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37節

  一般傷口感染後,人都會發燒,然後身體溫度急劇下降,此刻陳駝子的皮膚已經跟冰塊一樣了。

  我趕緊把陳駝子扶在地上,大力掐他的人中。這會兒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麽心情,畢竟一路走來,陳駝子也算是我的前輩,現在到了這一步,我覺得心裏挺難受的。

  “嗯?”

  突然間,在陳駝子的脖子上,我發現了一大片深紫色的圖案。

  “屍斑!”

  我胸口一滯,連帶著掐陳駝子人中的手也停了下來。

  為什麽陳駝子身上會出現屍斑?

  要知道人隻有在死亡之後,全身血液停止流動,才會在皮膚表麵凝結出這種深紫色的圖案。哪怕還有一口氣在,身體都不會出現屍斑!

  而且前五分鍾,我們和陳駝子還在說話,哪怕陳駝子過五分鍾就死了,屍斑也不會出現的這麽快啊!

  我下意識的就要扒開陳駝子的外衣,不過陳駝子這會兒卻猛地咳嗽起來,吐出了幾大口濃痰。

  “我……我沒事,繼續走。”

  他聲音含糊地說道。

  “他娘的老陳你可得挺住,估計這座墓我們也快探到頭了。出去之後你去潘家園擺張桌子,這幾天的經曆夠你吹一輩子的!”胖子抹了把眼淚,就要來扶陳駝子。

  “沒事,我能自己走。”

  陳駝子掙紮開胖子的手臂,然後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不知為何,我突然想起了之前陳駝子眼角流血的模樣,這會兒我突然有種背後發寒的感覺。

  陳駝子的身體究竟出了什麽狀況,為什麽會出現屍斑?

  我很想當麵問個清楚,不過猶豫了好久,我還是決定先靜觀其變。或許那幾大塊深紫色的東西並不是屍斑,而是胎記呢?

  叮!叮!叮!

  就在這個時候,地上那條鐵鏈子猛然抖動了一下。

  我這會兒想東西想得出神,被腳下的鐵鏈嘩啦啦一顫,嚇的差點大叫起來。

  “前麵有人在扯這條鐵鏈,剛才這條鐵鏈是被人往裏扯的……”

  王援朝眯著眼睛說道。

  “繼續走,別停。”

  四姑娘突然加快了腳步。

  我們趕緊跟了上去,現在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我們也得繼續往前走。

  正當我們快速趕路的時候,手電筒猛的一暗,頓時整條路昏暗了許多,隻能勉強看清楚周圍的東西。

  “不好,這燈泡估計是開太久,有些承受不了。”

  胖子大聲叫道,他手中的電筒隻有燈絲還在燃燒,那樣子似乎隨時都會燒斷。

  “先關了,讓燈泡冷卻下。”我趕緊說道。

  現在我們就剩下這兩把手電筒了,要是再出問題,大家就隻能摸黑去闖龍潭虎穴了!

  胖子把手電筒關了,現在就剩下王援朝一把手電筒,那亮度調到最低的手電筒根本是顧前不顧後。

  還好從石室出來以後,一路上都很太平。

  “你們看地上的鐵鏈!”

  王援朝突然在前麵出聲道。

  我蹲下身觀察了一下那條粗大的鐵鏈,那鐵鏈上麵沾滿了水跡,用手摸上去也是一片冰涼。

  “奇怪,莫非這條墓道漏水,怎麽鐵鏈子濕噠噠的?”我疑惑的說道。

  這條鐵鏈越往前延伸,周圍的水漬就越多,看起來就像一條小水溝一樣,十分怪異。

  可是,這裏已經是地下很深的地方了,如果漏水的話,這座墓不可能保存到現在。

  我有些不安。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條鐵鏈上的水漬,一定是因為某種原因粘上去的!

  突然間,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喃喃自語,我側過頭一看,卻發現是陳駝子。

  “老陳你說什麽呢?我聽不到。”

  我朝陳駝子問道。

  陳駝子在背對著我們差不多幾米遠的地方,他此刻似乎有些焦躁不安,身體挪來挪去的。

  我覺得不大對頭,趕緊走過去,然後就聽到了一陣很小聲的談話。

  “他們這些人,是不是看我沒用了,就想丟下我?”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就先下手為強,把他們一個個殺掉,然後浸泡的藥水裏,哈哈哈哈哈……”

  此刻的陳駝子用手捂著自己的嘴,然後跟個神經病一樣對著空氣說話,一邊說,還一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我頓時給嚇了一大跳,這陳駝子果然不對勁!

  之前就看到他脖子上有屍斑,那時候我還以為是胎記。現在看來,陳駝子應該早就出問題了。

  似乎是聽到了我的腳步聲,陳駝子突然一回頭,滿臉血汙的看著我!

  他的眼睛下方,還有鼻孔流出了很多鮮血,這會兒他整個人好像厲鬼一樣,看的我寒氣直冒,拔腿就往前跑。

  “胖子,快……快,老陳瘋了,一直嚷著要殺死我們。”

  我跑到胖子和王援朝身邊,喘著氣說道。

  “我說叮當你是不是給嚇怕了?老陳發高燒說的胡話你也信?就他那缺胳膊少腿的還想殺我們,胖爺一棍子就能把他抽趴下。”

  胖子見我這副模樣還以為出了什麽大事,聽完我的話之後,這才嗤之以鼻。

  “不,我看到老陳脖子上有屍斑,他不是活人!”

  見陳駝子已經滿身血汙的朝我們走過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幹脆拚命地跟胖子比劃著。

第60章 憂鬱的男神

  “真的假的?援朝兄弟,咱倆過去看看。”

  胖子也被我嚇到了,他衝王援朝打了個眼色,然後兩個人直接撲上去,劈頭蓋臉的就把陳駝子給按倒了,仔細去看他的脖子。

  “你們幹什麽?”

  陳駝子生氣的撥開胖子的手。

  胖子沒好氣的說道:“叮當,你他娘的是不是緊張過頭了?老陳脖子上一顆痣都沒有,何況是屍斑。”

  “怎麽可能?”

  我大吃一驚,之前我看到的屍斑絕對沒錯,為什麽會突然消失。

  我又看了一下王援朝,見他也點了點頭,我這會兒心才猛地一沉。

  陳駝子在我不遠處慢裏斯條的擦著自己臉上的血汙,見我死死地盯著他,他還笑著跟我點了點頭。

  “難道我真的看錯了……”

  我死死地盯著陳駝子的脖子,王援朝適時地用手電筒照了一下,在那脖子上麵光溜溜的一片,果然如胖子所說,一塊屍斑都沒有。

  王援朝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明白他的意思,他也擔心我出現精神狀況了。

  其實隊伍之中,就屬我閱曆最少,他們擔心我精神出現問題也很正常。

  拋開四姑娘那個倒鬥界的一哥不說,胖子早年跟人下過墓,王援朝更是從炮火中走出來的。

  “先休息一下吧!”

  王援朝輕輕說道。

  我特地坐在陳駝子旁邊,他微微眯著眼睛閉目養神,鼻息有點大。

  “老陳,你沒事吧?”我問道。

  陳駝子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那種眼神很古怪,他並沒有說話。

  我給他一盯,隻覺得身體一冷,好像是給毒蛇盯住一樣。這種感覺真的不對,我不知道到底是哪裏出現了問題,也不知道該怎麽跟胖子他們闡明陳駝子的事情。

  那塊詭異消失的屍斑,還有剛才對著空氣說話,我都覺得很恐怖,似乎陳駝子換了一個人似的。

  因為他這種行為完全不像是發神經,而像是體內換了一個靈魂,這才是讓我最最不寒而栗的!

  到底陳駝子是從什麽時候開始不對勁的?

  畢竟我們在石室裏,還商量過那些陰陽童子的來曆。

  出來之後不久,我就發現了陳駝子脖子上的屍斑,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我抓破腦袋也鬧不明白,隻能死死的盯著陳駝子。隻不過他似乎一點都沒有察覺,甚至還跟胖子不時地說兩句話,他這樣的表現,反而讓我愈發感覺到恐懼!

  我不知道從石室出來之後,是我神經繃得太緊,還是這個陳駝子偽裝得太好。

  說句實話,我自己本來就是一個無神論者,我寧願相信是自己瘋了。

  不是我親眼所見,我根本就沒法想象一個大活人身上會出現屍斑,這已經超過了我的理解。

  隨便吃了點壓縮餅幹補充了下能量之後,我們就立即出發。石室裏的那些陰陽童子雖然還泡在藥水裏,但卻像一根刺梗在我們的喉嚨,一旦這些陰陽童子跑出來,幾乎就宣判了我們的死刑。

  而隨著我們繼續前行,地上的水跡也越來越明顯,兩邊的石頭甚至被浸泡的腐爛了。

  “這座墓不會跟大海相連吧?不然怎麽會冒出這麽多的水。”

  胖子一臉疑惑。

  我也覺得很是奇怪,一般來說為了讓古墓保存千年,墓塚的防水工程是重中之重。

  像清朝道光皇帝,為了防止自己的墓漏水,連續刷了五十多次漆都嫌不夠,按道理來說這種大墓裏不該出現大量的積水啊!

  “你們看地上的水漬,似乎有‘漲潮’和‘退潮’之分。要不然這裏也不會隻有水漬,而沒有積水了。”我蹙著眉頭說道。

  難不成還真如胖子所說,前麵連接著一個‘海眼’,一旦海水漲潮的時候,就會從‘海眼’灌入到這裏?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