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95節

然而剛往前走幾步,胖子忽然停了下來,剛好撞在了王援朝的身上,我們五個人頓時一邊兒倒。

我心中那個氣呀,朝胖子破口大罵:“死胖子,又怎麽了?”

“我去,小叮當,你往牆壁裏麵看看。”胖子鐵青著臉,示意我們趕緊往牆壁裏頭看:“媽呀!這裏麵……這裏麵全都是死人。”

胖子不說不要緊,這麽一說,我們的手電筒齊刷刷打過去,當場就看到了胖子口中的死人。

隻見我們兩邊的石頭牆壁上,居然站著一排排姿勢各異的死人,他們穿著清一色的黑衣黑甲,手中拿著洛陽鏟,釘錘,彎鉤鐮刀等等下墓工具,全都密密麻麻的鑲嵌在了牆壁當中。綠色的石頭和黑色的屍體形成了強烈的色彩對比,顯得整個密室都陰森恐怖,令人心底發寒。仿佛有無數的冤魂在我們的耳畔哭泣,斥責,呐喊,我們隻感到一陣又一陣的心悸。就連見慣了死人的王援朝,嘴角也微微地抽搐了一下。

我們嚇得趕緊轉向手電筒,不敢再看,倒是懶漢提醒道:“他們好像就是壁畫裏的那群摸金校尉。”

“摸金校尉?”我內心咯噔了一下,隨即又看了看獨自一人走在前麵的四姑娘。這才想起剛才似乎忘了問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四姑娘究竟跟壁畫裏的那個白麵紗女人,到底有什麽關係?

四姑娘是她的後代嗎?

亦或者是她的傳人?

短暫的發愣之後,我們又匆匆忙忙的跟了上去,

整條密道其實並不長,是傾斜向下延伸的,這應該是曹操搞得一個墓中墓。如果不是牆壁裏鑲嵌的屍體太過嚇人,我們怕是早就走到盡頭了。

見四姑娘已經踏入密道盡頭的空間,我們紛紛加快腳步。

這個空間跟外麵的密道一樣,都是用成千上萬顆綠螢石堆砌而成的,在我們周圍散發出陣陣詭異莫名的綠光,並不需要手電筒和應急燈,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不過這裏的裝飾顯然要比玉石宮殿差了一百個檔次,除了光潔幹淨的地板之外,裏麵連一件青銅器都沒有擺放,更別說是棺材了。

這地方看起來似乎並不是什麽墓室,而是一間古代囚禁犯人的冰冷地下室。

胖子本以為還能摸到什麽好東西呢,一看這光景頓時大失所望,扯開嗓子就喊道:“我說四姑娘,你不會是想把咱們都囚禁在這裏頭吧?”

第346章 三腳蛇祭壇

四姑娘冰冷的扭過頭,根本就不理會胖子。

胖子倒是越說越來勁:“你要是真這麽想,那可就打錯算盤了!胖爺就算是拚了這條老命,也不做甕中之鱉……”

我對胖子簡直無語,他娘的這死胖子能動點腦子嗎?

四姑娘要是真想對我們不利,還用等到現在,在上麵就把我們給解決了。

我當下推開胖子,問四姑娘:“四姑娘,你帶我們來,就是想讓我們看這間密室?”

“嗯。”四姑娘點點頭,然後走到密道口,抬手就按了一下。

那密道口似乎藏有機關,隨著四姑娘手掌落下,我們腳下突然傳來一陣沉悶的聲音,就跟悶雷似的,震得人耳朵嗡嗡作響,我不得不用手捂住耳朵。

這機關仿佛幾千年都沒被啟動了,聲音特別響。而且鬧出的動靜還挺大,隻見四周的綠螢石一塊塊從牆壁上脫落,前方的土地全部塌陷,大量的濁氣從黑暗中朝著我們吹過來,透過手電筒的光線,我們甚至能看見空氣中滿是漂浮的塵埃。

而隨著這場大動靜結束,我們眼前的環境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個巨大的建築輪廓好像電梯一般,緩緩地升了上來,那建築是陀螺形的,總之看起來陰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

等我們打著手電筒靠近之後,頓時驚呼起來,那竟是一座四五米高的古代祭壇!

這座祭壇的上半部分被雕刻成了一個巨大的青銅蛇頭,那蛇頭紅眼睛,模樣猙獰,跟我們先前好幾次見麵的三腳蛇圖案一模一樣。

而祭壇的下半部分則纏繞著無數條蠕動的曼陀羅花根莖,遠遠看去,這方祭壇就像是被一隻大手從無盡的虛空中托起來一樣。

我甚至能聽見祭壇下麵傳來潺潺的流水聲,這一刻,我感覺自己踏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來到了好萊塢式的魔幻大片當中。

不光是我,胖子,王援朝他們也都變成了傻子,如此龐大精密的機關,恐怕就是現代科技都搞不定吧?古代人是怎麽做到的?

四姑娘微微揚起頭,玉琢一樣的手指,點了點麵前的祭壇說道:“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嗎?問他們就好。”

我被四姑娘口中的‘他們’弄得莫名其妙,心想‘他們’是誰?

沒想到後麵的胖子拉了拉我的衣服,示意我往祭壇上麵看。我這才發現,祭壇邊緣的那一圈八角銅燈,也不知道是被什麽機關給牽引了,竟然噗噗噗的燃燒起來,映射的整個祭壇紅豔豔,而就在祭壇之中,端端正正的坐著三具屍體!

這三具屍體雖然紅潤潤的沒有腐爛,但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他們是古人。

中間的那個身材矮胖,穿著一件八卦道袍,雖然模樣奇醜無比,但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場卻如同老神仙一般,飄然出塵!

左邊的那一個滿頭銀發,麵貌慈祥,身穿一件青色的袍子,手裏捧著一個小藥箱,頗有點懸壺濟世的味道。

右邊的那一個身材魁梧,身邊散落著錘子,刻刀等等工具,一看就是木匠出身。

他們三個成三足鼎立之勢,安安靜靜的坐在我們的頭頂,看起來就像是在注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我立刻就猜測出,這三人正是我們在壁畫上看到的風水師管輅,神醫華佗,還有發明家馬鈞。

突然從頭頂冒出這麽三位,在場的所有人幾乎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

胖子更是哆哆嗦嗦的磕頭道:“阿彌陀佛,各位老祖宗,我們可沒想打擾你們安息啊!這都是四姑娘一個人幹的,你們要找人算賬,盡管去找四姑娘,千萬別來找我們啊。”

我好奇的用手電筒照了照,發現那三具屍體麵色紅潤,皮膚飽滿,就像是睡著了一般,不由得問長腿禦姐道:“南宮小姐,你說這些人到底是活著還是死了?”

“幾千年前的人,活著的可能性不大。”長腿禦姐說道。

王援朝卻不解的說道:“可是他們……也太逼真了?”

“對,不管是粽子還是幹屍都不是這個模樣,這完全就是三個活生生的人。”我後怕的咽了口唾沫。

長腿禦姐點點頭:“我也沒聽過有什麽技術可以把屍體保存的這麽好!哪怕是列寧,斯大林這些

國家領袖的遺體,也都需要剖開肚子取出內髒,每年耗費數千萬去維護,才可以起到防腐的作用,

但效果卻遠遠不如這三具屍體好。”

王援朝插話道:“會不會跟水晶棺材裏的曹操一樣?”

聽王援朝這麽一說,我倒是也有些懷疑,正如王援朝所說,我們之前見到的兩具棺材,無論的夏侯淵的白玉冰盤,還是曹操的水晶棺材,裏麵的屍體保存的都非常的完好。

而且我之前在夏侯淵棲身的白玉冰盤裏,並沒有聞到任何防腐藥水的味道,難不成真正使屍體保持千年不腐的原因,並不是什麽藥物或者棺材,而是這些人身上的曼陀羅花根莖?

越這麽想,我越是篤定自己的猜測。

長腿禦姐見我沉默不語,轉過頭來看著我:“小弟弟怎麽了?是不是想到了什麽。”

我深吸一口氣道:“我想問題就在那些曼陀羅花上!是曼陀羅花源源不斷的輸送血液,才讓這些人的屍體永遠保持著一種死不死活不活的狀態,就像……就像醫院裏的植物人一樣。”

而胖子在磕完頭後,見祭壇也沒什麽動靜,膽子也大了起來。

他看四姑娘背對著我們一言不發,頓時撇了撇嘴小聲議論道:“奶奶的,這四姑娘真夠晦氣的!自己一句話不說,卻讓咱們去問三個死人,死人能開口嗎?”

胖子話音還未落,隻聽見祭壇中忽然傳來一陣回音,這聲音震的周圍的灰塵都在湧動,可見音量有多大。

“發丘中郎將,汝終於來了。”

胖子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悶頭悶腦的問道:“臥槽,誰,誰在說話?”

我指了指祭壇上那三具盤坐的屍體:“噓!是他們。”

不止胖子,我們所有人都被這三具突然開口的屍體給嚇了渾身冒冷汗。我們此刻一點兒也不敢輕舉妄動,而是小心的凝視著那座巨大的蛇頭祭壇。

“汝應該已經知曉,吾便是華佗!旁邊乃是管輅,馬鈞。”這聲音蒼老無比,仿佛一壇蘊藏了無數歲月的老酒,在我們麵前慢慢開封。

“建安四年,吾與曹公初次相遇,見其頭風病發作,便指出其身患疾病。然而曹公卻勃然大怒,亂棍將吾打出城門。嗬嗬,吾並不生氣,因為吾料想,日後曹公必然會來求吾!”

“果然不出所料,建安十二年,曹公一統中原,名震天下,派出摸金校尉以最隆重的禮儀,將吾請到了鄴城。曹公問吾如何治病?吾言西域有花,名曰曼陀羅,乃天下第一妖花,隻需配以藥引,便能治百病,得長生。曹公大喜,乃建銅雀台,日夜籌備。”

“建安十三年,曹公頭痛欲裂,尋訪天下名醫不得解,隻得靜候佳音。摸金校尉果然不負眾望,遠赴西域奪來曼陀羅花,曹公遂秘密將吾等三人送入地下皇城,靜心煉藥。”

“然雖有妖花,卻無藥引,吾為大夫,以救人治病為天職,自是不肯將那毒辣的藥引子說出!無奈曹公陰險,用吾九族之性命逼迫吾開口,吾隻得告知曹公,藥引子乃是數百名少女。於是曹公將銅雀台內諸女盡數送來實驗,製成藥引,卻不想這數百名少女溺死於黑水,盡數變為非人非鬼的溺女,吾之罪孽大矣!”

“至此,藥引、藥材皆全,吾等三人全力煉藥。”說到這,那蒼老的聲音疲憊的歎息了一聲。

“建安二十四年,實驗終有小成,曹公命人送來夏侯淵將軍的遺體。吾將夏侯淵遺體放入修羅塔中,喂之丹藥,雖夏侯將軍未醒,但終現生機,吾便與管輅馬鈞吾等聯名向曹公進言試藥。然曹公疑心病重,卻遲遲不肯試藥……”

第347章 四姑娘是女人

“唉!”祭壇上傳來重重的一聲歎息,這才繼續說道:“吾等實在是想不通,曹公既然擔心藥中有毒,又何必千辛萬苦把我們找來煉藥?”

“曹公雄才大略,身負統一天下之重任,我華佗豈能加害於他?”

“曹公若死,天下必定戰亂不休,到時候整個大漢生靈塗炭,那我華佗豈非成了千古罪人?”

“可惜吾道理說盡,曹公就是不聽,眼看曹公的頭風病一日日加重,吾不禁心急如焚。然而就在這關鍵時刻,幸得一女子挺身而出,願為曹公試藥,她便是曹公掌上明珠安陽公主。”

說到這,那蒼老的聲音頓了一頓:“安陽公主傾國傾城,忠孝無雙!其氣魄令吾敬佩不已,曹公得此孝女,真乃福分。”

“然而此藥雖可醫百病,救生死,卻藏有一重大隱患,這也是吾與管輅,馬鈞始料未及的。”

“安陽公主服藥後的第一日,喉嚨嘴唇便幹澀無比,同時大量喝水,吾粗略小算,僅僅一日,安陽公主竟喝了五十餘杯清水。管輅言此乃正常反應,吾卻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第二日,安陽公主不再飲水,卻雙目赤紅,獵殺侍女,改吸人血。當天夜裏便有五六個侍女喪命於公主之手。吾等大驚失色,知道此藥已失去掌控,然而用遍針灸藥石,公主仍舊沒有一絲好轉。”

“第三日,公主已狀若瘋魔,不能認人,隻是淒厲嚎叫。曹公得知後勃然大怒,以為妖怪,將公主關入牢籠之中,限吾七日之內找到解藥,否則定將吾九族盡數誅滅。”

“吾誠惶誠恐,尋找上古醫書,摸索解救之策,然而安陽公主之症狀實在太過離奇,吾縱觀古今,未找到同病同症之人。但更讓吾驚恐的還在後麵……”

“第四日,安陽公主,安陽公主她,竟從女兒身變成了男兒身!這藥怎會有如此副作用?實乃聞所未聞。安陽公主羞辱之下拔劍自盡,然而令吾震驚的是,數個時辰之後安陽公主竟再次起死回生,傷口痊愈如初,吾立刻明了此藥並未失敗,安陽公主已獲得不老不死之身,但卻性別轉換,好嗜人血。”

“吾與管輅,馬鈞當即將事情之原委稟報於曹公,並再次獻上丹藥。”

“曹公雖病重,卻寧死不服丹藥。吾當即明了,曹公乃一代梟雄,又豈能為了區區長生變為女流之輩,讓劉備孫權之徒嘲笑?此乃王之尊嚴。”

“於是吾等繼續尋找病因,然次月曹公撒手人寰,臨死前留下遺願,命心腹大將許諸將當年立下大功的五百摸金校尉全部屠殺!參與實驗之人,也盡數關入地下皇城陪葬。”

“吾等自知天命不久,遂決定以身飼曼陀羅花,告別人間……”

“華佗一生懸壺濟世,無愧於天下百姓,所愧者,唯安陽公主一人也!若非華佗無能,安陽公主又豈會受無妄之災,成為不老不死之妖怪?臨死之際,吾留下心得一二,汝需謹記。”

“雖然長生不老對無數帝王們來說,是夢寐以求之事,但對汝來說,卻是一個大大的折磨!未來數千年的光陰,汝將看著身邊之人一個個老去,自己卻無能為力,汝將寂寞著,孤獨著,成為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每隔一個月汝都需大量吸食人血,否則必會發病,化為妖怪,痛不欲生,汝也無法結果自己,即便死了,下一個輪回汝又將醒來,屆時記憶喪失,必將承受更大的煎熬和折磨,這便是長生的代價,生不如死,萬劫不複。”

“吾偶從上古書籍得知,大禹治水之時曾得一鐵盒,內藏長生妙術,或許可以遏製汝身體之妖異,望汝勤加尋找。在找到妙術之前,必須留下信物,筆記等,助汝下個輪回時記起過去之時光。”

“吾在此間已留下曼陀羅花之血池,身體劇痛時可來此處換血,曼陀羅花可解汝痛苦,吾能做的也隻有這麽多了,切記,切記!”

“罪臣華佗,叩拜安陽公主殿下!”

“罪臣管輅,叩拜安陽公主殿下!”

“罪臣馬鈞,叩拜安陽公主殿下!”

隨著話音一落,華佗,管輅,馬鈞三人的屍體,就好像是失去了光芒的流星一般,在我們眼皮子底下化為了一具枯骨。

“臥槽,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胖子被祭壇上的情景嚇了一跳。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地府建設計劃書
  作者:道門老九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