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57節

  我剛給AK47上膛,就聽到身後有股濃烈的血腥味襲來。

  我不敢怠慢,轉過身來,拿起AK47就是一頓瘋狂掃射。

  隻聽見砰砰砰一陣槍響,幾十條根莖被打的漫天飛舞,不過還是有幾條漏網之魚,好像針一樣紮進了我的脖子裏。被根莖紮入脖子的瞬間,我的半邊脖子就麻痹了,一點知覺都沒有,同時我感覺呼吸困難,心髒越跳越快,好像有一台巨大的抽水機,在把我身上的血液往外吸。

  我知道情況非同小可,這根莖就像螞蟥一般,不吸飽血誓不罷休。所以我一咬牙,就將那幾條根莖連皮帶肉從我脖子上拽了下來!

  眼瞧那東西仿佛有生命一般,調轉方向要往我臉上撲,我趕緊惡心的將那一大把根莖丟在地上,對準了一通掃射。

  直到那根莖徹底不動彈了,我才忍住火辣辣的劇痛對胖子說道:“怎麽樣,沒事吧?”

  “現在還沒事,但你倆要是再不給胖爺弄個重火力,過一會兒胖爺就被吸成瘦爺了……”

  胖子一邊用傘兵刀去砍那些密密麻麻的根莖,一邊罵道。

  我看他前胸後背有好幾個傷口,顯然是剛剛才被那些根莖紮的。

  “接著。”王援朝沒有任何遲疑的,便將手上的衝鋒槍扔給胖子。

  我見王援朝將手裏唯一一把武器丟給胖子,忙問道:“那你怎麽辦?”

  王援朝沙地的中央指了指,然後沒說話,就一口氣跑了過去。

  此刻這片開闊的沙地已經是千瘡百孔,滾滾黃沙,好像燒開的水一般沸騰。一條條根莖,一隻隻蒼白的手臂,時不時的從沙子裏竄出來,然後又縮回去,好幾個黑西裝被根莖抓住拉進黃沙裏,一張臉被紮出了幾百個小血洞,轉眼間就被吸成了人皮骷髏。

  那朵巨大的曼陀羅花呼呼的搖曳著,仿佛這座墓裏的一切生命,天上飛的海裏遊的地上跑的,統統都是它的獵物!

  長腿禦姐和剩下的黑西裝們則背靠著背,拚死抵抗著曼陀羅花的襲擊。

  雖然這些黑西裝都是高手,可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恐怖的怪物,膽子都嚇破了,完全組織不起有效的反擊,隻能端著槍在那裏嚎叫著胡亂掃射。

  我趁亂數了一下,就這麽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就已經損失了三分之一的人馬。

  這些黑西裝雖然對付起曼陀羅花來一點本事都沒有,但對我們可沒有絲毫留情,王援朝剛剛衝向他們,其中一個黑西裝的槍口就已經對準了王援朝。

  “砰,砰!”

  一連兩槍,要不是王援朝手疾眼快,抓起地上的死屍擋子彈,當場就掛了。

  胖子在後麵氣得哇哇大叫,對著長腿禦姐罵道:“我說你們是不是都他娘的缺心眼兒,都這個時候了,還打自己人?媽的,大不了咱們同歸於盡,一個也別想活著逃出去。”

  我也盡量冷靜的說道:“大家先一致對外,等幹掉這朵花了,再慢慢算賬好不好?”

  長腿禦姐焦慮的瞥了眼沙地裏越來越多的鬼手,然後衝身邊的黑西裝說道:“給他們武器。”

  長腿禦姐一發話,立刻就有人扔給了王援朝一把M4突擊步槍。

  王援朝撿起M4突擊步槍,衝我豎了豎手指,那意思好像是說我幹得不錯。

  就在我們剛剛取得共識的時候,那些被打倒的紅肚兜小娃娃再一次站了起來,它們就像是被控製的木偶一般,朝我們再次吐出了一條條惡心的根莖!

  這些小娃娃的皮肉早就被打的血肉模糊了,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可即便這樣,它們還是能靈活在地麵爬行,很快就來到了我們腳下。

  不得已,我們隻能舉著槍對這些小娃娃進行新的一輪掃射,希望能夠憑借火力的強大徹底消滅它們。可是沒想到,剛剛打退小娃娃,還沒喘口氣,就會有另一批鬼手從沙地裏冒出來,抓向我們的腳踝,彼此反複交替攻擊,弄得大家提心吊膽,全都狼狽不堪。

  胖子滿頭大汗的換了個彈匣,說道:“媽的!這朵花的根莖好像遍布整座山了,咱們就是用光子彈,也打不完啊。”

  長腿禦姐顯然也意識到了這花的厲害,便問我道:“小弟弟,你知道這東西有什麽弱點嗎?”

  我跟胖子麵麵相覷一眼後,全都搖了搖頭。

  “這東西的底細,恐怕隻有懶漢才知道。”

  “懶漢?”長腿禦姐一愣:“就是你們帶來的那個神經病?”

  “沒錯,就是他!”我答道。

  “他人呢?”長腿禦姐急道。

  胖子一臉懊悔的說道:“他早就被那些鬼手給拽走了,現在八成已經歇菜了吧!”

  長腿禦姐臉色鐵青的一跺腳:“該死!這下麻煩了。”

  我倒是突然想起一件事,猛的打量了一眼長腿禦姐身邊的隊伍,疑惑的問道:“咦,鬼老呢,他怎麽不見了?”

第273章 滴血洞

  胖子見我這時候還有心思關心別人,頓時給我後腦勺來了一下子:“我說李叮當,你他娘的是不是腦袋進沙子了?懶漢兄弟的死活你不管,偏偏要去管什麽老瞎子,那老瞎子比狐狸還精,胖爺巴不得他被吸成人幹……”

  “你懂什麽?”我見胖子還沒反應過來,頓時罵道:“你別忘了那老瞎子先前說過什麽,他說他來過這座墓。”

  說完,我抄起衝鋒槍,將腳下的幾隻鬼手盡數打碎。

  經過我這麽一說,胖子才恍然大悟的拍拍額頭:“你的意思是,老瞎子知道怎麽對付這朵花?”

  “肯定的,他連九九八十一枚鎮妖鎖都知道,會不知道怎麽對付曼陀羅花。”說到這,我扭頭看向長腿禦姐:“南宮小姐,你真沒注意到鬼老去了哪裏嗎?”

  長腿禦姐有些遲疑的說道:“讓我想想……”

  眼下情況緊急,不知道有多少鬼手從沙子裏冒出來,速度快如閃電,哪裏還有時間讓她去想?所以我一把抓住長腿禦姐的衣服,吼道:“快想,鬼老到底去了哪裏。”

  長腿禦姐顯然沒想到,生死關頭我會這麽有魄力,一時間看我的眼神有些懵了。

  直到幾秒鍾後,後麵的胖子才小聲道:“叮當,你的手放錯地方了……”

  “我手怎麽了?”我好奇的問道。

  此刻我才發現,入手之處軟綿綿的,又滑,又嫩,好像在捏著兩個熟透的水蜜桃。我覺得摸起來挺爽,就情不自禁的又捏了一下,結果竟聽到‘啊’一陣呻吟!

  抬起頭就發現長腿禦姐咬牙切齒的瞪著我,她白皙的脖子整個都紅了,衣服也被我拉下了一大截,露出了一抹動人的雪白,我趕緊把眼神挪過去不敢再看。

  萬萬沒想到我情急之下竟然抓到了她的胸,還把她的衣服扯開了一條縫,這下可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我嚇得趕緊把手縮回來,連聲說對不起,不過周圍幾個黑西裝已經齊刷刷的將槍口指向了我。

  或許是因為曼陀羅花的攻擊逼得太緊,長腿禦姐隻是擺擺手讓幾個黑西裝退了過去。

  “小弟弟,越來越厲害了呀!”她整理好衣服之後,衝我冷哼一聲:“給你摸的時候不摸,不讓你摸的時候倒是來勁了,把姐姐都抓疼了。”

  說完,長腿禦姐將背包一提,就朝著一個方向衝刺而去:“都跟我來!”

  “去哪兒?”

  “去鬼老剛才消失的地方。”長腿禦姐答道。

  我立刻明白了長腿禦姐的意思,一邊跑一邊問道:“你是說鬼老已經找到了這座墓的入口,偷偷溜進去了,所以才會消失。”

  “聰明。”長腿禦姐手指在腰間一勾,就勾出了一把手槍,砰砰砰連開三槍,將麵前的一隻鬼手打的血漿亂飛。

  她那跳動的長馬尾辮,豔麗的紅唇,黑色的皮褲,將整個人的禦姐氣質展現的淋漓盡致,看得我都癡了。

  胖子則在那裏罵罵咧咧的說道:“他娘的,這老瞎子真不是個東西,知道入口自己鑽進去了,留下咱們一群人當炮灰。要是給胖爺逮著了,嘿嘿,立馬就綁了他種荷花!”

  種荷花是盜墓界的黑話,意思就是把人身上綁一塊大石頭,沉入江中淹死。

  我推了胖子一把,讓他別急,先看看長腿禦姐他們的行動再說。

  眼見子彈已經越來越少,長腿禦姐也不敢怠慢,她拿著兩把手槍在前麵開路,準備殺到老瞎子最後出現的地方。

  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四周的沙地裏全都是一隻隻蒼白的鬼手,時不時的還有一個紅肚兜小娃娃攔住去路,我們幾乎是狼狽逃竄,這個時候還想找古墓的入口,簡直是癡人說夢!

  那一隻隻鬼手仿佛死神的爪子,我們跑到哪裏,它們就追到哪裏,根本就躲不掉。

  我們連滾帶爬的在沙地上玩起了百米賽跑,尖叫著躲避著那些鬼手的襲擊。然而很快就有一個跑得慢的倒黴蛋被鬼手給抓住,瞬間便被成百上千條根莖紮進了身體裏,整個人爆成一團血霧。

  就在我們毫無辦法的時候,卻突然聽到有人在喊:“快,快進來。”

  那聲音好像就是從我們腳下傳來的。

  沒等我仔細去找,胖子就是一個激靈,瞪大眼睛叫道:“臥槽,好像是懶漢,他還沒死。”

  沒死,這怎麽可能?

  剛才我親眼看到懶漢被一隻鬼手給拖進了黃沙裏,難不成這片黃沙地裏另有乾坤。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前麵的一片黃沙地陡然露出了一個豁口,懶漢的腦袋從豁口露了出來,衝我們連連擺手:“快進來,這裏麵安全。”

  胖子見狀,趕緊拉著我和王援朝過去了。

  其他人猶豫了一下,最後也跟了過來。

  等我們紛紛跳入豁口之後,懶漢把豁口上的那扇小鐵門一關,轟的一聲就跟外麵隔絕了。我趁機打開手電筒,打量起了四周的環境,發現黃沙地下竟然藏了一條巨大的圓形墓道,這墓道差不多有三四米寬,一眼望不到頭,而且每隔幾米都會有一個三角形的鐵架子支撐,我知道這些三角形的鐵架子是為了保證墓道的穩定性,防止墓道坍塌。

  不過奇怪的是,這些鐵架子上都雕刻著三隻腳的青色小蛇圖案,跟鎮妖鎖上的三腳蛇如出一轍!

  更奇怪的是這墓道就像是樹洞一般,兩邊的牆壁上爬滿了一條條縱橫交錯的根莖。相比曼陀羅花上頭發絲粗細的根莖,這些根莖明顯粗了不少,大概有拇指那麽粗,血紅血紅的,全都密密麻麻的糾葛在一起延伸向遠方,偶爾還會輕輕的蠕動一下,如同蓬勃的心髒將血液輸送到身體各處。

  當然,此時的我們是管不了那麽多的,我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口氣,連喝了幾大口水才緩了過來。

  緩過來之後我就問懶漢:“懶漢兄弟,你是怎麽發現這處暗道的?”

  “不知道啊,我也是莫名其妙被拖下來的。”懶漢說道。

  “哦。”我點了點頭:“那你知道怎麽對付那朵曼陀羅花嗎?不解決那東西,咱們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

  懶漢卻神色驚恐的說道:“你們瘋了嗎?山神爺爺是殺不死的,山神爺爺是這座大山的主人,遍布牛蹄山的每一個角落,咱們無論逃到哪裏,都逃不過山神爺爺的手掌心。”

  “我去!”一聽懶漢這麽說,胖子兩隻眼睛差點沒瞪出來,當即大罵道:“我說你是不是逗我們玩呢,逃不掉你讓我們都下來幹嘛。”

  “我……我……”懶漢哆哆嗦嗦的朝著墓道的深處指了指:“我剛剛摔下來的時候,好像看到那個老瞎子了。”

  “老瞎子。”我一驚,連忙抓住懶漢的胳膊問道:“你確定?”

  懶漢呆了半晌,然後毅然決然的點點頭。

  我當下跟胖子王援朝對視了一眼,就準備去追老瞎子,長腿禦姐本來對這條墓道還有些忌憚,可是聽到老瞎子的下落,也顧不上許多,所幸招呼剩下的七八個黑西裝跟我們一起走!

第274章 老瞎子出手

  我跟胖子打著手電筒在前麵照著,長腿禦姐走在中間,王援朝則留在後麵做記號。

  正如懶漢所說的一樣,離開黃沙地,並沒有讓我們輕鬆多少,雖然那些鬼手不見了,但整個墓道裏都爬滿了一條條血紅色的根莖,它們就好像生長在這裏一樣,無處不在,加上周圍狹窄的環境,我們幾乎是拿著刀赤膊開路。

  而且這些根莖如同血管一般,不斷的收縮膨脹,收縮膨脹,讓我們產生了一種置身於洪荒巨獸肚子裏的錯覺,仿佛這些血管的末端,連接著一顆巨大的心髒!

  我們走出去一段距離後,終於聽到了一連串的咳嗽聲。

  胖子急道:“有動靜!好像是老瞎子的聲音。”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