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61節

  馬如龍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他對著我和胖子招招手。

  “這老頭不會是想謀財害命吧?”胖子這會兒有些發毛,他拿了把手電筒照下去,卻發現井下空蕩蕩的,老頭的人影也不見了。

  “首長,你們快下來喲!這裏有兩條船,剛好夠你們看一看的。”

  老頭突然從井底露出了半張臉。

  “這下麵還真有一條水道!”我目瞪口呆,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

  在一口小小的水井下,居然有一條能供船隻行走的水道,難怪我們之前找遍了大王村方圓一千米,也沒有見到湖泊流水的蹤跡,原來這水居然藏在了井裏。

  我和胖子順著鐵梯子爬下去,發現井底下橫著鑿了一個洞,剛好可以供人通過。我們鑽進去之後就發現,洞裏便是那條足有兩米寬的水道。

  水麵上綁著兩條船,老頭已經提著煤油燈坐在了船頭,昏暗的燈光往盡頭照去,這應該是一條蜿蜒的河流。

  “首長看到麽有,我沒騙你吧?這裏就是河神道,千萬別說我通敵了,我最恨的就是漢奸……”老頭見胖子要上船,趕緊過來扶。

  “嗯,還算你老實,這河神道是流向黃河的嗎?”胖子艱難的從洞裏鑽出來,然後一下子踩在了小船上。

  那小船一陣趔趄,差點沒翻過去,還好我反應得快,跳到了另一邊,這才保持了平衡。

  “不是喲,再往前劃一段路才到黃河,這條河神道,是河神專門為了保佑大王村而開的。”老頭跟胖子仔細地解釋道。

  “叮當,你他娘的聽得懂什麽意思嗎?”

  胖子聽的莫名其妙。

  “我又沒多長兩隻耳朵。”我沒好氣地說道。

  正當我們說話的時候,馬如龍他們也下來了,見到井底之下這副光景,幾個人也是十分驚訝。

  “這通道,怎麽有點像是地道戰時挖的口子?”

  王援朝說道。

  那時候為了對付日本鬼子的掃蕩,很多村子都開始挖地道,來躲避日本鬼子的屠殺。

  地道的入口通常設置在比較隱秘的地方,要不然就是炕下,要不然就在井下。

  這口井看起來,還真像是地道戰時挖的。

  “不不不,你們摸摸兩邊的井壁就知道了。磚塊已經被水衝得一點菱角都沒有,摸上去也十分光滑,沒有幾百年的功夫是不會這樣的。”馬如龍的眼光十分老辣,他一下子就點到了問題的關鍵。

  “先過去看看吧。”

  馬如龍輕輕說道。

  我發現他眼裏有一抹難以掩飾的激動,似乎已經肯定了這條水道就是龍尾巴。

  那份銘文,馬如龍知道的絕對不止三十二個字,還有一些別的信息,他並沒有告訴我們。

  否則,他也不會定出大王村這個精準的點,還特地找了一個附近的人做向導!

第97章 水中的人頭

  這條水道,真的通往那個未知的水葬嗎?

  我腦袋飛快地轉著,我們現在的情況實在是太被動了,如果再不理清楚頭緒,恐怕會徹底淪為馬如龍的炮灰。

  而老頭一聽大家要繼續往前走,頓時就嚇了一大跳,他擋在胖子前麵一臉焦急的說道:“去不得喲首長,河神道剛出過大事,再想進去得拖牲口來祭祀,否則河神爺會發火的。”

  “這水看起來最多兩米來深,人都淹不死,能出什麽大事?而且哪怕前方有大風大浪,咱八路軍也要迎著風浪,拿出打小日本鬼子的誌氣來。”

  胖子字字震耳,說得跟真的一樣,把老頭崇拜的一愣一愣的。

  “老人家,這條水道之前出過什麽事情?”

  我皺著眉頭問道,有些東西我覺得還是弄清楚比較好。

  “這條水道經常會死人的喲,隻要得罪了河神就會被索命。前些日子,有一群莽戳戳的外鄉人不知好歹,非要走這條道,結果就出了大事……”

  提起這個,老頭的表情很明顯有些驚恐。

  “外鄉人?”我們幾個都大吃了一驚。

  “什麽時候的事情,老頭你再說清楚點。”馬如龍的臉忽然拉了下來,神情中有幾分不敢置信。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兩個人,一個是明叔,另外一個是我爺爺。

  要知道,在我們之前,明叔就已經得到青羊樽上的銘文了。

  看樣子,他們是先一步找到了這裏!

  “約摸十幾天前吧!我也忘了。”

  老頭摸了摸腦袋說道。

  “那這群外鄉人在河神道做了什麽,才觸怒了河神?”胖子連忙問道。

  “當時那十幾個外鄉人凶神惡煞的,搶到船就要走,攔都攔不住。結果那天晚上河神道裏不斷傳來慘叫聲,媽呀,那淒慘的叫聲整個村子都能聽到,大家都說是這些外鄉人得罪了河神,所以遭到了河神的懲罰……”

  老頭說這話的時候,身體不停的哆嗦,似乎是嚇得不輕。

  “走!把這老頭也給帶上。”

  馬如龍卻直接下了命令,看有人捷足先登,他似乎是有些急眼了。

  我臉色有些難看,我們現在對這條水道完全不了解,萬一出現什麽問題就糟糕了。隻不過馬如龍那張陰沉的臉似乎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老頭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在胖子的淫威下,還是屈服了。

  我們將纜繩解開,兩條船就一前一後慢慢的在水道中蕩開。

  水麵一片死寂,而且十分渾濁,仿佛是摻雜了大量的泥沙一般。

  一漿劃下去,嘩啦啦的水流聲就在狹小的水道中回響

  我們幾個人全都手拿著武器,我身體繃得緊緊的,如果老頭沒有騙我們,那這條水道裏肯定藏著什麽東西,才會讓明叔一行人發出如此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我越想越是心驚肉跳,總覺得這渾濁的泥沙水下,有一雙看不見的眼睛靜靜的打量著我們。

  船隻蜿蜒前進著,就在這時,最前麵的胖子突然發出一陣怪叫聲。

  “快看那邊!”

  順著胖子手電筒照的方向,我發現在我們前方不遠處,有兩個黑咕隆咚的東西浮在水麵,圓鼓鼓的,就像是西瓜。

  我連忙拿起望遠鏡,發現那竟然是兩個人的腦袋!

  那兩顆腦袋有點寬,就像農村裏用的葫蘆瓢一樣,眼珠子高高凸起,似乎是在水裏泡了有一段日子了,臉上呈現出一種病態的蒼白。

  不知是不是聽到了胖子的喊聲,那兩顆腦袋唰的一下就紮進了水裏,冒出幾個氣泡之後就徹底消失了。

  “這他娘的是什麽鬼東西?”胖子毛骨悚然地說道。

  “好像是兩個大活人,看到我們的船,就又鑽進水裏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是不是你們大王村的人?”

  馬如龍皺著眉頭問老頭。

  “不是喲,村子裏去捕魚之前,全都是要拜水的,這肯定不是咱們村的人。”老頭一臉肯定。

  這兩個驟然出現的人,讓事情一下子詭異起來。

  這條水道裏,怎麽會突然冒出兩個人來?

  “追上去看看,他們如果潛在水裏,肯定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早晚會再露出頭來的。到時候抓起來拷問一下就知道了。”

  西裝男搶過槳,在身後的石頭上猛點了一下,小船立刻飛速行駛。

  “嘎子爺慢點。”

  向導老漢差點失去平衡,在牆壁上一撐,把一大塊腐爛的土都給抓了下來。

  這裏的水道本來就隻有兩米多寬,而且蜿蜒崎嶇,有些窄的地方僅僅隻能夠一條船通過。

  西裝男這一加速,一點用都沒有,反而是讓船上的人顛得七葷八素的。

  “慢點喲,再撞下去船就要壞了!”老頭趕緊把西裝男手中的漿給搶了回來。

  這一段路連續拐了好幾個彎,等水道又筆直了之後,我們依舊還是沒有見到那兩個人。

  “都小心點,情況有點兒不對勁……”

  王援朝默默的端起了狙擊步槍,大聲提醒眾人。

  剛才那兩個人不管怎麽樣,憋了這麽久的氣也應該露會兒頭吧?但是自從潛入水中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發現他們浮上來換氣,這很明顯有些不正常。

  此時此刻,水道內的氣氛簡直緊張到了極點。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著渾濁的水麵,我甚至連旁邊老頭的呼吸聲都能聽清楚。

  “有什麽東西上來就把它打成篩子,咱們這麽多武器,就是有水鬼也不怕。”胖子在前麵叫囂道。

  不過讓我們微微鬆一口氣的是,水麵一片風平浪靜,並沒有什麽危險發生。

  “剛才那會不會就是兩具屍體?”

  胖子有些奇怪的說道。

  其實如果隻是兩具屍體,我們反倒不用那麽擔心。

  隻不過我們剛剛看到的那兩顆腦袋,很明顯是擺出了一副遊泳的姿勢。而且我望遠鏡裏看的更加清楚,那兩顆腦袋發現船之後,立馬紮進了水裏,如果是屍體的話,這就沒辦法解釋了。

  “胖子小心點!”

  我衝胖子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大意。

第98章 鬼拖船

  “你們看,這些粘糊糊的土包子是什麽?”

  此刻,水道變得愈發狹窄起來,我們一個個隻能彎下腰蹲在船上,借著手電筒看清楚周圍的環境。

  我們發現,在兩邊的岩壁上全是一團一團深灰色的土包子。這些土包子密密麻麻的,惡心的就像粘連在一起的惡性腫瘤。

  胖子用刀子刮了一下,卻刮不掉這些土包子。

  向導老漢在旁邊提醒我們道:“嘎子爺們,這玩意硬著呢,我剛才不小心摔在牆上,手都劃破了。”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