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49節

  我的呼吸慢慢變得急促,這種猜測是很有可能的,也是最合理的!

  也就是說,在某一個時間段,我爺爺李衛國已經被替換成了另一個容貌相似的人。而真這個的李衛國,則有可能去了別的地方。

  不過李斯墓裏出現的那具屍體,和視頻裏的爺爺又是什麽關係,任憑我想破了腦袋都想不明白。

  現在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我爺爺李衛國很可能並沒有死!而且遇到了大麻煩。

  這張光盤就是他在向我求救!

  說句實話,之前在李斯墓裏發生的一切,讓我到現在都還有心理陰影。

  但是這張莫名其妙出現的光盤,卻仿佛一顆炸彈,毀掉了我平靜如水的生活。

  我幾乎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覺,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的時候,我就打車去找明叔了。這件事已經牽扯到了我爺爺,我決定跟明叔攤牌,他肯定知道一些內幕!

  不過當我來到明叔家的時候,敲了半天門卻沒人回應。

  這時一個清掃大媽走過來跟我說道:“小夥子,人家出遠門去了,你有急事嗎?”

  大媽的神情有些警惕,似乎懷疑我是小偷。

  “大媽你知道明叔上哪去了嗎?我是他親戚。”我趕緊問道。

  見我是熟人,大媽的態度這才稍稍好點。

  “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裏,總之你要是阿明親戚,就多來看看他吧!他也挺可憐的,腦子有問題,每天晚上都大喊大叫,平時也不肯讓我進他的房間搞衛生……”

  大媽嘮嘮叨叨的說道。

  出門了?

  我沒工夫理會大媽的廢話,這會兒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昨天看到的光盤。

  “大媽,明叔大概是什麽時候出門的?”我有些緊張地問道。

  “差不多一個月沒看到他了吧?”大媽也有些不確定。

  我直接就跑回了鋪子,一個月,也就是說在拿到那份拓文之後,明叔就離開了!

  而明叔很有可能就在視頻裏的那支隊伍當中,因為時間方麵完全對的上,這也從側麵證明了那張光盤是故意送到我手裏的。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決定立刻開始調查這件事,不管是為了爺爺,還是為了解開謎團,我都要有所行動。

  我在家裏猶豫了很久,還是決定打電話聯係一下王援朝!

第78章 張三炮

  從醫院出來之後,我就很久沒和王援朝碰麵了,他似乎要給老婆治病,三天兩頭往外地跑。

  “喂?”

  片刻,電話那頭傳來了王援朝低沉的聲音。

  “援朝是我。”不知道為何,對於王援朝我特別的信任。

  我把所有的事都跟他說了一遍,然後告訴他我爺爺可能還活著,我必須一查到底。

  “好,晚上到。”

  王援朝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我有些苦笑地坐在椅子上,其實王援朝這麽爽快,反倒是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之前一直沒有聯係他,等有事了才打電話,想想都有些汗顏。

  下午四五點的時候,王援朝就出現在了我的店鋪門口,他還是穿著那件草綠色的軍裝,甚至一樣行李都不帶,模樣也沒什麽變化。

  “援朝,來的可真夠快的!”

  我和他來了個熊抱。

  王援朝也難得咧開嘴笑了笑:“胖子現在怎麽樣了?”

  “這家夥估計有點後遺症,回老家修養去了。”我沒說胖子可能會腦殘的事,因為想想我就忍不住發笑。

  我把鋪子的卷簾門拉下來,然後泡了壺新茶和王援朝喝起來。

  “援朝,嫂子現在怎麽樣了?”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

  王援朝臉色一黯,他半晌才說道:“肝癌晚期,撐了三個月還是走了……”

  “節哀。”

  我總算知道為什麽王援朝急需用錢了,原來是老婆得了不治之症,這會我也不知道說什麽好。

  “生老病死,我看的開,就是恨自己沒給她過幾天好日子。”王援朝點了根煙。

  “需要我做什麽?”王援朝說道。

  “援朝,這次行動可能非常危險,之前看了一段視頻……”

  王援朝蹙了下眉頭道:“說重點。”

  “反正就是相當危險,而且我們需要跟一個叫張三炮的人合作,這家夥人品很差,心狠手辣,是正宗的摸金校尉,跟他打交道我心裏沒底。”我說道。

  “要不要武器?我能弄到。”王援朝點了點頭。

  “暫時不用!我打算先和這個人談談,從他嘴裏套出一些線索,需要你保護。”我想了想說道,現在我兩手空空,除了從那張光盤裏的東西外,其他的一無所有。

  要想盡快找到爺爺,還有那段拓文的秘密,張三炮就是關鍵。

  “沒問題。”王援朝點了點頭。

  張三炮一直都在古董街活躍,每個月手頭緊了,都會來出一兩件土貨。這條古董街,其實說到底就是一個小江湖,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哪怕我從不接觸這些黑幕,但我依然知道這條街裏,有哪些人是搞軍火的,哪些人是土夫子,哪些又是正兒八經的人家。

  遇到什麽事情,要去找什麽人。

  在一個古董商人的家庭生活二十年,有些東西不需要別人指點就能知道,而外人來這裏,就會跟無頭蒼蠅一樣摸不到東西。

  所以道上才會有強龍不壓低頭蛇的說法。

  我和王援朝吃了碗鮮肉水餃,一直等到天黑才出門。

  我們來到了一條昏暗的巷子裏,我在一個破舊的垃圾屋前停了下來,對裏麵喊了幾嗓子。

  片刻,從垃圾屋裏走出了一個髒兮兮並且骨瘦嶙峋的年輕人,我皺了下眉頭,這人身上還有股大麻味道,他不耐煩地問道:“什麽事情?”

  “我要找張三炮,五百好處費。”我皺著眉頭說道。

  “不知道。”

  那人擺了擺手,又要鑽回屋子裏。

  “一千,而且向你保證,我找他隻是問點事情,並非仇家。”我說道。

  我看年輕人臉上有些猶豫,頓時知道有戲。

  這人估計是怕張三炮事後報複,不過卻也對錢動了心。

  “最後一次報價,五千!這筆錢夠你出去躲一個月了,而且我絕不會透露是你給的消息……”我繼續誘惑道。

  “走吧。”

  王援朝說了一聲,然後裝作不耐煩的轉身離開。

  “慢!我可以告訴你們張三炮在哪,不過我要一萬。以張三炮的性格,要是知道我出賣了他,肯定會下死手的。”那瘦骨嶙峋的年輕人咬牙說道。

  “就五千,一分也不能多,而且這件事你一點風險也沒有。”

  我搖了搖頭,這種時候可不能退步,要不然這家夥可能會進一步要價。

  “好,先亮票子。”

  我數了五十張百元大鈔在這年輕人麵前晃了晃,對方頓時雙眼放光,本來頹廢的神色也一下子煥發出了神采。

  他伸出手就要拿錢,我卻冷笑一聲:“先說位置!你可別想糊弄我,要是找不到人,你一分錢都拿不到。”

  “騙你幹嘛?我的那幫兄弟每天都在古董街遊蕩,這裏哪怕有一點風吹草動都瞞不過我。張三炮前幾天應該是得罪什麽人了,慌慌忙忙的跑回來,來的時候手裏還提著一個破布包裹,對不對?他現在就躲在雜貨鋪裏,你去那裏找準能逮到人。”年輕人不耐煩地說道。

  “行,看來你還真有點本事。”

  我把錢給了他,那年輕人餓狼一樣把錢塞入口袋,就急匆匆離開了,似乎是擔心我會鬧出人命案子。

  接著,我和王援朝就找到了那家雜貨鋪,我裝作買散酒去敲門。

  正當雜貨鋪老板開鎖的時候,王援朝猛的一腳把門踹開。屋子裏有一股酒香味道,桌子上放著兩個碗和兩雙筷子,飯還是熱的,不過人卻不見了。

  “不好,這家夥跑了!”

  王援朝推開窗戶就跳了出去,那凶悍的模樣把雜貨鋪老板嚇了一大跳。

  “叮當……叮當兄弟,你這是想幹嘛?”

  雜貨鋪老板嚇得臉色發白。

  這會兒我自然沒心思去理他,趕緊跟著王援朝追了過去。

  他們的速度很快,當我追上去的時候,已經跑了有一百多米了。兩個人廝打在一塊兒,張三炮手腳並用,每一招都極為狠辣,不是掏眼,就是鎖喉。看的我心驚肉跳,生怕王援朝會出什麽事。

  “張三炮!你他媽住手。”

  我趕緊跑了過去,踢了下張三炮屁股。

  “李叮當?”

  張三炮看到我的臉,猶豫了一下,這才收了手。

  我衝王援朝點了點頭,王援朝也鬆開了張三炮的肩膀。

  “李叮當你是想黑吃黑嗎?那顆骷髏可是我拚死摸回來的,沒錢絕對不賣。”

  回到了雜貨鋪,張三炮開門見山的說道。

  “我不是來黑吃黑的,隻是要問你點事兒,那張光盤你是從哪裏得來的?”我皺著眉頭問道。

  “光盤,什麽光盤?”張三炮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

  “別他媽揣著明白當糊塗,就是我床底下的那張光盤,不是你放的,難道還是鬼放的?”

  這光盤關係到我爺爺的生死,我一聽張三炮想抵賴,頓時就火了。

  “我張三炮需要跟你這種小毛孩裝糊塗嗎?我承認,之前趁你睡覺的時候,我又溜進來把那骷髏頭摸走了,這會兒正在躲風聲呢,哪有功夫給你放什麽光盤……”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