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3節

  我思前想後,最後決定還是去找那個律師了解一下,爺爺把那些畫和戰國拓本都交給他了,可以先去把戰國拓本複印一份回來研究,說不定有什麽收獲。

  說幹就幹,我按照遺囑上的電話打給了那個律師,跟他說我想看看我爺爺的遺囑。

  “哈哈,你小子總算開竅了,快來我家吧!”

  電話那頭傳來了略微有些蒼老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老覺得這聲音有些顫抖,似乎電話那頭的人非常害怕,卻也非常激動。

  我坐了個摩的到了那個律師的家,那個中年律師已經在門口等著我了。

  “你是叮當吧?小時候我可抱了你好多次,不過你應該也記不得我,叫我明叔就可以。”明叔笑著握了握我的手,跟我說道。

  明叔戴著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鏡,差不多五十來歲,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很和藹。

  我有些拘謹地走進了屋子,來到這裏之後突然發現有些難以開口,畢竟現在盜墓是殺頭的大罪,這個人我完全不了解,如果把我給賣了,我這輩子就完了。

  “我跟你爺爺有很深的交情,隻管按照遺囑上的去做,不用擔心別的。”

  明叔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麽,他突然開口道,然後指了指桌子上的資料:這些是你爺爺存在我這裏的資料,不過都是複印件,原件都存在銀行保險櫃裏了。

  我坐下來,瀏覽了一下那些資料,明叔在一旁默不作聲地站著,那氣氛有些怪異,我扯了一下話題,問道:“明叔,家裏麵就你一個人嗎?”

  “老婆難產死了。”明叔還是那副笑眯眯的樣子。

  看到他那笑容,我突然覺得有些後背發涼,自己真的可以信任這個人嗎?剛才說話的時候我盯著明叔的臉,發現他說話的時候,臉色根本就沒有一絲變化,似乎死了老婆就像死一條狗一樣。

  這種人情緒不流露在表麵,城府肯定很深。

  “不好意思明叔,我嘴無遮攔了。”我趕緊說道,見明叔沒有說話,我把注意力又集中在那些資料上麵,那份戰國拓文上主要記載的是:秦始皇在臨死前,讓李斯把一件至寶封在了青羊樽裏,等他死後一同下葬,不讓外人得知!

  我突然之間發現我似乎是遺漏了什麽,我爺爺隻口不提封存在青羊樽裏的至寶,迷戀的似乎隻是那一口青羊樽,這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我搖了搖頭,然後問明叔:“明叔,就算我能找到青羊樽,你又怎麽肯定它是真的?”

  這個問題隻是一個試探,我想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

  “如果是假的,這份遺產你就繼承不了。”

  明叔的回答很簡單。

  我渾身有些發毛,於是把那些資料放入袋子裏,趕緊起身告辭。

  “如果你真的對這份遺囑有興趣,可以去你爺爺的老房子裏看看。”

  在我要離開的時候,明叔突然在我身後說道,然後就啪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這個明叔到底跟爺爺是什麽關係?他的回答已經說明,他對青羊樽是非常了解的,這樣的人怎麽會是一個律師?

  還有他說他跟爺爺有很深的交情,怎麽我從沒聽爺爺提起過他。

第4章 凶宅

  一路上我都在拚命思考,但是始終想不通,明叔在我爺爺身邊到底扮演著一個什麽樣的角色?

  我唯一能肯定的是,他對我沒有惡意。

  還有,他既然那麽有信心判斷青羊樽的真假,可見他絕不是一個律師這麽簡單,我真懷疑他是一個土夫子!

  但明叔是好是壞已經不重要了,反正我現在是騎虎難下,就是死也要把青羊樽搞到手!

  回到鋪子之後,我泡了杯茶,讓自己稍微平靜一下,然後拿起那些資料仔細看起來。

  爺爺畫的青羊樽,雖然隻是用鉛筆勾勒的,但是乍一看上去那種表達感還是十分立體,哪怕是一個門外漢,都知道這東西價值連城。

  我瀏覽起那些資料,但翻來翻去,並沒有什麽意外的收獲。

  砰砰砰!

  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陣巨大的拍門聲,把我嚇了一大跳,透過門縫看到是胖子拖著個很大的行李箱站在門口。

  “效率可以啊胖子!”

  我趕緊拉開門,最近有點神經敏感,老是覺得放高利貸的會殺上門來。

  “廢話,這種大事沒我胖爺鎮著怎麽能成?而且潘家園也不好混了,隻能搗鼓點假貨賣給外國佬,呆著也是浪費時間。”

  胖子乒乒乓乓地拖著那個大行李箱走進來。

  “趕緊收拾好,跟我出趟門,我總覺得爺爺的老房子裏會有線索。”

  我吩咐完之後,和胖子在周圍隨便吃了碗麵條,就打車到了郊外。

  爺爺在郊外有一棟老房子,他發瘋以後每天就躲在這棟老房子裏喝酒畫畫。附近還有一個鬼氣森森的墓地,說實話如果不是有胖子陪著,我一個人晚上是絕對不敢來的。

  在附近的位置停了車,司機打死也不肯再往前開了,因為前麵就是那塊墓地,那地方發生過不少搶劫的事兒。

  “我說師傅,你他娘的在墓地把我們放下來,等下我們撞見什麽不幹淨的東西你賠的起嗎?今個你要是不開車,胖爺劈了你。”

  胖子見司機要趕人,頓時火大了。

  “師傅,這個地方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你讓我們怎麽過去。這樣吧!你把我們送到目的地,等會兒我們辦完事還坐你的車,多加二十塊錢。”

  我趕緊在一旁唱個紅臉。

  “成,不過可別耽擱得太久。”司機的臉色有些猶豫,不過還是答應了。

  畢竟現在回頭不可能帶到客,還得倒貼油錢。

  一路開過去,路過那片墓地的時候,胖子說叮當你爺爺真會挑地方,這鬼地方我在車上都看得發毛,人怎麽住得下去?

  我說胖子你別廢話,有錢人的生活你懂個屎,這叫回歸鄉村。

  五分鍾之後,我們終於到了爺爺的老房子,那是一棟三層高的磚頭屋,外麵爬滿了爬山虎,大門的地方還有一張大封條。

  因為我爺爺的遺產現在算是一個凍結狀態,所以這屋子已經給法院封起來了。

  的士司機一臉狐疑地看著我,我拿出了鑰匙在他麵前晃了晃,說道:“這是我爺爺的房子,我過來拿點東西。”

  說完我打開了門,胖子從包裏拿出了個應急燈打開,這才跟進去。

  “喂,你們兩個快點啊!”的士司機在門口大聲喊道。

  一進屋,我們就被一股濃烈的灰塵味道給嗆得閉過氣去,胖子說:叮當你這沒良心的孫子,沒事兒也不來打掃打掃,說不定哪天你爺爺回魂要睡個覺什麽的,這亂糟糟的怎麽睡。

  “趕緊給老子幹正事兒,這屋子可不小,快找找看有什麽線索。”我聽的火冒三丈,胖子在潘家園曆練了兩年,我以為人會沉穩許多,沒想到還是這麽不靠譜。

  “得得得,我從三樓開始搜,你從一樓開始,等下我們二樓集合。”胖子從包裏拿出另一個應急燈給我。

  我拿著應急燈開始搜索起來,客廳、衛生間、廁所、倉庫這些一遍遍地過了,這裏的家具在我爺爺去世後已經被拉走賣掉,所以偌大的屋子顯得空蕩蕩的,有什麽東西的話我絕對能夠一眼看出來。

  我找遍了一樓,屋子裏除了灰塵之外,並沒有其他的東西。

  突然間,我聽到了胖子叫了一聲,那聲音在安靜的屋子裏尤為刺耳。

  我嚇了一跳,趕緊提著燈咣咣咣衝上三樓,一上去看到胖子撅著個屁股蹲在地上。

  我踢了一下胖子的屁股說:“你他娘的什麽情況?”

  胖子臉色有些發白,哆哆嗦嗦地指著一個角落,我連忙把燈照過去,那場景立馬讓我頭皮都炸了。

  在三樓的角落裏,整整齊齊地擺放著一個一個的死人牌位,中間還擱著一個六七寸的閻王像,那場景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而且這會我才發現,地上有一層厚厚的紙灰,好像是拜祭的時候燒元寶留下的。

  “不就是幾個牌位嗎?有什麽好怕的,趕緊看看什麽發現。”我強裝鎮定。

  “李叮當,你這爺爺究竟是什麽人,不會是神經病吧?你看這些牌位上全都寫著一個日期,連姓名也沒有,這三五十個牌位放在這裏,就是觀音菩薩來了,也得給陰氣嚇跑。我們趕緊走吧!這棟房子壓根就是一座公墓,肯定沒別的東西。”

  胖子哆哆嗦嗦地說道。

  我連忙說道別急,我拿起一個牌位,吹了一下看著上麵的字跡,1980年4月1號,卒。

  “這個日子不會是你爺爺當年去倒鬥的時候吧?”胖子問道。

  “不對啊,日期不對。奇怪了,我爺爺好像沒跟我說過這個日期的事情,他在上蔡縣盜李斯墓,應該是1960年那會兒。”

  我皺著眉頭,覺得十分怪異。

  整個三樓都是密封的,連一扇窗戶都沒有,屋子裏蔓延著一股濃鬱的紙灰氣息,在裏麵呆著鼻子難受。我見實在沒什麽東西,就和胖子下了二樓。

  等到了二樓,我和胖子發現還有更讓人發毛的東西!整個二樓堆滿了花圈,紙紮的童男童女,元寶,還有招魂幡一類的東西。

  胖子顫抖著聲音說道:“叮當,你爺爺是專門做死人生意的吧?怎麽堆了這麽多鬼東西,這屋子還能住人嗎?”

  我心頭也有些發虛,不過還是強撐著一口氣說道:“趕緊找線索,這些東西說不定是故意擾亂我們視線的。”

  我和胖子把二樓翻了個底朝天,但是依舊是沒什麽發現,我不死心地把那些花圈元寶什麽的都撕開來仔細檢查了一遍,還是沒有任何有關李斯墓的線索。

  “完了叮當,你還是趕緊跑路吧!就你爺爺留下的那幾張破畫,我們上哪找這個大鬥去。”

  胖子累的夠嗆,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有些心煩意亂,隨後點了根煙抽搭幾口,然後仔細回憶起來,我爺爺過古稀那會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呆在家裏,一直到他生活沒有辦法自理才搬回市裏跟我一起住。

  這個屋子是他唯一可能留下線索的地方,如果他真的想要李家子孫找到青羊樽的話……

  “哎呀!挖槽,疼死老子了,這二樓樓頂怎麽這麽低啊!”

  身後胖子傳來的慘叫把我思緒一下子拉了回來,胖子的話讓我突然抓住了什麽,我衝著胖子大喊:“胖子快上三樓,這屋子他娘的肯定有夾層!”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和胖子忙活了差不多三個小時,終於在三樓的地板上找到了一個隱秘的夾層。

  在那狹小的夾層裏,我摸出了一口黑色的小箱子。

  我強行抑製住內心的激動,把手放在箱子的鎖扣上,就要打開!

第5章 死亡筆記

  “叮當,先等等,咱們是不是被人盯上了?”

  胖子突然臉色凝重地攔住了我,然後低聲跟我說有人,這家夥自從我們進來後就在屋子裏晃悠。

  我心裏一驚,一個人頓時湧進我腦海裏,知道我來這裏的人隻有一個,那就是明叔。

  “胖子把家夥抄出來,我們先回去!”

  我抓住小箱子,胖子從屁股後麵拽出一把尼泊爾軍刀,警惕的下了樓,不過一直等我們坐車回古董鋪子,都沒有遇到什麽意外。

  “胖子,你會不會是眼瞎看錯了,或者是流浪漢什麽的?”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