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211節

我一陣歎氣。

雖說四姑娘在我手心上寫下了小心,但也沒告訴我到底要小心什麽呀。

於是我便告訴胖子,四姑娘這個人做事一向神神秘秘,我上哪兒清楚去。

王援朝見我跟胖子險些要吵起來,插話道:“叮當,我倒是覺得四姑娘的提醒沒錯,這座森林確實有點不對勁。”

“怎麽不對勁了?”胖子也不吃巧克力,抬頭看著王援朝:“這林子安安靜靜的,多和諧啊,胖爺都想化身為一隻無憂無慮的百靈鳥了。”

“不,就是因為沒動靜才可怕!”王援朝表情嚴肅的說道:“你們有沒有發現,咱們剛剛搜過的那幾個地方,附近一點人類行走的痕跡都沒有,先前來的那批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你就沒有認認真真的想過,一群大活人是怎麽消失的嗎?”

“不是說,他們可能在原地打盜洞下去了嗎?”胖子剛想反駁,眼角的餘光剛好瞥到了一棵小樹,表情頓時一變,然後衝著我和王援朝喊道:“你們快過去看看,這樹是怎麽回事?”

我跟王援朝見胖子有發現,立刻就跟了過來。

在胖子身後,有很多野草、還有小樹,跟我們之前走過的地方並沒有太大的區別。不過胖子手指的那棵樹,樹幹卻是光禿禿的,好像被什麽人給剝掉了一塊樹皮。

我一眼就看出了這些樹皮的異樣,趕忙說道:“樹皮是人為剝下來的。”

王援朝扒了扒樹幹,點點頭說道:“沒錯,而且斷口已經幹枯了,至少過去了十來天。”

“十來天?”胖子扒了扒手指,算道:“那不就是明叔派出去的那批先遣隊消失的時間嗎?”

“很有可能就是那幫人留下的。”我點頭,問偵查經驗豐富的王援朝:“這些人不會無緣無故扒掉樹皮的,會不會這棵樹上有他們留下的記號?”

王援朝聽我這麽一提,立刻趴到樹幹前,仔細檢查起來。

還別說,樹幹上真的有一串串密密麻麻的英文符號,這些符號扭曲的湊在一起,看樣子寫的時候很匆忙,好像這群人當時正在被什麽東西追趕。

“這好像是軍用密碼!”王援朝說道。

胖子見王援朝如此確定,反問道:“哎我說援朝兄弟,你怎麽就認定這是軍用密碼?不是人家詩興大發,寫個某某某到此一遊的。”

我搶先解釋道:“讓你事先看看資料,你不看!明叔第一批派到這地方的先遣隊,全都是手段老辣的外國雇傭兵,以他們的作戰習慣,要想在中國境內留下暗號,就一定是軍用密碼,而且還是英文。”

聽我這麽一說,胖子這才恍然的點點頭。

給胖子解釋完,我又將目光投向王援朝:“怎麽樣,這上麵的密文能破解嗎?”

王援朝搖搖頭:“很難,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洗禮後,外國軍隊的密碼越來越複雜,比我們解放軍要領先了幾十年。想要破譯這些密碼,還需要更多的提示才行。”

我見王援朝已經努力了,便說道:“要不要去找那幫美國佬幫忙?”

雖然我們這些人彼此都不熟悉,完全是被明叔硬塞進隊伍裏的,但關乎到線索的事情,大家應該不會有什麽隱瞞。

王援朝點頭,說完我們三個就往回趕。

回去的時候,那三個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人還沒有返回,倒是年老大優哉遊哉的坐在地上抽旱煙,看我們回來了,眉頭一挑道:“怎麽你們三個在一起?”

見對方似乎在懷疑,胖子頓時呸了一聲:“你丫管得著嗎?”

年老大冷笑著對明叔說道:“阿明,說好大家是兩兩一組,相互之間能有個照應。他們這麽亂來,萬一出了事誰能負得起這個責?”

胖子罵道:“靠,四姑娘單槍匹馬會有危險?就算你們全都掛了,四姑娘也不會掉一根汗毛的。”

我拉了胖子一把,示意他先別多嘴,然後對年老大說道:“年老大,您是不是發現了什麽?難道是在懷疑我們?”

“懷疑倒談不上,不過確實發現了一些東西。”年老大笑道。

一聽終於有了發現,明叔立刻警覺起來:“什麽發現?”

“是不是樹皮?”我試探性的問了一嘴。

沒想到話音剛落,年老大跟他身後的那幾個老杆子全都是一愣,然後震驚的看著我:“小娃娃,你們也看到了?”

我點點頭。

胖子叫道:“靠!我當是什麽發現,不就是樹皮嗎?我們早就發現了,而且我們還猜測,樹皮上的那一串英文,是明叔早先派的那批人留下的軍用密碼。”

“哦?”年老大抽了口煙,用眼角掃了掃我們幾個:“那你們破譯出來了沒有?”

“要是能破譯出來,我們還用跟你廢話?”胖子撇了撇嘴,不耐煩的對明叔說道:“明叔,您老人家也是,偏偏派了這麽多外國人進山。這外國的軍用密碼極其複雜,連援朝兄弟都破譯不了,我們三個就更沒轍了,所以想問問你帶來的那個大光頭詹姆士,對了,詹姆士和你那個侄子怎麽還沒回來?”

提到詹姆士和阿龍,明叔立刻就意識到了什麽,連忙看了看手表,驚呼一聲:“不好!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他們怎麽還沒回來?”

王援朝警覺的問道:“他們是沿著哪個方向搜索的?”

“東邊,是東邊。”明叔把手一指說道。

“大家過去看看!”我剛準備帶著眾人起身,靠東邊的森林裏突然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啊……”

那聲音特別淒慘,仿佛整個森林都在跟著晃動。

第377章 恐怖的爪痕

“在那兒!”

王援朝立刻就分辨出聲音發出的方向,沒等大家反應過來,整個人猶如離弦的箭一般,快速狂奔過去。

我怕王援朝一個人應付不過來,跟胖子提著槍在後麵猛追。

明叔等人在愣了一下過後,也沒有猶豫,快步攆上我們。

聲音發出的方向距離我們並不遠,我粗略的目測了一下,最多也就二百米,但我們畢竟是在原始森林裏,到處都是樹枝、藤蔓,還有數不清的昆蟲毒蛇攔路,想要在第一時間衝過去幾乎很困難。

好在之前那幾個雇傭兵已經走過這裏,用刀砍出了一條小路。

等我們趕到的時候,林子裏空空如也,就隻看到地麵上有一些雜七雜八的腳印。

“人呢?”明叔問道。

胖子趁機大聲喊了一嗓子:“詹姆士!”

其他人也都咬著半生不熟的英文,喊著詹姆士的名字。

不過叫了好半天都沒有什麽反應,我見王援朝正往一棵樹的方向靠近,立刻就意識到可能這地方又出現了軍用密碼,趕忙衝胖子說道:“行了,別喊了!王援朝有發現。”

其他人聽了我的話,也都止住了呼喚,湊向我們這邊。

果不其然,王援朝又在一棵樹上看到了一塊被剝掉的樹皮。

隻不過這次樹皮的傷口很新,看樣子應該是剛剛被剝掉的,白色的樹幹上被刀子刺出了一小排英文,跟之前軍用密碼的寫法很像。

我看了眼樹皮的傷口,說道:“這樹皮是剛剛被剝下來的,剛才的慘叫聲一定是他們發出的。”

王援朝還在仔細研究,怎麽去識別這些密碼。

他撫摸著那棵樹問明叔:“那幾個美國軍人,有沒有說過他們平時用什麽軍用密碼?”

明叔搖了搖頭:“詹姆士是我在美國的一個生意夥伴介紹過來的,聽說他是前海軍陸戰隊的退役軍官,曾經參加過阿富汗戰爭,關於他們經常用什麽暗號密碼,我不是很了解。”

“先前派過來的隊伍,也是他們的人?”王援朝問道。

“大部分都是退役的美國特種兵,極個別是當地向導。”明叔想了想說道。

“奶奶的,這要是破解不了樹上的暗號,豈不是說咱們連接下來麵對的是什麽危險都不知道?”胖子吐了口唾沫,不滿道:“明叔你也是,找的這都是些什麽人,看著人高馬大,結果分分鍾就被幹掉了,還美國海軍陸戰隊呢!”

明叔被胖子說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皺著眉頭道:“我相信他們!他們在阿富汗戰場都沒死,怎麽會在一片樹林裏被輕而易舉的做掉?我們再散開找找。”

我見胖子還想吐槽,就偷偷拉了胖子一把,示意他別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讓明叔難堪。

為了查清楚這片林子裏到底出了什麽事,在天色還沒徹底暗下來前,我們再次分成幾個小隊,繼續搜尋失蹤的那幾個人。

期間年老大一直偷瞄我們幾個,我知道他是在納悶四姑娘去了哪裏?

不過我也沒空跟他解釋,和胖子、王援朝抓緊時間鑽入了密密麻麻的森林當中。

這樣的大山,天黑的一向特別快。

隻要太陽一落山,遮天蔽日的樹葉就會將所有的光線遮掩住,我們還沒往前走出幾十米,天色就已經暗的幾乎看不見東西了。

胖子罵道:“奶奶的,這天怎麽說黑就黑了?這麽黑,上哪去找那幫美國佬?奶奶的,我看是山神爺不想讓咱們去救美國佬吧。”

我朝四周圍看了看,也有些忌憚,一邊打開手電筒,一邊回頭對王援朝說道:“看來我們有麻煩了,沒想到老林子裏黑的這麽快。”

“這很正常,原始森林哪怕是白天都陰沉沉一片,就更別提晚上。”王援朝說道。

“既然什麽都看不見,幹脆咱們就回去吧?別在路上出了什麽幺蛾子。”胖子有些膽怯的說道。

我點點頭,很讚同胖子的建議,畢竟我們三個也沒多少實力,萬一遇到藏在林子裏的什麽怪物野獸,想逃都逃不掉。

於是我便跟王援朝商量了一下,開始往回走。

因為害怕出事,所以我們回去的速度很快,不過就在我們走到一半的時候,不遠處的地方傳來年老大的呼喊聲:“快來,這裏有人!”

雖然我們彼此之間沒開對講機,但這麽近的距離,還是能夠將對方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我們三個看了看,當下沒有往回走,而是朝著年老大的位置衝過去。

等到了之後,才發現年老大正在給一個奄奄一息的外國人灌水。

這外國人也不知道遇到了什麽,身上的迷彩服全部被抓爛了,露出了一條條鮮紅色的爪印,連傷口裏的嫩肉都翻了出來,看得我一陣惡心。

“是詹姆士手下的那個雇傭兵。”王援朝一眼就認出了對方。

聽到王援朝的確定,胖子立馬加大嗓門,衝著四周吼道:“人找著了,在這兒呢!所有人快到這地方集合。”

搜索的幾支小隊本來離的就不遠,加上胖子的嗓門又奇大無比,很快便將所有人都召集了過來。直至明叔風塵仆仆的趕來後,我發現整個隊伍就隻缺四姑娘,詹姆士,以及另一個雇傭兵。

“約翰!”明叔的侄子阿龍拿出繃帶就給那個渾身是血的雇傭兵包紮,一邊包紮一邊問道:“約翰,你怎麽會在這兒?詹姆士和傑克呢?”

“他們……他們……”約翰一張嘴,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看到遍布在他身上的恐怖爪痕,我心裏都瘮得慌。

不過我還是耐著心問約翰:“快說,你和你的兩個夥伴究竟看到了什麽?”

“我看到了魅影,藍色魅影,鬼一樣的魅影……”約翰一邊用含糊不清的漢語說話,一麵夾雜著許多聽不懂的英文,不斷的重複道:“這片樹林裏全都是鬼影,全都是鬼影。”

“看樣子,約翰已經徹底瘋了。”我抬頭對明叔說道:“要不我們先原地停留一會兒,也許詹姆士和傑克很快就回來了。”

“沒錯,這天黑的厲害,不太適合再繼續搜索。”年老大表情嚴肅的點點頭。

我沒想到,這次年老大也站在了我們這一邊,當下坐等明叔來決定。明叔似乎也知道眼下的形勢太危險,於是便答應了。

見明叔同意後,眾人便開始搭建帳篷,點起篝火,準備食物。

我則不斷的往營地的外麵看,不知道四姑娘究竟去了哪裏?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地府建設計劃書
  作者:道門老九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