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10

是喜出望外嘛!

以一個丫環來還了這份人情,也太容易了。

而且,高世良似乎也同意了他的提議。

劉晗哈哈大笑著催促周鴻:“表弟,快快取了這丫頭的身契,交給高兄。他隻帶個書僮來京裏備考,身邊正缺個紅袖添香的丫環,等回頭我再從府裏給你補幾個丫頭過來。”

葉芷青握著托盤的手緊了,她抿著唇一言不發瞧著周鴻,若是周鴻答應了,她便準備在這廳裏大鬧一場。無論如何,她是不會跟著高世良走的。

也不知道周鴻心裏在想什麽,他微微一笑,似乎很是為難:“實不相瞞,這丫頭的主我恐怕做不了。”

“笑話!你府裏的丫環怎麽你做不了主?”

劉晗根本不相信他的話,懷疑這丫環已經被周鴻收了房:“難道……這丫環是你的人?”

周鴻道:“她是我在半道上救的,父母雙亡,自己會點醫術,這才跟了我進京侍候,算是報恩。她可是良民。”

葉芷青大鬆了一口氣,正要往廳外去,劉晗忙道:“姑娘姑娘你等等,本公子有話要跟你說。”

見她轉頭,劉晗忙道:“你跟著我表弟也非長久之計,他就算救了你也沒必要以身相許。不如我給你陪送一副厚厚的嫁妝,你嫁了高公子,可好?你可別想著能嫁我表弟,他的婚事可由不得自己做主!”

葉芷青微微一福:“我恐怕不能領受公子的好意。這位公子說我同他的故人長的十分相像,他心裏藏著別人,隻是拿我去緬懷那位故人,我雖然窮,門第又不高,也不想做別人的替身!”

她的理由無可辯駁,就連劉晗都不知道如何接口了。

高世良一臉慘白的坐在那裏,眼神都有些發直。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她實在與青娘一般無二,無論是說話的語氣,還是臉上的表情都太過熟悉,熟悉到讓他都要懷疑眼前發生的事情是不是真實的,亦或是在他夢裏?

直等葉芷青出去了,高世良還是失魂落魄的模樣,劉晗到這會兒是真的相信他所說的與故人相似這話了,想來這故人在他心裏的地位不輕,不然何以這兩日詩酒從容的高世良會是這般模樣。

他打個哈哈,還是想促成這事,再次向周鴻求情:“表弟,不如這樣,你看高兄他對這丫頭著實忘不了,不如就讓他自己去跟那丫頭談談,說不定他的誠意打動了那丫頭,願意跟著他去了呢。”

周鴻心裏這會功夫已經轉過好幾個念頭了,他有點後悔當初在伏城輕易的帶葉芷青走,卻沒有留個人去查查她的底細。這世上相似的人何其多,可是相似到讓高世良失魂落魄,恐怕就不僅僅是相似那麽簡單了。

他心裏懷疑葉芷青是被人拐賣到了那說不得的地界,也許之前就同高世良相識,隻是現在羞於提起自己的處境,這才不肯相認的。方才他也瞧見了葉芷青的表情,她的心裏分明也不平靜。

“高公子請便。”

高世良起身,向他作揖:“多謝周少將軍成全!”竟然迫不及待的追著葉芷青出去的方向去了。

周鴻也不知道什麽原因,刹那隻覺得心裏特別的不舒服,卻不知道這不舒服是因何而來,隻能強撐著笑意陪著劉晗等人說話。

高世良一路追出來,在院子裏遇見了衛央,張口便道:“勞煩問一聲,方才奉茶的姑娘去了哪裏?”

衛央將他上下打量一番,若非這個人是周鴻帶回來的客人,他都要打的這小白臉滿地找牙了。沒事兒幹跑到周府後院調戲丫環來了?

他沒在廳裏,不清楚裏麵發生了什麽事兒,手卻已經握在了腰刀之下,高世良忙道:“是周少將軍答應 我的,請容我跟方才奉茶的姑娘說幾句話。”

衛央聽得是周鴻的命令,總算是沒有動刀子,指著茶房的方向:“你問的是葉子?”

高世良哪管她是葉子還是青娘,他隻知道能夠再次見到這張魂牽夢縈的臉,已經是上天垂憐了。

他順著衛央指的方向到了茶房門口,姚黃與葉芷青正坐著說話,說方才那位公子好生奇怪,一抬頭就看到高世良,頓時驚的張大了嘴。卻見得高世良直接走了進來,站到了葉芷青麵前:“姑娘,我……我有幾句話想要跟你說。”

葉芷青使了個眼色,姚黃便從茶房裏出來,見衛央看了過來,忙又往遠處站過去,心裏好奇的不得了,也不知道那位公子跟葉子說些什麽。

她倒是真心實意盼著葉子真如表少爺所說,跟了高公子去,這樣府裏眾人可就少了個對手,少將軍身邊沒了人服侍,肯定還會調了她們其中的人過來侍候。

隻可惜茶房裏的談話氣氛遠遠沒有她想象的那麽美好。

葉芷青拿了個幹淨茶碗,斟了碗茶放到了高世良麵前:“高公子請喝茶。”

高世良端起茶碗一飲而盡,隻覺得從喉嚨口燙到了肚腹,直燙的他淚花都出來了。他啞著聲音道:“青娘——你真的不是青娘嗎?”

“青娘是誰?”

他抹一把臉,將眼角的濕意抹去:“青娘從小跟我一起長大,是我的青梅竹馬。她與我兩情相悅,隻是最後卻被家裏人拆散了。”

葉芷青心裏冷笑了一聲,如果這個人真的是毛三說過的那個高世良,那麽他這番話就不盡不實。

第十三章

“高公子倒是位癡情人,隻是不知道你口裏這位青娘後來怎麽樣了?”

高世良眼神沉痛,似跌入了無邊的回憶:“家裏逼她嫁人,青娘不願意嫁給別人,跳河殉情了!”他雙肩垮了下來,似乎不堪重負一般。

葉芷青眸中寒光一閃,肚裏不知道罵了幾千個“王八蛋”,居然還有臉在她麵前訴前塵。若她不是陰差陽錯附身在楊婉青身上,斷然不會知道眼前的男子竟然如些的無恥。

她聲音越發的溫柔:“真是可惜了青娘一片癡心。高公子就沒有前去求求她的父母,將女兒嫁給你?”

高世良的聲音裏含著無邊的痛楚:“青娘她……她是個苦命人,她親娘早逝,繼母不慈,當爹的全聽繼母的,將她當做眼中釘肉中刺。我早就該想到的,她怎麽會好心將青娘許配給我!”

葉芷青暗自猜測,難道這其中另有內情?

她不是當事人,並不知道這具身體到底都經曆了些什麽,高世良說的又不盡不實,以她的親身經曆,根本不可信。

“高公子一表人材,滿腹詩書,將來高中狀元光宗耀祖,青娘的爹娘怎麽這麽想不開,不肯將女兒許配給你呢?”她有心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便拐彎抹腳的打聽。

高世良似乎根本不欲再談此事,隻是癡癡的看著她的臉:“姑娘跟青娘真的太像了!見到了姑娘就如同見到了青娘一般。自青娘走後,我時時感覺心裏被掏空了一塊,天可憐見,竟然讓我見到了姑娘!”

他的眼神炙熱而專注,盯的葉芷青極為不舒服,她歎道:“這世上相似的人何其多,高公子隻是思念成疾。我雖不是大夫,可也略懂醫術,公子若日日瞧著我思念青娘,無異於飲鴆止渴,不但不能緩解你的思念之苦,恐怕還會引來更多的麻煩。”

“我不在乎!”高世良聽得她話裏有所鬆動,大大朝前邁了一步,似乎準備伸出手去握著她的手,但到底又覺得不妥,隻癡癡看著她:“若能得姑娘常伴左右,我餘生餘願已足!”

葉芷青心裏厭惡的都快吐出來了,隻是在不知道真相之前,她不想與高世良起爭執,讓他知道了自己這具身體就是楊婉青,若是引來了楊家人上門討人,那可真就是死路一條了。

其實她有些多慮了,楊開山性格懦弱,大女兒被沉塘之後,他偷偷在背人處哭了一場便作罷,譬如從來就沒生過這個女兒一般,一心一計與繼室過起了日子。

因為眼中釘已除,繼室心裏舒坦了,待他倒體貼了起來,也不會頓不頓拿捏他,日子竟然過的舒服了起來,時間久了就連他都覺得,長女倒是個多餘的,家裏沒有她之後大家都安樂了。

半個月前正逢元配祭日,繼室不肯執妾禮祭拜,他親自往元配牌位前上了一柱香,祝叨了幾句:“……你最是疼青娘,走的時候也放心不下青娘,這次你們母女在地下團聚,想來也開心。”他卻不曾想過元配若是有靈,女兒死於非命,不得上來活撕了他,哪裏會開心!

葉芷青對楊家之事一無所知,打心底裏厭惡高世良,便直言拒絕:“自從我家少將軍救了我之後,我便發誓終身服侍在他身邊,永遠不會離開他!”

她話音才落,便聽到有人輕笑了一聲,探頭往茶房外一瞧,卻是衛央這個腦殘粉笑的就跟個傻瓜一般,還朝她擠眉弄眼。

“衛央——”

衛央眼看著她要發怒,立刻撒丫子跑了,連跑邊道:“葉子你放心,我是斷然不會把你的心裏話告訴少將軍的!”他老覺得葉子對少將軍似乎有些意見,不是那麽死心塌地,偏少將軍還要將她留在身邊,做為貼身護衛,他可一直擔著心事。

現在可好了,原來葉子隻是害羞,不好意思說而已。

葉芷青拒絕了高世良,高世良灰白著臉回花廳去,劉晗也覺得好沒意思,表弟這丫環太不知道好歹,一行人沒坐多久就回去了。

周鴻送了客人出門,還沒進院子便瞧見衛央笑的賊頭賊腦,探頭朝著院子裏看。他踹了這小子一腳:“看什麽呢?”

衛央笑的就跟二傻子撿到金元寶,別提多高興了,他湊過來小聲向周鴻耳語,周鴻眉毛都挑了起來:“她真這麽說的?”

“屬下怎麽會騙少將軍?!葉子的原話就是這麽說的!”他都答應了葉芷青不會告訴周鴻,沒想到轉頭就將她賣了個徹底。

周鴻也說不上來自己心裏怎麽想的,聽到她拒絕了高世良,還是挺高興的,又聽了衛央轉述的話,雖然半信半疑,可是也覺得自己比起高世良來,也算是良配了。不過這個念頭才冒起來,又被他自己給按下去了。

——他好端端的拿自己跟高世良比什麽?

等到臨睡前,葉芷青端了益氣溫胃湯來,他也不再皺著眉頭嫌棄了,痛痛快快一飲而盡,葉芷青還當這湯起效果了,很高興病人的配合,於是主仆皆歡。

次日她正在小廚房裏為周鴻煮砂仁豬肚湯,姚黃就尋了過來。

她這兩天跟豬肚幹上了,讓廚房裏的人大為不解,報到周福那裏,他也不好說什麽。反正少將軍已經發過話了,葉子姑娘想要什麽,他們給準備著就是了,他這個大管家也不好去礙事。

姚黃來的時候愁緒滿懷,見到她就跟見到了救星一般,拉著不放:“葉子,我昨兒聽衛央說你會看病?能不能麻煩你去瞧瞧我嫂子?”

“你嫂子怎麽了?”聽說她嫂子生了個小胖小子,才出月子沒多久,能有什麽事兒。

她紅著臉吞吞吐吐:“我昨兒回去跟嫂子聊起來,說你在少將軍小廚房給他燉藥膳呢,我嫂子才告訴我的,說是……說是她生完了孩子,下麵老是不幹淨。”

葉芷青還當是什麽嚴重的病症,原來是產後惡露不淨,為了保險,她還是跟著姚黃去了一趟。

姚黃的嫂子也是沒辦法了,她產後出了月子,丈夫就想求歡,隻是下身不幹淨,滴瀝個沒完,男人家怎麽能觸這個黴頭,眼瞧著都快兩個月了,婦人病又不好意思去外麵找男大夫,隻能這麽幹挨著,盼著哪天忽然就幹淨了。

她見少將軍帶來的丫環生的白淨漂亮,難得的是說話還溫溫柔柔的,也沒有什麽不好意思的,便將症狀講了一遍。葉芷青雖然不會把脈,但會調養,她見姚嫂子麵色臘黃,隻能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掌珠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