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218節

  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痛恨秦朝,也有不少少數民族對秦始皇感激涕零,因為是秦始皇修築了長城,抵禦了匈奴大軍的入侵,讓他們有了一個美好的家園!這些少數民族中就包括百越族,秦始皇給了百越族很多幫助,幫助他們重返家園,免除了他們的苛捐雜稅,甚至幫百越族打跑了敵人。

  可以說沒有秦始皇,百越族早就被滅種了。

  因此百越族一直視秦始皇為大恩人,秦朝滅亡以後,百越族依舊為大秦王朝戰鬥著,無數勇士和漢軍殊死搏鬥,留盡了最後一滴血。剩下的族人為了躲避漢軍的追殺,這才逃入驪山隱居,並且為秦始皇守起了陵墓。

  所以老族長為自己守陵人的身份自豪,這也可以理解。

  似乎看出了我在想什麽,四姑娘淡淡的說道:“老族長百分百知道秦始皇陵在哪。”

  “可是想要套他的話,恐怕沒那麽簡單吧?他已經看穿了我們土夫子的身份,一定會咬死不說的。”我歎了口氣。

  “那就嚴刑逼供!”胖子建議道:“胖爺略施手段,就能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麽這樣紅。”

  沒等四姑娘否定,我就對胖子說道:“你沒注意到老族長在談起始皇帝守陵人的身份時,流露出來的表情嗎?那是一種視死如歸的狂熱,就算拿性命要挾,他也不會吐出半個字的。而且以他的年紀,性命對他來說,根本沒那麽重要。”

  “他不怕死,他寨子裏的人總怕死吧?”胖子不服氣的說道。

  “哼!”四姑娘冷漠的瞥了一眼胖子:“你以為其他人會知道古墓的入口嗎?”

  “靠,那怎麽辦?難不成真坐在這裏當誘餌。”胖子有些受不了了。

  四姑娘卻仍舊是那副古井不波的表情:“我們現在要做的,隻有等。等老族長把我們獻給圖蠍大神的時候,就是我們找到古墓入口的時候……”

  “靠!你還真想這麽幹啊?”胖子有些炸毛,起身就罵道:“弄的這麽麻煩,李叮當不是已經確認了古墓位置了嗎?咱們直接過去挖幾鏟子不就得了。”

  我卻搖搖頭說道:“別把事情想得這麽簡單,尋龍點穴雖然厲害,但也隻能找到哪裏是風水寶地,至於墓穴入口在哪?還是不清楚的,想要找到入口得費好一番功夫。”

  穩住胖子後,我指著那尊長有許多手臂的恐怖女神像問四姑娘:“你說它就是圖蠍大神?”

  “應該沒錯。”四姑娘說道:“剛才把我們綁起來的時候,老族長三令五申的說,要將我們獻給

  圖蠍大神。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我們已經變成祭品了,而那圖蠍大神就是守墓獸!”

  一旁的明叔趁機插話道:“我看四姑娘說的沒錯,很多古墓都會打出這種幌子,欺騙無知的村民獻祭活人,來喂養守墓獸。”

  “那我們就等等看!”

  見我們都已經同意了四姑娘的辦法,胖子卻有些不放心的對四姑娘說道:“這麽辦也行,不過你得立刻解掉我們身上的蠱。否則就算找到古墓入口,我們也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到時候怎麽跟老族長鬥智鬥勇?”

  四姑娘淡淡的搖了搖頭:“不行,解藥我身上就有,隻不過現在不能用。養蠱人跟蠱本身有著特殊感應,一旦蠱發生意外,對方就會察覺。”

  “你有解藥?”我愣愣的看著四姑娘。

  見我們很是疑惑,四姑娘解釋道:“我身上的血就是解藥,是經過千百年淬煉的長生之血,沒有任何生物和病菌能在我的血液裏生存。到時,你們隻要喝上一滴,就會破解。”

  “奶奶的,這麽牛?”胖子幾乎咋舌,怪裏怪樣的盯著四姑娘。

  看得四姑娘竟然都有些不想搭理胖子。

  我連忙讓胖子少騷擾四姑娘。

  胖子卻罵我:“咋的,搶了你的小情人,不樂意了?”

  “滾!”我狠狠踹了胖子一腳。

  胖子無比委屈的說道:“唉!真他娘的邪門,這世上的好事怎麽全都讓小四你一個人攤上了?身上帶著三張瑞士銀行的黑卡也就算了,還是不死之身,打起架來還天下無敵,連鮮血都能殺菌當解藥用,你還讓不讓人活了?”

  “如果你想要,我可以跟你換。”

  聽完四姑娘的回答,我跟胖子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也許在很多人眼裏,長生不死是他們一輩子的追求,卻沒有人思考過,得到了長生以後,他會失去什麽?

  千百年的孤獨,千百年的痛苦,漫無目的地度過一個又一個不眠之夜。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可以幫四姑娘緩解副作用的血池已經毀滅,四姑娘已經沒有下一個輪回了!下一個輪回裏,他隻能像下水道裏的老鼠一樣,躲在不見天日的黑暗裏,抱著血袋,如吸血鬼般苟延殘喘著。

  如果死亡能夠了斷這一切,四姑娘早就自殺了,可他偏偏就死不掉。隻能像一顆棋子,困在時間的棋局裏,被一隻無形的手擺弄。

  所以類似明叔這種想千方百計求得長生的人,和四姑娘一對比,簡直是莫大的諷刺!

第391章 圖蠍大神

  臨近中午的時候,終於有人走進了房間。

  出乎我們意料的是,迎接我們的並不是想象中的滿清十大酷刑,也不是什麽辱罵,反倒是來了幾個花枝招展的百越族老婆子。

  她們手裏端著衣服和針線,看到我們後,嬉皮笑臉的就開始用畫筆在我們臉上慢慢的化妝。

  我朝她們帶來的化妝盒子看了看,發現裏麵全都是眉筆,胭脂,水粉,當下就想起了在山洞裏看到的那一具具鬼新娘。

  “你們想幹什麽?”

  我這輩子還從沒有被人畫過女妝,當下拚命的閃躲。

  可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隻要我一違背這幾個老婆子的命令,整個肚子就像是翻江倒海一樣,疼的要命。

  經過四姑娘剛才那番話,我已經知道自己中了蠱,我知道蠱這種東西是最聽主人命令的,當下再也不敢反抗了,隻能任由麵前這幾個老婆子打扮。

  很快,我就被她們打扮成了一個嫵媚萬千的少女,而且還換上了一件嶄新的紅嫁衣。

  給我化妝的老婆子似乎很滿意自己的傑作,不斷的讓我照鏡子看。

  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包括明叔和那三個外國佬也全都披上了紅嫁衣,看起來說不出來的詭異。

  當然,也有穿起來傾倒眾生的,四姑娘就是例子,一旦換上紅嫁衣宛如出水的芙蓉,連西施貂蟬都比不上。

  連那幾個老婆子都被四姑娘的姿色給震驚了!

  隻有胖子這逗比,那件紅嫁衣穿在他身上就好像緊身衣一樣,勒得全身都緊繃繃的,再配上那張紅豔豔的大圓臉,怎麽看怎麽覺得好笑。

  本來我們全都一副愁眉苦臉的,看到胖子像是被綁起來的大粽子,全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些老婆子似乎也覺得胖子的存在玷汙了她們的手藝,便繼續給他補妝,結果越畫越醜,看起來活像是個母夜叉,把我們隔夜飯都吐出來了……

  最後還是老族長那裏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催促著趕緊送我們下來。

  我們就像是被抓住的野獸一樣,被扔在了一個個竹杠椅上,四個大漢抬一個,開始把我們往深山老林裏送。

  我看了下他們行進的方向,發現正是我先前用《九轉葬龍訣》測算的那處水潭。

  看來四姑娘的猜測果然沒錯!這幫百越族人要拿我們去喂墓裏頭的怪物。

  隨著越來越深入,我們在茂盛的原始森林裏發現了從未見過的石雕。

  這些石雕異常龐大,幾乎每一座都有一棵樹那麽高,每根石雕上都刻滿了密密麻麻的爪子,也不知道那是什麽動物的爪子?看得我密集恐懼症都犯了。

  除了這些密密麻麻的爪子,我並沒有看到石柱最上麵雕刻的是什麽。

  接下來,幾乎每走幾十米就會遇到一根同樣的石柱。

  我甚至懷疑這些石柱是一種引路的標記,指引著古墓的入口!

  我低頭瞧了瞧正在抬竹杠椅子的那些大漢,卻發現他們跟老族長的表情不太一樣,他們沒有祭祀中的莊嚴和肅穆,反倒顯得比我們還要擔心害怕,這倒是讓我有些納悶兒。

  趁著老族長在前麵帶路的功夫,我問旁邊的一個大漢:“大哥,你們不是每過一段時間都祭祀一次嗎?為什麽會顯得這麽害怕。”

  那大漢勾著腦袋望了望老族長,發現老族長並沒有注意到這邊,這才帶著哭腔說道:“小娃娃你有所不知啊!那圖蠍大神是不分敵我的,它隻認得男人,它隻要男人。如果到時候你們幾個不夠用,我們……我們……”

  “你們會怎麽樣?”

  “我們就會變成新的祭品。”那大漢的眼淚都快落下來了。

  我見周圍的幾個大漢都挺好說話,便讓他們仔細講一講,就算是死也讓我們做個明白鬼。

  這幾個大漢明顯跟老族長不一樣,他們不像老族長那麽麻木,但可能是迫於老族長多年累積的淫威不敢反抗,隻好壓低聲音跟我講起了流傳在他們寨子裏的圖蠍大神的傳說。

  原來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這驪山上開始出現一係列的怪事!

  進山砍柴,打獵的男人們開始接連不斷的失蹤,一連很多天都沒有消息。寨子裏當下就派人尋找,卻連個影子都沒有找到。之後,失蹤的男人越來越多,眼見寨子裏的香火就要斷了,寨民們就讓族長請來個巫師,沒想到巫師施法之後,斷言這驪山內部有隻圖蠍大神,那是一位女神,需要男人的陽氣進補,寨子裏的男人就是被這圖蠍大神給抓走了。

  而且巫師還斷言,那圖蠍大神日後還會來寨子裏找精壯的男人。

  寨民們問能不能殺死那圖蠍大神?巫師說萬萬不可,那圖蠍大神法力無邊,根本無法降服,如果想要相安無事,必須每個月都要往驪山上送男新娘,讓圖蠍大神吃飽了也就沒事了。

  迫於生存,寨子裏每個月都會挑選人去當祭品。

  可寨子裏的人數實在有限,迫不得已,他們隻好開始截殺在驪山附近出沒的百姓,從古至今,不知道進獻了多少人,以至於才會在驪山附近出現鬼娶親的傳說。

  我這才明白年老大那兩個手下說的鬼娶親是怎麽回事?根本就不是什麽七月十五鬼門開,其實就是百越族搶奪精壯男人,來獻給所謂的圖蠍大神。

  那大漢又說道:“不過這兩年,巡山隊加大了巡山的力度,已經很難再找到落單的人了,很快……很快……下一批祭品就會是我們!”

  看著這群一臉難色的大漢,我並沒有太多的同情,畢竟他們手上沾滿了太多人的鮮血,如果要用法律來判定的話,他們早就該被槍斃八百回了。我隻是有些失望,從他們講故事的表情來看,應該並不知道這裏麵的內情,或許他們還沒有我們幾個外來人知道的多。

  想要從他們口中得到古墓的線索幾乎不可能,看來唯一的突破點還是在老族長的身上。

  說話的功夫,前行的隊伍已經停了下來,我們開始進入驪山的核心地帶,周圍遍地的雜草,卻並沒有太多的樹木,反倒是之前看到的那些刻滿手腳的石雕越來越多,不過很多已經倒塌,全都橫七豎八的碎裂在地上。

  這時候,老族長終於抬了抬手大叫一聲:“停!”

第392章 殺蠱神血

  隨著老族長一聲令下,抬著我們的竹杠椅子全都放了下來。

  此刻的樹林裏寂靜陰森,時不時的還能聽到一陣陣野獸嚎叫的聲音,還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

  不知道為什麽?我總覺得這周圍有股古怪的腥味。

  老族長顯然已經把我們當成了死人,連看都沒看我們,就帶著人率先步入了那片石柱當中。其他幾個大漢則手忙腳亂的將龍鳳蠟燭,大紅花,交杯酒等等娶親的東西拿出來。

  隻有我們幾個被扔在了原地。

  趁著老族長他們張羅婚禮現場的時候,胖子轉著小眼珠,回頭對我說道:“哎,我說李叮當,這他娘的好像不太不對勁啊。”

  “這老東西好像根本就沒有帶咱們進墓的意思啊?你看這周圍哪裏有古墓的影子。”胖子惱怒的罵道:“媽的!要是不帶咱們進古墓,胖爺豈不是白犧牲色相了……”

  王援朝也說道:“我也覺得有些不妥。一路上我都沒有察覺到任何異動,這一片死氣沉沉的。”

  詹姆士用蹩腳的漢語附和道:“yes!這地方根本就不像是某種生物的棲息地,就算真有什麽生物存在,應該也是偶爾才會經過這裏。”

  我見王援朝和詹姆士全都覺得不對勁,便又重新打量了起周圍的環境,發現這裏跟我們之前經過的七大凶煞之地很像,但周圍都是密林,氣運充沛,根本就不是《九轉葬龍訣》中描述的不祥之地。

  不過我們腳下站著的地方的確寸草不生,看起來就像是被什麽人特意改動過風水一樣。

  見我想了半天都沒什麽反應,胖子嘟囔道:“靠!我覺得咱們被這老東西耍了。”

  我則看了看四姑娘,四姑娘的第六感強於普通人,如果真像王援朝和詹姆士說得一樣,他應該也早就有發現。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