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66節

  未知的東西往往是最可怕的,我們當下胡思亂想起來。

  “前麵肯定有什麽東西,咱們過去的時候一定要加倍小心!”我的一顆心砰砰亂跳,之前那種被監視的感覺,會不會跟這些血跡有關。

  我們找了一個靠近河壁的位置休息,然後點起酒精爐取暖。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隻感覺渾身上下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坦,這種放鬆的感覺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我情不自禁想睡覺了。

  “分幾個班守著吧!起碼得有兩個人看著,這地方可不平靜。”

  馬如龍淡淡說道,他看了一下遠處,神色之間有些凝重。

  王援朝和西裝男是第一個輪值的,我困得實在是受不了了,隨便找了個睡袋就鑽進去睡覺。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困,我隻感覺自己稍微眯了一下眼睛,就給人捅醒了。

  “叮當,到你啦,他娘的趕緊起來!你這豬都睡了六個小時了,快起來放哨。”

  胖子一邊說一邊把我拖出睡袋,然後他就迫不及待地鑽了進去。

  我動了一下身子,胳膊肩膀處都是酸酸的。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好久沒做過這種體力活了,睡了一覺之後身體頓時受不了。

  我看了看手表,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項虎拿著一把AK47慢慢的在附近走著。

  我朝他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麽,估計馬如龍是怕我們幾個人搞出點什麽事,所以每次都安排了自己人放哨。否則以他的性格,恨不得把我們全都給累死。

  我有些心不在焉地走了兩圈,這個地方真的是一片死寂,除了河床裏腐爛發臭的味道,還有那些烏鴉偶爾呱呱叫兩聲之外。根本就沒有聽到別的動靜,甚至連蟲子的鳴聲都沒有。

  從包裹裏拿出了一塊巧克力細嚼慢咽,早上根本連東西都沒吃就睡覺了,現在得趕緊補充點能量。

  一個小時過去了,盡管太陽還沒落下,但這片深深的河床已經變得十分幽深。除了我們點起的酒精爐可以照亮十幾米之外,視線已經很難再看到別的地方。

  這麽無聊的坐著,我又開始有點兒犯困,不過驟然之間,我卻聽到了‘哢嚓’一陣拉槍栓的聲音。

  瞬間我仿佛被一盆冰水當頭淋下,清醒了過來。

  項虎此刻正端著AK47死死的指著我,我亡魂皆冒,老子就他媽偷了一回懶,也不用這樣吧?

  我身體僵硬了許久之後,才更加驚恐地發現,項虎瞄準的是我後麵,莫非是有什麽東西藏在我背後!

  霎時之間我後背寒氣四溢,脖子上起的都是雞皮疙瘩,我幾乎是連滾帶爬地往前麵跑出七八米遠,這才敢回過頭來。別說我膽小,在這個地方,膽大的人都變成那一灘灘血漿了。

  不過我並沒有看到什麽恐怖的鬼怪,我身後光禿禿的,一點東西都沒有。

  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項虎,不知道他突然發什麽神經。

  “李叮當。”

  項虎的神色有些怪異,他那舉著槍的手並沒有放下來的意思。

  我給他那動作搞得有點緊張,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發現了什麽,趕緊問道:“有什麽發現嗎?”

  “裝彈藥的包裹裏,有一個紅外線望遠鏡,是美國進口的。你去把望遠鏡拿來,看看周圍有沒有什麽東西,記住,動作要輕一點。”

  項虎用很慢很輕的聲音跟我說道,似乎是不想打草驚蛇。

  我這會兒也知道事情輕重緩急,趕緊先過去摸出那紅外望遠鏡,然後按照項虎所指的方向看過去!

第105章 斷頭地

  但透過紅外線望遠鏡看過去,所有的顏色都是一樣,根本就沒有什麽溫差。

  我其實看得也挺迷糊的,不知道這玩意該怎麽用,於是趕緊把望遠鏡遞給項虎,他點點頭,接過望遠鏡。

  我看他提槍的手還是繃得緊緊的,於是趕緊走遠幾步,在邊上盯梢。

  哪怕這會兒周圍安靜的連一根針掉下去都能聽見,我也給項虎搞得有些發毛,忍不住東張西望。

  這人的一舉一動,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個很幹練的軍人,從他的路數來看,跟那些耍江湖的完全是兩碼事,從他身上我似乎看到了王援朝的影子。

  過了好久他才把端著的槍放下來,然後又跟沒事人一樣,在周圍慢慢巡邏起來。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走過去問道:“項虎,剛才你發現什麽了嗎?”

  項虎搖了搖頭,並沒有說話。

  正當我以為這家夥不會回答我的時候,他突然沉著聲音說道:“剛才我覺得好像有人在盯著我……”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頓時一片駭然。

  這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是我有這種莫名的感覺,然後是張三炮,接著是項虎。

  我們明明沒有發現任何東西,甚至連探測體溫的紅外線望遠鏡都顯示正常,但是卻一而再再而三出現這種詭異的感覺。

  人的第六感,其實是一個很微妙的感知能力,三個人都出現這種情況,那應該就不是錯覺那麽簡單了。

  我忍不住打了個寒噤,這他媽莫非還藏著一個透明人不成?

  “這地方很有可能是一片斷頭地。”

  正當我沉思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從背後響了起來,把我嚇得猛地一哆嗦。

  一回頭,居然是張三炮不知道什麽時候從睡袋裏鑽出來了,我頓時覺得有些丟臉,不過張三炮的話卻引起了我的興趣,斷頭地這個詞我似乎在哪裏聽過。

  我皺著眉頭問道:

  “斷頭地是什麽東西?”

  張三炮在我對麵坐了下來,然後眯著眼睛說道:“這個詞是從北派傳過來的,指的是八十年代,北派在羅布泊挖的一座大墓。”

  “斷頭之地羅布泊!”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做我們這一行的,基本上都了解當年的那件事。那時候羅布泊周圍出土不少西域古國的寶石項鏈,北派五十多名老杆子,商量著進入羅布泊摸金,幹一票大的。這裏的老杆子,指的可不是那些年過古稀的老人,而是身經百戰,受到盜墓界承認的高手。

  這個團隊,幾乎是當時盜墓界最強大的一支力量,連天庭都可以鏟下來,不過卻在羅布泊損失慘重,最後隻有三個人逃了出來,還全部進了精神病院……

  因為這一趟幾乎葬送了北派的全部精英,羅布泊也因此被盜墓界稱之為:斷頭地!

  之後的事情,就是我們這些平民百姓了解不到的了。據說那時候有大批解放軍開進羅布泊,還把那裏設置成了軍事禁區,所有的消息全部封鎖,這也造成了至今還有許多關於羅布泊的風言風語,到處亂傳。

  “嗯,就是這個地方!其實斷頭地這個詞,從我師祖爺爺那一輩就有了,它指的是一些從沒被人踐踏過得稀世凶墓。”張三炮說道。

  我其實有些不明白張三炮這話的具體意思,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一座完整的古墓,其實包括了龍門、龍陣、還有龍芯,這三樣缺一不可。龍門指的是用來藏墓的高山,龍陣指的是圍在古墓四周的機關陷阱,龍芯指的自然是古墓本身了。但凡是古代的達官貴人,都會在自己墓的周圍設置大量龍門和龍陣,用來守護龍芯。那時候的思想就是,龍芯裏是最尊貴的帝王,龍門,龍陣就是列陣迎敵的士兵……”

  張三炮說起來頭頭是道,把項虎也吸引了過來。

  我點了點頭,張三炮這個摸金校尉當的,還真不是吹的。

  “但是這些擺在外麵的龍門和龍陣太過顯眼,無疑是告訴那些土夫子,我的墓就在這裏,快來摸金吧!所以在經曆了無數盜墓事件之後,戰國末年的諸侯們紛紛取消了龍門和龍陣,這個詞也漸漸淡忘在了曆史的長河裏。如果不是北派的老杆子們發現了羅布泊,可能這個名詞再過幾年,就會徹底消失……”

  “羅布泊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我有些好奇地問道。

  “我隻知道一點點內幕,說了可能你們也不信。那時候羅布泊裏冒出了大量的活死人,見人就咬,每到太陽落山之後就襲擊牧民,槍都打不死,估計大批解放軍進去就是為了對付它們的。還有一些解放軍戰士放哨,第二天換班,莫名其妙的就發現身邊多了一個跟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人,然後瘋狂的咬向了自己的脖子。當然,這些我都是聽我師傅說的,具體是不是真我也不知道……”

  張三炮扯完羅布泊的故事之後,都差不多過去半個小時了。

  “你的意思是,這可能也是一片斷頭地?又是一個羅布泊。”這一次開口的居然是項虎。

  “我也不確定,不過從這裏的情況來看,人煙是相當稀少的。如果真布下了龍門和龍陣,我們這一路可就慘嘍……”

  張三炮苦笑著說道。

  我突然有種頭皮發炸的感覺,如果這他娘的真跟羅布泊一樣,那我們還搞個毛啊?當時可是出動了大批的軍隊才擺平那個地方的。

  “沒有張三炮說的那麽誇張,這裏早就有人過來探路了,即便設有龍門龍陣,也是他們當炮灰!嘿嘿。”馬如龍此刻也已經醒了,他如鷹隼一樣怪笑道。

  “馬老爺子,咱能不能敞開天窗說亮話?既然大家都走到這裏了,能不能把我們腳脖子上的炸彈去掉。”我趕緊說道。

  “放心吧,我心裏有數。好好跟我合作,這一趟買賣能成的話,夠你們享福幾輩子的。”

  馬如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我暗罵了一句老狐狸,這老東西真的是油水不進,臉皮比胖子還厚,等找到大鬥了估計直接炸死我們都說不定。

  這會兒也都休息得七七八八了,我們吃了點東西就準備出發。

  突然之間,一條長長的黑影在我們麵前一晃而過。

  “河床上麵,左前方!”王援朝大吼道,項虎舉起應急燈,瞬間一大片白光就照住了那東西。

第106章 人肉幹

  此時此刻,那東西正在飛速逃跑,後麵還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那尾巴毛絨絨的,好像一條大掃帚。

  而在燈光籠罩住它的一刹那,那東西猛然停了下來,回過頭跟我們對視起來!

  我下意識的抓住望遠鏡去看,頓時就發現這怪物的整張臉都是藍汪汪的,渾身上下都是毛,就像是戴著鬼麵具的大馬猴。

  而且它的臉上有三隻巨大的眼睛,之所以說巨大,是因為這三隻眼睛幾乎占據了它半張臉的麵積。

  在月光的映照下,那三隻眼睛竟然一眨一眨的,看的我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最讓我毛骨悚然的是,這怪物的每個眼珠子都是雙瞳!

  也就是三隻眼六個瞳孔。

  那怪物仿佛發現了我在觀察它,驟然之間就把視線掃向了我,我頓時身體寒氣四溢,給它盯住的一瞬間,我感覺頭發都一根一根豎起來了。

  王援朝飛快給端起了狙擊步槍,不過還沒來得及瞄準,那怪物就猶如離弦的箭一般竄上河床,一下子消失在了我們的視線裏。

  這隻突然出現的怪物,讓我們都有些發懵,它是我們來到黃河之後見到的第一隻活著的生物。而且看模樣,也著實詭異的很,還好它並沒有攻擊我們。

  “你們有沒有發現,這玩意跟我們之前發現的那一具人形骨架的體型很像。”

  王援朝皺著眉頭說道。

  “對啊!”

  我一拍腦袋,這才想起了之前我們看到的那具骨架,而且那時候我們看到人形骨架的臉上有七個眼眶,這怪物的特點同樣是眼睛多。

  正當我們說話的時候,河床上忽然傳來一陣陣嚶嚶的嬰兒哭聲。

  還沒等我們仔細去聽,那叫聲陡然一變,變成獅子一般的吼聲,非常的高亢,而且連綿不斷。

  說句老實話,這是我有生以來聽到的最恐怖的聲音了,這歇斯底裏的聲音差點讓我窒息,胖子他們的神色也顯得十分不自然。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