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202節

  按照我的猜測,四姑娘屬於不死不滅之身,受的傷應該會慢慢痊愈的。他之所以昏迷不醒,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沒有吸夠血,可是眼下又弄不到新鮮的血液,我幹脆背著眾人,偷偷割開了自己的手腕,放了半碗血給四姑娘強行灌了下去。

  至於我們一行人為什麽會出現在水麵,就讓胖子跟船長去解釋吧!

  胖子是走南闖北的混混,知道怎麽和陌生人打交道,尤其是他那條三寸不爛之舌,一頓酒的功夫就能跟群眾打成一片。

  這種事交給胖子,我完全放心。

  在曹操墓的這段時間,我幾乎都沒怎麽休息,再加上又放了點血喂四姑娘,感覺頭暈暈,盡管船身很不穩,但一沾到床我就睡著了。

  夢裏頭我見到了很多人,爺爺,明叔等等,做了很多奇怪的夢。他們告訴我這一趟下墓並不是終點,而是一個起點,至於還說了什麽,等我醒來的時候也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第二天我是被王援朝給叫醒的,王援朝叫我去吃早飯,我看了眼四姑娘,發現他還在昏迷,就自己一個人去吃了。雖說漁船上的飯除了魚湯就是蝦米炒飯,但我們這些天在墓裏頭就沒吃到過熟食,怎麽吃怎麽香。

  不過在風卷殘雲了一番後,我突然發現長腿禦姐不見了,趕忙問王援朝,長腿禦姐怎麽沒來一塊吃早飯。

  這時候,旁邊的胖子撇了撇嘴道:“人家早就走了,臨走前還親了你一口,不信你丫去照照鏡子,現在臉上還有半個唇印。”

  “走了?去了哪裏。”我問道。

  胖子見我有些失落,以為我是在貪戀長腿禦姐的美色,陰陽怪氣的說道:“李叮當,我可得叮囑你一句,那南宮小姐可不簡單,你還是少招惹為妙……”

  我沒理胖子,轉頭去看王援朝。

  王援朝攤攤手:“別看我,我也不知道。早上起來的時候就聽船長說,她問明了路線,就背著包先走了。”

  “連個口信都沒留?”

  “那船長說,他活了半輩子都沒見過這麽漂亮的女人,根本沒好意思跟南宮小姐說話。”王援朝答道。

  胖子冷嘲熱諷的說道:“看到了吧?你惦記人家,人家都不惦記你。”

  “少廢話。”我瞪了眼胖子一眼:“我是說,在曹操墓裏摘下來的屍香草我這還有一點,本來是想送給南宮小姐的,想看看能不能治好她母親的病?沒想到她就這麽走了,連個地址都沒留。”

  “原來是這個意思啊。”胖子摸了摸後腦勺:“這他娘的可就不好說了!南宮家雖然世代生活在黑龍江冰封之地,但卻沒人知道她們的蹤跡。”

  我見確實找不到,便對胖子說道:“這樣吧!咱們回去後在圈子裏打聽一下,看看能不能聯係到她。”

  “成,這事兒就包在我身上了。”胖子一拍胸脯,打完包票後,突然衝我露出了賊兮兮的笑容。

  我太了解胖子的本性了,沒等他開口就問道:“死胖子,是不是從墓裏帶出什麽值錢的東西了?”

  “嘿嘿,還是小叮當了解我。雖說最後逃出來的時候功虧一簣,好多珠寶都掉進河裏了,但你看看這是什麽?”說完胖子偷偷從衣服裏摸出了一樣東西擺在我的麵前。

  看到這件寶貝,我的雙眼都跟著亮了起來,還真別說,胖子這次算是發財了!

第359章 惡佛令牌

  “你從哪淘到的?”看著胖子手裏那寶貝,我精神頭十足的問道。

  這東西看起來就像是一塊令牌,隻有十幾厘米長,還布滿了鏽跡,要是丟到廢品收購站怕是連收破爛的都不要,但我卻知道這東西不簡單。

  那上麵清晰的紋理,複雜的花紋,無一不透露著身份的高貴。

  胖子見我都出神了,連捅了捅的胳膊說道:“怎麽樣,胖爺的眼力不錯吧!”

  “你先說哪撿到的。”

  “就在放夏侯淵屍體的那座修羅塔裏。”胖子擠眉弄眼的問我:“小叮當,你他娘的不是古董店老板嗎?快瞧瞧這東西值幾個錢。”

  王援朝見我們倆嘀咕起來沒完,湊過來看了一眼,便滿不在乎的說道:“這應該是古人行軍打仗的時候用的令牌吧?我看也沒什麽稀奇,又不是金子做的,又沒有鑲嵌寶石,最多賣個幾百塊錢。”

  “嗬嗬,這可比那些鑲金帶銀的古董值錢多了……”我淡淡的笑道。

  “別扯那些沒用的,你就直接說這玩意到底哪值錢?到時候咱們出手也不至於吃虧是不是?萬一胖爺我心情好,說不準還能分你們點。”強烈的貪婪,讓胖子的眼睛都笑沒了。

  “好、好,我說。”我伸出一根手指,指著令牌上的花紋說道:“這塊令牌本身並不值錢,但貴就貴在這些花紋上,看到上麵那個背後長著兩隻翅膀的黑色佛像了嗎?”

  但見那令牌上,一個青麵獠牙的佛像栩栩如生,雖然是佛祖,但是它的眼中沒有哪怕一點點的慈悲,反而散發出無窮的嗜血和憤怒。背後展開一雙蝙蝠狀的翅膀,看起來令人心底發寒。

  胖子還想擦掉鐵鏽,看得更仔細點,被我一把推開了。

  “去鏽這門活必須請專門人員來做,否則你就把這件寶貝給毀了!”我警告胖子道。

  “據我所知,佛教在漢朝時期就已經傳入了中國白馬寺,那時候不叫佛教,叫做浮屠教,大家普遍將白馬寺的鎮寺之寶金身浮屠,認為是中國佛教的源頭。可咱們手裏的這塊令牌,卻比漢朝還要早!如果流通到市場上,中國佛教的源頭可就不是金身浮屠,而是你手中這塊令牌了……”

  “臥槽。”胖子聽我說的兩隻眼睛都恨不得瞪出來,他滿麵紅光的問我:“小叮當,那你快估計一下,這塊令牌值多少錢?”

  “這玩意不好說。”我搖搖頭,然後壓低聲音在旁邊耳邊說道:“你要知道,這東西不但曆史悠久,而且還是震驚中國考古界的存在,換而言之就是國寶!在中國販賣國寶可是要掉腦袋的,你敢拿出去賣嗎?”

  “奶奶的,這麽說,這趟又白幹了?”

  我見胖子有些垂頭喪氣,便安慰道:“也不一定,敢收國寶的買家還是有不少的。聽說東南亞那邊的海外華僑,都信奉佛教,要是能拿給他們,怎麽也能賣個小一千萬。”

  胖子聽我這麽一說,兩隻小眼睛滴溜溜的轉:“叮當你說了這麽多,是不是有什麽門路啊?”

  我歎了口氣說道:“我要是真有門路,至於被人騙得血本無歸,簽了一屁股債嗎?不過咱們可以找明叔問問。”

  “沒錯,那老狐狸人脈很廣,很不簡單。”胖子點點頭:“不過,他不是失蹤了嗎?”

  其實就算不出手古董,回到武漢的第一件事,我也是尋找明叔。

  上次從大禹墓出來後,明叔跟跟張三炮就失蹤了,經過這麽多天,也不知道他們回來沒有。

  明叔這個人老謀深算,城府很深,尤其始終跟我保持著一種亦敵亦友的關係。

  有些事情我必須要當著他的麵問清楚才行!

  一切商量完畢後,我們就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就近上岸,然後坐車回武漢。

  直到我們下船,四姑娘也沒有醒過來的跡象,我跟胖子、王援朝三人隻好輪流背著四姑娘。

  也不知道這鬼地方為什麽這麽窮?遍地都是爛泥巴和雜草,根本就沒有落腳的地方,我們在泥巴地裏走了整整一個上午,才看到一台拖拉機轟隆隆駛過來。

  我們本來打算掏錢,讓對方帶我們一程,可是一摸口袋,錢包什麽都掉在墓裏了。

  好在這地方的農民特別樸實,那老鄉見我們背著一個人,以為四姑娘得了重病,二話不說就讓我們坐在了拖拉機後麵。

  老鄉問我們去哪裏?

  我也不知道身在何處,便說到本地縣城。

  老鄉正好要去城裏買農具,便一路呼呼的去了,沒想到繞了一圈,我們竟然又回到了商丘。此刻折騰了一整天,我們的肚子都不爭氣的咕咕叫,不過口袋裏也沒錢,隻能大眼瞪小眼。

  沒想到胖子小眼睛一轉,賊兮兮的一招手,就讓我們跟他走。

  我跟王援朝都摸不清楚胖子要幹什麽,等來到了一家旅館門口時,我們才算是明白了胖子的意圖。敢情胖子又找到了我們之前住的那家旅館,想吃霸王餐!

  旅館老板正在那嗑瓜子看電視,沒想到我們又回來了,還以為見到了鬼,一張臉蒼白無比。

  “幾位朋友,你們……竟然還能活著回來?”

  胖子沒理會旅館老板,抬腳就往樓上走。

  見胖子要上樓,旅館老板趕忙喊道:“各位先等等,要住幾號房間,我這還沒登記呢。”

  “登個屁呀!”胖子拔出傘兵刀惡狠狠的釘在了桌子上:“你他娘的是不是想欺負外地人?我們不過是出去逛了幾天,你就把我們的房間給租出去了?”

  那旅館老板一看到刀,兩條腿瞬間就軟了:“不是……不是,沒有!這完全是冤枉啊。”

  “那不就結了嗎?”胖子大巴掌猛地拍了拍旅館老板的肩膀,差點沒把對方給拍趴下:“房間鑰匙拿來,再給我們把熱水燒好,胖爺得舒舒服服的洗個澡。告訴你,胖爺是混那一行的,惹火了我直接宰了你。”

  “行行行。”麵對蠻橫無理的胖子,那店老板隻好自認倒黴的交出鑰匙。

  隻不過一雙眼睛始終在我們五個人的身上徘徊,似乎是在好奇,我們是怎麽從左耳村活著回來的?

  我又撥通了出租車司機劉師傅的電話,讓他待會開車過來一趟。

  打完電話後,我們上樓就開始洗漱,然後就著店老板拿過來的開水,煮了點方便麵,配著香腸、榨菜就開始吃,快到下午四點的時候,劉師傅才趕到旅館,見到我們幾個完好如初,下巴都差點沒掉下來。

  胖子嘚瑟的說道:“怎麽著兄弟?是不是覺得很驚訝。”

  別說劉師傅了,就連旅館老板也連連稱奇道:“說句老實話,這些年左耳村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帶槍的帶刀的,但偏偏就沒一個活著回來!沒想到你們不但回來了,還安然無恙,就衝這點你們的飯錢算我請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胖爺可是……”

  我唯恐胖子說漏嘴,趕忙咳嗽了兩聲,然後轉移話題問劉師傅:“劉師傅,你能不能帶我們連夜趕回武漢?到地方了給你車費。”

  “沒問題。”劉師傅連連點頭。

  “可是我們有五個人,還有一個現在昏迷不醒,你有沒有大一點的車?”我問道。

  “五個人?”劉師傅點了根煙考慮了一會兒說道:“這樣吧!我找朋友借一輛麵包車。”

  “那敢情兒好啊。”胖子一拍劉師傅的肩膀:“不過你可要快點,我們必須連夜回去。放心,錢我們不會虧待你的。”

  “看您說的,幾位老板之前打賞的毛爺爺,都夠跑三趟武漢了。”劉師傅顯然是個老油條,知道我們出手大方,所以不該問的一律不問。

  一切說好後,我們就在原地等著劉師傅借車,天黑的時候,劉師傅果然弄來了一輛五菱之光。

  我們將四姑娘抬到了後座,我、胖子、王援朝、懶漢相繼鑽入,便朝著武漢啟程!

第360章 四姑娘醒來

  其實從商丘到武漢還是很遠的,兩地間隔五百多公裏,即便是連夜走高速,也需要一天一夜的時間。

  好在我們幾個也都恢複的差不多了,幹脆跟劉師傅輪流開車,加上胖子和懶漢這一對活寶天南地北的鬼扯,一夜竟然很快就過去了……

  第二天中午,我們正式進入武漢市。

  我們並沒有直接去當地醫院,而是先回到了我的那間古董鋪子。

  本來還想留劉師傅在武漢好好玩一天,劉師傅一看我開的是古董店,立馬明白了我們是一夥盜墓賊,當下就緊趕慢趕的要回去。

  我也沒難為他,直接拿了五千塊錢,塞進了他的手裏。

  “多了,這實在是太多了……”劉師傅看著手裏厚厚的鈔票,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想到胖子笑哈哈的道:“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又不全是車費。”

  說完胖子親切的摟著劉師傅,指了指古董店道:“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估計你也知道咱們的底兒了。這錢做路費也好,做封口費也罷,總之胖爺謝謝你能把我們拉回來。”

  聽胖子這麽一說,劉師傅當下表態:“知道了胖兄弟,回去後,我保證什麽都不說,我也從未見過你們。”

  “那倒不至於,以後到了商丘咱們還能喝口小酒聚一聚。”胖子將錢塞進劉師傅的口袋裏,拍了拍他的肩膀。

  等劉師傅一走,我們就關上了小古董店。

  其實我們也沒指望劉師傅能保守秘密,畢竟以暗組織的力量,隻要他們想查就沒有查不到的。隻要劉師傅別在警察那裏露了口風就成。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