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80節

  我催促道:“那快點啊!是把草全部拔出來,還是有什麽說頭?”

  “采摘並沒什麽忌諱,不過你要小心別碰到夏侯淵的屍體,我總覺得這具屍體處於一種不生不死的狀態,怕是沾染了人氣以後會屍變!還有摘下來後我們要第一時間去找胖子師侄,否則三個小時後這草就會枯萎,到時候就沒有任何效果了。”

  “好,我這就拿給胖子。”

  不知道怎麽的,看到這些屍香草,我竟然也升起了一絲貪心,幾乎將夏侯淵身上的每一棵屍香草都摘了下來,要不是懶漢催的實在急,我恐怕就將所有草拔得幹幹淨淨。畢竟是能讓人起死回生的靈藥,能多帶走一棵是一棵。我幾乎拿到了整整十幾棵屍香草,如果帶出去,放到黑市裏,估計能夠換一座美國豪宅。就算不換,以後大家誰在生死關頭中了劇毒,也能救上一命。

  沒想到,就在我暗自慶幸總算能撈一筆的時候,鐵塔的外麵竟然又一次傳來了一陣古怪的爬行聲,那聲音沙沙沙的響著,好像大蟒蛇在沙地裏滑行,再配上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嚇得我小心髒都要驟停了。

  而且我發現,那聲音是奔著我和懶漢來的!

第317章 與屍同眠

  懶漢一看形勢不妙,當即衝我噓了一聲,然後飛快的關掉了手電筒。

  燈光一暗下來,整個鐵塔內部再次陷入了久違的黑暗,隻有白玉圓盤散發出淡淡的乳白色光暈。

  我屏住呼吸,仔細聆聽著外麵的沙沙聲,直覺告訴我那張女人臉已經越來越近了,仿佛下一刻就會爬進鐵塔。想到這兒,我心中就是一沉,因為剛剛我們忘記關門了,如果那東西闖進來怎麽辦?我跟懶漢豈不是被堵了個正著?

  我手心全是汗,驚恐的給左輪手槍填上了一發子彈!

  沒想到那聲音已經進了塔。

  因為之前的心理陰影,我對那張披頭散發的女人臉感到格外的害怕,完全不敢跟她正麵接觸。可萬萬沒想到那東西就像在玩捉迷藏一樣,我越不希望她靠近我,她越是朝著我的地方來,那沙沙的聲音,仿佛閻王爺的催命符,每一下都敲打在我的心裏,嚇得我幾乎魂飛魄散。

  我暗罵一聲倒黴。

  我沒敢留在原地,輕輕貓著腰繞著白玉圓盤走,企圖躲開那個東西。那也不知道那東西是怎麽回事,左晃右晃,幾乎一直在走S形的路線,將我的退路全都給堵住了。

  眼看那東西已經要碰到我了,我仿佛聽到了它咯咯的笑聲。伸手一摸,正好摸在了存放夏侯淵屍體的白玉圓盤上,幹脆心一橫,抱著行軍包,翻身就鑽進了那白玉圓盤裏。

  好在這白玉棺材體積夠大,就像酒店裏的大圓床,足夠裝下我。不過我隻能蜷著身子,死死的靠在死屍的旁邊。

  說實話,長這麽大我還是頭一次跟死人這麽親密接觸。

  而且還是一具死了上千年的屍體,心裏難免有些發毛。

  好在我知道懶漢也躲在附近,不至於自己嚇死自己。不過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想在棺材裏躲太久,但我眼下也沒有什麽太好的辦法,隻能寄希望於那該死的東西盡早離開!

  可老天偏偏不遂人願,那鬼東西在鐵塔裏左轉右轉,就是不出去……

  我又不敢大喘氣,隻能屏住呼吸,跟夏侯淵的屍體麵對麵躺著。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就覺得對麵的夏侯淵還有一絲體溫,一開始也沒在意,隻是覺得三國時期的防腐技術太他媽牛了!但很快就發現那體溫似乎真的是從夏侯淵身上傳來的。

  我不信邪,就往後挪了挪,這一挪忘記了背後還掛著一把工兵鏟,工兵鏟的鏟頭正好撞在了白玉棺材上,隻聽寂靜的鐵塔裏傳來‘咣’的一聲,那聲音恍若平地驚雷,隔著十幾米估計都能聽見,更別說那東西了。

  那東西當即就朝我這邊爬過來!

  我自己也被自己嚇了一大跳。這時候也顧不得夏侯淵的屍體是怎麽回事了,拽出工兵鏟,迎著那東西就是一鏟子。

  懶漢見我暴露了,也隻能跳過來救我。

  那東西似乎並沒有想到鐵塔裏還有一個人,好奇的扭過頭看向了懶漢。

  我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掄起了工兵鏟朝著這東西的身上拍去,這不是這東西到底是個啥,德國鎢鋼做的工兵鏟拍在它身上就像是拍到硬石頭一樣,沒有任何效果,反倒是震得我手腳發麻。

  我知道這麽硬拚下去肯定不是辦法,隻好衝懶漢說道:“懶漢兄弟,你躲遠點,我開槍!”

  沒想到懶漢拔腿就往外麵跑,一邊跑一邊衝我說道:“千萬別開槍,你繼續躺在那兒,我來引來它。”

  沒想到懶漢關鍵時刻竟然用自己當誘餌,我頓時有些不忍心,連忙說道:“這不行,我不能讓你一個人送死,我們一塊上去拚命,我就不信子彈還打不死這孫子。”

  “別廢話了,我比你了解這裏,你躺好。”說完,懶漢已經出了塔,離開之前他還故意打開了手電筒。隨著手電筒一亮,那個東西就像是聞到香味兒的饞貓,瞬間就不管我了,追著懶漢後麵攆。

  我怕光會照到我,所以在懶漢打開手電筒的時候,又重新躺回了白玉圓盤裏。

  而隨著懶漢越跑越遠,周圍再一次陷入了死寂!

  雖然那東西暫時被懶漢給引走了,但我一時半會也不敢離開,而是選擇在原地修整一會兒。

  經過剛才那一番折騰,我整個人的神經都已經被折磨得快要崩潰了,現在躺在白玉圓盤上,絲絲寒氣順著皮膚透進來,涼颼颼的,反倒是覺得整個身子骨越發的舒坦,像是有股水流在圓盤下流動。之前開棺的時候,我檢查過,整塊羊脂玉一體成型,並沒有什麽水流暗藏其中,難不成是那些曼陀羅花的根莖?

  想到這,我伸手就去摸了下紮入夏侯淵屍體上的那些血紅色根莖,沒想到那夏侯淵的屍體竟然哆嗦了下,這一下可把我徹底嚇壞了,我整個幾乎都要炸了!腦袋上的青筋都冒了出來,心中暗罵,該不會這屍體沾了我的人氣,要變成大粽子了吧?

  如果真是屍變了,那可就麻煩大了,夏侯淵生前是超一流的猛將,殺人如麻,指揮過無數戰役,絕不是普通的白毛紅毛粽子能比的。

  最次也是黑煞的水準啊!

  那我現在豈不是很危險,好在關鍵時刻我還沒有徹底嚇瘋,我盡力先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拔出傘兵刀,用另一隻手去摸夏侯淵,想看看他到底有沒有屍變?

  說實話,這時候我已經做好了大戰一場的準備。

  如果真是屍變了,就算是死也先要讓這老怪物脫層皮。

  沒想到,我碰到的夏侯淵左手並沒有長出屍變的那種絨毛,反倒是有著跟我一樣的體溫。

  我心中疑惑,這屍體剛剛明明動了,怎麽轉眼之間卻什麽動靜兒都沒了?難道是我看錯了?

  再說了,屍體一旦變成粽子,指甲和頭發都會迅速生長,周圍還會散發出濃濃的臭氣,可是眼前的屍體除了不會呼吸,跟活人就沒什麽區別!

  一樣的血肉,一樣的體溫……

  剛聯想到這兒,我的大腦就有如同五雷轟頂一般,瞬間呆滯。緩了足足有十幾秒,我雙手攥緊了傘兵刀,一咬牙就刺向了身邊的死屍。

第318章 快走!

  我這一刀出的又快又猛,事先根本沒有任何預兆!

  那具死屍根本就來不及躲閃,下意識的用手抓向我的傘兵刀。我手上的傘兵刀可是長腿禦姐帶來的高級貨色,美國槍騎兵一號,削鐵如泥,除了刀槍不入的大粽子,還沒人敢空手奪白刃。

  對方瞬間就被刀鋒給拉出了一道大口子,一股鮮血噴的到處都是。

  我用舌頭舔了下,發現居然是人血,而且還是溫溫熱熱的,心下就是一喜。

  看來我猜的果然沒錯,剛剛有人趁我和懶漢對付女人臉的功夫,把夏侯淵的屍體給掉包了,換上了一個大活人黑燈瞎火的準備暗算我!

  雖然開棺的那一刻,夏侯淵的屍體基本保持完好,血肉尚存,但屍體畢竟是屍體,不可能有體溫,更何況輸送血液的根莖已經被四姑娘早早削斷了。

  可就在剛才這屍體不但動了,還有體溫呼吸,不是大活人是什麽?

  好毒的心機啊,我要是不小心的話,怕是就著了對方的道兒了。

  想到這,我就是一陣惱火,攥著傘兵刀大聲吼道:“你他娘的是誰?”

  那人似乎沒料到我會識破他的詭計,頓時驚慌失措的從白玉圓盤上跳下來,企圖逃走,我哪裏會讓他就此離開?這屋子裏沒有光亮,隻能用耳朵去辨別方向。對方既然能在短時間就替換掉屍體,顯然功夫不差,我要是不趁他病要他命,到時候就隻能被動挨打了。

  如果是在大白天還好點,畢竟我有刀有槍。可現在伸手不見五指,一旦讓他躲在暗處,我就徹底淪為活靶子了!

  我也不敢怠慢,當下就跳下了白玉圓盤。

  沒想到那人剛跳出去,轉身就對我揮出了猛烈一拳!

  我的肩膀頓時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擊,那拳頭又硬又沉,就像是一塊石頭,砸的我肩膀幾乎都快碎了。我連退好幾步,順勢在地上一滾,就抓著刀滾到了角落裏。

  好在之前用手電筒照過這座鐵塔,裏麵的每一處細節我都已經記在腦子裏。既然死纏爛打已經不揍效,我幹脆就利用鐵塔裏複雜的地形來跟對方打遊擊戰。

  反正我有左輪手槍,勝算還是很大的。

  可是我千算萬算,竟然沒有算到夏侯淵的屍體。

  天知道我怎麽這麽倒黴,還沒徹底逃到角落裏,腳下就被什麽東西給絆了一跤。我這才意識到,對方剛才調換屍體的時候,將夏侯淵的屍體隨手扔到了一邊,我則正好絆上了。

  真是點背不能賴社會!

  媽的!這下暴露了。

  就在我滿腹牢騷的時候,那人已經發現了我的位置,在黑暗中發出一聲冷笑,然後直接就朝著我撲了過來。

  我著急的用傘兵刀去刺,對方輕輕鬆鬆的就躲開了,第二拳緊接著砸向了我的腦袋。

  我剛才挨了對方一拳,知道這人的拳頭有多厲害,如果被砸中腦袋肯定得七竅流血。當下歪過頭用肩膀去抵擋,這一拳比上一拳的威力還大,頓時砸的我頭暈目眩,整個人如同沙包一樣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撞在了牆壁上。

  此時此刻,我已經無力再跟對方戰鬥了,隻能閉著眼睛等死。

  沒想到千鈞一發之際,耳邊突然傳來‘砰’的一聲,一顆熾熱的子彈從我耳邊擦過,緊接著就聽到那個人發出一聲慘叫。

  沒等我去看是誰開的槍,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衝我喊道:“小兄弟,快走!”

  “懶漢!”

  我當下一驚,心中有如波浪滔天,沒想到剛剛引來女人臉的懶漢竟然又殺回來了,而且還在千鈞一發之際救了我一命,我心中感激不已,卻也知道沒有時間跟懶漢說謝謝,撿起地上的傘兵刀,追著懶漢打過來的手電筒光亮就衝出了鐵塔。

  那個人被懶漢一槍打穿了手臂,氣的恨不得把我們都給吃了。

  他怒不可遏的吼了一聲找死,然後整個人就好像一頭發瘋的公牛,朝著我們撲過來。雖然我不知道這家夥到底是誰,但單憑剛才的交手,就已經感覺到對方的實力絕對不弱於王援朝,如果正麵交鋒的話我和懶漢兩個都打不過一個。

  眼看那家夥發狂,懶漢舉起左輪手槍就要開火,然而這槍我先前隻裝了一發子彈,剛剛已經用了,懶漢扣了幾下扳機沒動靜,幹脆丟下槍迎著麵前那個家夥就撲了上去。

  我隻聽到‘轟’的一聲,兩道黑影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一起,整個後院裏白骨亂飛,到處都是揚起的灰塵。

  這麽強烈的衝擊力,幾乎讓我目瞪口呆。

  我完全沒有料到懶漢竟然會有這麽大的力量?竟然把那個家夥都撞得吐血了,光這份身手已經達到了一流高手的水平。我隱約感覺,懶漢肯定還留有後手。

  從左耳村開始,懶漢看起來瘋瘋癲癲,膽小怕事,但每一次別人都死了,就他安然無恙。

  除了對這座墓非常了解外,他肯定還擁有一套過人的手段。

  想到這裏,我也不著急逃了,準備回頭看看暗算我的到底是誰?

  可就在這個時候,懶漢大聲衝我喊道:“先別管我,你帶著屍香草快走。”

  說完,他再次飛快的將對手按倒在地。

  可我也不是冷血動物,眼見懶漢接二連三的救我,怎麽能夠自己一個人逃走?當即就抓著傘兵刀要給懶漢幫忙,可懶漢和對方已經廝打在了一起,我根本沒辦法去刺,生怕刺中了懶漢,急得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懶漢見我還愣在那裏,再次喊道:“快回去,屍香草過了兩個小時就枯萎了!”

  “可你……”

  “記住,小胖子的命要緊。”懶漢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將對方的雙手雙腳死死的扣住。

  我以前在一本跆拳道雜誌上看過這種招數,知道這一招雖然被日本發揚光大,但來源於中國,被稱之為:十字鎖。這一招講究以人為鎖,讓強者無法在第一時間解開束縛,可這樣也等於將自己的性命交給了對方,這是弱者對付強者的拚命招數。我沒想到懶漢為了救我以命相搏,眼淚滾滾就落了下來,知道再這麽耽誤下去,不僅救不了懶漢,甚至還有可能把胖子搭進去。

  當即抓著手電筒就往護城河的方向跑,一邊跑一邊委屈的哭,恨不得插上一對翅膀飛起來。

  直到聽到對麵傳來王援朝和長腿禦姐的聲音,我才一下子癱在地上。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