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208節

  “胖子說的沒錯,明叔,你這麽做到底是為了什麽?”我疑惑的看著麵色慘白的明叔:“您不會是從大禹墓回來之後,出了什麽變故吧?”

  “咳咳……”我還沒說完,明叔又劇烈咳嗽了起來。

  這一次,直到明叔掏出手絹將嘴角咳出來的鮮血擦幹淨,才對我說道:“好,那我就全講給你們聽。”

  “三個月前我被醫院確診為肝癌晚期,而且已經錯過了手術的最佳時期。這個世界上有誰想死呢?我自然也不想死,可麵對醫學無法攻克的難題,就算我有再多的錢都沒有用,所以我在三個月前籌劃了一場陰謀。”明叔淡淡的說道。

  這個時間點太敏感了,我立刻就想起了三個月前被仙人跳,弄的負債累累的那一幕,當即吃驚的看向明叔:“難不成,三個月前我被人騙的傾家蕩產,不得不去李斯墓裏找青羊樽的那件事,是明叔你一手策劃的?”

  明叔點點頭:“沒錯,是我找人給你下的仙人跳,不過遺囑確實是你爺爺親自立下的。”

  我又問:“那李斯墓裏的秘密,你早就知道了?”

  “是的。”明叔坦然的說道:“四十年前我跟你爺爺下墓的時候,就察覺到了這裏麵的秘密,隻不過我當時並不清楚這到底是個什麽秘密?經過這麽多年的調查,我總算摸到了一點頭緒,但我始終不敢確認。好在你去了李斯墓,讓我徹底弄明白了你爺爺當年查的是什麽。”

  四姑娘眼神冰冷的問道:“那大禹墓裏的李衛國,也是你找人假扮的?”

  “對,隻可惜最後竟然被你給識別了,搶走了鐵盒子。”明叔有些遺憾的歎了口氣:“想要治愈我這一身的癌細胞,隻有靠那個長生秘密了。為了讓自己活下去,我隻好設下這個圈套,引你們上鉤。”

  “你想要鐵盒子?”我警惕的後退了一步。

  “不不不。”明叔連連搖搖頭:“一個被鎖住的鐵盒子,對我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我要的是長生,真正的長生。”

  “既然你知道打不開鐵盒子,為什麽還要找到我們?”我反問道。

  “很簡單。”明叔儒雅一笑:“因為我需要你們。”

  “奶奶的!”一見明叔笑的不懷好意,胖子頓時罵道:“你不會又想讓我們替你下墓吧?”

  “沒錯,隻不過這次,我跟你們一起去。”明叔的眼神出流露出了一絲狂熱。

  我愣了一下,看明叔那激動的模樣,似乎真的等不下去了。

  可是我們連去哪裏找鐵盒子的鑰匙都不知道,又怎麽幫他下墓呢?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慮,明叔說道:“關於地點,你們不用擔心!拍賣行裏的那張地圖,是實打實的真貨,隻要按照地圖上的方位去找,就能找到打開鐵盒子的鑰匙。”

  “奶奶的,那我們有什麽好處呢?”胖子嘴一撇,也不等明叔開出誘人的條件,就說道:“別談錢,談錢俗!胖爺我雖然沒什麽錢,可小四這張黑卡能買下一個國家,我們幾個還缺錢嗎?”

  似乎是感覺到了我們的拒絕之意,明叔推了推金絲眼鏡,露出了一副狡黠的神色:“我當然知道,錢對你們來說並不是萬能的,可如果我拿人命來換呢?”

  “人命,什麽人命?”我立刻就意識到了明叔話字裏行間的威脅之意,產生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明叔並沒有說話,隻是一邊咳嗽,一邊嘴角噙著笑,玩味的盯著胖子和王援朝。

  胖子和王援朝也不是傻瓜,當下就明白了明叔的意思,怒氣衝衝的問明叔:“你究竟做了什麽?”

  明叔沒有回答,而是衝身後的年輕人打了個響指,那年輕人立刻就遞過來一個電話。明叔飛快的按了一串號碼,然後將電話甩給了胖子:“小胖子,聽聽這是誰的聲音?”

  胖子連忙接過電話,隻聽電話那頭傳來一男一女,兩個蒼老的聲音。

  “喂,誰呀?”

  “是不是我家芙蓉胖小子?”

  “爸媽,是我。”胖子擦了把眼淚,應了一聲。

  “真是你呀!你說你這個孩子,怎麽才打電話?我跟你爸都挺好,你不用惦記。你朋友把我們接到了一個特別美麗的地方,每天都能看到大海,就是看不到中國人,啥時候你也過來啊?”電話那頭問道。

  胖子渾身一哆嗦,連忙說道:“啊,那你們就在那安心養老,我過些日子,忙完了就去看你們。”

  說完,胖子就掛斷了電話。

  我在旁邊茫然的看了看胖子,胖子的母親很早以前就患了重病,呆在老家不能下床,胖子是被村子裏的一個親戚收養,才長得那麽大。電話裏頭的很有可能就是胖子的養父母。

  “你把他們二老弄到哪去了?”胖子陰沉臉,一動不動的盯著麵前的明叔。

  “放心,他們正在夏威夷吃著水果,吹著海風。”明叔說道:“隻要你乖乖聽我的話,我就會讓你們團聚,否則……”

  “否則怎麽樣?”胖子怒氣衝衝的大吼一聲。

第371章 爺爺的信

  “你知道的,反正我得了肝癌,也沒幾天活頭了,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小胖子你好好想想吧,現在你養父母的生命都掌握在你手裏了。”明叔無所謂的攤了攤手道。

  “卑鄙!”

  麵對咄咄逼人的明叔,胖子還沒有說話,一旁的王援朝就忍不住朝他吐了口唾沫。

  麵對王援朝的口水,明叔的笑意又盛了起來。

  王援朝被他看的表情古怪,罵道:“別想拿我的家人威脅我,我是不會聽你的。”

  “我當然知道什麽對你最重要。”明叔撣了撣西裝上的灰塵,淺笑道:“雖然你的妻子已經病死,但我想這個人在你心中的分量應該不比你妻子低吧?”

  說完,明叔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照片扔到了王援朝的手上。

  我好奇的撇了眼,發現照片裏是一個氣色很差的老男人,那老男人奄奄一息的窩在病床上,鼻孔下插著氧氣管。

  當看到照片裏的那個老男人時,王援朝整個手都攥出了冷汗,幾乎是咬著牙問明叔:“你把老班長怎麽了?”

  “他現在這個樣子,根本就不需要我來動手。”說著,明叔又掏出了幾張清單,遞到王援朝的手中,淡淡的說道:“看看吧!我想,你不會不知道白血病多難治吧?”

  我掃了眼,發現每張清單上都有六七個零,包括換骨髓等等,加起來整整三四百萬的醫藥費,當下便明白了這張照片是怎麽回事。照片裏的老男人正是當年帶著王援朝一起參加對越反擊戰的老班長,他因為得了白血病,所以背負了一筆高昂的醫藥費,這些醫藥費絕不是普通人能付得起的,所以這個流血不流淚的真漢子,至始至終都沒跟身邊人開口,安安靜靜的窩在醫院裏等死。

  他是跟王援朝一起上過戰場的人,有著過命的交情!換句話來說,他們之間的情誼,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比的上的。

  明叔拿出這些巨額的手術清單,就是想讓王援朝妥協!

  而且以王援朝的性格,即便四姑娘把黑卡借他用,他也不會要的,他隻會用他自己掙來的錢。

  眼見著胖子和王援朝的把柄接二連三的被明叔給抓住,我看向明叔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忌憚。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明叔衝我笑了笑:“還有你,叮當。”

  我立刻警覺起來:“你不會是想拿我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來要挾我吧?明叔你應該清楚,那些人對我來說幾乎形同陌路,我是不會在意他們生死的。”

  “如果是你爺爺呢?”

  這幾個字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在我腦海裏炸響,但我很快便意識到,很有可能是明叔在誆騙我,便搖了搖頭說道:“明叔,你覺得我還會相信你的話嗎?”

  “不,你會信的。”說完,明叔拍了拍手,站在他身後的年輕人立馬送上了一個信封:“打開看看吧!這裏麵或許會有你想要的答案。”

  我將信將疑的接過那個蠟黃色的信封,看到上麵隻寫了短短一句話:“叮當,爺爺還有很多事情沒有查明白,再見!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

  我一下子就被上麵的字跡和日期給吸引住了,因為這個日期是上個月的日期,並不是爺爺去世時的日期,而且上麵的字跡我可以肯定就是爺爺留下的,顯然爺爺是利用假死來金蟬脫殼,孤身一人去調查自己幾十年來都沒有查清楚的秘密去了。

  隻是我不明白,明叔為什麽這個時候才把信封拿出來?

  明叔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慮,解釋道:“你爺爺本來是不想留下什麽東西的,但他怕你最後走上不歸路,這才留下了這封信,希望你可以安安心心當個富家翁……”

  “當然,我知道,不管這封信上寫了什麽,都無法阻止你探索的腳步。我相信你是不會放棄你爺爺的!就像白芙蓉不會放棄他的養父母,就像王援朝忘不了退役的老班長。”

  “還有你,曹四指!”說到這明叔伸出手,自信無比的指著四姑娘的鼻子:“我知道你一直在尋找什麽,這是唯一一次能夠打開鐵盒子的機會,你是不會放棄的。”

  沒想到明叔竟然抓住了我們所有人的弱點,就連四姑娘心底的欲望都沒有逃掉他的法眼,這讓我不由自主的忌憚起眼前的明叔來。

  這不同於馬如龍,老瞎子的感覺,這是一種來自背後插刀的感覺,溫柔卻又寒意慎人。

  正如明叔所料,四姑娘早就有了決定,他和明叔對視了足足十幾秒,冷冷的問道:“你確定需要那樣的長生?那會讓你生不如死。”

  “哈哈,對你來說那或許是生不如死,但對我來講,活著就是希望!我想活下去,我不想癌細胞擴散到全身,在病床上化療而死。”明叔瘋狂的笑道。

  結束了和明叔的談話後,我們留下了明叔的號碼,轉身就先回到了古董店,準備隨時聽候明叔的安排。

  大家的把柄現在全在明叔手上,明叔也不擔心我們會反悔,所以讓我們這幾天先自由活動,放鬆放鬆。

  說是放鬆,但因為各自的親朋好友都被明叔綁架了,我們根本就沒什麽心思喝酒玩樂,幾乎每天都在店裏貓著。

  我也不準備繼續裝修下去了,就早早給了工程隊工錢,讓他們收工回家……

  古董店一靜下來,我們就開始商量這次下墓怎麽辦?按照明叔現在的手段,我們等於被他牢牢抓住了七寸,如果到時候在下墓的過程中出現了內鬥,那胖子的養父母還有王援朝的老班長,恐怕都會遭殃。

  而且下墓這種事,風險極大,誰也不敢保證不會出現什麽意外。

  我有心想留個精明的人,去調查一下胖子養父母以及王援朝老班長的消息,可是苦於身邊沒什麽幫手。懶漢倒是身先士卒,挺胸而出,說他可以幫我們去查。我將信將疑的看了看懶漢,並不是對懶漢不信任,而是懶漢畢竟才從左耳村出來,已經與世隔絕那麽多年了,山外頭的世界他還能不能適應都是個問題,哪還能去美國夏威夷打探什麽消息?

  懶漢覺得我小瞧他了,便說道:“小兄弟,解鈴還須係鈴人,想要找到這幾個人的消息,最好還是從明叔這邊入手。他家不是在武漢嗎?你把地址告訴我,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處理吧。”

  我跟胖子都覺得不妥。

  倒是四姑娘蠻相信懶漢的,點了點頭道:“以懶漢的能力,完全能夠查到。”

  商量到最後,我們還是決定把懶漢留下來,讓他一邊偷偷的調查線索,一邊接應我們。順便把餘下的錢也留給懶漢了,讓他留著辦事用。

第372章 出發,驪山行!

  第三天下午的時候,明叔來了電話,說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就等我們四個了。

  我跟胖子、王援朝、四姑娘,四個人當下趕到了約定好的地點。

  到的時候,發現明叔所帶的隊伍裏,除了那個年輕人之外,還有十幾個衣著怪異的家夥。其中有三個是金發碧眼的外國人,膀大腰圓,全部穿著沙漠迷彩服,臉上畫著油彩,看起來應該是境外雇傭兵。另外七個人良莠不齊,有老有少,有高有矮,有胖有瘦,各自背著一個包裹。

  他們雖然沒有跟我打招呼,但我抽抽鼻子,就能聞到他們身上那股淡淡彌漫的土腥味。

  這七個人肯定不是簡單的角色,而是經常下墓的老杆子。

  憑借直覺,我們彼此間都能感覺到彼此身上的死人味。

  我問胖子:“見過他們沒有?”

  胖子搖搖頭說道:“你看這七個人著裝打扮各有不同,應該來自於天南海北,不像是一個地方的……”

  我又看了看四姑娘,他重生了這麽多次,肯定會有印象。沒想到四姑娘回答的更是幹脆利落,直接搖頭道:“不記得了!”

  聽到四姑娘的回答,我心中暗罵自己可真夠蠢的,四姑娘每次重生都會忘記一些事情,能夠記在他腦子裏的事情隻有最重要的一兩件,他又怎麽會關心所謂的同行呢?

  更何況,他就是統領摸金校尉的老大啊!再厲害的高手,在四姑娘麵前也都算不上什麽。

  不過話雖然這麽多,我還是暗暗的戒備了一分。

  明叔這次行動顯然是勢在必得,要不然他不會找來我們,還另外帶了兩批高手。他可不是馬如龍跟老瞎子,而是跟爺爺一起見證過李斯墓秘密的當事人,他自然清楚不論帶多少人進去,最後都是炮灰。可他依然還是選擇帶來了這麽多人,一方麵是對我們的牽製,另一方麵也表明了他的決心。

  就在我們相互打量的時候,兩架直升飛機降落到了郊外的草叢中。

  明叔此刻從直升飛機上跳了下來,見我們已經全員到齊,便簡單的給我們介紹了一下。

  “這位是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尉詹姆士先生,曾經參加過阿富汗戰爭,綽號冷血殺人魔。”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