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216節

  “根據我和你爺爺找到的蛛絲馬跡來看,隻有兩個人進過大禹墓,一個是秦朝丞相李斯,一個就是秦始皇,想必秦始皇當年也插手了長生不老的事情,我們這次來盜的便是秦始皇的墓!”

  聽明叔講到這裏,我不禁愣了一下,眨著眼睛問道:“明叔,秦始皇陵不是早就被挖掘出來了嗎?還出土了大量的兵馬俑,你讓我上博物館找鑰匙去啊。”

  沒想到明叔冷笑道:“叮當,那些考古學家挖出來的秦始皇陵隻是冰山一角罷了,誰也不知道始皇陵到底有多深?到底有多大?可能整個驪山下麵都是他的墓群。”

  聽了明叔的話,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能把整個驪山作為自己陵墓的,恐怕也隻有千古一帝秦始皇了!

  秦始皇本名嬴政,是曆史上第一個皇帝,為華夏民族的統一做出了卓越的貢獻。相傳秦始皇在位期間,掃平六國,抗擊匈奴,修建了世界奇跡萬裏長城。並且書同文,車同軌,真正將華夏民族凝聚在了一起,雖然他也有焚書坑儒,殘暴成性的負麵言論,但這些都不足以抹殺他‘千古一帝’的功績。

  按照《九轉葬龍訣》來看,秦朝屬於五行中的水,起於西方,再加上秦始皇乃是千古一帝,皇氣衝天而起,遠超後麵幾個朝代的王公大臣,所以我很快就辨別出了大致的方向。

  確定沒有任何問題後,我便朝著西麵山下的水潭指了指:“就在那邊!”

  說完,我就率先下了懸崖。

  其他人雖然將信將疑,不過眼下也沒有什麽好辦法,便開始跟我朝西麵走。

  因為我們有竹弓在手,還有四姑娘和年老大殿後,那些藍麵怪物並沒有敢追上來。

  我在泥濘的山路上繞了足足半個小時,總算離開了那座陡峭的山崖,不過隨著我的深入,心裏愈發感覺到自己找的地方沒錯!

  眼前的山路濕氣實在是太重了,叢林中也氤氳著一層層的水汽,剛好符合秦朝五行屬水的說法。而且這條盤山小路看似簡單,其實用了一種‘藏風納氣’的門道。

  這在風水學中叫做借運,每個從這條山路走過的人,都會被強行借走一絲氣運,從而達到滋養古墓的目的。

  當然這種手段也不是什麽邪術,對人體並沒有太大的傷害。

  按照《九轉葬龍訣》記載,會這種借運之術的都是當世一等一的風水大師,比如徐福,袁天罡等等,這秦始皇乃是一國之君,能夠請徐福為自己的古墓借運,也很正常。

  不過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就在小路的盡頭,突然出現了一座十分古怪的山寨。

  之所以說古怪,是因為我從未見過這樣的寨子!

  但見整個山寨都是用竹子建造而成的吊腳樓,一座座吊腳樓攀附在陡峭的岩壁上,顯得蔚為壯觀。而在山寨的門口,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詭異石雕,石雕上畫滿了五顏六色的油彩,太遠了也看不清是什麽,倒是很像西藏那邊的酥油像。

  除此之外,山寨中央還矗立著兩個十幾米高的小竹樓,看起來有點像是軍事瞭望塔。

  整個寨子看起來異常別扭,既有傣族的風格,又有西藏遊牧民族的風格,我想年老大既然是秦嶺一帶的龍頭大哥,肯定知道這山寨的來曆,便想讓他講講看?

  沒想到年老大自從打跑那群藍麵怪物後,又恢複了那幅低調的模樣,隻是一個勁的悶頭抽煙。

  倒是明叔好像看出了什麽門道,咳嗽了一聲說道:“這山寨好像是百越族的。”

  “百越族?”我愣一下,隨即就明白了這其中的關鍵。

  百越族可以說是中國最古老的一個少數民族,從先秦時期就開始出現了,而且跟漢族有著相連的血脈。漢族人崇尚龍為圖騰,百越族人則崇尚蠍子為圖騰,他們無比虔誠的崇拜著蠍子,認為蠍子是大自然中最神聖的昆蟲。

  百越族人世代生活在深山老林當中,因為是土著的關係,所以他們一個個都英勇善戰,並且善於驅使毒蛇猛獸,每次戰鬥中斬首最多的族人還會被賜以勇士頭銜,隻有勇士才能在背上刺下黑蠍子紋身,娶族中最美的姑娘。

  隻不過秦朝滅亡後,百越族遭到大漢軍隊的血腥鎮壓,大部分族人都慘死在了漢軍的屠刀之下,隻有很少的一部分逃到了深山中隱居,從此以後慢慢的消失在了曆史的長河中。

  我萬萬沒想到,會在驪山上遇到傳說中的百越族,今天還真是大開眼界!

  王援朝趁我們觀察山寨的時候,已經檢查了四周的環境。

  “叮當,兩邊都是峭壁,隻有我們腳下的山路筆直穿過前方的山寨,看來想要繼續往前走,是繞不開這座寨子了……”王援朝說道。

  其實不用王援朝說,我也知道今天是必須跟百越族打打交道了,也不知道這支傳說中的少數民族到底是熱情好客,還是凶殘成性?

  我點點頭,示意大家都小心戒備一點,準備進入山寨!

第387章 百越族盛宴

  可能是我們這些人太多的緣故,剛一進入山寨,就被寨子裏的人給發現了,大家全都爬下吊腳樓,像是看猴戲一樣開始圍觀我們。

  但見這些百越族男人一個個都光著膀子,露出了黝黑發亮的肌肉,女人則穿著花布裙子,頭發上插滿了閃閃發光的銀子發簪。

  我還從沒有被這麽一大群男男女女盯著,加上他們看過來的眼神就好像好奇寶寶一樣,弄得我渾身不自在。

  倒是胖子走南闖北,見慣了這種場麵,從背包裏掏出兩塊巧克力就塞到了幾個孩子手裏:“老鄉們好,老鄉們辛苦了……”

  我看胖子的模樣,恨不得那群村民回應一聲領導辛苦了,他才甘心,便狠踹了他一腳,叫他別出洋相。

  我覺得這麽下去不是辦法,誰知道會不會引來什麽衝突,就衝一個慈祥老大爺問道:“老鄉,你們寨子裏有村長嗎?”

  “你說啥?”老大爺表情有些納悶。

  我剛想問的再大聲一點,胖子卻一把將我推開,罵道:“你個傻叮當,這些人一看就是土著居民,上哪兒找村長去,要問也都是族長,首領。”

  說完,胖子熱情的握著老大爺的手笑道:“老爺子,你們族長在嗎?”

  “在,在,就在後麵那座吊腳樓裏……”老爺子答道。

  “叮當,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支花,你看咱們是不是應該拜訪一下少數民族的同胞?”胖子摸了摸有些咕咕叫的肚子,然後看了看我。

  我知道胖子的意思,他這是又犯饞癮了,想在山寨裏弄點野味改善下夥食。不過我們剛剛從藍麵怪物手裏逃脫,又趕了大半天的山路,此刻確實有些人困馬乏!

  再者我們對這裏還不是很了解,如果有土生土長的百越族帶路的話,那肯定是事半功倍。

  想到這,我便回頭征求明叔的意見。

  沒想到明叔跟我想到一起去了,他微微一笑說道:“我傷得太重,是應該找個落腳點好好養養。”

  見我跟明叔全都同意了,胖子趕緊掏出香煙來散給圍上來的百越族居民:“老爺子,咱們是國家派來的地質隊,測量驪山地形的,要見一見你們的族長,您老帶個路行不?”

  “好,好。”

  老大爺連連點頭,然後彎腰駝背的帶著我們往最大的那座吊腳樓走。

  出乎我意料的是,當我們表明身份後,那些圍觀的居民並沒有離開,仍舊三五成群的跟在我們身後,對我們指指點點,嘴裏頭說著很多我們聽不懂的土著話。

  還有幾個紋身的大漢,看我們的眼神綻放著一種異樣的光芒!

  我想問問年老大,他們在說什麽?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自從進入山寨後,年老大的表情就繃得緊緊的,像是在小心翼翼的提防著什麽,他身後的幾個老杆子也有意無意的把手搭在了刀柄上。

  見我問他,年老大抽了一口旱煙說道:“這些人說的應該是地地道道的壯侗語,這種壯侗語最早可以追溯到先秦時代,幾乎已經失傳,不是當地人恐怕很難聽懂。”

  聽了年老大的話,我不禁開始擔心起來,一會兒我們要是見到族長,無法溝通怎麽辦?

  不過從給我們帶路的老大爺來看,這個寨子裏應該有懂漢語的人。

  整個寨子並不大,我們順著羊腸小道往上爬,很快就走到了族長所在的吊腳樓。

  似乎已經有人提前通知族長了,我們剛來到吊腳樓下,一個跟漢人沒什麽兩樣的老者就熱情滿滿的迎了上來。

  他激動得跟我們握手道:“歡迎,歡迎啊!”

  我們也沒羞沒臊的裝起真正的專家教授開始跟老族長寒暄。

  胖子操著官腔道:“老鄉啊,我們是國家派下來,來驪山搞點小調查!沒想到你們驪山的路這麽不好走,我們已經在這山林裏迷路四五天,都快餓暈了,今天總算碰到了你們這群熱情好客的好老鄉。”

  我見胖子話裏話外都透漏這想要吃飯的意思,便瞪了眼胖子,示意他別太過分。

  倒是那老族長一聽我們好餓著,當下拉過一個婦女說了一大堆我們聽不懂的話,隨著那婦女便帶著居民們開始忙活起來。

  我也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麽,便琢磨著怎麽將話題引到驪山的地形上,沒想到老族長很好客,非要拉我們上吊腳樓喝茶。

  既然見來都來了,我們也就陸續爬上了三四米高的吊腳樓,一杯少數民族特有的香茶入喉,隻覺得沁人心脾,整個人身上的疲憊感都消失了。

  老族長告訴我們,這種香茶是用大山裏的蜂蜜,還有各種野花泡製而成,隻有貴賓才配享用。

  茶喝到一半的時候,老族長就招呼族人將各種從未見過的食物端上來給我們吃。

  有糯糯的竹筒飯,還有油炸狗獾子,五香鵪鶉,等等。

  一見這麽多吃的,胖子立馬饞的口水都流下來了。

  明叔咳嗽連連的說道:“老鄉,你這招待的也太豐盛了吧?我們怎麽好意思。”

  老族長卻擺擺手,義正言辭的道:“大家不要見外,就把這裏當成是自己的家!以前也有考察專家路過我們這裏,我們都是這麽招待的。”

  說到這,老族長對端盤子的兩個婦女說道:“快去騰出一座吊腳樓來,打掃的幹幹淨淨,鋪上嶄新的被褥,今晚讓專家們住的踏踏實實。”

  看到老族長那張樸實無華的臉,我的內心深處湧起了深深地感動!

  這些與世隔絕的少數民族,雖然沒什麽文化,但他們卻是那麽的真誠,善良,比大城市裏那些狼心狗肺的家夥好太多。

  我們去過不少偏僻的地方,也遇見過不少熱心的老鄉,不過還從未見過老族長這麽熱情的,當下一個個感動的直落淚。畢竟我們都有些人困馬乏了,也需要時間修整一下。

  我琢磨著,事後一定要多塞給老族長一點錢,或者生活用品,才能償還他的恩情。

  這時,胖子衝我們喊道:“我說,你們聊夠了沒有?胖爺我都快餓暈了,搞什麽搞啊!先吃飯,邊吃邊聊啊。”

  看著一大桌叫不上來名字的野味,其實我也有些餓了,不過畢竟初來乍到,做不到胖子那麽厚臉皮,隻能硬挺著,看了看其他人,也跟我的情況差不多。

  老族長一眼就看出了我們的窘態,哈哈大笑的就示意大家開動。

  一聽終於能吃了,胖子就像豬八戒下凡一般,根本不顧吃相有多難看,當下便狼吞虎咽起來,一邊抓著炸的金黃冒油的獾子大腿,一邊衝我們說道:“吃這個,這個,好吃,好吃!”

  我也被胖子說的饞心大動,當下也夾了一些沒見過的野菜,出乎我的意料,這山裏的野味確實很新鮮,口味也很獨特,有種說不出來的爽脆感,情不自禁的吃了很多。

第388章 藍麵山魈

  老族長也很識相,等我們吃的一個個打飽嗝了,才開始敬酒。

  我們吃了人家的大餐,自然不好意思的全部端起酒杯,回敬起了老族長!

  還別說,百越族釀造的血糯米酒的確很好喝,一點都不辣,喝到嘴裏特別解膩。

  將桌子上的菜吃得幹幹淨淨後,我給胖子使了個眼色,示意他談談老族長的口風。

  胖子當下裝作漫不經心的閑聊道:“老族長啊,說起來胖爺有一件事不是很清楚?”

  “哦?”老族長笑眯眯的看著胖子:“什麽事情。”

  胖子放下筷子盯著老族長問道:“不知道老族長你有沒有見過一種藍麵怪物?個頭比猴子大一點,爪子很鋒利,喜歡在大樹上和懸崖上活動。”

  “藍麵怪物?”聽了胖子的話,老族長嚇得酒杯都‘啪’的一下落在了桌子上,然後結結巴巴的說道:“你們……你們……遇見了?”

  “嗨!豈止是遇見,我們還跟那群藍麵怪物幹了一架。”胖子罵道:“奶奶的,不說還好,一說胖爺我就來氣。我們也沒招惹那群怪物,它們不由分說的就襲擊我們,您老評評理,胖爺這不是躺著也中槍嗎?”

  “什麽……還打起來了。”聽胖子說我們居然和那些藍麵怪物血戰了一場,老族長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我見老族長的神情有些異常,當下便追問道:“老族長,你是不是知道那是什麽東西?我們這次來驪山搞研究,另一方麵就是看看大山裏還有沒有人類目前沒發現的物種?我們遇到的藍麵怪物很可能就在此列。”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