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42節

  胖子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原來之前他一直隱藏了自己的實力,在水怪那裏,才算是放開幹了。”王援朝的表情有些難以置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四姑娘指甲上的黑色才逐漸褪下去。

  他慢慢睜開眼睛,茫然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然後他蹲坐在地上,打開鐵盒,一口氣往嘴裏塞了兩顆大白兔奶糖。

  “四姑娘你沒事吧?”我來到四姑娘旁邊,神情緊張地問道。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摸了四姑娘的額頭,上麵滲滿了細密的汗珠,不過依舊是一片冰涼。

  “快走。”四姑娘突然冷冷的說道。

  “什麽?”我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湖底有機關,我殺死了鎮湖水神,這裏很快就會崩塌。”

  四姑娘的臉白的一點兒血色都沒有,這幾句話說出來,仿佛掏空了他所有的力氣。

  我頓時頭皮發炸,這會兒我才發現我們的頭頂,不知什麽時候,空氣中已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白色灰塵。

  “臥槽,已經出現裂縫了?”

  胖子也給嚇了一大跳。

  我們兩個架起四姑娘,就屁顛屁顛的朝前跑。

  王援朝在前麵開路,還好手電筒是防水的,這會兒萬分幸運的還能打開,要不然我們就真完了。

  我們走得非常小心,現在胖子手臂脫臼,王援朝之前估計也受了不輕的內傷,那條觸手活生生把他從湖麵抽到了湖底,這傷勢起碼跟遭了車禍一樣。

  而戰鬥力最為彪悍的四姑娘,也成了走路困難戶。

  這要是再出現什麽危險,就隻能靠我一個人頂著了,這很明顯不現實。

  此刻的岸邊,猶如在下著一場細密的沙雨,那‘沙沙沙’的響聲逐漸變大。

  “四姑娘,這裏還有多久會塌?”

  胖子緊張的問道。

  “難說,最多不超過三個小時,湖底有一個支撐點,是整座墓的主梁。那些鐵鏈並不完全是為了綁住水怪的,還有一部分是利用水怪的重量來壓住支撐點,現在水怪死了,支撐點也就崩潰了……”

  四姑娘突然睜開了我和胖子的手,似乎是恢複了一些力氣。

  “這李斯莫非瘋了不成?連自己的老窩都要埋葬。”胖子給嚇了一大跳。

第67章 通天之路

  胖子的話反而讓我產生了不少想法,我握著拳頭說道:“如果這座墓的主梁就在湖裏,那我們離終點應該很近了!也許青羊樽就在前麵,還有關於李斯的全部秘密。”

  這會兒,我突然有種顫栗的感覺!

  不說別的,如果真的能夠得到這些秘密,光是上交給國家,我們幾個人都會成為考古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一輩子衣食無憂,更別說是走其他渠道了。

  哪怕是王援朝,也忍不住露出了些許興奮的表情。

  其實說到底,一路殺到這裏,大家都是為了錢。隻要有了錢,我就能還清高利貸,胖子就能當大老板,王援朝就能把老婆的病治好,我們這輩子的夢想都實現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四姑娘突然蹲下身子,手掌撐著地,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

  “你身體還能挺得住嗎?”我皺著眉頭問道,有些不放心。

  四姑娘點了點頭,他咳嗽了一聲,走在了隊伍前麵,不過那步伐很明顯有些輕浮。

  我注意到他指甲上的黑血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這黑血似乎是壓製他實力的關鍵。

  不過見四姑娘並沒有提起這件事的打算,我隻能按捺住心中的好奇,默默的跟在後麵。

  地上的積水逐漸消失,我們離之前的湖泊也越來越遠了。

  此刻,我隻能看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手電筒的亮光似乎已經穿透不了這些細密的塵埃了。讓我極度不安的是,空氣中的小顆粒比起之前還要密集許多,這意味著塌方越來越嚴重。

  “你們有沒有聽到奇怪的聲音?”

  王援朝突然問道。

  “援朝兄弟你也聽到了?之前我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那聲音有點詭異,好像是蟲子在嘰嘰渣渣的叫。”胖子疑惑地說道。

  那聲音和沙土落下來的動靜,還是有區別的,我也聽到了。

  我們雖然害怕,但腳下的速度卻一點不慢,幾乎是小跑著往前衝。

  兩邊的路逐漸變得狹窄起來,好像是一把刀斜著插過去一樣。這種地勢,一旦墓塚塌方,我們絕對會被包餃子。

  小跑了幾分鍾,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對勁。

  在我們視線的盡頭,通紅一片,我仔細打量了很久,然後才毛骨悚然地發現,那竟然是一雙雙猙獰無比的眼睛。

  那眼睛散發出一股詭譎的紅芒,好像是某種野獸的瞳孔一樣,非常引人注目。所以我們才能在茫茫沙雨中發現這些懸浮的紅色眼睛!

  隨著我們慢慢走近,視線逐漸空闊出來之後,那紅色的眼睛居然遍布了我們的視線。

  “這他娘的不會是蝙蝠吧?要是這麽多蝙蝠同時朝我們發起攻擊,胖爺豈不是分分鍾被吃幹抹淨……”胖子的臉色無比難看。

  那數量的確有些誇張,幾乎我們能看到的地方,都出現了血紅色的眼睛。

  雖然由於空氣太模糊,看的並不是很清晰,但這樣反而給我們一種極度壓抑的感覺。

  “應該不會是蝙蝠,蝙蝠不可能在地下存活這麽久。”王援朝搖了搖頭。

  “你們還記不記得,瓷缸上畫著的眼睛?”

  四姑娘突然說道。

  “我說這些東西怎麽那麽熟悉,似乎在哪裏見過一樣,對對,就是這個。”胖子拍了一下大腿。

  我隻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有一種被野獸盯上的感覺,當時那些瓷缸表麵的彩繪,很大一部分畫的都是這些似笑非笑的彎曲眼睛。

  “之前我還和陳駝子討論過,覺得這是一種圖騰。現在看來這些眼睛不光是圖騰,還是一種真實存在的猛獸!”

  我仔細回憶了一下,然後對胖子他們說道。

  此刻的我的心情非常凝重,以我對李斯的了解,他絕對是個做事小心,而且心腸毒辣的人。哪怕是在絕境之中,還不忘多加幾個陷阱補刀。

  無盡階梯,白毛僵屍,陳倉道,陰陽童子,這些東西足以將闖入墓葬的人殺死一百次!

  但李斯卻絲毫不滿意,甚至在大章魚下麵,還造了一個可以毀掉整座墓的主梁。

  如果前方真的藏有那個巨大的秘密,那這些紅色眼睛,可能比我們之前遇到的所有東西都要可怕!

  “不對,爺爺好像跟我提起過。”

  我忽然想起了爺爺一直跟我講的故事,青羊樽上的紅色眼睛……

  我一直都以為這是我爺爺臆想出來的東西,但是這一幕,現在卻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嘩啦!

  我們的頭頂,猛地砸下了一塊石板,揚起的塵土讓我忍不住劇烈咳嗽起來。

  “快往前走,有話待會說,這裏要塌了!”王援朝大聲吼道。

  他將手電筒照到了岩壁的一個位置上,那裏不知什麽時候,出現一道手指粗細的裂縫。

  而我們也清晰的感受到,腳下傳來了一陣接一陣的晃動,好像是地震前兆一般。

  這會我們剛剛放慢的腳步,不得不再次加快,真有種老鷹捉小雞的感覺。

  這段路程看起來很短,但是我們一邊走一邊跑,居然用了足足二十分鍾才到頭。

  “這些地方到底是怎麽開鑿出來的,這種大工程,就是現代的科技都很難做到吧?”

  胖子喘著粗氣說道。

  我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如此規模的古墓,甚至比一些皇家陵園還要大,可想而知工程量得多大。

  “小心,前麵是懸崖!”

  就在此時,王援朝陡然加大了手電筒的亮度。

  我們小心翼翼的跟著他鑽進路盡頭的一個小洞,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一條三米多寬的筆直通道。

  左右兩邊,都是一眼望不到底的萬丈懸崖。

  我丟了個石頭下去,居然連回音都聽不到。

  而連接通道的,則是一級一級的恐怖階梯。

  之所以說階梯恐怖,是因為它是由一塊塊石板疊上去的,每兩塊踏腳的石板之間,差不多有一米的空隙,而空隙下麵就是萬丈深淵!

  這他娘的,別說讓人一步步往上跳了,就是看一眼都發暈。

  這條階梯的頂端,則是一個巨大的平台,平台是由四根石柱支撐住的。這種設計,我除了震撼之外真的找不到其他形容詞了。

  “這……這真的是古代人做的?”

  胖子結結巴巴的問道。

  我和王援朝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們現在可是在地底很深的地方,並不是在高山之上,這樣的輝煌工程究竟是如何完成的?

第68章 鼻涕蟲

  首先,李斯需要挖空這片地方,運出所有土,然後將龐大的石柱和階梯搭建起來,才能造出這種跨越世代的偉大建築!

  而我們之前所見到的那些血紅色眼睛,就吸附在通道左右的懸崖上。

  這會兒,通過手電筒我們已經看清了,這些東西,居然是一條一條巨大的乳白色蟲子!

  外形還他媽有點可愛,肥乎乎,軟噠噠的,長著兩個觸角,就跟脫了殼的蝸牛一樣。這些蟲子的觸角在懸崖上不斷蠕動著,發出嘰嘰喳喳,難以用語言來描述的聲音。

  啪!

  一隻蟲子掉在了我們前麵的通道上,它那頭搖晃了一下,血紅色的眼睛鼓溜鼓溜的朝我們瞪了一會兒,就往這邊爬過來。

  爬的過程中,還伴有‘滋滋’的聲響,而它所經過的地方,有一股淡黃色的煙霧慢慢升騰起來。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