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219節

  四姑娘點了點頭:“他們說的沒錯,這裏確實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東西出沒了。”

  “可是我怎麽聞到了一股腥臊味?”

  聽到我說有腥臊味,胖子詫異的看了看我:“臥槽李叮當,你什麽時候鼻子比狗都好使了?”

  “滾蛋。”我罵了胖子一句,示意他少廢話。

  四姑娘閉著眼睛沉默了幾秒鍾,然後說道:“雖然很稀薄,但真的有一點點腥味。”

  “會不會是人血?”胖子問道。

  “不可能!”我反駁道:“那老族長說圖蠍大神隻吸壯年男人的陽氣,應該不是吃人喝血。不過這裏既然有腥味,又很稀薄,說明我們低估了這老族長。”

  明叔也連連點頭:“是啊!看起來他很謹慎,雖然我們中了蠱,但他並沒有貿然將我們帶入古墓,而是送到這裏。看樣子,我們之前的打算應該是落空了!”

  “奶奶的,既然這樣,咱們還裝個屁,直接幹吧!”胖子大罵一聲,當下就要起身。

  “你先別動。”我讓胖子冷靜下來,然後給王援朝和詹姆士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倆盯住老族長等人,然後讓四姑娘出手。

  四姑娘見這樣下去恐怕也見不到古墓了,幹脆也不廢話,雙手的骨節發出哢嚓哢嚓的脆響,飛快的從繩索中掙紮出來,然後以最快的速度並指如刀,將我們身上的繩索全都割斷,然後咬破手指,將血一滴滴分給大家。

  從四姑娘掙脫繩索,到給我們喂血解蠱,前後也就十幾秒的時間。

  隨著我們喝下四姑娘的血,整個身體開始出現燥熱,四姑娘的那幾滴血就好像是灼熱的火焰一樣,開始在我們體內燃燒起來,隨之我就感覺到整個身體的血液都在加速流動,剛剛還藏在腹中的那條古怪的蟲子,瞬間四處亂竄,而體內的血液就好像秋風掃落葉一般,開始迅速清剿著那條蠱蟲。

  我動了動,發現除了燥熱,身體並沒有任何異常,先前的肚子絞痛也消失不見了。

  其他人似乎也都緩過神來。

  胖子見終於解開了蠱毒,當即甩著膀子大吼一聲:“媽的!看胖爺幹死他們。”

  說完,也不管我們跟沒跟上,就率先衝入了那片倒塌的石柱當中。

  雖然我們的武器全都被寨子裏的人帶走了,戰鬥力直線下降,但我們並沒有就此離開,跟著胖子就衝了進去。

  剛衝進亂石堆中,我們就瞧見那幾個壯漢在揮刀宰殺牲畜,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殺了多少牲口,周圍的土地都被染成了血紅色,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布置婚禮,而是進行一場歃血祭祀。

  胖子第一個就衝了進去。

  那些大漢沒想到我們竟然能解開繩索,等我們全都衝到他們麵前後,才察覺過來。為首的兩個大漢剛想反抗,直接被胖子一個野蠻衝撞給撞翻在地,不過百越族人確實剽悍,見到胖子這麽勇猛,並沒有就此跑掉,反而幾個人一起衝向胖子。

  我見胖子四肢全都被對方給死死的扣住,當下就衝過去幫胖子的忙!

  與此同時,大家也展開了剿殺的模式,尤其四姑娘和王援朝、詹姆士,三個人幾乎就像是進入羊群的狼一樣,根本沒有一合之敵,這場戰鬥,隻能用橫掃來形容,很快這些大漢就全都被打傷在地。我幫胖子踹開一個大漢後,有了緩衝的胖子一個助跑,竟然硬生生的將其他幾個抱住他的大漢撞飛了好幾米。

  我見胖子還要下死手,就說道:“差不多行了,別殺人。”

  胖子也知道死了人不好交代,也就沒繼續動手,而是一把抓住其中一個壯漢的脖子,吼道:“說,你們老族長呢?”

  “老族長,啊?老族長哪去了?”

  我見這些大漢似乎並沒有察覺到老族長已經溜走,當下便細細盤問:“你說清楚點。”

  “說!不說胖爺我扒了你們的皮。”

  “我們真不知道啊!”幾個大漢早就被我們打的鼻青臉腫了,見胖子發威,更是嚇得口齒都有些不利索了。

  我見事情有些不對頭,剛剛親眼看見那老族長走進來的,怎麽轉眼就沒影了?當下往周圍看了看,發現之前跟我說話的那個大漢還在,便走到他麵前,和顏悅色的說道:“大哥別怕,我們是國家派下來的,不會動用私刑的,也會寬恕你們的罪行,我們隻需要將老族長帶走就可以了……”

  見我神情不像有假,那大漢試探性的問了問:“真的?”

  我嚴肅的道:“你們的老族長公然謀害國家人員,我們必須要將他抓出驪山,讓他受到法律的製裁。”

  “真的能免掉我們的罪?”

  胖子覺得這大漢太囉嗦,頓時惱怒道:“哪來的那麽多廢話,讓你說就趕緊說!”

  見胖子窮凶極惡,大漢隻能說道:“其實……其實……早在我布置祭祀的時候,就瞧見老族長表情有些兒不對勁,他交代我們殺牲口擺結婚蠟燭,而他自己則拖著你們的背包從另一個方向走了。”

第393章 蠍子嶺

  “你說的是那個方向?”我指了指遠處一眼望不到頭的零散石頭堆。

  “對對對,就是那兒。”大漢連連點頭。

  “奶奶的!”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吐了口唾沫罵道:“這老東西可真是狡猾狡猾的!竟然帶著咱們的裝備先溜了,真不是個東西。”

  我也沒想到老族長警覺性如此之高。

  從我們解開繩索,殺滅身上的蠱蟲,前後總共也不到幾分鍾,他沒有理由逃的這麽快。然而他卻出人意料的先走了,難道他早就猜出了我們的計劃?

  四姑娘似乎看透我的疑惑,惋惜的說道:“看來是我大意了!我以為隻要不當場殺死蠱蟲,就不會引起他的注意,沒想到還是被他發現了……”

  明叔推了推金絲眼鏡,眼神中閃現出一縷睿智的光芒:“我懷疑,他在下完蠱之後就察覺到了不妙,畢竟你沒有中蠱。”

  “應該沒這麽快。”四姑娘一邊幫我們撕開身上的紅嫁衣,一邊淡淡的說道:“雖然我的血液第一時間殺滅了蠱蟲,但當時人那麽多,年老大他們又偷偷溜走了,老族長根本沒時間去感應一兩條蠱蟲的死活。”

  “那他是在路上察覺到的?”我問道。

  “有可能。”四姑娘說道:“這個人非常謹慎,隻要我們露出任何疑點,都會讓他忌憚。也許正是他在路上察覺到了什麽,才沒有將我們帶進古墓……”

  “奶奶的!”聽完四姑娘的分析,胖子倒吸了一口冷氣:“先別說這老東西有多大本事,就光這份心機都夠咱們瞧得了。胖爺我走遍大江南北,見過不少強盜土匪,盜墓大神,還從沒有見過心機這麽重的老家夥。咱們現在怎麽辦?追還是不追?”

  此時此刻,我們已經被老族長牽著鼻子走了!因為我們帶來的武器裝備都被他帶走,如果不找回來,我們根本沒辦法下墓。

  雖然不確定那老族長最後會不會說出古墓的所在,但他現在是我們唯一的希望,所以必追不可!

  明叔和其他人似乎也都明白了老族長的重要性,洗了把臉,就朝著大漢手指的方向追了過去。

  我一咬牙,回頭對那幾個大漢說道:“你們老族長已經拋棄你們了,如果能回到山寨,以後就安安心心的打獵種地,千萬不要助紂為虐了!”

  雖然看那些大漢全都不斷點頭,但我並沒有覺得他們有悔過的意思。

  反正我們也不是警察,沒有心情多管閑事,而且按照那幾個大漢之前的說法,其實被當做祭品的不止是我們,他們也是圖蠍大神的祭品。沒了老族長的帶路,他們能不能走出這片林子,隻能自求多福。

  甩開那些大漢,我們就追到了亂石堆的深處。

  沒想到我們先前看到的那些石柱子隻是一小部分,隨著繼續深入,那些猙獰的石柱越來越多,而且很多石柱都跟周圍的樹木連成了一片,大部分石柱上都爬滿了藤蔓,唯獨石柱群的內部一根雜草都沒有。

  走到最後,我們仿佛墜入了天然的迷宮一般,在密密麻麻的石柱中打旋。

  這種地貌,簡直堪比馬達加斯加的磬吉石林,隻不過麵積上相差了許多。

  眼看周圍的環境越來越詭異,我們也開始逐漸提高了警惕!

  又向前走了一陣子,王援朝突然衝我們喊道:“等等,有些不對勁,不能再繼續走下去了……”

  大家見王援朝似乎有了什麽發現,當下齊刷刷的問王援朝:“你發現什麽了?”

  “為了防止迷路,我一路都做了標記,你們過來看看,我剛才留下的標記又出現了。”王援朝眉頭皺得緊緊。

  就在王援朝手指的方向,我們果然看到了一處標記。

  “什麽意思?”胖子警覺的朝周圍看了看:“你是說,我們走了大半天又轉回來了?”

  王援朝臉色難看的道:“是的。”

  胖子頓時嚇的心驚肉跳:“我去,這他娘的什麽地方?迷宮還是鬼打牆。”

  “大白天的上哪鬼打牆去。”我的大腦快速運轉著,很快便想到了一種可能性:“看來,我們中了老族長的圈套。”

  我早就有預感,按照老族長殘忍嗜血的性格,絕不會輕易放過我們。

  那他為什麽要帶著我們的裝備,一路把我們引到這地方呢?

  隻能說這地方是一個陷阱。

  “要不我們按照原路返回吧?”胖子建議道:“實在不行,再等等,等下一批裝備到了再進山。”

  “不可能。”明叔當即拒絕:“你以為武器是那麽好弄得?再說我是肝癌晚期,已經沒有那麽多時間可等了。”

  “那怎麽辦?”胖子罵道:“如果再這麽下去,我們恐怕不是餓死,就是累死,困死。”

  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說道:“現在的問題是,就算現在咱們想回去,恐怕也出不去了。而且我覺得這地方絕不僅僅是迷宮那麽簡單,老族長很可能在一步步將我們帶進危險的境地。”

  我話音剛落,四姑娘猛地撿起一顆石子,飛快的扔向了我的身後,然後冷冷的說道:“快跑!”

  與此同時,我就聽到身後好像有什麽東西被四姑娘丟出去的石子結結實實的打爆了,隨之響起一陣撕心裂肺的爆裂聲。沒等我轉回頭看身後是什麽東西,就聽到周圍的石柱子傳來一陣陣劇烈的摩擦聲,窸窸窣窣的,好像整個石柱群在這一刻都蘇醒了。

  緊接著,無數個黃褐色的小點點從一根根石柱子上落下來!

  其中一個衝在最前麵的黃點,做出進攻的姿態,‘唰’的一下就騰空撲向我。

  我連忙撿起地上的木棍,對準那小黃點就猛擊了出去,幾乎就是一念之間,那小黃點身體在半空中一閃,調轉方向躥向我的肩膀。我一個躲閃不及,當下便被那小黃點撲了個正著。

  眼見那東西張嘴就要咬我脖子,一旁的胖子抬手就是一棍子,結結實實的將那小黃點給掃到了地下!

  我這才看清楚,那小黃點竟然是隻拳頭大小的毒蠍子,這毒蠍子揚起一條彎鉤狀的尾巴,全身布滿了黃色的花斑,似乎在向我耀武揚威!

  蠍子和蛇、蟾蜍、蜈蚣、蜘蛛一樣,並稱為自然界中的五毒。

  每隻蠍子都身藏巨毒,而且它們的爪子極其鋒利,能夠切斷很多比它們大上十倍的東西,尤其它們一節節的尾巴後有一根毒針,可以蟄人於無形,簡直是五毒之中最難對付的東西。

  加上我們現在沒有裝備,對付起這些毒蠍子更是難上加難。

  我們隻好就地取材,撿起石頭跟木棍準備防禦!

第394章 萬蠍之王!

  胖子倒吸了一口涼氣說道:“臥槽!怎麽突然間冒出這麽多蠍子?難不成咱們闖入了它們的老巢?”

  我也從沒有見過這麽多蠍子,尤其還是這麽大的蠍子,密密麻麻的,幾乎爬滿了整個亂石堆,這種五彩斑斕的節肢動物讓我情不自禁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莫非這裏真的是蠍子的巢穴?

  可從之前觀察的結果來看,這裏並沒有生物活動的痕跡啊,怎麽可能會生存著成千上萬的毒蠍?

  “先別管那麽多了,離開這裏要緊。”我知道此刻不能多想,於是直接下達了命令。

  “廢話,胖爺我也想跑,可東西南北都被蠍子給堵住了,根本沒地方跑啊!”胖子一邊說一邊舉起了一塊大石頭,將爬過來的兩隻蠍子砸扁。

  王援朝也不斷揮舞著木棍,擊打著撲過來的毒蠍:“叮當,我們帶來的背包裏有硫磺,蠍子這東西最害怕的就是硫磺和石灰,隻要往它們身上一灑,它們就會自動散開了。”

  “背包都被老族長給搶去了,還說這個有屁用。”胖子罵道。

  “小心!”

  就在胖子扭頭跟王援朝說話的時候,一隻毒蠍子趁機張開兩枚巨大的鐵鉗,撲向胖子。我當下大喊一聲,拿起木棍就衝胖子身後猛擊過去,那蠍子不偏不倚剛好被我砸的血肉模糊。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