻覺得這丫頭好不懂事,竟然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兒給她個沒臉,沒想到葉芷青話還未完,她悠悠然道:“夫人隻看得到高世良救了令公子,便對他的話深信不疑,怎麽就沒想過也許他提起的這段舊情內中另有曲折,並非如他自己所說。誰又能證明他說的全是真話呢?就算大理寺斷案,也是要人證物證俱全。”

周鴻的眉毛都挑了起來,沒想到她倒是個爽利性子,手起刀落就將這事兒給拒絕了。

劉夫人氣的聲音都變了,還在極力克製自己的怒氣:“……你可知道,就算你留在鴻兒身邊,你也不可能嫁給他!”沒得退路,她不嫁高世良,難道想上天?

“夫人有所不知,我當初留在少將軍身邊,從來就沒想過會一直留下來。我雖為貧民,但也有一雙手,大富大貴做不到,清粥小菜足能過活。夫人若是氣不順,我現在就可以離開周府,永生永世不再見少將軍!”

她這誓言發的有點重,就連怒氣衝衝的劉夫人都傻了眼,更何況周鴻,隻覺得心裏不舒服極了。

廳裏一時落針可聞,大家都注視著葉芷青,隻覺得她昂首直立的樣子真是太刺人眼目了。這座中除了周鴻與不懂事的鍾珍珠,哪個不是從小受“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的教育長大的。她這番自立的話真是與這些貴婦與官家少女的家教相悖。

正在這時,虞老夫人覺得氣悶,才起身便眼前一陣眩暈,往旁邊倒去。

葉芷青就站在她們對麵,出手比劉夫人與鍾夫人都快,伸臂將虞老夫人抱了個滿懷,但見她麵色蒼白又目緊閉,忙喊道:“快拿個毯子來快——”這地上本來就鋪著地毯,可他們官宦之家,斷然沒有將老夫人放到地上的道理。

丫環立刻將花廳隔壁羅漢床上的一床厚褥子拿了過來,才鋪開她便將虞老夫人放置在地上。

劉夫人立刻便罵道:“怎麽能將母親放到地上?還不挪到隔間榻上去?” 一幫丫環們立刻圍了上來要挪。

葉芷青攔著不讓:“夫人且慢!老夫人突然暈倒,病症不明,若是此時挪動,恐有失語偏癱之險,還要麻煩立刻請個大夫過來瞧過才好挪動。”

她湊過去瞧虞老夫人,摸她手腳冰涼出汗,又扒開她眼睛去瞧,但見她雙目靠鼻梁內側白睛有一條波浪狀的毛細血管走身黑睛,又拉過她的手瞧掌紋,無名指下掌成呈“井”字紋,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老夫人隻是低血壓。隻是以防萬一,還是等大夫來了再說。”

劉夫人在旁都瞧呆了:“你難道會瞧病不成?”

“略知一二,略知一二。”她拉過虞夫人手腕的神門穴,揉了二十下,又以手上的中渚、陽池、各二十次,在腕上升壓點掐了十五次,脫了鞋襪揉她足上的太衝穴,吩咐虞府的丫環:“去交黃芪、熟地黃與黃母雞一起煮至極爛,取汁及肉加梗米熬粥給老夫人喝。”

虞府的丫環如何肯聽令於她,還是周鴻催促:“快去,葉子對飲食藥膳調理很是精通,按她說的做。”

丫環隻得再問了她黃芪與熟地黃的量,這才轉身往廚房去吩咐了。

這裏葉芷青再複揉幾處穴道,虞老夫人悠悠醒轉,不明所以:“我這是……怎麽啦?”

葉芷青見她說話正常,這才徹底放下心來,這時候請的大夫過來了,上前把脈,聽得葉芷青的處理方式,立刻讚道:“姑娘倒是個懂醫術的,有的年老之人若是當時暈倒就移動,隻恐醒來之後口眼歪斜有中風之兆,這也是為了以防萬一。還好老夫人隻是氣血不調,最近要注意飲食,益氣養血,等我再開副方子,好生調養就好了。”

劉夫人萬沒料到,她還是個真有些本事的丫頭,這可與一般隻依靠男人才能活下去的弱女子不同,她僅憑著這手就能過活下去,心裏不禁重新開始估量葉芷青。

她自己不懂醫術,便問那大夫:“這丫頭方才還給母親開了一胃藥膳。”便將葉芷青的話複述了一遍:“白大夫瞧著可妥當?”

劉夫人緊盯著白大夫,就盼著白大夫能夠否定葉芷青的調理方子,她就可當麵嘲回去,哪知道白大夫聽了反讚道:“姑娘這方子開的好,最適合老夫人的病症!”又指著她揉過的幾處穴道:“這個病症在這幾次穴道揉掐最好了。”結果點到虞老夫人腕處的升壓點,還有葉芷青留下的掐痕,頓時笑了:“姑娘倒是個懂行的,處理的極是妥當。”

劉夫人一腔火氣連個撒的地兒都沒了,隻能眼睜睜看著丫環扶了虞老夫人去隔壁廂房歇息,葉芷青還拉著虞老夫人身邊的嬤嬤講平日的調養之法,諸如用冷熱水交替洗足,多食雞蛋魚奶等物,加強營養,每日起床要緩慢些,以防突然暈厥等等。

賴嬤嬤跟了虞老夫人一輩子,是她的陪嫁丫環,一家子的富貴都係在老夫人身上,對老夫人尤為緊張,對葉芷青的吩咐聽的特別仔細,還問了許多問題。

葉芷青也不嫌煩,一樣樣細細講給她聽,等她聽的清楚明白了,還怕她忘了,又要了紙筆過來,寫在紙上交給她:“嬤嬤若是忘了,就拿出來瞧一瞧。老夫人年紀大了,要好生保養才是,全賴身邊的人細心照料 ,交給嬤嬤最是放心不過。”

周鴻在旁邊瞧著,倒好似頭一次認識她一般。

這丫頭給自己開藥膳藥茶,還敢朝他吼,對著虞府的婆子倒是溫柔細致,簡直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第十六章

虞老夫人暈倒,下人悄悄報到前院去,雖然不曾驚動賓客,但虞閣老還是趁著更衣的時候來看了一回,隻能又匆匆回去了。

虞家兩子以及兩名女婿都不曾回來,子侄也唯有劉侍郎跟虞家隔房的兩名堂侄,以及虞閣老留在京中關係親密的幾名弟子在座中應酬。

虞閣老也不好丟下滿堂賓客守在老妻身邊,隻能叫過守在身邊的兩名女兒問問情況。

劉夫人跋扈,鍾夫人卻性子溫柔,三言兩語便將當時情狀講明,虞閣老聽得周鴻身邊竟然還有個善調理的丫頭,匆匆吩咐:“既然那個丫頭會調理,跟鴻哥兒說一聲,先讓她留在府裏幫你母親調理幾日,等她身子骨好些了再回去。”

後宅子裏擅調養的丫頭婆子都是主子麵前得力的,周鴻既然能夠帶在身邊,想來也是他身邊的得意人,當不好強硬留下。

鍾夫人也隻是講了虞老夫人暈倒的過程,自然不好意思在虞閣老麵前講自家大姐逼迫葉芷青嫁人之事。

等虞閣老走後,劉夫人便推她:“你去跟她丫頭說。能在母親麵前當差,可是她天大的福份!”

鍾夫人雖與葉芷青不熟,但是聽得她之前那番話,觀她行事品格,便覺得她並非那等趨炎附勢之人,未見得就願意在虞老夫人麵前當差。隻是既然虞閣老發了話,她也隻有照做的份兒。

果然葉芷青聽說要她留下來替虞老夫人調理幾日,便皺起了眉頭:“心病還需心要醫,我雖不知道老夫人為何心緒難開,但若是能讓她開懷,多吃點東西,也便無甚大礙。”

鍾夫人頓時大是驚異:“你如何知道母親心緒難開?”

葉芷青便道:“老夫人福澤深厚,無論是老大人還是府上老爺姑奶奶們,聽說都過的不錯,老夫人這個年紀原本應該盡享兒孫福,根本無需她煩心。而老夫人這個病症,卻是因為營養不良體質較弱所致。想來府上的夥食也不致於會短了老夫人的,憑是什麽東西,隻有老夫人吃厭了的,恐怕還沒有吃不到或被人克扣的。所以唯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老夫人不肯吃,而非吃不到。”

鍾夫人對這丫頭好感倍增:“不怪鴻兒要將你帶在身邊。”

她這番話入情入理,就連旁邊候著的周鴻都聽得大是敬佩,如此心細如發察顏觀色,還真是個秀外慧中的丫頭。

劉夫人聽著心內頗不是滋味,還真是她小瞧了這丫頭,沒想到她不但骨頭便,還是伶牙俐齒的,花言巧語倒騙的她這個妹子都信服不已。

她這個妹子在閨閣之中做女孩兒之時就是個耳朵綿軟性子貞靜的,最是容易被人蠱惑哄騙。“照你這麽說,我母親有何心緒難開之事,你倒是說說啊?”

她這純粹是找茬,葉芷青對虞家隻有零星一點了解,還是聽衛央所說,真讓她說出虞老夫人的心事,那得近身侍候了才知道。

葉芷青也並不托大:“夫人說笑了,若是我當真知道老夫人為何不思飲食,那就是半仙了。”

鍾夫人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將軍的謀反日常霸官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容後傳農家記事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