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57節

此刻月光很足,照得我們大致能看清楚周圍的景物。

在西裝男的示意下,王援朝和張三炮兩個人走在最前麵,我和胖子在後麵。

“早知道就不去找這老狐狸了,現在倒好,大家都成了炮灰……”

胖子氣得牙癢癢,那模樣恨不得立刻掐死馬如龍。

我現在也覺得很鬱悶,本來以為馬如龍最多就是耍耍手段,卻沒想到他直接就把我們給軟禁了起來,還一路‘綁架’到了大王村。

“這他奶奶的,難怪這裏的村子會荒廢成這樣,有這些怪物在,村子裏的人除了運氣好的,否則誰能跑到外麵去?真不知道這些土地婆是從哪裏鑽出來的。”

胖子搖頭道。

“你們兩個給我好好看著路,別廢話。”西裝男回過頭,指著胖子說道。

“行行行,那麽凶幹什麽。”

胖子沒好氣地回了句。

我們繃緊著神經繼續往前走著,不過讓我們感到意外的是,一路往上走,卻再沒有發現土地婆的蹤跡。

整條山路風平浪靜,時不時有林子裏的野獸穿梭而過,但是總體來說,還是十分順暢的。

“向導,這些土地婆不在樹林裏活動嗎?”我朝著向導老漢問道。

現在我是一點兒也不敢放鬆,要知道,前後最容易遭受攻擊的就是我們幾個人,哪怕出一點兒紕漏,都有可能出現傷亡情況。

我手裏的沙漠之鷹捏得都要快滴出水來了。

“哪裏都有!哪裏都有!它不開心就會出來吃人,可能現在這個點,土地婆們都躺著睡覺了。”

向導老漢認真的解釋道。

我現在基本可以斷定,這家夥就是一個六七十年代的封建老農民,他說話的時候老老實實的,也不知道馬如龍是從哪兒找來的極品。

“還有多久可以到山頂啊,胖爺累的都快不行了。”又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胖子喘著粗氣說道。

我也是汗流浹背,感覺體力幾乎要被掏空了。要是再這麽走下去,萬一遇到土地婆,我們連拔槍的力氣都沒有。

“早著哩,約摸還得走一個小時。快點,等天亮土地婆又要出來吃人了!”向導老漢焦急地說道。

“先休息一下吧,再走下去腿真的要抽筋了……”

我把包裹放到地上,蹲著拚命喘著氣。

“切,大叔你真沒用,我背著這些東西一口氣就能到山頂。”凱薩琳嚼著口香糖,歡快無比的說道。

“你來背背看?”

我瞪了她一眼,也真奇怪,這女孩胸前那麽大倆球,怎麽走的這麽輕鬆。

“又不是沒背過。”

凱薩琳搖晃著腦袋說道。

“小丫頭片子別吹牛,就你這細胳膊細腿的,直接就給壓彎了。”胖子調戲了一下這小妞。

“不信拉倒。”凱薩琳冷哼了一下,似乎是很不爽胖子的口氣。

補充了一些水分,我的雙腿還在不停發抖的時候,馬如龍就已經在催促著上路了。

“趁著現在安全,抓緊時間走出去,到大王村再休息。”

“站著說話不腰疼,你一樣東西不拿,幾百斤的包裹叫胖爺背。”胖子嘟嚷著說道。

我背著那包裹的時候,腳都有點兒發軟,隻能在心裏默默祈禱著那些土地婆千萬不要出現。

一路走上去,我到後麵累得,根本連沙漠之鷹都插回到褲兜裏了。

“我說胖子,你們剛才看到的土地婆,到底長什麽模樣?”

為了轉移下注意力,我輕聲問胖子。

“說起這個,我也覺得他娘的有點奇怪,那老太太看起來明擺就一大活人,要是在大街上出現的話,我肯定不知道它是怪物,最多長相醜了點。叮當,該不會是大王村的村民中邪了,才變成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吧?”

胖子一臉詫異的說道。

中邪這種情況,雖然聽起來荒謬,但我確實親眼見過。

我六歲的時候,舅舅帶著我去老家探親,那會兒老家的山裏有一塊禁地。我那舅舅是個獵戶,對鬼神之說從來不信,正好他每天在村子裏呆著無聊,就偷偷溜進了山裏打獵。

往後好幾天,我們都沒有見過他。等他再出現的時候,身上的感覺完全變了,就好像是另外一個人鑽進他的身體裏一樣,我到現在還記得舅舅下山時那凶惡的眼神。

人越小,識別親人的能力越強,剛出生不久的小孩子一到母親的懷裏就不會哭,便是這個道理。

當時,舅舅大喊自己是闖王李自成,本來人到中年的他,上來七八個壯漢都拉不住!

就連食指粗細的麻繩,也給他輕而易舉的掙脫開了。

到最後他還是把一個壯漢給咬死了,村子裏的人沒辦法,隻能把他砍成幾段,可他的腦袋還在瘋狂的大喊‘你們敢以下犯上’!

這件事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也是我童年的陰影。

第91章 午夜心慌慌

我舅舅本是一個普通的獵戶,不過在中邪之後,力量卻增加了無數倍,活像一頭暴怒的棕熊,足見中邪的厲害。

“如果真的是中邪,那這附近可能有什麽陰氣比較重的東西,才會讓這麽多村民一起中邪!之前不是帶了黑狗血嗎?下次我們可以試試,直接往土地婆頭上潑就是了,黑狗血的煞氣估計能嚇退它們。”

張三炮聽了我的話,在前麵說道。

這一次馬如龍準備的東西極為齊全,不止有那些無比先進的武器,還有傳統的糯米、黑驢蹄子、黑狗血這些用來對付粽子的東西。

我們每個人都在裝有黑狗血的塑料桶裏,倒了一小袋血出來,那血剛剛倒出來的時候,一股濃鬱的腥味就差點讓我幹嘔起來。

“好,這條黑狗肯定夠凶!要不然血不會這麽臭。”

張三炮對這些黑狗血讚不絕口,因為在摸金校尉眼裏,越凶的血對付這些髒東西就越有效果。

我們繼續往山上走去,有了一袋黑狗血防身,我也不用揪著手槍不放了。

等爬到山頂的時候,已經淩晨四五點了,雖然周圍還是一片漆黑死寂,但天已經微微有點兒肚皮白。

這種時候,本該就是睡得最熟的時候,我們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困得受不了了,就連馬如龍臉上也露出一絲掩飾不住的疲倦。

“休息一下吧,走不動了。”

我把包裹扔在地上,揉著僵硬的肩膀說道。

然後趴在包裹上,什麽時候睡著了都不知道。

接著我隻感覺才過一會兒就被人踢醒,西裝男對我說道:“小子,輪到你值班了,都睡了一個小時了。”

我不情願的站起來,這會腦袋還是一團渾濁。

王援朝在一旁衝我點點頭,給我扔過來一個水壺,我喝了一口冰冷的水之後,才感覺清醒了一些。

“援朝,要不然你去眯會兒?”

我看王援朝臉上的困意很明顯,應該是一晚上都沒睡。

“好,出事了就喊我。”王援朝點了點頭,就去找了個地方睡下了。

我們選的這個位置其實還算不錯,離小樹林有一段緩衝的距離,哪怕是出了什麽事情也足夠讓我反應。

我坐在篝火旁邊取著暖,時不時地用夜視鏡看著周圍的情況。

這會兒周圍還是一片漆黑,不斷傳來了鬼哭狼嚎般的風聲。風聲時大時小,若是平時聽到這聲音可能會有點發毛,但是現在卻好像成了催眠曲一樣,不斷地鑽入我耳朵裏頭,安撫我睡過去。

我的頭越來越低,也不知道什麽時候,那風聲開始變小了……

一陣幽靈一樣的淒慘哭聲從樹林深處響起,我迷迷糊糊之間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等聽到是小孩子在哭的時候,我好像給人當頭淋下了一大盆冰水,瞬間整個人就清醒了。

我耳朵豎的直直,一動不動地聽著周圍的聲音。

“媽媽,要……喝……”

那輕輕說話的聲音,似乎就是從離我們最近的林子裏發出的。

我頭皮一陣發麻,就要從褲兜裏摸槍。

那林子裏不時傳來一聲又一聲不清晰的對話,把我幾乎是嚇懵了,就好像住著一戶人家似的,偶爾還冒出一陣哭聲。我第一個念頭就是:會不會是那些土地婆來了?

不過越聽越覺得不對頭,土地婆還會說話?

雖然這大半夜的有點莫名其妙,但大山裏的事情誰能說的準。

我就要回頭把胖子叫醒,讓他跟我一塊過去瞧瞧。

乍一回頭,卻發現樹枝上倒吊著一個大紅色的影子!那皺巴巴滿是鮮血的人臉,此刻距離我不足二十厘米。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將一直放在身邊的黑狗血丟了過去。

啊!

對方發出了令人牙酸的慘叫聲,而後就朝著山下狂奔逃竄。這動靜可不小,王援朝一個翻身就起來了,其他的幾個人也是瞬間睜開眼。

“都抄家夥,有情況!”

我聲音發顫的叫道。

見到胖子還抱著那包裹睡得噴香,我衝過去使勁踢了幾下這家夥的屁股,總算是把他踢醒了。

“叮當小心。”王援朝的聲音突然鑽入我耳朵。

我隻聽到自己耳邊傳來一陣風聲,一股騷腥味鑽進了我的鼻孔裏,我整個人好像是被什麽撞到了一樣,一下子狠狠地坐在了胖子圓鼓鼓的肚子上。

而後就聽到‘砰’‘砰’‘砰’一陣槍響,還有沙沙沙的聲音。等我轉過頭去的時候,那穿著大紅葬服的土地婆已經鑽進樹林深處了。

“這東西速度怎麽比狼崽子還快?媽的。”

西裝男收起了笑臉,他剛才開了三槍,居然沒有一發能擊中那土地婆。

“用黑狗血,這些東西怕黑狗血。”

我焦急的提醒道。

不過我們身上帶的黑狗血並不多,每個人就倒了一小袋,現在要倒的話肯定是來不及了。

我話還沒有說話,就聽到頭頂傳來了一陣陣沙沙沙的聲音。

“上麵也有!瘋子你和項虎盯緊了。”馬如龍大聲喝道。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地府建設計劃書
  作者:道門老九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