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5節

  “有人攔路,抄好家夥。”王援朝低聲說道。

  我心裏一緊,趕緊摸了一把54式手槍跳下車,趁著車大燈我看清了,攔路的是一個臉色漠然的年輕人,年紀跟我差不多。

  我感覺有些怪異,這個人長得很秀氣,兩道劍眉,皮膚白的跟剝了殼的雞蛋一樣。穿著一件黑色鯊魚皮衝鋒衣,背個小包,完全不像是來打劫的,反而像是登山的驢友。

  王援朝拉開了車門,然後走下去和這個人對峙著。

  不知道為什麽,我感覺王援朝很緊張,身體甚至微微發抖,似乎很忌憚這個年輕人!

第7章 四姑娘

  “你是李叮當嗎?我是明叔叫來入夥的。”年輕人看著我,皺了下眉頭。

  怎麽又是明叔,他到底想要幹嘛?

  這一次出發我自認為做的隱秘,卻沒想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明叔的眼皮子底下,現在還派個人來監視我。

  想到這,我就無比惱火。

  “你認錯人了,我們是去收麥子的。”我眼中殺機一閃,就要舉起手槍。

  “慢著娃子,敢問前麵的可是四姑娘?”

  這時,陳駝子衝過來死死壓住我的手,然後衝對麵的年輕人大喝道。

  我一下子就懵了,四姑娘是幾個意思?

  這他媽不是男的嗎?

  王援朝還是如臨大敵,反而是這個四姑娘一臉冷漠地站在一邊,對陳駝子點了下頭。

  “娃子,如果你信我的話就聽我一句勸,你應該知道大名鼎鼎的曹四指吧?這人是曹四指的親兒子,一身倒鬥本事出神入化,咱們這一趟沒他不行。”陳駝子勸我道,他使勁朝我使眼色,似乎是暗示我不要和這個人起衝突。

  曹四指?

  聽到這話我猛然想起了黑白照片中,坐在爺爺右邊的那個大胡子。

  如果去掉胡子的話,兩個人還真挺像。

  我有些頭疼了,本來這次倒鬥是為了拿青羊樽,現在明叔的身份撲朔迷離,又插進來一個四姑娘,局勢開始變得越來越難控製了。

  見到我還在猶豫,四姑娘直接拉開車門上去休息,留下我和胖子一人拿把槍幹瞪眼。

  “娃子你要是擔心這人會黑吃黑的話,就錯了。他在道上還是很有名的,肯入夥是賞我們臉,說不得這次的把握要再增加三個手指頭。”陳駝子道。

  “這四姑娘到底是什麽人?你個老駝子趕緊說道清楚。”胖子在一旁說道。

  “這人什麽來頭誰都不清楚,隻知道他是曹四指兒子,因為生得秀氣,所以道上都叫慣了他四姑娘。他自成一派,手指頭堅喻鋼鐵,一身雙指探龍穴的功夫無人能及,據說早就超過了他爹曹四指。”陳駝子道。

  “好,既然這人現在沒露出敵意,我們就先一同行動,不過大家都留點心。”我想了下說道。

  車上多了個陌生人的感覺非常怪異,但四姑娘卻一直睡在椅子上,絲毫不怕我們突然捅他一刀子。

  我慢慢摸出爺爺的筆記本,然後盯著夾在裏麵的照片看,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像,這個人跟照片上的曹四指實在是太像了!

  雖然照片細節有一些模糊了看不出來,但是曹四指的耳朵是那種很少見的菱形方耳,看起來有點妖異,好像精靈一樣的感覺。

  而這個‘四姑娘’的耳朵也一模一樣,真的有這麽像的父子嗎?

  讓我有些毛骨悚然的是,他們的坐姿居然也是一模一樣,兩隻手平行疊放在大腿上,右手缺了一根大拇指,如果不是時間年代相隔數十年,我甚至會懷疑這是同一個人。

  這一趟足足開了將近三個小時,麵包車都快顛散架了,我們到上蔡縣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兩點多了。

  我們又沿著爺爺留下的那張地圖走,終於來到了一片低矮的山丘前。

  一路上基本是九曲十八彎,要不是王援朝以前當過偵察兵,我們根本就找不到這裏。這個鬥難怪沒人盜,它的位置實在是偏僻的太極端了!

  估計土生土長的上蔡縣人,都很難會找到這裏。

  “前麵的路完全都給這些這些枯枝爛葉堵死了,車開不了。”王援朝停下車,無奈地說道。

  我下車拿望遠鏡仔細瞄了一下地形,又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大概判斷出我們在地圖的什麽方位。

  “要去哨子村,就得繼續往東南方向走,穿過這座山應該就差不多了,隻不過現在兩點多了,我們是不是等明天再行動?”我皺著眉頭道。

  “現在就走,別停留。”

  四姑娘走下車,他對著那座大山看了很久,突然說道。

  說完就自己走上山路,胖子和我有些目瞪口呆。

  “聽他的。”陳駝子對於四姑娘似乎有一種盲目的信任。

  “走就走,難不成咱幾個帶把的爺們還不敢摸黑上山了!”胖子罵罵咧咧的。

  這座山不知道為何,樹長得特別茂密,我們進去的時候根本就不像是來到一個小山坡,而是一片大森林。借著兩個手電筒的亮光,我們一路向前。

  疙瘩!

  突然我腦袋上傳來了一陣輕微的聲響,我隻感覺有一團冰涼的東西落到脖子上,然後順著脖子滑了下去。

  我大驚失色,瘋狂亂抓。

  “叮當別動,就是隻老鼠,瞧你那慫樣。”

  胖子一把掀開我的衣服,提起老鼠丟了出去。

  我有些尷尬,連忙打著哈哈:“我剛才還以為是什麽古怪東西呢,嗬嗬。”

  四姑娘盯著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麽,我順著他盯得方向看過去,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在我們前麵,我起碼看到了七八隻老鼠在地上蠕動著。

  “真他娘的惡心。”

  胖子使勁摩挲著手臂上的雞皮疙瘩。

  “鬼村應該要到了。”陳駝子輕輕說道。

  一路走過去,我們見到有野豬,山雞幾種動物,不過這些動物似乎是得了什麽病一樣,哪怕是我們走到旁邊,也隻是挪動了幾下。

  “這他娘的不會真有傳染病吧?你說這小山丘的樹木這麽茂密,想必是野獸病死當了肥料。”

  胖子哆嗦著道,似乎也有些發毛。

  “先離開這裏吧,這小山我覺得不對勁,我們到了村子裏再說。”陳駝子道。

  不過越想離開老天偏偏不讓我們如願,我們在這些茂密的樹叢中迷了路,走了幾圈都沒有走出去。其實也不能怪我們,這裏的雜草都有我們人那麽高了,在晚上想找準方向實在是難。

  “先休息一下吧,胖爺實在是撐不住了……”

  找了塊空地,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沒一會兒整個身子就斜到地上打鼾去了。

  “老陳,援朝你們兩個也休息一下吧。”我說道。

  王援朝開了一個晚上的車,現在估計也累的夠嗆。

  四姑娘則一直在走來走去,也不知道要幹什麽。

  我看到他走到一隻野豬旁一陣檢查,回來的時候臉色有點兒凝重。

  然後他好像發現了什麽,突然紮入草叢裏離開了,留下一臉錯愕的我。

  我有些無語,這個人好像和我們是處於兩條平行線上的,根本就無法了解這個人到底想幹嘛。

  我找了地兒坐下,給涼風一吹,整個人就有些迷迷糊糊的,堅持了一個多小時終於開始打起盹來。

  咕嚕咕嚕咕嚕……

  淩成四點左右的時候,我突然給一陣奇怪的聲音給吵醒了。

  那聲音就在我身後,我渾身好像觸電一樣跳起來,猛的發現一棵大樹後麵露出了半張老太太的臉,那老太太臉色詭譎的看著我,半張臉上都是泥巴和血。

  這一刻,我身體好像是僵住了一般,動都不敢動,隻是死死的盯著對方!

第8章 哨子村驚魂

  “胖子,出事了,快……快他媽起來!”

  我結結巴巴的說道,不過胖子一動不動,睡得跟豬一樣。

  咕嚕,咕嚕,咕嚕。

  老太太像狗一樣趴在地上,然後在一個坑窪裏喝水。

  我這才發現,剛才那聲音很可能就是這老太太喝水的時候發出的。我這會兒心神稍微安定了點,可能這人是哨子村的村民吧?隻不過神經有些問題。

  我趕緊走到胖子身邊踢了踢他屁股,卻沒想到這樣都踢不醒。

  “水、水……哢哢哢。”

  突然那老太太說話了,我猶豫了一下,往那邊走了幾步,卻見老太太拚命的把頭往土裏拱,嘴巴裏吃的都是泥。

  “水,水。”

  她突然歇斯底裏地喊起來,嘴巴裏發出我聽不懂的咕嚕聲。

  刹那間,她臉上青筋好像是麻繩一樣暴凸起來,那眼珠子裏充斥著紅色的血液。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陣巨大的力量撞在地上,差點沒暈了過去。

  而後我聞到一股惡臭味,緊接著老太太就要張開嘴朝我脖子咬下去,好像野獸一樣。

  “滾!”

  危急關頭,我身後傳來一聲爆喝,王援朝一腳把那老太太踢開,卻沒想到給她死死抱住大腿,然後一口咬下,老太太臉上露出了癡狂的神情。

  王援朝怒吼一聲,抓住這老太太的臉想要推開。

  卻沒想到他一個當過兵的人,居然沒辦法把這老太太給推開。

  我也衝上去幫忙掰這老太太,不過這老太太卻好像天生有神力,根本就沒辦法撼動。

  我看到,她的臉上的皮膚由於用力過度在眼角下裂開了一個口子,那臉皮豁口緩緩延伸開來,沒一會兒半張臉皮都被拉開了,看的我毛骨悚然。

  嗤!

  突然,那老太太身體僵住不動,咬著王援朝的嘴也鬆開了。

  四姑娘麵無表情地站在後麵,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兩根血淋淋的手指從老太太的喉嚨裏收回來,老太太的脖子上立馬出現了一個血窟窿。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