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7節

  “他是不是裝瘋賣傻不知道,不過叮當你說治病的時候,他的眼神有點……凶戾,這個老人一定知道很多事情,昨晚那副樣子很有可能也是裝出來的。”王援朝看著我認真的說道。

  我了解王援朝,他以前是幹偵察兵的,一旦他說出這些話,那就說明八九不離十了。

  “我們先摸摸這個村子的底吧!”我想了下說道。

  說實話我現在也有點好奇,這個從地圖上消失的‘鬼村’究竟是一座什麽樣的村子?

第10章 通陰狗

  我們背上包裹出門,一路上我們發現這個村子似乎也沒什麽特別之處。

  早上七八點的時候開始有人在田裏種菜,也有老人在家門口抽搭著旱煙,還有三三兩兩的年輕人去林子裏,好像是去打獵。

  如果這是一個普通的村子,那眼前的一切都很正常。但這裏是‘鬼村’,這些人似乎都沒有受到那怪病的影響,莫非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麻木了?我有些不解。

  “你們有沒有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這裏死過人,而且絕對不少。”

  王援朝臉色有些凝重,他眯著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

  “的確有點不對勁,村子裏一下來了好幾個陌生人,這些村民怎麽都一副熟視無睹的樣子?他娘的老子剛才還特地把手槍悄悄亮出來,他們卻跟沒看到一樣。”胖子悄悄說道。

  這個村子絕對有問題!

  一陣灼熱的感覺從喉嚨處傳來,我有些煩躁地喝了幾大口水,才稍稍的把那口渴的感覺壓下去,我打了個嗝,水都反胃出來了。

  這種感覺實在是惡心,明明自己肚子裏已經裝滿了水,但是大腦卻不斷告訴我口渴了,口渴了。

  “我們再去那邊的院子看一下吧!一定會有什麽線索的,我就不信這座村子裏的所有人都神神叨叨。”我指著村子盡頭的一個院子說道。

  我們幾個人走進院子,裏麵有一個瘦骨嶙峋,差不多三十多歲的婦女正在磨著一把菜刀,她看到我們進來隻是瞄了一眼,然後又繼續做起手中的活來。

  “他娘的有狗!”這時胖子大叫一聲,胖子曾經被藏獒攆過,現在看到大一點的狗就雙腿發軟。

  角落裏有一隻大黑狗呆呆的看著我們,它也不朝我們吠叫,也不搖尾巴表示歡迎,就好像是一個看客一樣。

  “不好!”

  一個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連忙轉過頭去,此刻四姑娘死死地盯著那隻狗,滿臉煞白。

  他突然朝著王援朝吼道:“把那隻狗抓起來宰了。”

  四姑娘的聲音很緊張,讓我們幾個人都嚇了一大跳。

  話音未落,那隻狗猛地跑出院子,留下麵麵相覷的我們。

  “你們留在這裏,等到了中午十二點,找到這座村子裏陽光最充足的地方,往下挖六米,如果挖到什麽東西馬上停手,等我消息!”

  四姑娘一個字一個字的吩咐道,然後整個人就飛快地衝出門追狗去了。

  陳駝子臉色慘白,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說老陳,你他娘的別在這裏唱白臉嚇人了,這娘娘腔說什麽?我怎麽一句話都沒聽懂。”

  胖子在旁邊問道。

  “我一開始還沒注意到,但你們剛才有沒有發現一個細節?四姑娘讓王援朝把狗宰了的時候,說的是字正腔圓的普通話,跟這裏的口音相差很多。但是那隻狗卻聽懂了四姑娘的話,一下就跑了,這是一條通陰狗!”陳駝子道。

  我臉色也跟著變白了,因為我家三代人都是做古董生意的,所以我多多少少了解一些邪門的東西。所謂的‘通陰狗’隻有苗族的寨子裏才有,記載中這種狗需要在懷胎的時候就給母狗飼養喂人血人肉,出生之後再用秘術繼續飼養,這種狗長大了之後就是通陰狗。

  “而且你有沒有發現,剛才那狗是條大黑狗!黑狗陽氣是最足的,所以我們土夫子常常用黑狗血破邪。但這條大黑狗居然給通陰了,這說明附近的地下肯定埋著什麽恐怖的玩意,出個粽子王都說不定。”陳駝子臉色白的跟紙一樣。

  這種狀況,就好比你在大中午都能遇見鬼。

  我手腳冰涼,心髒跳的飛快,下意識地問陳駝子接下來該怎麽辦?

  “現在我們是進退兩難,隻能看四姑娘能不能解決村子裏的東西了,要不然我們都得變成這樣。”

  陳駝子說完指了指那個正在磨刀的婦女,婦女那漠然的神色令人膽寒。

  一直等到了中午,我拿出地圖看了一下,終於在村子裏找了塊沒有沒有被大樹和房屋遮蔽的光照地方,這個地方也是我爺爺在地圖上畫了×的一個位置。

  “你們看這裏的土好像被翻過,要不然就在這裏開挖?”胖子用腳尖撥弄了一下土壤說道。

  我點了點頭,然後幾個人拿起鏟子猛地開挖起來。

  挖了將近五米深,我突然聞到了一股臭雞蛋味,那味道讓我一陣惡心。

  我一鏟子下去,帶起了一大坨粘稠的紅色沙土。

  “屍體!這裏有屍體!”

  陳駝子淒厲地叫了一下,他的鏟子落在了一顆腐爛的腦袋上,那屍體似乎是不久之前埋的,還沒有完全腐爛,看起來十分惡心。

  “這裏也有。”

  胖子哆嗦地叫道,他那邊也挖出了一具發臭的女屍,那女屍估計埋下去不到幾天,眼珠子骨溜溜地盯著我們,滿嘴白森森的牙齒。

  我隻覺得腳肚子發軟,他娘的這村子到底是什麽情況?死人怎麽連副棺材都沒有就直接埋進了土裏。

  “不對,這個女的是被活埋的!”

  陳駝子發出一聲驚呼,他指了指那女屍背後捆綁的繩子。

  我心裏一驚,突然就聽到王援朝吼道:“先別挖了,情況不對勁。”

  之前那個傻乎乎磨刀的婦女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提著菜刀來到了我們身後,她正直直地看著我們,那暴凸出來的眼珠子十分瘮人。而且有幾個年輕的村民也朝我們走來,我手腳有些冰涼,這些行屍走肉一樣的人想幹嘛?

  “跑!先回老村長的屋子。”

  王援朝把工兵鏟抓在手上,大聲對我們叫道。

  我們趕緊跟在他後麵,在這種空地上,如果我們給這些村民包圍了,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我身體猛地一個趔趄,差點摔了個狗吃屎。

  提著菜刀的婦女一把抱住我的肩膀,張開嘴巴,神情凶戾地一口就要咬下去,我雙腳亂踹,拚命抵住她脖子,不給她下口的機會。

  王援朝在旁邊抄起AK47,一槍托砸在那婦女後腦勺上,把她砸暈了過去。

  “快走,又有人來了!”王援朝拉起我沉聲說道。

  又一個年輕村民麵色猙獰地想來咬我,不過給胖子一腳踹翻在地,我們瘋狂地跑回了老村長的屋子裏,趕緊關上門插上銷。

  我透過門縫看了下屋子外麵,還好那些人並沒有跟過來。

  “我們好像是觸動了什麽禁忌,哨子村的人開始攻擊我們了!”我捂著砰砰亂跳的心說道。

  我真的從來沒有這麽恐懼過,一群僵屍一樣的人要攻擊你,這種隻會在電影裏出現的場景,此刻卻活生生的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第11章 鬼村妖奇談

  “這他媽整個一群瘋子。”胖子氣喘籲籲的抵住門。

  “絕不是瘋子那麽簡單!如果他們是瘋子的話,應該會一直無視我們,或者一直攻擊我們。我猜可能是我們剛才挖地的時候,觸碰到了什麽禁忌,有人‘下令’讓那些村民來攻擊我們的。”

  我皺著眉頭說道,突然之間我感覺有些毛骨悚然,這村子裏莫非還藏著一個幕後黑手?

  “老陳,你趕緊再說說,這座鬼村到底有什麽來頭。”

  胖子拽了陳駝子一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不可理解。

  “本來這事兒邪門,我不想跟你們說,胖子你之所以不知道哨子村,其實是有道理的。來的時候我還有點東西沒跟你們透出來,一來是覺得無關緊要,二來是我心裏也沒譜……”

  陳駝子慢條斯理的說道。

  “得得得,挑重點。”胖子沒好氣地打斷了。

  “這就是重點!”

  陳駝子很不爽自己的話被人打斷。

  “哨子村是在七十年代才被封鎖的,那時候我老爹是第一批進哨子村的人,他們本來想調查出村民到底得了什麽病,但是他們在當地呆了將近一年之後,卻依舊找不到病根。”

  陳駝子皺著眉頭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回去之後一切還好,可半年後就發生問題了!我老母在睡覺的時候突然被老爹一斧頭砍下了床,等我第二天去串門的時候,就看到老爹正在剁老母的屍體,肉碎的幾乎隻能看到一顆頭了……”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不敢置信,哨子村裏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我那時候小,完全不懂事,等我稍微大一點的時候去神經病院見老爹,老爹說,他腦袋裏麵住著一個人,每到深夜都會咄咄不休的跟自己說話,而那個人就是他從鬼村帶出來的。”

  陳駝子說完苦笑了一下:“這些話或許有些是我老爹瞎掰的,畢竟那時候他已經重度神經病了。但是我要提醒你們,這裏的一切或許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可怕!為何這麽一個民風彪悍的村子會迅速銷聲匿跡?為何李斯的墓會選擇葬在這裏?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為何我老爹會變成那樣。”

  “這一切的根源就在哨子村,我們現在什麽都不要想,哪怕是價值連城的青羊樽都滾一邊去。現在想的就是怎麽摸透這個地方,否則就算我們回去了,結局也是死路一條!”陳駝子說道。

  我現在越來越頭疼了。

  哨子村變成這樣,到底是因為爺爺當年打開了李斯墓,還是這裏本就是一塊被詛咒的地方?

  其他的人也給陳駝子的一席話說的沉默不語,本來以為隻是一次倒鬥,但是現在看來大家都搭進去了。

  “這種一個村子都遭殃的事情,你們聽到過嗎?”我打破了沉默,朝著陳駝子問道。

  他畢竟是老杆子,對於這方麵的東西,知道的肯定比我們多。

  “九五年那會兒,都說成都出了僵屍,當時鬧得那叫一個滿城風雨。據說,成都考古隊在一座墓裏挖出了兩具幹屍,當時也沒多想,照例是用卡車拉回博物館研究,沒想到當天晚上就屍變了!聽說接觸到的人全都變得喪心病狂,見東西就咬,跟感染了狂犬病一樣。給叮當你這麽一問,我這才想起來兩者之間似乎有那麽一點相像。”陳駝子說道。

  “你他娘的是說,哨子村地底下也有僵屍?”胖子被嚇的一個哆嗦。

  僵屍這種東西,在土夫子的眼裏比粽子還要凶。

  粽子再厲害不過是咬人抓人,隻要把黑驢蹄子塞它嘴裏就完事了,再不濟三五個壯漢用麻繩也能捆得住。但僵屍卻是帶毒的,而且刀槍不入,往往哪座墓裏出了僵屍,土夫子們就是帶了砍刀和獵槍都得全軍覆沒,而且一旦被僵屍咬了或者抓了,也得變成僵屍。

  如果我爺爺當年真的挖出了一具僵屍,那跟成都事件一樣,把哨子村的村民都變成了這幅鬼樣子,似乎也說得通了。

  “我們該不會被四姑娘耍了吧?按道理說他是曹四指的兒子,對這個墓塚應該比我們要熟。但他剛才讓我們去挖土,引來村民圍攻,分明是想害死我們啊!”

  胖子突然說道。

  我皺了下眉頭沒有說話,四姑娘這個人我從來都沒見過,自然也談不上交情。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我們聽了他的話去挖地,就給哨子村的人攻擊了。

  “給耍了也沒辦法,哨子村的門道隻有四姑娘了解。”陳駝子歎了一口氣。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我們這個病發作的時間越來越短了!”

  一旁的王援朝突然開口道。

  我點了點頭,一開始好像差不多一個小時,然而僅僅是一天之後,我每隔半個小時就要大口喝水,才能緩解那種燥熱的感覺。

  “他娘的再過幾天,我們不是得趴在水溝旁隨時喝水了?”胖子有些毛骨悚然地說道。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