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78節

  我的心頓時被揪成了一團,也顧不上打火機被燒的有多燙,拚了命的去按,可也不知道打火機是沒氣了還是燒壞了,怎麽打都打不著,急得我恨不得把打火機給扔了!

  就在我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的時候,對麵的那扇窗戶突然被刺破了一個洞。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立馬將我驚醒,趕緊停下了手中的一切動作,整個人悄悄的貼在了窗戶下麵,想看看這東西到底要幹嘛?

  對方似乎很謹慎,隻是往屋子裏看了一眼就再次離開了。我藏了足足有半分鍾的時間,覺得那東西已經不在了,這才慢慢將眼睛移向了窗戶上的那個洞,同時左手去按打火機,希望能夠看清楚那東西的樣子。

  沒想到這次打火機點的很順利,火苗“噌”的一下子就照亮了。

  我剛要眯著眼睛往外看,卻發現那張臉並沒有離開,依舊好像壁虎一樣趴在窗戶上,死死的跟我對視著。

  那一刻,我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我隻覺得腦子都要炸開了,後背更是一遍遍的往外冒冷汗。

  我甚至都不敢跟那隻眼睛對視,那隻眼睛實在是太恐怖了,布滿了紅血絲,比恐怖片裏的午夜凶靈還要滲人!我嚇得失去了理智,拽出行軍包裏的工兵鏟,就朝著麵前的窗戶橫掃了過去。

  然後暴吼一聲,整個人就順著窗戶往外撞!

  還好經過了幾千年的腐蝕,這間屋子並不是很結實,三兩下就被我撞開了窗戶。

  我麻利的滾出了屋子,不過就在我抱著工兵鏟準備找那張臉的時候,打火機跟著滅了。

  臥槽,這完蛋玩意!

  我當時腦子已經亂成了一鍋粥,根本沒工夫想其他的,隻是拚了命的想衝出這座夏侯家的陰宅。可是周圍沒有光,我好像無頭蒼蠅一樣撞上了院子裏的翡翠假山上,疼得我一陣齜牙咧嘴。

  我又怕後麵那張臉追上來,也顧不得身上得疼痛了,拚了命的往前跑。

  就在這個時候,假山裏突然有一個人影動了一下。

  這時候我的神經已經繃到了極限,一點點風吹草動都能很快捕捉,所以工兵鏟第一時間就招呼了上去,管你是人是鬼,先吃小爺一鏟子再說!

  但鏟子很快就被那人影給奪走,我剛想大喊大叫,人影就撲上來死死捂住了我的嘴。然後我整個人就仿佛一個麻袋,被活活拖進了假山後頭。

  那手掌非常粗糙,力大無窮,感覺分分鍾都能掐死我。

  我拚了命的反抗,也不管用手還是用腳了,幾乎能動的地方全都用上了,我甚至已經想找機會拉響手榴彈同歸於盡了,卻沒想到突然有人在我耳邊說道:“別亂動,是我!”

  聽到這個聲音,我頓時就是一驚,刹那間停止了掙紮。

  這聲音雖然隻有短短的五個字,但我一聽到那濃重的河南腔,就知道他是誰了。

  這不就是在九道連環門那兒失蹤的懶漢嗎?

第313章 它在找我?

  我想直接開口,問懶漢怎麽會出現在這兒?可懶漢卻死死的捂住了我的嘴。

  我一連‘嗚’‘嗚’了好幾聲,懶漢就好像是沒聽到一樣,雙目驚恐的望著這座黑森森的宅院。

  我都快被懶漢捂的喘不過氣來了,心想懶漢這混蛋該不會是想謀殺我吧?

  不過也不會,他要是想殺我,剛才就能把我掐死,完全沒必要告訴我他的身份。再看他的臉蒼白無比,一滴滴汗水往下滑,顯然是在忌憚著什麽。

  莫非他也看到了窗外那張披頭散發的女人臉?

  一聯想到這兒,我也就不掙紮了,跟著賴漢一起去聽外麵的動靜。

  就在這個時候,院子裏忽然傳來一陣沙沙沙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有東西在地上爬行,那東西爬的很艱難,每爬一段路,骨頭就會傳來哢嚓哢嚓錯位的聲音,給我的感覺就仿佛是一個人雙手雙腳全部被打斷,還被人拖著往前走一樣。

  看來是那張女人臉跟過來了!

  我趕忙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屏住呼吸,就這麽靜靜的呆在原地。與此同時,身旁的懶漢也一動不動,聽不見一絲心跳。

  隨著我們倆靜止,整個院子的空氣瞬間陷入了一片死寂,隻剩下了手表秒針滴答滴答的聲音。

  那一陣陣恐怖的爬行聲,仿佛有個人在我耳邊搖著沙漏,一陣陣刺激著我的心髒。懶漢捂住我嘴的手還是沒有鬆開,我都能感覺到手心流出來的冷汗。

  這女人臉到底是個什麽東西,非常厲害嗎?

  懶漢好歹也算是半個土夫子了,為什麽連他也不敢看一眼。

  “咯咯,咯咯……”一陣沙啞的笑聲忽然從我們躲藏的假山外麵傳了進來。

  雖然周圍一片漆黑,但是我還是能感覺到此刻那張女人臉正貼著假山找我們。

  我的大腦都嚇得快缺氧了,不過還是哆嗦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果然,堅持了十幾秒後,那張臉離開了,細碎的爬行聲也開始逐漸走遠。我以為沒事了,就想推開懶漢的手,先喘上幾口新鮮空氣,沒想到懶漢還是死死的捂著我。

  我本來還想罵懶漢怎麽回事,可還沒等我來得及發怒,剛才那沙沙沙的爬行聲又從假山外麵響起了。

  這次我甚至能隱約看到,一個人影好像扭曲的四腳蛇,在假山上爬來爬去,那張披頭散發白森森的臉,詭異的扭曲了一百八十度,在到處找我!

  我這才意識到,先前隻是那女人臉在故意試探我。好在懶漢聰明沒讓我露出馬腳,我才逃過一劫。

  直到確定那女人臉真的離開了,懶漢才鬆開了手。不過我自己倒是怕了,坐在那裏一句話都不敢說。

  這時,懶漢突然拉了我一下,示意我跟他走。

  我也覺得越早離開這個鬼地方越好,當下收拾好行軍包和工兵鏟,跟在懶漢後麵就走。

  這次我身上的照明設備差不多全都沒了,隻能摸黑穿行在陰宅之中。不過懶漢似乎非常熟悉這裏,三兩下就帶我回到了剛才的那一排小屋。

  看到那屋子,我恐懼症頓時犯了,立馬提醒懶漢道:“懶漢兄弟,別進去,這屋子有鬼。”

  “沒事,跟著我走就對了。”懶漢安慰了我一句。

  我也不知道賴漢到底在打什麽主意,但見他表情淡定,顯然有十足的把握,我也就放下了擔心。周圍黑漆漆的,隻能隱約瞧見兩旁有很多屋子,但到底是什麽樣的屋子,什麽方位,我已經分辨不出來了。

  我很後悔剛才自己太過慌張,竟然連唯一的照明設備都丟失了,懶漢卻笑著遞給我一個東西。

  我一看竟然是隻手電筒,頓時欣喜若狂,便趕忙想要打開。懶漢卻衝我皺皺眉說道:“小兄弟,現在還不能打開。”

  “那什麽時候能打開?”我怎麽覺得懶漢從頭到尾神神秘秘的。

  “進屋再開。”懶漢用手指了指其中一間屋子對我說道。

  我瞬間明白懶漢是怕光把剛才那女人臉給引過來,連忙做賊一樣跟他進了屋子。剛一進門,懶漢就小心翼翼的關上了門,拽著我來到了最裏麵的角落。

  為了怕手電筒的光芒引來那東西,我特意將光圈調到最暗,這樣手電筒的光芒隻能照亮半個屋子,卻穿不出去。

  等這一切弄完後,我才問懶漢:“你知道剛才那是什麽東西嗎?”

  賴漢搖頭苦笑道:“嗬嗬,哪怕是師傅他老人家都搞不清楚這東西的來曆,何況是我?師傅當年隻是告訴我,假使遇到這東西,千萬不要驚慌,閉著眼屏住呼吸躲過去就行。”

  “那這東西是人是鬼你總知道吧?”

  “非人非鬼。”懶漢答道。

  “算了。”我見賴漢也說不清楚,也就沒打算再追問下去,而是皺著眉頭道:“對了懶漢兄弟,你為什麽會出現在這兒?你之前怎麽就消失了。”

  懶漢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道:“師傅曾經留下信兒,那九道連環門其實是曹操設下的陷阱,通往的不是人間,而是地獄,誰進去都得死。”

  我一聽,就知道懶漢看出了危險,卻沒有告訴我們一個人先跑了,心裏頭早就把懶漢祖宗十八代罵了無數遍。不過表麵上還是不能憤怒的,畢竟現在還得靠懶漢帶我出去。

  “對了,其實我之前有提醒過你們,但你們都不聽我的話,非要挖粽子,我一害怕就溜走了。這個……真……真對不起啊!”懶漢解釋道。

  “沒什麽。”我擺擺手,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懶漢兄弟,那之前在大裂穀上麵給我們打手電筒信號的人,也是你嘍!”

  “什麽信號?”懶漢一臉迷茫的看著我。

  我眉頭皺的更緊了。

  看來懶漢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可給我們打信號的人不是懶漢又會是誰呢?難不成是……四姑娘?

第314章 夏侯在此,英靈永鎮!

  “沒什麽。”我岔開話題,然後問懶漢:“懶漢兄弟,你師傅當年跟你提過,這座曹操墓裏藏了毒物嗎?”

  懶漢想了想,然後拿不準的問道:“你說的是那些蜘蛛?”

  沒想到懶漢還真知道那些毒蜘蛛的來曆,這下胖子總算有救了,我連連點頭道:“沒錯,就是那些毒蜘蛛。我們進門以後,不幸弄醒了壁畫裏的那些毒蜘蛛,胖子還中毒了!”

  一聽胖子中毒,懶漢立馬關切的問道:“怎麽樣嚴重嗎?”

  我搖搖頭,表情有些難看的說道:“很嚴重,我們給胖子注射了抗生素都不管用,胖子四肢都麻痹了,整個人連話都說不出來……”

  聽完我的敘述,懶漢沉默了一下。

  我見懶漢好像有辦法,便連忙追問,懶漢卻歎了口氣說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啊!師傅當年確實跟我提起過這座墓裏的蜘蛛,不過當時他老人家匆匆忙忙,說的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隻知道要遠離那些壁畫,具體怎麽解毒,我還得想想。”

  沒想到連懶漢都沒有把握,我不禁心灰意冷,隻好靜下來等懶漢想辦法。

  大概過了五六分鍾,懶漢終於激動的手舞足蹈:“想起來了,師傅告訴過我,這座墓裏生長著一種奇怪的草,這種草和天下間的毒物相生相克,能夠解百毒。他那時候受傷,就是靠吃這種草活著走出墓的。”

  我有些疑惑,大家現在可是在古墓裏頭,古墓裏常年沒有雨水和陽光,怎麽可能會長草?

  懶漢似乎看到了我的疑慮,連忙對我說道:“你跟我來。”

  “去哪兒?”我問道。

  “去找那種草。”

  “你真的相信幾千年的古墓裏會長草?”我有些哭笑不得,就算有也是曼陀羅花那種怪物吧。

  “有的。”說完懶漢已經帶我往門外摸,一邊前進一邊說道:“雖然一般的古墓裏絕不會有植物,但師傅絕不會說謊,我猜測那可能是一種特殊的草!小兄弟,這個世界千奇百怪,你不知道的太多太多,以前我去雲南蜂穀的時候就曾聽當地少數民族說穀有那麽一種草,叫做屍香草,是長在屍體上的,不需要陽光雨水,屍體就是它們的肥料。每年夏季屍香草都會散發出一股濃濃的清香,引來無數蜜蜂爭相采蜜,這種吸收了屍體養分的蜂蜜特別好吃,千金難求,當地人隻有招待貴客的時候,才會舀上一勺子放進茶裏,端給貴客喝。”

  “這也太惡心了吧?”我一陣無語。

  卻又覺得懶漢說的沒錯,普通的植物無法在地下生長,卻不代表某些神秘的植物無法生長,當下我就跟了過去。

  沒想到我們所在的小黑屋跟剛才發現蜘蛛絲的房間並不同,它是開了後門的,直通後院,看來應該是古代給仆人用的。

  來到後院,我負責打著手電筒把風,懶漢則到處尋找那種奇怪的草。

  然而當我們把手電筒的光芒照向後院時,集體驚呆了!

  這間宅子的後院跟前院比起來有很大的區別,前院都是無比奢華的裝飾,恨不得把地上都鋪滿翡翠的寶石,以表達曹操對夏侯家族的看重。

  但後院卻堆滿了一層層白森森的碎骨頭,根本就沒有落腳的地方,一腳踏進去,就仿佛進入了白骨的海洋,嘴巴鼻子裏都是腐臭發黴的氣息。

  在這片白骨海洋的中間,豎立著一座黑漆漆的鐵塔。

  鐵塔腦袋尖尖細細的,差不多有五六米高。經過了幾千年的歲月洗禮,表麵生滿了厚厚的一層鏽跡,下麵開著一扇拱形的小門。

  遠遠看去,就好像一個黑色巨人對我們張開了血盆大口。

  我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塔的外形很像泰國的那種佛塔,但卻沒有佛塔一絲一毫的莊嚴肅穆,反倒是透著一股森森邪氣。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