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75節

  不過還沒等我開槍,胖子就在旁邊提醒道:“叮當,你他娘的先別急著開火,等它們靠近了再打!”

  我有些拿不準時機,猶豫了一下。

  胖子見我猶豫,便說道:“離得越近,子彈的穿透力才越大!要想把這幫大蜘蛛打疼,必須得這麽辦。”

  我見胖子說得也有一定道理,便趴在地上,準備下一秒開槍射擊。

  此時的那幾隻巨型蜘蛛好像朦朦朧朧的還沒睡醒,屁股後麵拖著一根白色絲線,吊在了岩壁上。等度過了最開始的一段不適應後,終於唰唰唰的朝著我們爬過來。

  最前麵的那隻蜘蛛體型巨大,雖然被打穿了腹部,雖然被打穿了腹部,流了一地的粘液,但好像並沒有受到什麽影響,反而率先攻入了我們的防線。

  這時候,王援朝算準時間,大叫一聲:“打!”

  隨著王援朝話音落下,我們四人的槍口就像是開閘的洪水一般,噴出了一道道金黃色的火舌,在黑暗的墓室中構成了一道嚴密的火力網。

  四下裏,槍林彈雨紛飛。

  那些巨型蜘蛛雖然足足有臉盆那麽大,但並不像之前遇到的泥菩薩那麽難殺死,子彈很容易就穿透了它們巨大的身軀。在我們四個人的火力網麵前,這群巨型蜘蛛簡直就成了活靶子。

  不住的發出淒厲的慘叫。

  那聲音不知道怎麽去形容,就像是有人在吹笛子一樣。

  我們人多,火力又強大,距離又近,幾乎每一發子彈都沒有浪費。不多一會兒,最先蘇醒過來的那隻巨型蜘蛛就被我們幹翻在地。

  眼見迎麵而來的蜘蛛四腳朝天在那裏慘叫,胖子興奮的就像是贏了一場大戰似得,直接站起來高聲吼道:“媽的!來呀,全都過來,看胖爺把你們一個個都消滅掉。”

  說實話,從下墓到現在我還從沒有遇到過這麽好對付的怪物,因為無論是泥菩薩還是曼陀羅花,幾乎都可以跟妖劃上等號了,完全找不到它們的弱點,如果不是運氣好,恐怕我們都創不到這裏來。

  本以為越到後麵怪物也越厲害,沒想到眼前這麵用蜘蛛拚成的壁畫竟然如此不堪一擊!我都不知道當年夏侯淵帶領的數萬曹軍,是怎麽全軍覆沒的?

  好在,長腿禦姐帶來的裝備又多又猛,硬是憑著極強的火力壓製住了這群巨型蜘蛛。

  隨著胖子的歡呼雀躍,我也有些得意忘形的跟著胖子站了起來,慢慢朝著壁畫那邊走,準備將剩下的幾隻蜘蛛一起殲滅。

  然而令我沒想到的是,我剛前進幾步,頭頂上方就傳來了一陣尖銳的呼嘯聲,緊接著一隻巨型蜘蛛竟然從天而降,張開八隻爪子朝著我的臉抓過來!

  我跟胖子完全沒想到上麵還有蜘蛛在活動,那蜘蛛在離我們還有幾米遠的時候,忽的張開嘴朝我們噴出了一道白色的蛛絲。

  那蛛絲又粗又黏,上麵沾滿了惡心的液體,也不知道有沒有毒!

  不過就算是沒毒,這麽一大坨蜘蛛絲也夠將我和胖子捆成粽子了,到時候再想逃走,可就難上加難。

  好在王援朝及時跟了過來,但見他臉色一沉,‘霍’的一下就抽出了傘兵刀,胳膊上古銅色的肌肉一陣發力,很快就斬斷了幾條蜘蛛絲。

  我們倆僥幸被王援朝救下來,當即也不敢怠慢,拔出刀子幫王援朝一起揮砍。

  我們滿頭大汗的剛割完蜘蛛絲,王援朝陡然爆喝一聲小心!我跟胖子心裏一驚,想也沒想的就分別朝著兩邊滾了過來。

  與此同時,那隻飛速下降的巨型蜘蛛筆直的撞向了王援朝,生死關頭,王援朝張開雙臂就撕開了蜘蛛的嘴巴,然後用牙齒咬開一枚手榴彈,直接扔進了蜘蛛的嘴裏,再一腳將蜘蛛給踹飛。

  這一係列的動作不超過兩秒鍾,直看得我心驚膽戰。

  王援朝果然是上過戰場的真漢子,他媽的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隻聽“砰”的一聲,那巨型蜘蛛的腦袋傳來轟的一聲悶響,無數粘液和青綠色的血漿噴出來,炸的到處都是。

  我隻聽說過蜘蛛的血是綠色的,從未見過,這次算是飽了眼福。

  短短一瞬之間,第二隻巨型蜘蛛也被幹掉。

  這次我跟胖子再也不敢大意了,直接貓著腰小心翼翼的朝著壁畫上剩餘的幾隻巨型蜘蛛射擊,將壁畫打出了一個個大窟窿。

  胖子似乎見王援朝耍手榴彈眼饞了,也有樣學樣,不斷的朝著那些蜘蛛扔出手雷。長腿禦姐帶來的這批手雷都是美國特警用的高爆手雷,既安全,威力也猛,炸得那些巨型蜘蛛腦漿飛濺,爪子橫飛。

  我跟王援朝在後麵給胖子打掩護,長腿禦姐則給那些倒下去的蜘蛛補槍。

  我們一路掃蕩,幾乎將整個環形壁畫都打的支離破碎之後,這場戰鬥才算是正式結束。

  胖子得意的抱著AK47笑道:“爽,這仗打得爽!胖爺我下墓這麽多回,還從沒有這麽爽過。”

第307章 胖子中毒

  我示意胖子先別顧著高興,跟我清掃一下戰場,看看有沒有漏下來的蜘蛛沒打死。

  胖子也沒廢話,提著槍就跟我往回走。可沒想到剛一轉身,胖子就臉色一綠,哆哆嗦嗦的指著長腿禦姐的背後,像是看到了什麽非常恐懼的東西!

  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也差點嚇了一跳,不知道什麽時候,一隻拳頭那麽大的蜘蛛竟然趴在了長腿禦姐的背上。

  長腿禦姐還在那裏補槍,見我們全都看著她,立馬就明白了是怎麽回事。連忙轉過頭來,頓時跟那隻通體黝黑,表麵如同大理石一般光亮的蜘蛛對了一臉。

  奇怪的是,這蜘蛛不僅個頭小,兩隻眼睛也沒有蛻化,反而異常明亮,炯炯有神,顯然跟剛才那群巨型蜘蛛不太一樣。看到長腿禦姐,那蜘蛛就像是發情了一般,趴在那裏吱吱亂叫,不過那叫聲有些特別,聽起來就像是什麽東西漏氣了似的。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長腿禦姐也沒料到會有這麽一出,瞬間也怔住了。

  突然,那黑蜘蛛停止了鳴叫,屁股一撅,就噴出了一大蓬雪白色的蛛絲,那蛛絲上麵全都是粘液,如同一張剛剛淋過雨的漁網,鋪天蓋地灑下來,就要捆住眼前的長腿禦姐。

  我離長腿禦姐最近,看的也最為真切,眼見長腿禦姐來不及反抗,舉起手槍就準備開火!

  不過因為剛才用槍了射殺了太多蜘蛛的同伴,這隻黑蜘蛛非常警惕,它竟然將整個身子都縮在了長腿禦姐的背後。

  我怕子彈誤傷了長腿禦姐,便沒敢胡亂開槍,而是抄起傘兵刀,對著那黑蜘蛛就刺了過去。

  眼看閃亮的刀鋒就要刺中黑蜘蛛的腹部,它突然張開八條腿,唰的一下就抓住了刀。

  那蜘蛛的腿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倒刺,抓住就撒不開,還不時的從屁股後麵流出一些粘液。

  好在我這麽一進攻,驚魂未定的長腿禦姐總算是反應了過來,她輕吒一聲,順勢一個貼地翻滾,就準備甩掉背上的黑蜘蛛。

  我怕那蜘蛛吐出來的粘液有毒或者腐蝕性,沾到長腿禦姐的皮膚就不好辦了。連忙將傘兵刀往外拽,在我的奮力一擊下,那隻黑蜘蛛竟然硬生生被我從長腿禦姐的後背上給拽下來了。

  不過那黑蜘蛛並未被甩飛,而是死死的抱住了我的手。此時此刻,它撅起屁股,順勢就噴出了一道蛛絲!那蛛絲剛一黏住我的手,刹那間就像是坐有軌電車一般,短短幾秒鍾就順著我的胳膊往麵部滑去,嚇得我連忙扔了傘兵刀。

  好在胖子這時候已經趕了過來,見我情況危急,大喊一聲:“別動,我來!”

  說完,胖子就揚起手中的工兵鏟,一下子拍在了那黑蜘蛛的肚子上。那黑蜘蛛瞬間猶如被擊飛的棒球,轟的一下砸到了岩壁上,隻聽到‘啪’的一聲,黑蜘蛛肚子炸開,一大灘又粘又臭的液體流了出來。

  我連忙衝胖子道了聲謝。

  沒想到胖子卻不以為然的擺擺手:“小叮當,跟胖爺我還客氣什麽?不過說來也怪,咱們剛滅掉了那群大蜘蛛,怎麽又突然冒出了一個小蜘蛛。它好像能看見東西,而且身體靈活,比剛才那群大蜘蛛要厲害的多!”

  哪知道胖子話音剛落,剛剛被拍死的那隻黑蜘蛛竟然沒有死透,它用八隻腳將調整了一下方向,然後從嘴裏噴出了一道箭形的膿液。

  那膿液又黑又臭,顯然不是先前的蛛絲了。胖子一個躲閃不及,頓時就被那膿液噴的全身都是。

  我們剛經曆過一場惡戰,衣服早就被劃破了,身上的傷口也沒來得及包紮。那些膿液像是長了眼睛一般,順著皮膚就往胖子傷口裏鑽!

  胖子大吃一驚,掄起工兵鏟又拍了幾下那黑蜘蛛,直到黑蜘蛛徹底被拍成了一灘肉泥,他才鬆了口氣坐下來檢查傷口。

  見傷口一點反應都沒有,胖子輕輕咦了一聲:“奇怪,這些黑色膿液沒有毒嗎?噴在傷口上,反而傷口不疼了,倒像是麻醉藥。”

  看胖子沒事,我跟長腿禦姐也鬆了口氣,紛紛打開手電筒檢查頭頂,想看看那隻黑蜘蛛是從哪裏冒出來的,不過還沒看清楚,就聽噗通一聲,二百來斤重的胖子毫無征兆的就倒了下去。嚇得我跟長腿禦姐連忙去扶胖子:“胖子,胖子!”

  可是不論我跟長腿禦姐怎麽喊,胖子就是不回答,我急得手忙腳亂,眼淚都快出來了。

  長腿禦姐冷靜的掐了掐胖子的人中說道:“別急,他還有呼吸!”

  這時,王援朝從前麵背著槍走了回來,見胖子倒在地上忙問我們發生了什麽事?

  我朝著地上被胖子拍的稀巴爛的黑蜘蛛指了指道:“胖子的傷口剛才沾染到了那蜘蛛的粘液,然後就暈了過去,應該是中毒了……”

  “中毒?”王援朝蹲下身翻弄了一下黑蜘蛛的屍體:“這蜘蛛怎麽不一樣?”

  “不知道啊。”

  我跟長腿禦姐也沒弄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麽回事,自然沒辦法告訴王援朝。可就在這個時候,周圍的光線好像自動暗了下來,無邊的黑夜如同潮水一般籠罩住我們,伴隨著無數嘰嘰喳喳的蟲鳴聲。

  這聲音又多又密集,仿佛有無數隻小蟲子,在撞擊著什麽。

  這些聲音在鋼筋水泥的城市裏聽起來沒有什麽,但在眼下這種環境,每一下撞擊,都好像是敲打在我心扉一樣!

  一個恐怖的想法慢慢占據了我的腦海,我緊張的朝著剛才被我們打死的那群巨型蜘蛛望過去,隻見那些巨型蜘蛛的腹部不知何時已經裂開了,一大群黑乎乎的小蜘蛛正脫離母體,朝著我們手電筒的光芒爬了過來。

  蜘蛛一般都是將卵排在蜘蛛網上,然後將小蜘蛛哺育長大的。

  我從沒見過有什麽蜘蛛,肚子會像爆炸一樣直接炸出這麽多小蜘蛛來!這他娘的違反計劃生育啊。

  我們處理這些巨型蜘蛛屍體的時候已經夠謹慎了,一個接一個的補槍,唯恐不死,卻沒想到留下這麽大一個後患!

  現在胖子又突然中毒倒地,我們還得騰出手來,安排人背著胖子撤退,根本無法阻止眼前這群小蜘蛛的第二波攻擊。

  長腿禦姐倒是沒有我們這麽驚訝,見我跟王援朝一副懵逼的表情,動作利索的背起行軍包道:“我在國外的紀錄片中,看到過這種情況!特殊情況下,母蜘蛛為了保護子女,會把卵全部吞進肚子裏,讓子女在自己肚子裏發育。這些黑蜘蛛恐怕一直都是藏在巨型蜘蛛肚子裏的。”

第308章 飛躍護城河

  剛才我們注意力全都在胖子身上,未能及時察覺到身後的情況,現在看到這些密密麻麻的蜘蛛群,已經有些遲了!

  眨眼之間,它們已經爬滿了整個懸崖,猶如一片黑色的烏雲,不知不覺間,對我們形成了包圍。

  我想看清楚峭壁上到底有多少隻蜘蛛,便讓長腿禦姐朝上麵扔了兩支冷煙火。

  沒想到這一扔出去,頭上、腳下竟然全都是那些黑蜘蛛,它們幾乎一個挨著一個,層層疊疊的擠在一起,正好奇的打量著那發亮的冷煙火。看樣子隨著冷煙火的熄滅,它們就準備將我們當做晚餐來享用了。

  我見冷煙火能夠吸引它們的注意力,便想再往遠處扔幾個試試,說不定它們也像那些泥菩薩一樣,放棄我們掉頭追冷煙火。

  沒想到長腿禦姐卻一把攔住了我:“沒用的!它們可不是泥菩薩,它們有視覺有聽覺,之所以還沒有進攻我們,應該是剛剛出生,還沒有適應周圍的光線。一旦適應了光線,我們必死無疑。”

  “那你說怎麽辦?”我問道。

  “跟我來!”說著話,長腿禦姐便讓王援朝背起胖子,帶著我們往後撤。

  我好奇的一看,長腿禦姐跑的方向,正是曹操地下宮殿裏的護城河,我當即明白了長腿禦姐的意思。

  雖說自然界中蜘蛛並不怕水,但這些新生的黑蜘蛛,個頭畢竟沒有之前的巨型蜘蛛大,一旦遇到護城河,根本就沒辦法遊過去。而且它們一旦在水中待的時間過久,嘴裏就會浸水,然後慢慢死於窒息!

  王援朝顯然也明白了長腿禦姐的意思,背著胖子的他腳底生風:“你們準備好手榴彈,等我們過了護城河,立馬炸橋,不要這些蜘蛛過來……”

  “手榴彈的威力恐怕不行,換雷管。”長腿禦姐道:“我看那護城河上的冥橋,一點鏽跡都沒有,絕對比想象中要堅固。”

  “古人造橋的工藝,恐怕我們現代的鋼筋混凝土都比不上。趙溝橋多少年了?風吹雨打,幾次地震都沒有塌,更何況是曹操精心設計的地下冥橋?想靠幾顆手榴彈根本不行。”

  “好,就用雷管,你們倆掩護,我先背著胖子過去安放炸藥。”王援朝點點頭道。

  長腿禦姐將裝炸藥的包裹甩給他,然後和我端著槍,就準備在橋頭布下一道火力網!

  此時那些剛剛出生的黑蜘蛛,已經完全適應了冷煙火和手電筒的光芒,見我們開始撤退,瞬間興奮的朝著我們緊逼而來。

  眼見包圍圈已經越來越小,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蜘蛛就要衝到我們身前,我衝長腿禦姐喊了一嗓子:“打!”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