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226節

  明叔自知理虧,苦笑著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示意胖子別生氣。

  結果胖子根本不領情,直接甩開了明叔的手,罵道:“說得輕巧,胖爺我招誰惹誰了?金銀珠寶沒見著,弄得渾身都是傷,要是破相了以後還怎麽當潘家園的小王子。”

  我怕明叔尷尬,就連忙岔開話題,問明叔怎麽回事,為什麽從他那條隧道裏飛出來的蝙蝠如此之多?似乎比其它隧道加起來都多。

  明叔一臉的苦澀,如同吃了黃蓮一般:“隻能說我阿明倒黴,碰上了最厲害的鐵花子!”

  “鐵花子,什麽玩意?”我沒理解明叔的意思。

  明叔苦笑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隧道的盡頭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小洞。”

  我當下便想起了之前跟蹤阿龍時遇到的那些星羅密布的窟窿,連忙點頭道:“對,隧道的盡頭確實有許許多多的小窟窿。起初我不知道那是什麽東西,現在想想難不成是那些蝙蝠的老窩?”

  “沒錯,就是它們的老窩!”明叔一拍大腿。

  經過明叔這麽一提醒,我頓時就明白了明叔剛才的意思:“明叔你的意思是說,這五條隧道,每條隧道盡頭的蝙蝠窩都是互相連通的?當年這些士兵在開鑿隧道的時候,無意中捅了蝙蝠們的老窩,這才導致全軍覆沒,逃的逃散的散,剩下的全都被吸幹了腦漿。”

  “是啊。”明叔點點頭,不過清點了一下人員後,疑惑的問道:“阿龍呢,我侄子阿龍怎麽不見了?”

  見明叔語氣有些責備,胖子冷哼一聲道:“咱們大家都是分頭進去的,誰知道他怎麽了?既然現在都沒出來,想必早就被那些蝙蝠吸成人幹了吧!”

  麵對阿龍的消失,明叔的臉色明顯陰沉了下來。

  我想了想,還是決定先不告訴明叔關於阿龍的事,到目前為止,我還無法確定明叔跟阿龍到底是什麽關係?難道真的就隻是簡單的叔侄關係嗎?還是他們暗中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合作?

  為了怕明叔再糾纏下去,我搶先開口道:“明叔,你剛才稱呼那群蝙蝠為鐵花子?難不成你知道這蝙蝠的底細。”

  明叔倒也沒有隱瞞,而是坦然說道:“見倒是沒見過,不過聽人說起過。”

  “聽人說起過?”胖子在一旁忍不住奚落道:“又是聽李叮當爺爺說的吧!”

  胖子話裏話外都像是在揶揄明叔。

  不過明叔卻沒有生氣,隻是嗬了口氣,用手帕擦拭著金絲眼鏡,然後看著我說道:“當年你爺爺帶著隊伍踩盤子,路過秦嶺的時候,隊伍中的一個人發了高燒,不能連夜趕路,就準備在附近的山洞裏住一晚。你爺爺當時打死不同意那些人進入山洞,說多留一分鍾就多一分鍾的危險,可那會兒天色已晚,眼看就要下一場暴雨,那些土夫子貪圖安逸,根本沒聽你爺爺的話,直接鑽了進去,隻有你爺爺一個人留在外麵。沒過一會兒,你爺爺就聽到了山洞內陸續傳來淒厲的慘叫聲,便知道出了大事,可是你爺爺當時身上沒有家夥,隻能在洞外幹著急,足足守了一宿,一個人都沒逃出來……”

  “那些土夫子全都著了這蝙蝠的道兒?”我問道。

  “沒錯,就是這群蝙蝠將那些土夫子的腦漿子給吸了個幹幹淨淨。你爺爺僥幸逃回來後,拖我的關係,找來了一位國家知名的生物學專家,將所有的細節都描述了一遍後,專家才告訴我們那些蝙蝠的來曆。”

第408章 蝙蝠妖奇談

  “傳說這種蝙蝠早在兩千年前就已經出現了,跟食鐵獸一樣,是川陝一代有名的怪獸!它們經常出沒在夜間,喜歡吸新鮮的人類腦漿,號稱天空中的食人魚,川陝老民則稱它們鐵花子。從沒人敢靠近這些鐵花子,凡是想一探究竟的人,都已經被它們吸空了腦殼兒。那專家還說,科學界認為這些鐵花子早就滅絕了,就算沒滅絕也可能像食鐵獸一樣進化成了普通的生物,沒想到會在秦嶺發現它們。”明叔說道。

  聽完明叔的解釋,我心中暗自咋舌,如果我們是搞生物學的,這或許算是一大發現!但現在這群蝙蝠對我們來說,更多的卻是一種威脅。

  我想了想問道:“那專家有沒有說,這些蝙蝠都有什麽弱點?”

  “那專家雖然沒有指出這些蝙蝠的弱點,但根據你爺爺描述的情況來看,這些鐵花子雖然厲害,但應該極其怕光,尤其是全白光!常年的洞穴蝸居,讓它們喪失了所有的視力,是有名的盲眼瞎。而且,它們似乎跟傳統意義上的蝙蝠不太一樣,並不是以超聲波來辨別方向的。”明叔道。

  胖子嘴一撇:“說了半天,就這句有點用。”

  我卻搖搖頭道:“按照專家的分析,隻有離開這條隧道,站在大太陽光下,才能徹底擺脫它們!可是眼下鐵花子數量實在太過龐大,這麽遠的距離,我們很難從原路返回,最要命的是我們根本沒時間再耽擱下去了,隻有盡快離開這裏,在七月十五之前趕到秦始皇墓。”

  “離開個屁。”胖子罵道:“五條隧道,他娘的全都通向鐵花子的老巢,要我看,這根本就是一條沒挖通的死路。”

  “不對!”我擺擺手,示意胖子先別說話,腦袋卻在快速的運轉著。

  按照我從阿龍手上搶到的日記本來看,當年那批日本人已經穿過了這條隧道尋龍去了,我們看到的幹屍隻不過是路上的犧牲者。

  這就說明,有一條隧道是打通的!

  五條隧道,阿龍、胖子、四姑娘、明叔他們四人所在的隧道全都出現了鐵花子,那唯一的答案肯定在原本屬於我的那條隧道裏了。

  想到這,我眼中閃現出了一絲自信的神采:“從我的那條隧道走,我的那條隧道裏沒有蝙蝠窩,肯定能通往外界。”

  “真的?”胖子一喜,但隨即發起愁來:“奶奶的,咱們也不能就這麽頂著鐵花子的攻擊殺過去吧?”

  “當然不能。”我拍了拍蒸汽火車頭的駕駛室,把眼神投向了王援朝:“援朝兄弟,你去看看,這火車的蒸汽機還能不能用?如果能用的話,咱們就開著這大家夥衝出去!”

  “這倒是個好辦法!”

  沒等王援朝答應,胖子就已經歡歡喜喜的拽著他去倒騰蒸汽鍋爐了。

  王援朝和胖子剛一離開,明叔就不著痕跡的皺了下眉毛,眼神陰霾的盯著我。

  我被明叔看得有些發毛,立刻就意識到自己剛才的隱瞞被明叔察覺到了!如果真如我自己說的一樣,本應該屬於我和王援朝的隧道沒有鐵花子的話,我全然不需要想那麽久,這麽一會兒的怔神,就被明叔這隻老狐狸看出了破綻。

  我向來不太會撒謊,被明叔這麽直勾勾的盯著,頓時就開始有些心虛起來。

  不過我也隻好硬撐著!

  就在我感覺自己已經扛不住明叔懷疑的目光時,火車頭外忽然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撞擊聲,那聲音砰砰砰的絡繹不絕,就好像神風敢死隊的自殺式攻擊一般。

  雖然這火車頭是鋼鐵打造,曆經無數歲月依舊屹立不倒。但門上大大小小,不斷出現的凹坑還是引起了大家的擔憂。

  “怎麽回事?它們怎麽會發現我們的?”我問道。

  “會不是誤打誤撞的?”王援朝蹲在蒸汽鍋爐邊扭頭說道。

  “不可能,那鐵花子數量雖多,一兩隻撞到火車上也就算了,這麽多鐵花子一起撞向火車,就有些不對勁了。”我倒吸了一口涼氣:“明叔,你不是說這些鐵花子的視覺和聽覺都已經全部喪失了嗎?怎麽它們好像還是發現了我們,你是不是遺落了什麽?”

  明叔也是一頭霧水的看著砰砰砰不斷被砸的車廂門,連連搖頭。

  這個時候,四姑娘抽了抽鼻子,看著我們脫下的那些鮮血淋漓的衣服說道:“是血,它們聞到了血腥味。”

  “血?”

  我愣了一下,隨即明了:“看來,它們的嗅覺很靈敏。”

  話音剛落,外麵的那些蝙蝠更加暴躁了,竟然加大了撞向了火車力度,一批批前赴後繼的撞過來,年久失修的火車頭很快就凹下去了許多小坑,看著被撞的滿目瘡痍的火車頭,我們心中俱是一沉。

  胖子連忙抓起槍杆子,心有餘悸的說道:“還真是陰魂不散!要是這幫小家夥撞破駕駛室我們就完了。”

  胖子這句話剛說完,就聽到一陣清脆的玻璃崩裂聲。

  “不好,它們在撞擊窗戶!”四姑娘以最快的速度撲到了車窗前,兩把鎮屍尺扣在手中,隨時準備應戰。

  與此同時,火車頭另一麵的玻璃窗也已經被撞出了無數條裂紋,我們剛剛鬆下來的心,再一次懸了起來。

  “奶奶的,胖爺我跟他們拚了!”胖子拉開衝鋒槍的保險道。

  “別衝動,繼續搗鼓你的蒸汽機,看看能不能啟動。”我見胖子已經離開鍋爐,想要跟那些鐵花子一決雌雄,便連忙提醒他道:“快,回去!隻有讓這輛火車動起來,我們才有一線生機。”

  經過我的一番解釋,胖子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意圖,當即低下頭仔細搗鼓起來:“奶奶的,還真讓你給說著了!這蒸汽機雖然鏽跡斑斑,但問題不大,旁邊還有一大筐煤炭,讓胖爺試試看能不能發動。”

  我見胖子雖然詐唬的歡,但根本忙不過來,便跟大家說道:“你們守好窗口,我去幫胖子!”

第409章 火車防禦戰

  說起來蒸汽式火車早在兩百年前就出現了,但直到現在都沒有停用。 按照王援朝的解釋就是,這種蒸汽式火車雖然需要消耗大量的燃料,但原理卻很簡單,隻需要不斷的添煤,讓鍋爐燒的旺旺,這個大家夥就能轟隆轟隆的發動起來。

  再加上車上就我們幾個人,並沒有那麽大的負擔,隻要操作得當,我相信這台老古董會重新煥發出青春!

  最讓我們感到慶幸的是,所需的燃料一應俱全。

  點燃鍋爐後,我跟胖子就開始不斷的往裏麵添煤,幾乎想在瞬間就讓火車頭前進。

  因為此時,車廂裏的情況已經是萬分危急!

  那些鐵花子已經用利爪徹底撞碎了眼前的玻璃,很快就有兩隻鐵花子趁機鑽了進來。

  幾乎就在那些鐵花子鑽進來的第一時間,四姑娘就將手中的鎮屍尺扔了出去,鎮屍尺在車廂內轉了一圈,直接將那兩隻鐵花子擊落,再次穩穩當當的回到了四姑娘的手中。

  王援朝看準時機,對著那掉下來的兩隻鐵花子又補了兩槍。

  那兩隻鐵花子當場被打的血肉模糊。

  “這樣不行的,如果讓它們闖進來,我們就等於被困在了鐵棺材裏……”明叔撿起地上的背包,衝向其中一扇已經徹底破碎的玻璃前,硬生生的堵住了缺口。

  其他人見狀,也都紛紛撿起身旁的背包堵住各自守衛的車窗,然後用力抵著背包,對抗著那些鐵花子的瘋狂撞擊。

  好在我們隨身攜帶來的都是德國進口的高纖維背包,經過特殊的防水、防寒、防高溫處理,別說鐵花子的爪子,就算是真正的瑞士軍刀也不見得能夠割破這些背包。不過那些鐵花的數量實在是太多,幾乎都快要撞翻這龐大的火車頭。

  用身體和背包堵住車窗的那幾個人,更為悲劇,臉色憋得通紅,似乎感覺到大地都在顫抖!

  撐了一會兒後,王援朝就衝我跟胖子大喊道:“好了沒有?”

  胖子一邊擦著熱出的汗水,一邊不斷的填充煤炭:“等等,再等等。”

  我倒是突然想起自己根本不會開火車,便問胖子:“胖子,你開過火車沒有?”

  “奶奶的,胖爺我他娘的上哪兒開火車去……”

  見胖子也沒開過,我心中就是一沉,連忙緊張的問車廂內的其他人:“你們誰會開這種蒸汽式火車?”

  “我來!”

  話音剛落,詹姆士就自告奮勇的走向了駕駛室:“我以前執行任務的時候,見過這種老式的蒸汽火車,雖然型號不太一樣,但我想操作起來都差不多。”

  “別廢話,快去。”

  胖子一急,將填煤的鏟子扔給我,一溜小跑來到詹姆士堵住的那扇車窗前,跟他換了班。

  不過就在交接的刹那,又有兩隻小蝙蝠趁機撲棱棱的扇著翅膀,從缺口裏躥了進來!

  其中一隻徑直撲向胖子,胖子一個措手不及,肩膀當即又被抓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胖子抬手就是一槍,直接射穿這隻蝙蝠的腦袋,子彈餘勢不減的將鐵皮車廂打出了一個窟窿。

  不過沒等胖子用槍去解決另一隻蝙蝠,四姑娘就用手指活活夾死了那隻小蝙蝠。

  四姑娘將死的不能再死的小蝙蝠丟在地上,冷冷的說道:“小心!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再開槍了,這火車頭根本經不起折騰。”

  與此同時,被子彈打出一個窟窿的方向,再次傳來了砰砰砰的撞擊聲。這次的撞擊幾乎就像是雷擊一般,一道接著一道,快如閃電,似乎不將眼前的火車車撞開,絕不肯罷休。

  我們算是徹底被眼前這些鐵花子的瘋狂給嚇到了!

  “奶奶的!這幫畜生的鼻子真他娘的邪性,有點血腥味就能嗅到。”胖子這會兒也不好受,可能是他肩膀上泊泊流出的鮮血刺激到了外麵的蝙蝠大軍,一群群蝙蝠前赴後繼的往車窗上撞。

  胖子幾乎被這些鐵花子撞的天旋地轉,上氣不接下氣的衝詹姆士叫道:“外國佬,好了沒有?你他娘的快點,再慢一會兒,我們全都得見馬克思了。”

  突然,鐵皮車廂上傳來了一陣巨大的轟隆聲,好像有一隻巨大的鐵花子撞到了已經脆弱不堪的車廂上。我連忙扭頭查看,就隻見剛剛那被子彈打穿的鐵皮,已經陷進去了臉盆那麽大的凹坑,彈孔也開始不斷的擴散,似乎下一秒鐵皮就會被撕碎。

  外麵的那些蝙蝠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次又一次的加重了撞擊。

  我見所有人都騰不出手來,直接將剩下的煤炭全部倒進了鍋爐裏,然後抓起背包直接衝向彈孔,學著大家,死命的去抵擋!

  不過現在這麽做已經晚了,整個形勢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那些察覺到優勢的鐵花子們,竟然開始放棄其它的窗戶,轉而全部朝我所在的位置猛衝過來!

  劇烈的衝擊幾乎要將我的五髒六腑給震碎,隨之一隻小鐵花子就探頭伸了進來。眼見那長長的嘴巴就要探到我的腦袋,我隨手抓起車廂內的工兵鏟就是猛地一拍,雖然那隻鐵花子被我給拍了回去,但可能是我用力過猛的因素,之前裂開的彈孔竟然開始有了崩裂的跡象。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