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91節

  “小心這些花,這東西可能比藤蔓還要難纏。”王援朝在一旁提醒我們道。

  “胖爺我就鬧不明白了,這些花到底是從哪來的,剛才也沒瞧見啊?”胖子毛骨悚然地說道。

  他四下張望著,卻始終沒有發現那些花來自何方。

  “很有可能,隻有藤蔓捕獲了食物之後,這些五彩花才會冒出來消化食物。我們先離開這片地方吧!如果這些藤蔓再次發起攻擊,我們就麻煩了……”

  我看著地上粗壯無比的藤蔓,心裏不由得有些發怵,這玩意一旦動了,大家一個都走不了。

  “叮當胖子,踩著藤蔓走,就可以避開地麵的強酸。這些藤蔓很堅韌,我們踩在上麵應該沒多大問題。”

  王援朝跳到了一條藤蔓上麵,他試探了一下對我們說道。

  我和胖子小心翼翼的踩著藤蔓,如同過獨木橋一般往前走。

  一路上不斷見到這些五顏六色小花,每一朵花都是從一具屍體的嘴巴裏長出來,我們朝著前方走了不到三十米,就又見到了三個死人。

  胖子臉色有些發白,饒是他也沒見過這麽鮮血淋漓的場麵。

  “怎麽到處都是死人,那批外鄉人到底有多少?”胖子轉移了一下話題,這種煉獄一樣的的場景,不換個話題確實會讓人發瘋。

  “不確定,不過按照人數來看,比我們想象中要多得多。”

  王援朝放下望遠鏡,然後皺著眉頭回答了胖子的話。

  我也有些疑惑,而且我還清楚記得,之前這些藤蔓要攻擊我的時候,附近很明顯有人提醒了我一聲。

  我猶豫了一下,然後把這件事情說了出來。

  “嗯!我也聽到了,對方的身手相當厲害,否則不可能離那麽近,我都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王援朝答道。

  “莫非那批外鄉人之間鬧內訌了?要不然怎麽有人要殺我們,又有人要救我們。”胖子邊走邊說道。

  突然之間他發出了一聲慘叫,原來他一不小心,整個小腿都陷進了粗壯的藤蔓裏。

  一瞬間胖子的整張臉都變得扭曲起來,藤蔓上的小刺比鉤子還要鋒利,直接劃破了他的褲子,在他腿上割開了好幾條大口子。

  而且更麻煩的不僅僅是如此,此刻那些藤蔓不知道為何,又開始慢慢蠕動了,再也不像之前那樣靜止不動。

  “不好,這些藤蔓感受到我們的存在了!”我驚恐萬分地說道。

  現在我們周圍全都是藤蔓,一旦這些鬼東西蘇醒,我們必死無疑。

  “先把胖子的腳弄出來!”

  王援朝對準胖子腳下連續開了七八槍,把胖子周圍的藤蔓全部打斷,才和我一塊將胖子給拉了上來。

  “慢點,疼死老子了。”

  胖子慘嚎道,他小腿上一陣血肉模糊,那模樣有些慘不忍睹。

  “胖子我給你包紮一下吧?”我說道。

  “這個先甭管,趕緊離開這裏,胖爺可沒有嘴巴裏開花的癖好。”胖子一邊說一邊喘氣。

  不用胖子說我們也知道,我和王援朝一左一右扛著胖子,拚命往前走。

第150章 挖眼

  朝著前方走了差不多十分鍾,我們總算是走出了這一片被藤蔓籠罩的空地,此刻我們三個人已經是遍體鱗傷了。

  這些藤蔓上麵的倒刺,就猶如一根根堅硬的鋼釘,隻要我們一個不小心碰上,就會留下或多或少的傷口。

  “臥槽,那不是大胸妹妹嗎?他們好像也沒事。”胖子突然說道。

  我順著胖子指的地方望去,發現不遠處果然站著馬如龍等人。他們渾身上下似乎一點傷都沒有,與我們現在的狼狽模樣有著天壤之別。

  “小老板,你們沒事吧?”張三炮走出來問道。

  我點點頭,卻發現張三炮的臉色突然一變。

  我還有些奇怪,不過王援朝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附近有人!”

  胖子把手中的手電筒調到最亮,在昏暗的林子裏照了一圈之後,這才驚訝的發現,除了馬如龍等人之外,另一處還站著不少陌生人。

  我數了一下,這些人的數量大概在十多個。

  他們身上的裝備都很簡單,背著登山包,穿著皮褲,而且每個人手裏都端著武器。

  顯然,這就是一直走在我們前麵的那批外鄉人!

  “小心點,這些人身上的殺氣很重!怕是手上粘過不少血,很可能是盜墓界的老杆子,別招惹他們。”

  張三炮悄悄走到我們跟前提醒道。

  王援朝微微點了一下頭,他哢嚓一聲就給狙擊步槍上了膛。

  我們三方人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不敢動。

  沉默了差不多有一分鍾,那批外鄉人裏才走出了一個絡腮胡子,陰陽怪氣的說道:“呦,這不是大名鼎鼎的馬老爺子嗎?咱可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啊,想當年在秦嶺,我王金剛還跟您盜過鬥呢。”

  “不過您不是早就金盆洗手了嗎?怎麽今天來搶兄弟們的飯碗了?自己拉出來的屎自己不認?”

  絡腮胡子似乎是認識馬如龍,一開口就操著四川話諷刺道。

  這絡腮胡子看模樣就是個老實農民,但是臉上的那股狠辣勁兒,卻是農民所沒有的。

  “什麽時候輪到你這種小角色,來對我說三道四了?我馬如龍出道的時候,你還在穿開襠褲呢。瘋子去,把他的眼睛給我挖出來!”

  馬如龍淡淡地說道。

  “好。”西裝男露出了陽光般明媚的笑容。

  他也不怕那批外鄉人開槍,就這麽笑著朝絡腮胡子走去。

  “這瘋子真敢一個打十個?”我目瞪口呆的說道。

  “放心吧!有馬如龍在,那批外鄉人是不敢輕易出手的。他們隻是丟出一個倒黴蛋,來稱稱看馬如龍的斤兩。”張三炮似乎非常了解,他皺著眉頭說道。

  “萬一真打起來了,我們要幫哪一方?”我想了想問道。

  “打不起來的,這兩批人馬都不是傻子,前麵還有更多的機關陷阱,大家都得保存實力,要打也是進了墓以後。”張三炮搖了搖頭。

  我們對話的工夫,西裝男已經離絡腮胡子越來越近了。

  那絡腮胡子見西裝男來送死,頓時樂了:“爺爺的眼睛就在這裏,有本事你就來挖!”

  緊接著,他整個身體好像陀螺一樣,猛地轉了兩圈。

  然後‘噠噠’兩聲,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了兩柄泛著寒光的飛刀從他手中飛出,刺向了西裝男的咽喉。

  “好快,這他娘的簡直比開槍還要快啊!”胖子目瞪口呆地說道。

  我也是看得有些發愣,這種功夫我以前隻在電視上看過,沒想到這個看似農民的家夥竟然深藏不露。

  西裝男卻突然由走變跑,雙手一張就接住了飛刀。

  那種身手,隻能用四個字形容,收放自如。

  在百米衝刺和接刀之間,切換得好像機器一樣。

  而之後他沒有給絡腮胡子繼續丟飛刀的機會,整個人已經撲到了絡腮胡子的麵前。

  然後他也沒用什麽花哨的招式,直接一腳就朝著絡腮胡子招呼過去。

  絡腮胡子下意識的用手一擋,我聽到‘噗’‘噗’的兩聲,西裝男竟然用剛剛接住的兩把飛刀,順勢割開了絡腮胡子雙手的動脈。

  還沒等絡腮胡子痛的大叫,西裝男的下一個掃堂腿已經踢到了。

  絡腮胡子頓時摔倒在地。

  此時此刻,絡腮胡子兩隻手的大動脈全部被切開了,不斷的噴出鮮血,止都止不住,更別說還擊了。整個人隻能蜷縮成一團,不斷的顫抖著。

  “嗬嗬,我最恨別人在我麵前說大話,害我笑了那麽久。”

  “給你五秒鍾的時間吧,再看一眼藍天白雲,因為你以後不會再看到了……”

  西裝男蹲下身,親切的拍了拍絡腮胡子的肩膀。

  絡腮胡子嚇得臉都綠了,他剛想開口說話,不過下一刻他左邊的眼珠子就被西裝男直接摳了出來。

  啊!啊!啊!

  絡腮胡子發出無比恐懼的慘叫聲,他不斷的朝著那批外鄉人揮手,似乎是想要求救。

  不過張三炮說的果然沒錯,這些人外鄉人隻是冷眼旁觀,一點救人的意思都沒有。

  “別叫,還有另一隻眼睛呢。”

  西裝男箍住了絡腮胡子的脖頸,麵帶笑容地說道。

  “不要,我錯了馬老爺子,繞我一命吧!我給您磕頭了。”絡腮胡子瘋狂地掙脫開西裝男的手臂,然後朝著馬如龍使勁磕頭,腦袋磕破了都沒有停止。

  “不好意思,馬老爺子不喜歡討價還價……”

  西裝男用皮鞋踩住絡腮胡子的臉,然後彎下腰,兩根手指再次捅進了絡腮胡子的右眼。

  接著他笑了好一會兒,才把那顆血淋淋的眼珠子給摳了出來。

  這殘忍的一幕看得我渾身上下一瞬間湧出了無窮無盡的寒氣,好像冬天到了一樣。

  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瘋子?

  一天二十四小時幾乎都在笑,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諾貝爾和平大使。

  實際上呢,在大王村的時候就將船夫老頭割喉放血。

  現在又活生生的把一個人的眼珠子挖了出來,這種人除了變態,我已經找不出任何形容詞了!

第151章 猛鬼坡

  此刻,絡腮胡子已經疼暈過去了。

  被挖掉了雙眼之後,他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臉上隻留下兩個血窟窿。

  “我還是小看這個瘋子了,瘋起來比魔鬼還要可怕!”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