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222節

  就在我猶豫要不要繞道的時候,四姑娘突然仰起頭看了看天空,然後用纖細的手指剝開一顆大白兔奶糖,放在嘴裏:“明天晚上就是七月十五鬼節,如果不能在明晚之前趕到,恐怕就算找到墓穴的具體位置,我們也進不去。”

  四姑娘這句話倒是提醒了我,按照驪山上流傳的那句話:‘七月半,藍月亮,靈船現,始皇出’來看,進入墓穴的時間顯然是有限製的,如果不能在明晚之前到達,或許真的就要等明年了。

  胖子倒是不太相信,撇嘴道:“切!胖爺我就不信什麽狗屁傳言,秦始皇的墓就算是再高級,它也終究是埋在地下的,難道還能像變形金剛一樣到處跑?離了七月十五就進不去了?”

  王援朝顯然也很讚同胖子的話:“胖子說的沒錯,隻要找到具體位置,到時候咱們齊心協力下鏟子,就不怕找不到墓穴。”

  “話不能這麽說,曹操墓裏精湛的機關術咱們見識過了吧?而且秦朝是曆史上最強大的一個王朝,包括萬裏長城,兵馬俑等等都是世界奇跡,萬一秦始皇的墓真會移動,到時候咱們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我說道。

  “是的,我懷疑七月十五那天,驪山上空會出現百年一遇的自然奇觀,正是這場自然奇觀,才會讓墓門打開。”四姑娘冷著臉又往嘴裏塞了一顆奶糖:“別忘了那句話,七月半,藍月亮,藍月亮便是墓門開啟的關鍵!”

  “奶奶的。”胖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胖爺怎麽覺得你們越說越玄乎?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你這麽一說,還真挺讓人擔心的。”

  聽完我們的分析,明叔繃著臉說道:“看來,我們要盡快穿過這裏了。”

  話音剛落,明叔便率先一步走進了眼前鬱鬱蔥蔥的老林子!

  隨著明叔走進老林子,我們幾個彼此看了一眼,也就沒再猶豫,用傘兵刀打著兩邊的雜草,深一腳淺一腳的繼續往前走。

  因為這林子裏的植被實在是太過茂盛了,草都快成樹了,我們這行人走在林子裏顯得特別矮小,就像是小人國裏來的一般。

  一路上,我們走的很平靜,跟以往遇到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不過越是這樣,我們幾個越不敢掉以輕心,在以往的探險過程中,越是這種看起來很容易走的路越會出現問題,如果稍有放鬆,便會葬身在這裏,死的不明不白。

  果然就在我們眼看要穿過這片茂盛的老林子時,負責開路的王援朝發現了狀況!

  此時天色已經轉黑,太陽也落山了,王援朝可能是怕放聲呼喊引來敵人,隻是拿戰術手電筒對我們晃了一下!

第399章 幹屍

  看到那慘白的手電筒燈光照過來,我們懸著的心瞬間緊張起來!

  不好!這是王援朝在提醒我們前方有危險。

  我本來還想跟胖子合計一下要不要搞點重火力去支援?然而四姑娘連招呼都不打就摸過去了,見狀我也隻好悶頭跟上,留下胖子在後麵氣的直跺腳,罵四姑娘什麽時候變得如此魯莽。

  我心說都到這個地步了,四姑娘肯定是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線索的。

  等扒開樹林一看,發現一株小樹那麽高的野草上,頭下腳上倒吊著一具屍體,那屍體穿著一件黃色的軍裝,渾身上下已經徹底幹癟,那失去水分的腦袋就像幹葡萄一樣,空洞的眼眶仿佛帶著無窮的怨氣,漠然的看著我們這群不速之客。

  “奶奶的,真他娘的晦氣,又碰到死人了!”胖子剛從後麵跟過來,一看是具幹屍,氣得連吐了好幾口唾沫。

  我把目光投向王援朝問道:“怎麽回事?”

  王援朝說道:“我也不知道,剛才扒開雜草的時候就發現這具屍體了,我看這屍體死的不太正常,所以給你們打了危險信號。”

  說完,王援朝動作老練的割開了纏在屍體腳上的植物,把屍體放了下來,向我匯報道:“屍體應該是一名男性軍人,穿皮靴,立領軍裝,身材不是很高,大概在一米六七左右吧!屍體怕是有些年頭了,麵目全非,胸口的身份牌鏽成了鐵渣子,也分辨不出是哪個國家的軍人……”

  我也知道憑借眼下的手段,王援朝能看出這麽多細節已經很了不起了。

  沒想到四姑娘卻蹲下來,也不嫌髒,直接用白皙的手指在幹屍的後腦勺上畫了個圈,隨後猛的摳下一大塊頭蓋骨來,看得我們一陣齜牙咧嘴。

  我不知道四姑娘究竟要做什麽,就問他:“怎麽了?”

  “這個人是被吸幹腦漿而死的。”四姑娘一邊說,一邊將幹屍拖到手電筒下給我們看:“雖然這屍體已經爛光了,但你們看他的大腦,裏麵空蕩蕩的。”

  我頓了一下,忽然想起了那些凶殘無比的藍麵山魈,便問道:“會不會藍麵山魈搞的鬼。”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四姑娘回頭凝視著我:“可是藍麵山魈又怎麽會吸人腦漿呢,它們不是吃竹子的嗎?”

  “這個……”我頓了一下,覺得四姑娘說的在理。

  一旁的胖子連忙插話道:“會不會周圍還有其他的怪物活動?不管怎麽說,至少證明墓穴就在這附近了。”

  “不對。”就在我們還要繼續討論下去的時候,阿龍突然打斷了我們的談話。

  胖子跟明叔的侄子阿龍一直不對付,見他打斷了眾人的談話,當即便準備回嗆幾句。然而剛一轉身,就發現了阿龍手裏攥著一個剛從土裏扒出來的綠色罐頭盒子,罐頭盒子上赫然被刀刻下了一行奇怪的數字。

  “這是……暗號?”胖子驚訝的叫道。

  “又是暗號?”

  再次聽到暗號,我們幾個全都是一怔,然後全都不約而同的朝阿龍手中鏽跡斑斑的罐頭盒看去。

  明叔似乎比我們更心急,沒等我們開口說話,便問道:“怎麽回事?這是我們的人?”

  雖然我還沒看到那到底是什麽暗號,但也知道明叔說的絕無可能。從這具幹屍的死亡程度上來看,顯然已經在大自然風幹幾十年了,又怎麽會是明叔之前派過來的三批人馬呢。

  果然,我聽到詹姆士搖頭道:“不是,這暗號跟我們所用的不一樣,看起來應該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老暗號。”

  “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次輪到我們吃驚了,我們誰也沒想到,驪山這片神秘的土地上,竟然還會出現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暗號。

  沒等我想明白怎麽回事,王援朝便自信滿滿的說道:“給我看看!當年我也學過不少電報密碼,說不定能破解。”

  不過令人比較失望的是,我們等了一會兒,並沒有看到王援朝擰緊的眉毛鬆開。

  我便問:“不認識?”

  王援朝微微的歎了口氣。

  隨著王援朝歎氣,我們全都陷入了沉寂,一具莫名其妙慘死的幹屍,一個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老暗號,這片樹林到底是怎麽回事?

  難不成早在上世紀就已經有人來過這裏了?

  那對方是出於什麽目的來到這裏呢,莫非跟我們一樣都是倒鬥的?

  就在我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阿龍將罐頭盒丟在地上說道:“我明白了,這暗號的意思應該是說,墓穴就在前麵的山洞中。”

  “什麽玩意,墓穴就在前麵的山洞中?”胖子愣了一下,差點沒樂開花:“奶奶的,總算找到了墓穴,不用再折騰胖爺我了。”

  我見阿龍雖然表現出一副信誓旦旦的口吻,但眼神中卻流露出些許的狡猾,心中頓時生起一絲疑慮,便想著上前問一問。

  然而王援朝卻在身後不著痕跡的拉了我一下,示意我別說話。

  我納悶的看向王援朝,想問他怎麽回事?王援朝卻是一句話不肯說,隻是示意我跟著往前走。

  往前走了一會兒,王援朝這才故意落後了兩步,我見他總算有反應了,便低聲問道:“援朝兄弟,你什麽時候也變得這麽神神秘秘得了?”

  王援朝偷偷瞄了眼阿龍和明叔的背影,黑著臉說道:“小心點,這阿龍有問題。”

  我點點頭道:“我也看出他表情怪怪的,不過到底是哪裏有問題呢?”

  “問題就在那暗號上。”王援朝道。

  我愣了一下,隨即恍然大悟的指著王援朝:“你剛才明明看懂了暗號,卻假裝不認識!”

  “沒錯。”王援朝點點頭,小聲的解釋道:“那暗號雖然不常見,但卻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關東軍用的,我剛才其實已經讀懂了一大半,不過看阿龍鬼鬼祟祟的,就沒說出來。準備先看看他的反應,沒想到果然有詐。”

  “那暗號上都說了些什麽?”我急切的問道。

第400章 山體隧道

  “暗號就說了四個字:龍在洞裏。”王援朝說道。

  “龍?”我愣了一下,不明白的看著王援朝:“什麽龍?”

  王援朝歎了口氣說道:“這暗號實在是太短了,看起來應該是那個軍人臨死前匆匆寫下的,我也不知道他口中的龍代表著什麽?是一個軍事行動的代號,還是說山洞裏真的藏了一條巨龍?總之阿龍撒了謊,他把我們騙進山洞肯定懷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想了想,之前就覺得阿龍說話的時候特別別扭,而且鞠躬時候的模樣很像日本人,莫非他真的是日本人?

  想到這,我心裏陡然間‘咯噔’了一下。

  本來還以為阿龍隻是明叔的便宜大侄子,但現在看來,他們的關係並不像表麵上那麽簡單。

  “阿龍不會是暗組織的人吧?”我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可能性。

  “這個不清楚,等我們找到了暗號上提到的那條龍,才能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王援朝答道。

  “要不要告訴四姑娘和胖子?”

  “還是先不要了。”王援朝搖頭道:“四姑娘那裏根本不用我們操心,反倒是胖子,性格太毛毛糙糙了,萬一被他知道了,還不知道鬧出多大的事兒。”

  “嗯。”我點點頭,王援朝說的沒錯,胖子一直都是我們這邊的不確定因素,如果真讓胖子知道了,肯定會打草驚蛇。

  而且,我們也需要胖子繼續這樣傻下來,來麻痹阿龍。

  “對了,一會兒如果找到山洞,我去引開阿龍,你第一時間尋找線索。”王援朝道。

  “好。”

  商量完畢後,我跟王援朝就跟上了大部隊的腳步。果然如暗號上所說的一樣,我們在穿越過這片詭異的老林子之後,映入眼簾的全是高大巍峨,連綿不絕的山峰。

  那些山峰全都是光禿禿的,自北向南劃出了一條斜線,就像是一條醜陋的傷疤。此時天色已晚,我們隻好在腦袋上裝上探照燈,一人發一個狼眼手電筒,穿上皮靴,開始分批繞著大山搜索。

  在漆黑的山腳下漫無目的的搜索,是一件極其考驗耐心的工作,就在我們渾身被蚊蟲盯出了無數奇癢難忍的紅點點,已經快被磨得不耐煩的時候,詹姆士和阿龍終於發現了一個黑黝黝的山洞。

  我打著手電筒往裏麵照了一下,發現這山洞看不到盡頭。仔細聽,似乎還有風聲倏倏的往外竄,就像是幽靈發出的嗚嗚哽咽聲。

  “怎麽回事?這好像不是山洞吧!”我說道。

  “洞內通風。”明叔沉思了一下:“更像是一條從驪山中間打過去的火車隧道。”

  “可是我也沒聽說過驪山通了火車啊?”我哭笑不得的道。

  驪山雖然在古代是神聖的朝拜之地,但解放以後就荒廢了,這地方前不著村後不著地的,除了石頭樹木就是野獸,誰會花如此龐大的財力物力把整個驪山掏空,挖隧道通火車?這不是搞笑嗎?

  明叔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我往洞口邊緣的石壁摸了摸,發現那石壁光滑平整,顯然是被打磨過的,而且洞口周圍似乎還堆積了很多碎石料,看來真跟明叔說的一樣,這裏頭很可能是一條人工開鑿的大型隧道。

  “你們看,地上還有鐵軌!”王援朝眼尖,指著隧道裏那兩條鏽跡斑斑,通向黑暗深處的火車軌道說道。

  “鐵軌?”胖子兩隻小眼珠瞪得溜圓:“要是有鐵軌的話,說不定這地方還真是古墓所在。以前胖子就遇到過,有的盜墓賊借著開洞挖礦為幌子,避開警察的視線,暗地裏做盜墓的勾當。”

  雖然我也在我爺爺的筆記上看過類似的盜墓記載,但我絕不相信有人會為了秦始皇的墓,而挖出這麽一條巨大的隧道來。

  按照這個工程量來看,可不是個小數目,起碼得耗資上億,征用成千上萬的民工和大型機械,幹上五年十年才行,我不相信這麽大的工程新聞上都不播。

  於是我提醒胖子別太得意忘形,這洞裏到底藏著什麽東西我們還不知道。

  胖子本來還在做春秋大美夢,以為金銀珠寶就在眼前,沒想到被我潑了一盆冷水,當下鬱悶的朝明叔和阿龍看去。沒想到阿龍連理都不理胖子,率先打著手電筒小心翼翼的沿著鐵軌走入洞口,胖子生怕好東西都被阿龍摸走了,連忙跟了上去。

  我正在檢查隧道的情況,沒想到胖子就已經跟進去了,當下氣道:“胖子,你幹嘛?”

  “廢話,一大群人窩在洞口有個屁用,這裏麵有沒有墓,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奶奶的,被人挾持來盜墓已經很丟麵子了,要是再被人家搶了先,拿走了值錢的東西,胖爺這摸金小王子的綽號都不好意思提了……”

  見大家都陸續走了進去,我跟王援朝隻得打開了手槍保險,警惕的跟在人群後頭。

  隧道裏異常的靜謐,我們的頭頂密密麻麻的倒掛著無數怪石。那些怪石千姿百態,有的像倒插的刀子,有的像出鞘的寶劍,還有的像魔鬼的爪子,濕漉漉的水汽順著石頭落下,整個隧道裏除了我們空空的腳步聲外,就都是那種詭異的滴水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