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207節

  更有一個年長的老者,直接心髒驟停。

  此生能夠見到一次黑卡,他們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麽!

  傳聞瑞士銀行從上個世紀到現在,隻麵向全世界發行了五張黑卡,這五張黑卡可以在各大銀行無限透支。

  黑卡可不是單純的貴族和富翁所能擁有的,就算是發動二次世界大戰的希特勒,拚盡全力也沒有拿到黑卡!五張黑卡的持有人至今都是一個謎,沒有人知道,但能夠在福布斯排的上號的富豪全都知道黑卡的名頭,這幾乎是bug般的存在,隻要持卡人缺錢了,他就可以在全世界任何一家大銀行取錢,全部由瑞士銀行買單,這完全不是普普通通的富豪能夠比擬的!

  如果說金錢代表著富豪們的臉麵,那麽黑卡則代表著這個人在全球的地位!

  就算是國家領導人,恐怕也享受不到這麽大的待遇。

  沒有人敢對黑卡不敬,因為誰也不敢跟瑞士銀行為敵,誰也不敢跟整個歐洲金融為敵!

  長時間的寂靜過後,經理終於回過神來,此刻他的一張臉蒼白無比,整個額頭都爬滿了冷汗,他甚至已經想到了接下來自己的下場。

  他高舉著黑卡,幾乎是跪著爬到了四姑娘腳下,哆哆嗦嗦的問道:“我尊貴無比的客人,您確定要以三千萬的價格拍下這張地圖嗎?”

  四姑娘默然的點點頭。

  我跟胖子在後麵都快看傻眼了,雖然單憑我和胖子的身份根本不配知道黑卡的存在,但畢竟混了這麽多年古董圈子,也都聽過黑卡的名頭,本來還以為那就是個傳說,沒想到今天竟然見到了,而且還是在四姑娘的手裏。這讓我們兩個全都不由得瞧了瞧四姑娘,但四姑娘並沒有對這張黑卡有什麽在意的地方,隻是淡淡的說道:“這樣的卡,我還有兩張。”

  “臥槽……”

  我和胖子情不自禁的爆了粗口,內心深處如火山爆發一般沸騰開來。

  因為一旦擁有了黑卡,就意味著你可以無限透支任何錢,買別墅,買美女,買遊艇,買一切想要的東西,永遠享受著帝王般的生活,再也不用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下墓了……

  想著想著,我暗罵了自己一句,什麽時候變得跟胖子一樣貪心了。

  轉回頭看胖子,沒想到胖子早就樂的不知道東南西北了,看著四姑娘的眼睛也越來越曖昧起來。

  見剛剛還要收拾自己的經理,轉瞬間變得跟哈巴狗一樣,胖子頓時就當起了大爺,不斷的作威作福。

  我剛才也差點被那幫保鏢的陣勢嚇了夠嗆,也就沒攔著,任憑胖子在那裏發泄。

  戲耍完了經理,胖子才想起那個年輕人,轉回頭卻發現樓上的人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走沒了,當下問我:“叮當,剛才那個跟胖爺叫板的孫子呢?”

  剛才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四姑娘那張黑卡上了,根本就沒注意到上麵情況,便搖了搖頭:“沒看到。”

  “奶奶的!讓這孫子給跑了。”

  “行了,撒撒氣就行了,趕緊帶好地圖,咱們走。”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示意他得饒人處且饒人,眼下的形勢雖然看起來已經完全被四姑娘這張黑卡給震懾住了,但實際情況卻沒有這麽簡單。也不知道年輕人背後那個神秘高人是什麽來路?咱們還是越早離開這裏越好。

  胖子點點頭,接過羊皮地圖,卷到背包裏,我們四個就準備離開拍賣行。

  那些看熱鬧的土豪們見我們要走,一個個的似乎全都沒看夠,全都跟著我們屁股後麵哀求著,想要再看黑卡一眼。

  不過剛到拍賣行門口的時候,就被四姑娘那殺人一般的眼神給嚇回去了。

  我們幾個則趁機溜到拍賣行後麵的小巷,打算繞開這些跟屁蟲。

  胖子倒是叫我不必擔心,這世上還沒人敢打黑卡的主意,別看那幫人纏著咱們,但大多數可能是想跟咱們攀關係。

  我倒是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盡早離開才是上策!

  沒想到剛走到巷子裏,巷子的另一頭就走出了十幾個手拿砍刀的蒙麵壯漢。

  我暗罵了一聲完蛋,就想帶著大家往回跑,先去拍賣行再說。沒想到後麵的路也被堵住了,為首的正是先前跟我們叫板的那個年輕人!

第369章 血戰長巷

  “呸!又是這個王八蛋,還真是陰魂不散啊。”胖子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然後回頭看著我,問我怎麽辦?

  雖然整條巷子裏足足聚了三十來號人,但我們也都不是吃素的,我們的雙手多多少少沾過血,雖然麵前這幫打手跟墓裏的那些怪物有區別,但肯定不會比怪物厲害。

  唯一比較麻煩的就是,這些人的手裏都拿著砍刀,在如此狹窄擁擠的小巷裏,想要殺出去,少不了要死人!

  現在是法治社會,殺人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不過我們也不是什麽軟柿子,不可能束手就擒,尤其是麵對那個一直跟我們作對的年輕人。

  我咬了咬,示意大家做好硬闖的準備!

  這時候那年輕人已經搶先揮了揮手,頓時就有好幾個打手提著刀殺了過來。

  胖子早就在地上抓了把沙子,等那幾個打手剛一靠近,二話不說,突然將沙子朝他們眼睛扔了過去。胖子這招著實陰損,幾乎瞬間就將這些人的眼睛給迷住了,沒等那些人擦掉沙子,胖子和王援朝就如同兩道閃電,從兩旁迅速衝出,搶過他們手中的砍刀,翻過刀刃,對著他們一頓猛劈。

  幾個打手當場就被胖子和王援朝用重手法打暈了。

  那年輕人一見事情不妙,當即大叫一聲,剩下的二十幾個打手就像是香港黑社會的古惑仔一般,揮舞著砍刀一起撲過來。

  眼看那一把把砍刀散發出嗜血的光芒,我趕緊衝胖子和王援朝大喊,提醒他們注意點!

  可這個時候,一個手持砍刀的打手偷偷溜到我身後,趁我還沒回過神來,衝著我脖子就是一刀。這些年輕人真是瘋了,根本就不去管這麽做會判幾年刑,我第一時間彎下腰,對著那小子的胯下就踹了一腳。

  那打手雖然夠猛,但顯然不是我的對手,頓時被我踹翻在地!

  我撿起飛出去的砍刀就想用刀背拍暈他,沒想到身後又有兩個不怕死的衝了過來,其中一個直接抱住了我的雙腿,驚得我連忙去踹,可是為時已晚,這兩個混蛋幾乎像是五花大綁一樣,死死的把我抱住,另外幾個打手的砍刀已經朝著我的腦袋劈了下來。

  我暗罵一聲,奶奶的,這下糟了!

  好在關鍵時刻,四姑娘及時出現在了我麵前,哢嚓,哢嚓連續兩聲脆響,抱住我身體的兩個打手就被四姑娘冷血無情的擰斷了脖子。

  緊接著,四姑娘伸出兩根手指,迎向了那十幾把明晃晃的砍刀。

  那些砍刀雖然劈下來的角度各有不同,但短短一兩秒內,就全部被四姑娘的手指夾斷,碎成了一地的破銅爛鐵。

  那些打手根本沒見過這樣的情景,也沒料到四姑娘會這麽狠,一瞬間全都愣住了。

  四姑娘抓住時機,整個人向半空中一躍,就跳到了那些打手中間。不等他們做出反擊,便探出雙指,仿佛點穴一般,瞬間刺中了一個打手的後腦勺。

  我雖然不太懂功夫,但也知道那是風池穴的位置所在,風池穴一旦受到重創,勢必會出現短暫的頭暈、麻木,瞬間就會喪失戰鬥力。

  我根本沒看清楚四姑娘是怎麽出手的,隻見人影閃動,四姑娘就像是一陣狂風,在人群中閃來閃去,緊接著,剛剛還喊打喊殺的那群打手一個個就好像是中了魔法一般,紛紛栽倒在地。

  隨著我們這邊的人一個個倒下,圍攻胖子和王援朝的那些打手也發現了異常,當即便有一個大漢咆哮一聲,從衣服裏摸出了一把黝黑的手槍瞄準了四姑娘。

  我本能的提醒四姑娘小心!

  沒想到四姑娘早就聽到了身後的動靜,下一秒就消失在了原地,整個人好像壁虎一般貼著兩旁的牆壁躲避子彈,然後對準大漢的胸膛就狠狠踹了一腳。

  也不知道這一腳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氣,那個大漢直接飛出了五六米,疼的他連娘叫不出來了。

  四姑娘這一手,立刻就鎮住了剩下的打手們。

  一時間,這些人驚恐的後退了十幾步,一個也不敢上前,忌憚的看著我們!

  我趕緊跑到胖子和王援朝身旁,見兩人雖然衣服被劃破了幾個口子,但並沒有什麽大傷,便問他們:“還成不成?”

  胖子滿是不屑的說道:“切,就這幾個小癟三也想困住胖爺我?也不打聽打聽,在潘家園那一片,胖爺我打架怕過誰。”

  王援朝也舔了舔嘴角的鮮血,淡淡的說道:“我在戰場上殺人的時候,他們還在穿開襠褲呢。”

  見王援朝說話夠狠,胖子哈哈大笑:“怎麽著援朝兄弟,今天咱倆就比試比試,看看誰幹死的多?”

  “那我就不手下留情了……”王援朝麵色嚴肅的說道。

  “走著!”

  我一看,剛才那場戰鬥還真把胖子和王援朝的血氣給打上來了,這兩個人雖然沒有四姑娘那麽變態,但怎麽說也都是在刀口舔過血的人,想要解決這群小混混還真不是個事。

  尤其四姑娘剛剛那一手,幾乎鎮住了所有的小混混!

  連帶著為首的年輕人,臉上也是一陣青一陣紫,似乎沒想到我們會這麽厲害。

  我暗自冷笑,王援朝當年參加對越反擊戰,不知道用刺刀捅死了多少敵人。胖子在潘家園也是喜歡打架的潑皮無賴,我雖然本事差點,但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殺幾個人還是可以的。

  四姑娘就更不用說了,暗組織他都不放在眼裏,何況是一群社會混混?真要是拋開法律,今天這群人一個也別想活著走出這條小巷。

  就在我們準備下死手的時候,小巷的盡頭忽然走過來一個中年大叔,這大叔穿著一件幹淨整潔的西服,身材筆挺,不過卻戴了一個麵具,根本看不到麵目。

  他兩隻眼睛細細的打量著四姑娘,微笑著鼓起掌來:“發丘中郎將果然名不虛傳,佩服佩服!”

  “誰!”

  看到突然出現的中年大叔,我警覺的嗬斥了一聲。

  王援朝衝我皺了皺眉說道:“好像就是包間裏的那個人……”

  “是他。”我心中一愣,暗叫正主兒總算出現了,雖然不知道這個中年大叔跟年輕人到底是什麽關係?但很明顯,年輕人隻是中年大叔手中的一枚棋子。

  我們剛剛占了上風,這大叔就現身了,肯定有什麽話要說。

  “前輩,看你的樣子,是有什麽事情要找我們嗎?”我摸不準對麵這人的底細,隻好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沒想到那中年大叔卻隻是儒雅一笑:“嗬嗬,叮當,你看起來成長了不少,不像以前那麽莽撞了。”

  話音一出,我整個人就僵住了,這聲音太熟悉了,難道眼前這個中年大叔是他?

  胖子也聽出了聲音的不對,納悶的撓了撓頭:“臥槽!這聲音怎麽越聽越耳熟,小叮當,你幫胖爺想想,這人是誰?”

  還沒等胖子說完,麵前的中年大叔就摘掉了麵具。

  看到麵具下露出來的那張臉,我們齊刷刷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第370章 瘋狂的明叔

  眼前的中年大叔不是別人,正是從大禹墓出來以後,就銷聲匿跡的明叔!

  隻不過眼前的明叔跟我們一個月前看到的那個明叔有很大的不同,他兩鬢的頭發已經徹底斑白,整個人瘦骨嶙峋,仿佛一下子少了幾十斤。 一張臉看上去也如同老了十歲一樣,跟先前那個文質彬彬的謀略書生有著天壤之別。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慮,明叔捂著嘴咳嗽了兩聲問道:“怎麽了叮當,一個月不見,你就不認識我這把老骨頭了?”

  “明叔,你這是……”我尷尬的不知道說點什麽好。

  明叔大氣的擺了擺手:“先不談這個,還是談談眼下的問題吧!”

  我被明叔前前後後的舉動弄得摸不著頭腦,奇怪的指了指那群打手道:“明叔,這些都是你的人?”

  “嗯。”明叔點了點頭。

  “那拍賣行是怎麽回事?”

  “我跟拍賣行沒有關係,但那張羊皮地圖確是我找到的。”明叔的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一說到地圖,四姑娘整個人立馬變得不一樣了,直接放棄周圍的那群打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明叔看。

  胖子搓了搓手,試圖緩解氣氛:“我說明叔,你看你這是幹嘛啊?你是長輩,我們是晚輩,您要是真不想把地圖給我們,我們雙手奉還不就得了,用得著一家人拚個你死我活嗎?”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