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50節

  張三炮的臉色很不好看,他那副模樣似乎覺得我是故意找茬的。

  我牙齒咬得咯咯響,恨不得現在就把這家夥吊起來嚴刑拷打一番。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麽這一切實在是太巧合了!

  那個帶著神秘劃痕的骷髏頭,剛好跟我們在李斯墓裏得到的拓文是同一種字體。

  還有,那張莫名其妙出現的光盤,到底是誰放的?

  眼看張三炮死都不承認,我也拿他沒辦法,隻能問道:“那你告訴我,這顆骷髏你是從哪裏得到的。”

  “你知道這東西的來曆?”

  張三炮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不知道。”

  “那就沒什麽好說的了,你也知道土夫子的規矩,隻賣價格不問出處。”張三炮說道。

  “我有個和你一樣的東西,我懷疑這背後有個大鬥!一旦挖出來,夠你吃八輩子的。”

  見張三炮有些不信,我當即把懷裏那份複印的拓文掏出來,在張三炮眼前亮了一下。

  張三炮整個人身體一震,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然後深吸了一口氣,什麽也不說的就坐在椅子上抽悶煙。

  他這副模樣反倒讓我有些奇怪了。

  “看來你也發現刻在骷髏上的那些劃痕了,這些文字在中國曆史上從未出現過,要是真能倒了這個鬥,隨便摸出幾件東西,比一座金礦都值錢!”

  我在一旁趁熱打鐵,張三炮這種人,隻要給他巨大的誘惑肯定會就範。

  “先讓我仔細看看你的那份拓文,如果是真的,我們就合作。”

  張三炮好久才按滅了煙。

  我把那張紙遞給了張三炮,他死死地盯著這些文字,用手蘸了一點酒,在桌子上飛快的比劃著!

  一邊比劃,嘴裏還念著一些聽不懂的口訣。

  “怎麽,你能看得懂這些文字?”我吃驚的問道。

第79章 骷髏妖奇談

  “我要能看懂這些文字,就不用當土夫子了,我隻是辨別一下真假而已。”張三炮沒好氣的說道,他一把抹掉了桌上的酒漬,猶豫了好久才說道:

  “可以跟你合作,不過你也要把這份文字的來曆,原原本本的跟我說一遍!”

  “沒問題。”

  我點了點頭。

  “那我就先告訴你這顆骷髏頭是怎麽來的,得到的過程隻能說相當邪門,這是一個漁民在捕魚的時候撈到的,聽他說撈到這玩意的時候,網裏麵的魚蝦跟發了瘋似得在裏麵亂竄,船頭的魚鷹也一個個扯著嗓子叫,像是死了爹一樣。當把網裏的魚蝦倒出來之後,他才發現了這顆骷髏頭,那時候我剛好在附近搜羅土貨,那漁民就把骷髏送了過來,想換點酒錢。我又不是考古學家,這晦氣的東西打死都不要,直接把漁民打發走了,結果你猜怎麽著?第二天一睡醒,這顆骷髏頭竟安安靜靜的躺在了我的枕頭邊上……”

  張三說到這,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我們靜靜地聽著張三炮訴說骷髏頭的來曆,旁邊的雜貨鋪老板叫二柱子,似乎是張三炮的遠房親戚,他也搬了張凳子聽故事一樣聽得津津有味,還弄了盤瓜子在磕。

  “你也知道,做咱們這行的,圖的就是一個吉利!我當時就把骷髏頭給丟了,沒想到第三天大清早,這顆骷髏頭又跟我睡在一起了……”張三炮委屈的說道。

  “我張三炮雖然盜過不少墓,也殺過人,但誰遇到這種事不瘮的慌?我氣的拿起這顆骷髏就往地上摔去,沒想到那骷髏啪的一聲就裂開了,撿起來之後才發現,骷髏的另一半是補粘上去的。”

  我點了點頭,人的頭顱是身體中最堅硬的部位,用工具撬開都很困難,砸碎它更是天方夜譚。

  張三炮繼續說道:“我抱著那顆骷髏頭,越來越覺得不對勁,而且之前那個漁民對它也是吹的神秘,於是就仔細研究了一番,而後我就發現了刻在骷髏上的那些文字。這些文字很奇怪,應該具備一定的研究價值,回到武漢以後我聯係了好幾個買家,但人家卻對這骷髏一點都不感興趣,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骷髏上刻的是什麽字,我實在是聯係不到外國買家,否則這骷髏肯定能賣出高價!”

  “那你怎麽又被人追殺了?還逃到了我的古董鋪子。”我皺著眉頭道。

  “你認不認識馬如龍?”張三炮突然反問了我一句。

  “那個盜墓界最有名氣的老前輩?”我說道。

  馬如龍這個人在道上是相當出名的,他十三歲下墓,五十歲金盆洗手。三十多年的倒鬥生涯,再加上祖傳的一些秘籍,讓他幾乎成為了盜墓界的活字典。尋常的土貨他隻要掃上一眼,就可以把這東西的年份,朝代,還有由來跟你說的一清二楚,所以人稱‘黃金眼’。

  請教他的人幾乎是絡繹不絕,而且之前有國家的人的找上他,希望他參加考古隊,不過都被他拒絕了。

  爺爺也跟我提過馬如龍的大名,當時還特地提著禮物拜訪過,不過那時候我爺爺比較落魄,最後是連門都沒讓進。

  “沒錯,就是他!老子想來想去覺得也隻有這位爺才能知道這些文字的來曆。為了摸清楚更多的信息,我就把那骷髏頭裏的文字臨摹了兩個給他。”

  “他認識這些文字嗎?”我問道。

  “具體認不認識不好說,不過他肯定知道這玩意的底細!老東西一直想騙我拿出全部文字做比對,我就讓他先給我講明白這些文字的出處,他給我扯了半天沒一句真話,我當然知道他想空手套白狼了,壓根沒鳥他。當時這老東西臉都急紅了,一直問我這些字是從哪得來的,那模樣恨不得把我五花大綁吊起來打!”

  張三炮一臉陰鷲的神色。

  “他越是這樣我就越興奮,能讓這老東西失態的,絕對是價值連城的國寶。接著你就知道了,本來我還想在這裏多藏幾天吊吊他的胃口,卻沒想到開始有人跟蹤我了,這些跟蹤我的人可不是善茬,絕對是見過血的,要不是那晚老子躲進了你的古董鋪子,怕是就被這老東西給做了。還以為馬如龍金盆洗手之後修身養性了,沒想到心比我還黑!”

  “那我們再去拜訪一下馬如龍。”

  我蹙著眉頭說道,這一趟非去不可,我突然有種直覺,如果那段視頻裏的隊伍真是我爺爺他們,那他們此刻想必也在追尋這些文字的秘密。

  “這老東西可不好對付,我們這幾個人根本沒資格跟他談判!這些文字既然能讓馬如龍失態,說明價值很大,要是這老東西撕破臉了怎麽辦?這老東西手底下的徒子徒孫可不少,要是去了他的地盤,他要捏死我們估計就跟捏死一隻螞蟻那麽簡單。”

  張三炮歎了口氣說道。

  我看了下張三炮,心裏麵有些警惕,這人的心思如此縝密,要和他合作還真得小心一點。

  “這個倒不用擔心,到時候骷髏頭裏的文字,還有我的那份拓文都隻帶一半。如果他有誠意合作大家就一起商量對策,要是敢下死手,他也得不到好。”

  我想了一下說道,其實這種情況不大可能發生,隻要馬如龍不是瘋了,肯定會選擇跟我們合作。

  “行,那事不宜遲,現在我就去買火車票,以最快的速度去潘家園找馬如龍。”張三炮急匆匆出了門。

  “潘家園?”

  我愣了一下,這他娘的胖子不是在那裏擺地攤嗎?

  隻是不知道胖子現在還有沒有重操舊業,不過這樣也好,到時候有胖子這條地頭蛇,我們行動也會方便許多。

  過了半個小時,我就接到了張三炮的電話,他讓我和王援朝準備好包裹就走。

  我們乘著火車就到了北京,張三炮似乎是有些不放心,還特地把二柱子帶上。那二柱子看上去憨憨的,有些傻裏傻氣,不過身體倒是很強壯,兩袋五十斤的米抗在肩上跟沒事人一樣,真要角起力來,估計王援朝也不是他的對手。

  出了站,我和張三炮約好第二天匯合,然後就分開了。

  “胖子現在不知道身體怎麽樣了?”王援朝笑了笑,之前有胖子在,一路上還是多了不少歡樂,雖然這貨有些不靠譜。

  “先去找找看,如果這家夥傷還沒好,我們就不提行動的事,隻說來北京逛逛天安門!”

  我想了想說道。

第80章 潘家園

  以胖子要錢不要命的性格,隻要知道有大鬥,肯定會跟著我們一塊行動的。

  我和王援朝一邊說,一邊進了潘家園。

  雖然知道潘家園是北京最大的古玩市場,但去了之後我還是嚇了一大跳。

  還沒到八點鍾,這裏頭已經是人聲鼎沸了,各個攤位上的人早已經到齊,購買古玩的客人也有不少,不過客人的打扮都很奇怪,有的甚至戴著一個麵具在挑選古董。

  “這些人戴著麵具幹什麽?”王援朝沒有來過這地方,他覺得有些新奇。

  我笑著解釋道:“北京潘家園素有‘鬼市’之稱,真正有慧眼的人是可以淘到好東西的。這些人和那些裝闊氣的老板不同,他們大多是低調行事,臉上戴麵具是怕被別人認出來。”

  我們這一片都是出售古代瓷器的,我一個攤位一個攤位的找,想看看有沒有胖子的身影。

  我記得胖子最愛倒騰的就是瓷器,他說這東西最容易出手,有時候忽悠一個外國人,就夠三個月飯錢。

  不過圍繞著這一大片區域走了半個小時,幾乎是把每一家攤位都走完了,還是沒有發現胖子的蹤跡。

  “胖子該不會還在老家養傷吧!”

  我自言自語地說道。

  “兩位兄弟,是來挑好東西的嗎?”這時,一隻手搭在了我肩膀上,聲音無比奉承。

  我有些不爽地撥開那隻肉乎乎的手,不過回頭的時候,我和王援朝兩個人都是一愣。

  這不是死胖子是誰!

  “胖子別鬧,你他娘的拉客都拉到自家人頭上了。”我沒好氣的道。

  胖子神情一怔,那模樣似乎是有點心虛:“原來兄弟在我這裏買過東西?那應該知道我這裏好東西不少了,來來來,我們過去慢慢看。”

  說罷他熟稔地攬住我肩膀,就硬生生地把我往他的攤位拖。

  我和王援朝哭笑不得,這家夥好像真沒認出我們來啊,這把我們當冤大頭坑呢。

  “應該是之前留下的後遺症。”我指了指腦袋,對王援朝說道。

  胖子的攤位居然擺在潘家園後門,這家夥還特地跑到前門去拉人,看他那副熟練的樣子,應該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

  “兄弟,剛好胖爺前兩天收到一件寶貝,既然這麽有緣,我就讓你長長見識!”

  胖子從屋子裏頭拿出一個用報紙包著的碗,神秘兮兮地對我說道。

  “看這花紋,看這做工,想不到吧?這是正宗的唐三彩瓷器!現在隻需要五千塊錢,這件東西就是你的了。唉,要不是我武漢的一個好友身染重病,我也不會出售傳家寶。”

  “滾你丫的死胖子,你他媽才身染重病!”

  我破口大罵,胖子說這話的時候簡直比背書還利索,顯然不知道說了多少遍了。我聽的簡直是火冒三丈,難怪這半年多來諸事不順,原來是有人在咒我。

  “等等,我想起來了,你們不是叮當和援朝兄弟嗎?怎麽跑北京來了。”胖子突然瞪圓了雙眼,看著我們大叫。

  “算了,以這家夥現在的狀態,參加行動就是送死。”我苦笑著說道。

  王援朝也是點了點頭,胖子一臉狐疑地盯著我:“什麽行動?叮當我可告訴你,別想丟下胖爺不管,一個人去發財!”

  “你腦袋都壞了,還發個毛的財,好好養著吧。”

  我沒好氣地說道,順手就把那破碗丟回攤子。

  “胖爺要是腦袋壞了,能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給你們看個好東西就知道了。”胖子在那一堆亂七八糟的雜貨裏摸出一個木盒子,然後遞給我。

  我打開那盒子一看,發現裏麵放著一枚深綠色的扳指,上麵的紋理清晰可見,而且在一個位置有一道很明顯的白痕。

  “這是秦朝末年的匈奴扳指?這玩意可是隻有匈奴貴族才有資格佩戴的。”我檢查了一下說道。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