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8節

  “不隻是這樣,胖子你還記不記得你之前沒喝水的時候,那時候你的感受。”我臉色很差,因為我在推測的時候想到了一些不好的東西。

  “嗯,好像有什麽東西要在身體裏亂鑽一樣,疼死老子了。”胖子心有餘悸地說道。

  “對,就是這樣!隨著時間推移,口渴的時間會越來越短。一旦我們有一次沒有及時補水,那些東西就會鑽入我們的大腦,然後就會變的跟這裏的村民一樣。”

  我神色凝重地說道,這個村子不管男女老少,他們的精神狀態似乎都有一些問題,很有可能源頭就在這裏。

  胖子給我說的嚇了一跳,說道:“李叮當,你他娘別光顧著嚇人啊,有沒有找到解決的方法?”

  我想了很久,突然一咬牙說道:“我們現在還有一個主動權,地圖在我手上,想解決身上的問題,那就先要找到當年我爺爺他們挖出來的東西!別管僵屍怪病什麽的,挖出來先,有什麽問題再說。”

  “你的意思是我們自己動手去打盜洞,找李斯的墓嗎?”陳駝子一下子站了起來。

  “對!與其這樣完全被蒙到鼓裏,還不如主動去調查我爺爺他們到底挖出了什麽!我有種預感,這個村子之所以會變成這樣,肯定跟我爺爺當年挖出的東西有關,甚至很可能就是那口青羊樽。”我說道。

  “娃子你是不了解其中的厲害,這樣貿然行動,很可能把大家都搭進去了,還是等等四姑娘吧!”陳駝子搖了搖頭。

  “我讚同李叮當的話。”王援朝沉聲說道。

  “我也讚同!陳老頭你要是對四姑娘那麽有信心,就自個兒留在這兒,看他會不會來救你。”胖子嗤聲說道。

  “好,今晚等老村長回來我們就準時行動,哨子村的人平時完全是一副行屍走肉的模樣,似乎是我們觸碰到了什麽禁忌才會發狂。我們今天把水帶足,水壺水袋什麽的都裝滿,等全村都睡覺了我們再出發!”

  我拿出了地圖,在我爺爺標記的那個巨大紅叉上畫了一個圈,這個位置應該就在上午那個磨刀婦女家的院子附近,離我們挖掘的地方並不遠。

  看著那個巨大的紅叉,我心裏有些發瘮。

  一張地圖上但凡用紅墨水標注的地方,一般都代表危險。

  但自從我們踏入哨子村開始,就已經沒有退路了!

第12章 血腥祭祀

  當天晚上我們一直等到了十二點多,但是依舊沒等到老村長回來,王援朝去周圍看了一下,附近的幾戶人家也都沒有回來。

  “他娘的這些人都不用睡覺的嗎?”

  胖子有些奇怪地道。

  “這座村子裏的人好像一下子全都失去了蹤影,不會是因為我們到來的緣故吧?”王援朝有些疑惑的說道。

  突然,我聽到了從遠方發出的慘嚎聲,那聲音我聽得實在,瞬間雞皮疙瘩就湧了起來,不知道為何,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快!過去看看發生什麽事情。”我大聲吼道。

  我們幾個人沿著那聲音發出的地方狂奔過去,一路上還可以聽到那種奇怪的叫聲。

  好像有許多動物發出的聲音,狐狸、野雞、豪豬……還有人發出的慘叫。

  “你們等等。”

  王援朝猛地攔住了我們幾個,他皺著眉頭走到一片血跡前,用手抓起一團粘稠的沙子,放在鼻子上聞了聞之後對我們說道:“這是人血。”

  胖子打開手電筒,我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瞬間就嚇了一大跳,此刻地上灑滿了鮮紅的血液,整片地方看過去猶如屠宰場一樣陰森恐怖。

  “這村子到底在搞什麽鬼,這些血不會都是人血吧?”胖子發毛地說道。

  “咳!”

  突然,一個幹啞的聲音在我們不遠處響起。王援朝對著我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又指了指我們前麵的一處地方,示意聲音很有可能就是從那一片地方發出來的。

  我們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今天白天發生的事情已經讓我們有些陰影了。

  足足過了十來分鍾,沒有見到有什麽動靜,我這才鬆了口氣。

  我拿出地圖對照了一下,突然發現那動靜發出來的地方就是我爺爺標示的地點!莫非這些村民是在掘墓?

  “走,快過去看看!”

  我這會兒再也顧不得別的,吼了一聲就往那地方跑去。

  當我們靠近那一塊地方的時候,聲音開始變得嘈雜起來,我們果然沒有聽錯,有各種動物發出的嘶吼聲,也有人的呻吟。

  這種叫聲在安靜的村裏麵尤為可怖,陳駝子的臉色給嚇得跟白紙一樣。

  我悄悄地撥開了麵前茂密的雜草堆,在我麵前不到十來米的空地上,哨子村的村民齊唰唰的聚集在了一起。

  他們圍成一圈坐在地上,麵容無比詭譎,就像是在做著朝拜。

  老村長被村民們圍在中間,他手上舉著一顆血淋淋的黑貓腦袋,時而放在自己的胸前,時而又頂在頭上。那隻黑貓的眼神骨溜溜的,好像還沒死透一般。

  我掃了一眼那黑貓,就覺得整顆心瘮得慌!

  突然老村長命令了一聲,一個村民頓時被其他村民像扛麻袋一樣扛起,好像遊街一樣繞著人群走。

  走到老村長身邊的時候,老村長舉起一把鏽跡斑斑的柴刀,像殺雞一樣在那個村民的脖子上割了一道大口子,血液‘嗤’的一聲就噴出來。

  那個村民本能的想要掙紮,卻被其他村民死死抓住手腳,隻能任由脖子上的血噴的到處都是。

  此刻,王援朝可能感受還沒那麽強烈,畢竟他是退伍老兵。但我和胖子目睹這血腥的一幕卻有點受不了了,一陣反胃,此刻我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的遠遠的!

  “黑貓開路,這怎麽越看越像是苗族的回陽祭,可這裏明明是河南啊。完了,我知道了,這些村民之所以變成這樣是因為被蠱蟲所控製,他們是在用血來飼養這個坑裏的東西!”

  陳駝子估計是嚇得不輕,劈劈啪啪的牙齒亂磕,一句話說了三四次我才聽得懂他說什麽。

  “什麽回陽祭?你這老頭他娘的說清楚點。”胖子揪住陳駝子的脖子低聲道。

  “這是苗族人特有的一種儀式,苗族家家戶戶都養蠱,每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用活人當祭品,殺人放血來飼養族裏的蠱蟲。這玩意太過邪門兒,在明清時期就逐漸絕跡,這個鬥估計跟苗族脫不開關係……”

  陳駝子滿臉煞白。

  “你這老慫包,管他什麽勞什子儀式,到時候咱們把土裏的寶貝挖出來就拿貨走人,你怕個鳥啊。”胖子不屑的說道。

  “你個小胖子懂什麽?一群住在河南的村民怎麽會這種儀式?他們很明顯都給土裏的東西控製了,如果我們把那東西挖出來,可能下一秒就歇菜了。”

  陳駝子氣急敗壞,恨不得馬上離開這裏。

  而這會兒,我也變得有些猶豫不定起來,我們幾個人蹲在草叢裏默默看著這個儀式。

  在一個鍾頭的時間裏,我看到有三個人被割喉放血而亡,還有那些動物也是被老村長一隻隻放的一滴血都不剩,那刺鼻的血腥味道簡直讓我窒息。

  “叮當,這個坑裏不會埋著什麽喝血的大粽子吧?你看從剛才放的血起碼也有幾桶了,如果真是隻成了精的粽子,我們他娘的什麽都不用想了,趕緊跑路吧!”

  胖子在我耳邊小聲說道。

  突然,胖子說話的聲音凝固住了,他目瞪口呆地指了指那片空地:“那不是四姑娘嗎,他在幹嘛?”

  在空地旁邊的一座小樹林裏,四姑娘牽著一隻黃鼠狼走了過來。

  他似乎一點都不怕,還是那張秀氣的姑娘家臉,麵無表情。

  快靠近村民的時候,四姑娘彎腰將黃鼠狼摟在懷裏,嘴巴發出‘嘎嘎嘎’很難聽的叫聲,我一下子目瞪口呆,不知道這四姑娘到底唱什麽大戲。

  “他在學黃皮子叫呢,這家夥是想用黃皮子來騙這些村民吧?”

  胖子十歲之前就是在大山裏生活,一下子就聽出來了。

  “怎麽個騙法?”我連忙問道。

  黃鼠狼在民間是一種很邪門的存在,我以前聽不少老人講過,每逢半夜黃鼠狼進院子偷雞吃,他們都不敢打,因為一旦打了就會遭到報複,被黃鼠狼上身。

  不過聽說也有一些高手,利用黃鼠狼專門在一些陰氣重的地方迷惑路人,搶奪他們的錢財。

  還沒等胖子回答,在四姑娘叫聲的引誘之下,他懷裏的黃鼠狼也嘎嘎嘎的嚎叫起來。

  而那些村民則仿佛是受到了巨大的挑釁,他們瘋狂地朝著四姑娘撲過去,那種歇斯底裏的瘋狂,就好像我們今天給追殺一樣。

  “快,我把他們引開,你們將土裏的東西刨出來!再晚就來不及了。”

  四姑娘猛地轉過身子,朝著我這邊說道,然後就飛快的竄入了樹林。

  十來個人追著一個人砍的場景,就仿佛是看黑道電影一般。而且這些村民發起狂來,就好像是打了一針興奮劑,以我這二十來歲的身體素質,今天狂奔的時候居然還給個老婆子追上抱住了脖子。這要是四姑娘跑慢了,估計會被直接撕成碎片吧?

  “怎麽辦?咱們挖還是不挖。”

  胖子一下子傻眼了,如果四姑娘是我們的朋友,那麽一切自然都順理成章,但是此刻這個人跟我們是敵是友都分不清,這就讓我們糾結了。

第13章 你背後有小孩

  “不能挖!一旦挖出下麵的東西,咱們必死無疑。四姑娘很可能是讓我們先送死,他自己撿現成的。”此刻,連陳駝子都不支持四姑娘了。

  胖子和王援朝都看著我,等著我拿最後主意。

  我現在腦袋也是一團亂麻,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讓腦袋自動出現一個抉擇。

  “挖!這哥們都拿命在拚了,如果這他媽是演戲那也沒辦法了!”我最終還是咬牙說道。

  其實我現在也是孤注一擲,而且有點自私的想法在裏頭。如果我們就這樣回去了,不說現在這個怪病能否治好,就是幾百萬高利貸也能弄死我,還不如賭一把。

  王援朝和胖子沒有猶豫,把包裹扔在地上之後,從裏麵摸出工兵鏟接上,胖子一邊接鋼管一邊用毛巾蒙住了自己的鼻子。

  “我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麽惡心的場麵,李叮當你這畜生快過來把點給我標好,要是標錯了,胖爺非得弄死你不可!”

  胖子見我還在一邊,頓時破口大罵。

  我一走過去差點沒暈死,這地麵踩上去就好像是在踩席夢思床一樣,那層粘稠的血漿讓我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部跳了出來。還有那三具給放光血液的屍體,眼神更是怔怔地望著天空,加上那滿地拔了毛的動物屍體,活脫脫的就是一副人間地獄。

  “就是三具屍體這裏,快開挖。”

  我戴上了手套,招呼陳駝子過來一起把屍體給搬開。

  胖子一鏟子下去,掏出一大片血液和沙子的混合物,那一團帶著刺鼻惡臭的東西熏的胖子直咳嗽,我見胖子那張臉,已經有些承受不住了。

  還好王援朝的動作絲毫不見慢,很快地就把表麵那層粘稠無比的血漿給清空了。

  站在這個位置,偶爾還能聽到黃皮子的叫聲和村民非人的嚎叫聲,我們四個人瘋狂地下鏟子。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我們挖掘的時候一點兒都不費力氣,好像土是鬆的。一鏟子下去,就可以直接落個七八十厘米深,然後一掰,半立方土就撐了出來。

  “看這土質明顯被人翻過,估計真是你爺爺當年定的點!這要是能挖個金疙瘩來,回去胖爺我買兩箱子元寶燒了孝敬你爺爺。”

  胖子這會兒也恢複正常,沒有開挖時候的不適了,邊挖還邊跟我打起混來。

  “滾,速度加快點,別在這磨磨唧唧的。”

  我焦急地說道,剛才我聽到有幾陣尖叫聲離我們越來越近,那些村民好像又回來了。

  此刻我的手臂已經開始有些發麻了,不過我依舊不敢放慢動作,還好這些土壤十分鬆軟,要不然以我們這幾個人的工作量,兩個小時都挖不完。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