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99節

  我們瞬間就呆住了,這他娘的是什麽聲音?

  這聲音就像是有人在撕塑料袋,斷斷續續的,聽起來耳朵極為不舒服。

  長腿禦姐的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她皺著眉頭說道:“小弟弟,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蛇搖尾巴的聲音。”

  “蛇?這麽深的地下怎麽會有蛇……”我失聲叫道。

  “但這確實是蛇才能發出的聲音。”長腿禦姐目光炯炯的盯著咕咚咚冒泡的血池,臉色很不好。

  天啊,如果這聲音真的是蛇發出來的話,那麽濃霧中該有多少條蛇在爬行,才能發出如此巨大的聲音?一百條?一千條?還是一萬條?

  想到這裏,我就起了一後背的雞皮疙瘩。

  那聲音剛開始還很小,但很快就大了起來,仿佛死神的腳步聲離我們越來越近。沒過多久整個血池裏響徹的都是這種聲音,絡繹不絕,密密麻麻,好像有無數條毒蛇將要爬出來一般。

  四姑娘磕頭的頻率更快了,他咚咚咚的磕著響頭,額頭已經淤青,滿地鮮血,卻依舊在重複著這個朝拜的動作。

  我們完全被嚇傻了,幾乎都忘了暗組織的存在,隻能目瞪口呆的看著那汪血池。

  這麽劇烈的嘈雜聲,我隻在李斯墓的藍環大章魚那裏聽到過,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感受過這麽強烈的聲波刺激,可這一次似乎比上一次還要恐怖,尤其是四下裏還有很多頭皮發麻的回音。

  在我聽來,就好像是關押在地獄裏的魔鬼,全部被四姑娘給喚醒了一樣。難不成……難不成,這血池裏也有一頭存活了上千年的上古凶獸!

  不隻是我這麽想,胖子他們似乎也想到了這一點,緊張的端起了AK47,茫然的指著黑暗的另一頭。

  就在這個時候,血池發出嘩啦一聲巨響,我發現徘徊在血池上空的霧氣中朦朦朧朧的出現了兩個紅點點,就好像是一雙巨大的眼睛,在對我們閃爍出暗紅色的光芒。

  王援朝猛的打開手電筒照了過去,那霧氣中正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在扭曲著尾巴。

  無比的詭異,妖豔!

  我們也不管那麽多了,將手裏的全部電源紛紛照了過去,終於看清楚了這東西的廬山真麵目。

  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應該用什麽詞,才能恰當的形容這東西?因為我覺得這東西根本不屬於這個世界。

  它露出水麵的高度差不多有四五米,下半身拖著一條布滿了青色鱗片的蛇尾巴,上半身卻是一個赤裸的女人,就好像魯迅《三味書屋》那篇文章裏寫的美女蛇一般。

  從小到大,我還從沒看到過這麽標致的女人,身體濕漉漉的,黑色的長發遮蓋住了前胸,她就仿佛天然形成的一塊白玉,幾乎每一個部位都出自於上帝之手,柔軟而又溫潤,令人垂涎不已。就算是蘿莉凱薩琳和長腿禦姐結合在一起,都不及她分毫。

  最令人難以抗拒的是,眼前這個人首蛇身的美女仿佛自帶魅惑,一顰一笑,都讓人無法抗拒,但不知為何她的雙眼始終緊閉。

  隨著這怪物浮出水麵,整個密室的機關同時啟動,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各落下了一麵巨大的銅鏡,擋住了我們的去路。銅鏡雖然曆經千年,但表麵光滑無比,可以清晰地看清楚鏡子裏的自己,讓我不得不驚歎古人技術的高超。

  但我卻又多了一絲不解,曹操為什麽會在墓裏放這麽一條美女蛇?又搞出四麵金光閃閃的大鏡子呢?真的太令人難以捉摸了。

  看到血池中這驚心動魄的一幕,懶漢的手電筒啪嗒一聲便落在地上,他倒吸了一口涼氣道:“螣蛇,這是螣蛇!怎麽可能……這東西居然真的存在。”

  我看懶漢似乎知道這美女蛇的來曆,趕忙問他是怎麽回事。

  懶漢的臉陰雲密布:“小兄弟,螣蛇我也是第一次見。傳說中螣蛇是一種凶獸,長有一對翅膀,可以騰雲駕霧,是一種會飛的蛇!民間有蛇修百年成精,修千年成螣的說法,因此螣蛇還是長壽的象征,曹操還專門寫了一首叫做《龜雖壽》的詩來評價螣蛇,詩中寫道:神龜雖壽,猶有竟時。螣蛇乘霧,終為土灰。”

  “但師傅曾經告訴我,其實螣蛇是真實存在的,隻不過被神話傳說誇大了!螣蛇並不會飛,反而喜歡生活在血水當中,它的上半身是美女,下半身是長著三足的蛇尾,經常引誘漁民下水從而獵殺他們,就跟希臘傳說中的海中女妖一般。但螣蛇有兩點是值得認同的,第一是長壽,第二它們本身就是大凶之物,所以是天下一切邪物的克星,因此有些朝代才會有刻三腳螣蛇辟邪的習俗。”

  “對了。”說到這懶漢似乎猶豫了一下:“師傅好像還告訴我,螣蛇殺人靠的就是眼睛,它那雙眼睛……”

  “不要看它的眼睛!所以人都閉上眼睛。”這個時候,一直跪在地上磕頭的四姑娘,陡然間昂起頭來,那雙眼睛無比血紅的吼道。

  第一次,我從他的眼中讀到了恐懼和緊張。

  四姑娘的話,仿佛是一道不可抗拒的聖旨,我和懶漢第一時間捂住了眼睛。王援朝,長腿禦姐也什麽都不問的閉上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血池中的螣蛇睜開了那雙無比勾魂的眼睛。

  它的眼睛散發出一股詭異的紅芒,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鏡子的折射下,幾乎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看向了密室的每一個角落。

  無論你把頭偏向哪裏,都好像在與它對視著!

  隨著螣蛇的睜眼,我看到了驚恐的一幕,那些原本還凶神惡煞的暗組織高手,幾乎同時丟掉了手裏的武器,他們眼神癡迷的端詳著血池中搖著尾巴的黑影,時不時的還發出嘿嘿嘿的傻笑,然後一個個排著隊走向了血池!

第354章 地獄之眼

  我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剛剛還準備決一死戰的敵人,怎麽突然間像是中了魔咒一般,往血池的方向走?

  還沒等我弄明白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的時候,就發現站在我麵前的胖子居然開始脫衣服,脫得幾乎就隻剩下一個大褲衩了,跟動畫片裏的海爾兄弟一般,表情猥瑣的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在空氣中抓來抓去。

  “美人、等等我,胖爺來了!”

  “別走啊,美人!”

  連王援朝也變成了癡呆,整個人木訥的往前走著。

  祭壇下的那一汪血池,仿佛有一種超凡的魔力,讓所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跳下去。

  隻有懶漢沒有動,不過看樣子他也不怎麽好受,整個人正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腦袋,拚命的掙紮著。

  他咯咯的咬著牙齒,牙齦都出了血:“小兄弟,聽清楚我下麵的話,螣蛇殺人靠的就是那雙眼睛,它的眼睛可以製造幻覺,可以讓你看到此刻心中最想要的東西。千萬不要看它的眼睛,否則你就陷進去了……”

  聽了懶漢的話,我本能的去阻攔胖子和王援朝。

  但此時此刻,心中卻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著我,看吧!看吧!隻是看一眼而已,又有什麽大不了的。

  強烈的好奇心,蠱惑著我鬼使神差的往身邊的銅鏡上打量了一眼。

  恰好就跟銅鏡裏的那雙眼睛對了個正著!

  隻是看了一眼,我的眼神就拔不出來了,那雙眼睛裏好像有一個新的世界在向我朝手,我的身子不聽使喚的就朝著血池走去。

  我看到了自己的古董店越做越大,我成了古董一條街最富有的年輕小老板,胖子這逗比就住在我隔壁,王援朝成了我的保鏢。

  我看到了爺爺和明叔,在店鋪開業的那一天給我送來了大紅包,爺爺慈祥的撫摸著我的頭,說他的乖孫子終於長大了。

  我甚至還看到了四姑娘不再漂泊,而是在我的店裏住下,長途禦姐和凱薩琳一人拽著我一條胳膊,讓我陪她們去逛街。

  這一切是多麽的溫馨,多麽的甜蜜啊!哪像現在,生意做不好,爺爺鬧失蹤,連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著走出這座古墓……

  我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整個人都有些不受控製的朝著血池邁出了第一步。

  幾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我體內的腎上腺素就已經飆升到了全身,整個人開始燥熱,嗓子發幹,心裏的那個聲音越來越大,告訴我血池裏就是天堂。

  此時此刻,我已經忘了身在何處,更忘了胖子、王援朝他們,我腦海裏唯一能有的就是擴大了無數倍的貪婪,金錢,美女,幸福的生活。

  我不由的加快了步伐。

  似乎看出了我的衝動,那雙眼睛就像是誘人的鴉片一般,衝我不住的蠱惑:“來呀!來嘛!”

  這聲音都好像在我心中撓癢癢一般,讓我口幹舌燥,我的雙眼漸漸迷茫起來,我看到了爺爺,明叔,四姑娘,長腿禦姐他們就在血池裏春風滿麵的向我招手。

  最後關頭,我再也抑製不住內心的貪婪,瘋狂的朝著血池跳下去!

  就在我準備進入那個幸福世界的最後一刻,身後突然響起了一陣勁風,隨之我整個人被老鷹捉小雞一樣,硬生生的從祭壇邊緣拉了回來。

  我還沒來得及破口大罵,到底是哪個混蛋破壞了我的好夢?就覺得手腕一涼,好像有什麽尖銳的東西割開了我的脈搏,隨著血液一滴滴流出來,我也慢慢清醒了。

  這時候我才發現,天啊,剛剛衝我招手的哪裏是什麽爺爺,分明就是盤踞在血池中的那條螣蛇。

  那條美女蛇的尾巴來回擺動著,攪動的血池水嘩嘩作響。見我醒來,它陡然間咧開嘴,吐出了一串猩紅的蛇信子!

  與此同時,無數青色的小蛇從它身後冒出頭來,將水麵劃出一道道‘S’型的痕跡,這場麵讓我密集恐懼症一下子就犯了,因為我根本數不清這些蛇的數量,密密麻麻的,覆蓋了整個血池。

  它們昂著三角形的小腦袋,遊向那些跳入血池的暗組織高手,盡情的撕咬著,血池上瞬間就漂浮著一具具被啃完的白骨。

  我完全被嚇傻了,幾乎都忘了去提醒胖子和王援朝他們。

  “叫你不要去看它的眼睛。”四姑娘將我放在地上,然後也不跟我多說,丟下一句話,就飛身跳到胖子和王援朝的麵前,一把將兩人給拽了回來。然後用鎮屍尺劃破了兩人的手腕,隨著一股黑色的毒血流出,胖子和王援朝也清醒了過來,看到血池裏的蛇群,全都嚇得向後連退了好幾步。

  我發現四姑娘手中的鎮屍尺,竟然在黑暗中散發出耀眼的藍光,甚至在嗡嗡嗡的鳴響,仿佛天上劈落下來的閃電一般。

  顯然血池裏的螣蛇煞氣衝天,其煞氣遠遠超過了粽子和鬼怪,所以鎮屍尺才會做出這麽劇烈的反應,向它的主人示警。

  我剛想問四姑娘為什麽要喚醒這些玩意,胖子已經大喊大叫的朝著血池裏開了槍:“媽呀!哪來這麽多的蛇,吃胖爺一梭子子彈。”

  “別開槍!”

  就在胖子端起槍的刹那,捂著傷口的四姑娘突然製止道。

  可是為時已晚,砰砰砰的槍聲已經在密室中響起,跟著人群往血池裏走的老瞎子和兵器王同時一震,目光中露出了一絲警惕之色,步伐竟然慢了下來。

  不過他們應該沒有徹底醒來,內心深處還在不停的抗爭著來自血池的誘惑。

  “奶奶的,不好了,老瞎子好像要醒了。”胖子說道。

  “還不是你亂開槍。”我罵了胖子一句,然後回頭問四姑娘:“四姑娘,你把這怪物放出來,就是為了消滅暗組織的那群人嗎?”

  四姑娘沒有理我,而是去救長腿禦姐和懶漢。

  懶漢也不知道到底是被嚇糊塗了,還是裝瘋賣傻,整個人抱成一團,哆哆嗦嗦的道:“我看見了,我看見它的眼睛了!它一定是從地獄裏來的,要把我們全都帶入地獄……”

  說著說著,懶漢就白眼一翻,整個人直接癱倒在地。

  長腿禦姐則按住自己手腕的傷口,深吸一口氣道:“小弟弟,我總覺得這些小蛇並不是生活在血池中的,這麽小的血池根本裝不下這些蛇。”

  “除了血池,還能從哪兒來?”我問道。

  剛問完,我卻突然一個激靈,大驚失色的望著頭頂道:“不好,我們大意了!其實從頭到尾,曹操墓裏都有這些小蛇的痕跡,隻不過我們沒有注意到。”

  聽我這麽一提醒,長腿禦姐也是恍然大悟:“小弟弟你這回聰明了!不論是鎮妖鎖,墓道裏的鐵架子,還是宮殿裏的雕塑,好像曹操墓的每一個角落都刻有這種三腳蛇。難不成,這些三腳蛇之前都生存在那些雕塑中,隻是被喚醒了,才一股腦兒湧向血池?”

  隨著長腿禦姐一聲落地,我們全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這座墓到底有多大我們不清楚,但那些刻有三腳蛇的鎮妖鎖和雕塑,我們卻清清楚楚的記得,幾乎刻遍了古墓的每一個角落。

  如果它們真是從雕塑裏複活的,那豈不是說整座古墓全都變成了那些小蛇的蛇窩?就算我們有通天之能,恐怕也無法逃脫這麽多三腳蛇的圍捕吧?

  更何況,從我們剛才的情況來看,這東西可不簡單。

  血池中的螣蛇可以對人類進行催眠,誘惑人類跳入血池,然後那些小蛇再一擁而上吃個幹幹淨淨。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豈不是完全沒有機會從這裏逃出去?

第355章 烈火殺

  就在我們全都陷入無盡絕望的時候,四姑娘突然衝我們大喊一聲:“快,爬上祭壇!”

  說完,四姑娘整個人已經瞬間躍向了高大的祭壇。

  雖然祭壇是陀螺形狀,垂著向上爬很容易滑下去,但四姑娘九根手指頭一用力,就狠狠的紮入了石頭中,很快便在祭壇表麵留下了九個深深的指痕!

  每爬一段距離,都會留下一排觸目驚心的血窟窿,看得胖子連連咋舌。說四姑娘是《射雕英雄傳》裏的梅超風附體了,這他娘的分明是失傳多年的九陰白骨爪。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